【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二十一章 鸟为食亡

之前说好的五十块大洋,现在又加了二百,二柱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他生来爱财如命,心里想的是性命要紧,千万不能答应。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说道:“行吧……不过咱们可先说好了,二百五十是大洋,不要北洋票也不要奉票……得了,我就豁出命来陪你们走一趟。说好了,到了蛤蟆嘴你们点钱我就走,里面闹鬼我也没进去过……”

就这样,二柱子看在钱的份上,硬着头皮继续带着他们三个洋鬼子向着蛤蟆嘴的位置行进。因为刚才约翰的事情,几个外国人脸上都流露出来悲伤的表情。他们也没有心情说话,沉默不语跟在二柱子的身后。走了几个小时的山路之后,终于来到了蛤蟆嘴。

看到了蛤蟆嘴之后,二柱子这才算长出了口气。他指着不远处的山洞入口,对着老琼斯说道:“到了……那里就是你们要去的蛤蟆嘴了。行了,你们把钱给我。一共二百五十块大洋,拿了钱我回去找人上来帮忙。”

听了二柱子的话之后,老琼斯伸长了脖子向着蛤蟆嘴的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用沈二柱听不懂的语言和身边的两个人说了几句,这一说就没完没了。其中一个人还从背包里面取出来个古里古怪的机器,对着蛤蟆嘴的方向一顿摆弄。

看着没人搭理自己,二柱子不干了。他一把拉过来老琼斯,说道:“老爷,说好了只要到了这里,你们就给我二百五十块大洋的。前面就是蛤蟆嘴了,钱呢?你们也挺忙的,我拿了钱就走,不给你们添麻烦……”

“沈,我是答应了给你二百五十块银元。不过可没有说是当场一定给你。”老琼斯拍了拍二柱子的肩膀,示意他松开自己的胳膊。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块大洋,对着沈二柱继续说道:“一枚银元二十七克,二百五十枚就是……嗯,六千七百五十克,用你们北洋政府新的重量单位,那就是十三斤半。我们是进山探险,怎么可能带着那么累赘的东西?”

看着二柱子急的脸色都红了起来,老琼斯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虽然我身上没有带着现金,不过还是可以给你开支票的……”说话的时候,这个外国老头掏出来支票本。在上面写了二百五十银元的支票来。随后将它递到了沈二柱的手里:“这是奉天银行的支票,你只要拿着它到奉天,就能兑换出来二百五十枚银元。”

二柱子原本就不打识字,更加不信这么一张纸条就能换来二百五十块大洋。当下乡下人的倔劲上来,不管这个洋人老头怎么说,他只是揪住老琼斯的衣角。车轱辘话来回颠倒:“你可不能欺负我啊……说好的二百五十大洋可不能不给啊……你们不能欺负老实人啊……”

“沈,你看到的,我身上没有带着那么多的现金。”老琼斯拉开要过来恐吓二柱子的同伴,随后继续对着二柱子说道:“如果你不接受支票的话,那就只有跟我们一起进去了。等到我们完成对里面的探测之后,你跟我去一趟县城。我可以在那里筹集二百五十大洋……”

原本二柱子是不干的,不过想到已经走到了这里,如果现在就走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与其这样,还不如拼一拼,兴许进去之后没有什么危险。再说了,虽然从小听蛤蟆嘴的鬼故事长大的,可是自己在嘴子上采药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过什么鬼怪的。弄不好压根就没有什么鬼,都是这一代一代传说下来的。

至于那个生死不明的外国人,他可能就是遇到了什么野兽。听打猎的赵老蔫巴说过在山上捡到过熊瞎子,说不定他就是被熊瞎子祸害了……

最后就在二百五十块大洋的驱使之下,沈二柱鬼使神差的答应跟着老琼斯一起进了蛤蟆嘴。

进来之后便看到洞口的柴火堆,当年我被吕万年仍在这里的事情,沈家堡都已经传开了。二柱子知道这柴火的由来,也没有因为这个惊慌。当下,其中一个洋鬼子还点上了这堆柴火。准备在洞口休整一下,等到天亮之后在进入蛤蟆嘴的内部探险。

吃了点饼干充饥之后,老琼斯便掏出来一个小本本,借着篝火的灯光,他一边看着笔记里面的内容,一边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着什么。二柱子心里只惦记那二百五十块大洋,也不管这几个洋鬼子说的是什么。

眼看再有个把时辰就要天亮的时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雾。二柱子想起来有关蛤蟆嘴的鬼故事,大半都和大雾有关,见到大雾之后他心里便开始不安起来。看着外面笼罩的大雾,这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心里拜佛,心里对佛祖许愿,如果能平安下山,他一定就近找个庙,布施个一块大洋……

二柱子悬着的一颗心还没有落下,山洞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约翰出事的阴影还没有散去,加上蛤蟆嘴恐怖的传说。听到了声音之后,护卫老琼斯的两个外国人同时掏出来枪械,两个人蹲守在了山洞口,眼睛直勾勾盯着大雾深处,响起来声音的位置。

听着脚步声音越来越近,两个洋鬼子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其中一个对着大雾当中,发出声音的位置喊了几声。看这架势,应该是怀疑外面的声音是出事的约翰,或许他已经脱险跟了上来。毕竟刚才只是听到枪响,谁也没有亲眼看到约翰已经亡故了。

他喊话的同时,脚步声音突然停止。随后过了半晌也不见这声音再响起来,山洞里面的人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刚才喊话的洋鬼子继续对着大雾喊了几句,他几乎认定了发出声音的就是落单的约翰。

就在这人准备出去接应一下约翰的时候,山洞外面的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这次除了脚步声之外,还有铁链在一起撞击的声音。好像雾气当中,有一个带着脚镣的人冲着蛤蟆嘴这边走过来一样……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二十章 人为财死

最后一句才是我最想知道的,我从小被吕万年逼着背的典籍,才知道这里的机关。可是沈二柱是怎么知道的?

“你看你这话说的,白花花的现大洋给你沈炼,你不乐意?”沈二柱对我有些不以为然,不过他还是不敢得罪沈连城,苦笑了一声之后,拉着沈老爷说道:“连城哥,这事不问我也得说啊,要不是我机灵的话,还没等进蛤蟆嘴人就已经交代了。这二百五十块大洋也不好挣……”

按着二柱子所说,六天前他看在二百五十块大洋的份上,跟着这四个外国人进了嘴子山。等到上山之后,二柱子也看出来有些不对劲了。

四个外国人当中,只有带队的老琼斯(躺在地上的白头发老头)和那个叫做约翰的能听懂中文。剩下两个洋人完全听不明白无法和沈二柱沟通,对他还吆五喝六的,看着表情说的就不是好话。要不是看在大洋的份上,二柱子一早就扔下他们四个,绕一圈下山回家了。

不过老琼斯对沈二柱还算不错,除了许诺的大洋之外,到了晚上饭点还让他过来搭伙。二柱子也算是开了眼界,眼瞅着他们几个扒了个铁嘎达的皮,变戏法一样从里面倒出来拳头大小,带汤的熟牛肉来。

耕牛在东北是宝贝,就算是沈连城这样的大户人家,年节也舍不得杀牛吃肉。更别说二柱子这样穷棒子了,他最近一次尝过牛肉,还是六年前。沈连城养的一头养了二十多年的老牛老死。沈老爷命人炖了牛肉,请沈家堡老少爷们来吃牛肉。

那牛肉也是老了点,炖了俩时辰还没炖烂。嚼的沈二柱下巴都酸了也没嚼烂,最后被他生生的吞了下去。噎的二柱子差点过去,就这他也吃了好几块,剩下的肉汤泡了饼子又吃了一大碗。

这次吃外国人的牛肉,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炖的,炖的稀烂。二柱子自己就造了整整一盒牛肉,剩下的肉汤泡了洋面包也不能浪费,沈二柱竟然成了沈家堡第一个吃过西餐的人。

看着二柱子狼吞虎咽的样子,老琼斯笑了一下。还取出来自己私人携带的威士忌,给他来了一小杯。看着二柱子喝下去之后,这才说道:“沈,我听说你们那里有许多关于蛤蟆嘴的传闻。你一定知道不少,说说嘛,我对你们的民间传说很感兴趣……”

小半杯洋猫尿下肚,二柱子也飘了起来。傻笑了几声之后,对着这个外国老头说道:“这你就算是问对人了,要说蛤蟆嘴的事,整个沈家堡也就是我沈二柱子知道的最全了……那还是大禹治水哪会,中海龙王熬余手下有个管水鬼的蛤蟆精。这蛤蟆精看上了我们这嘎达一个小寡妇,小寡妇吧还有个老公公,他们爷俩处的不错……”

原本老琼斯已经掏出来钢笔和小本本准备记录了,可是听到了二柱子的话之后,这个外国老头苦笑了一声,将钢笔收好。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这杯酒刚刚下肚,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当中传来一阵细细嗦嗦的声音。

当时正值初夏,山上有不少毒蛇猛兽。护卫老琼斯的三个人警惕的凑了过来,随后在带队的秃头(暗门里面瞎了一只眼的谢顶男人)示意之下,另外一个会说中国话的英国人,端着大肚子枪走了过去。

原本只是以为有什么野兽路过,这边几个人并不太在意。老琼斯甚至已经支上了酒精锅,准备煮他们西洋人爱喝的苦汤。只等着那个叫做约翰的同伴驱散了野兽回来,一起享用晚餐。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约翰那边传来一声惊呼。二柱子虽然听不懂洋鬼子话,不过从其他几个外国人脸上惊诧的表情上,也能看出来出了什么大事。

还没等二柱子明白过来,约翰那边又传来一阵枪声。这枪声又急又密,好像过年放成挂的鞭炮一样。枪声响起来的同时,几个外国人已经有了动作,那两个身强力壮的架起来老琼斯便向着山顶跑去。沈二柱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不敢落单。当下手忙家乱的跟在他们三个人的身后,一路向着山上跑了过去。

他们没跑出去多久,身后的枪声变的缓慢了起来。听起来好像是大肚子枪的弹子打完了,换上了其他单发的枪械。最后几声枪响刚刚落下,紧接着又是约翰的一声惨叫。听这声音是凶多吉少了……

听的二柱子心里直发毛,那个洋鬼子八成是遇到蛤蟆嘴的鬼了。以前没听说在嘴子山也闹鬼啊,不过也是,沈家堡的人谁敢大半夜来嘴子山?这时候他开始后悔了,大洋还没到手,这小命是不是自己的,恐怕就要两说了……

约翰那边出事,这几个外国人却一点去救援的意思都没有。架着老琼斯一路狂跑那两个人的架势,似乎只要他们俩护卫的老头没事,这两个人自己交代了都在所不惜。

跑了一阵子之后,老琼斯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了句什么。两个人的脚步这才慢了下来,随后一个人回身将沈二柱拽了过来。老琼斯对着二柱子说道:“沈,原本我想着在嘴子山转几圈,最后再去蛤蟆嘴的。现在看起来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麻烦你带我们直接去蛤蟆嘴吧……”

二柱子原本以为这个外国老头要自己带着他们绕路下山的,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的心这么大。约翰生死未卜,你们不去找人就算了,起码也要回沈家堡找帮手吧?现在还要去蛤蟆嘴送死,还让我道路——说的是人话吗?

“老爷,蛤蟆嘴就在上面,已经到这里就不用我带路了。看到山上那块了没有?就在那里……”二柱子哭丧着脸看了看这三个洋鬼子,随后继续说道:“我现在会蛤蟆嘴找人帮忙,兴许那个约翰老爷还有救……”

“晚了,约翰已经听从上帝的召见,去天堂了。”老琼斯掏出来自己的怀表,借着身边同伴手里的提灯光芒看了一眼时间,随后继续对着二柱子说道:“沈,你和我们一样都没有选择。继续前行,到了蛤蟆嘴你的工作就算结束了。到时候我私人在给你两百块银元的酬金……”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九章 二柱子

石门关上的一瞬间,我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直到听见了姓郎的声音,确定他们没有发现这个暗门之后,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只要等着外面那些当兵的都进到洞内,我就带着沈连城按着原路回去。外面那俩看机关枪的士兵好糊弄。就说里面的宝贝太多,姓郎的让他们进去帮忙搬宝贝。这些人都是来发财的,没有不上当的道理。

就在这口气缓过来的时候,一个冰凉梆硬的物体贴在了我的后脑勺上。沈连城比我先一步回头,当下他的脸色就变了,随后两只手跟着举了起来。

等到我回头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一支冷冰冰的左轮手枪枪口正顶在我脑门上。这支枪的主人是个四十来岁,已经谢了顶的白种男人。他受了重伤,围绕着左眼缠了一厚厚一层纱布,就这样还是有鲜血从纱布里渗了出来,看样子这只眼睛是保不住了……

除了左眼之外,这个人半个身子都缠满了绷带,只是被外衣包裹,看不到是身上哪里受了伤。洋人身后是黑洞洞的所在,看样子里面的面积不小。只是此时我担心激怒面前这个外国人,没有用手电筒照射观察里面的情况。这时,这个洋人另外一只手贴在自己的嘴唇上,做出来一个噤声的手势来。随后冲着沈连城的方向侧了侧脑袋,示意我学着他的样子,举起双手。

已经被手枪顶着脑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学着沈连城的样子举起来了双手。就在我心里懊恼刚出狼窝、又进虎穴的时候,暗门外面又响起来副官的声音:“这是什么东西?老大你看看这个……瞅着怎么那么眼熟?”

“弄不好我们被小崽子耍了……”姓郎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妈勒个巴子的!老二你把手电筒拿过来……我就说被耍了!进去把那个王八犊子抓住,老子活扒他的皮!都进去抓人……”

郎团长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看见手电筒上光秃秃的,之前贴在上面的纸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不用问也知道掉在了暗门外面,这是被副官看到。幸好我先一步找到了这里,如果再晚一步被姓郎的抓住,现在身上八成要挨颗子弹了……

不过现在这情形也好不了多少,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是靠着吕万年逼着背的典籍,可是这个洋人是怎么知道这扇暗门的?

这时,外面嘈杂的声音逐渐平息了下来。举枪对着我的洋人也松了口气,只是他的伤势太重,这口气突然泄了下来,洋人反而身子晃了几晃,差一点摔倒在地。

看着洋人摇摇晃晃的样子,沈连城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大侄儿,你不是北平的大学生吗?和这洋鬼子说几……咦?我认得他!二柱子呢?我派去给你们当向导的二柱子呢?”

这洋人好像也认出来了沈连城,他有些激动的说了几句。只是这几句话说的又快又急,我这二把刀的英文水平读写还可以,也就听懂了感谢上帝、先生这样的词语。就在我打算让他说慢点的时候,洋人身后传来一阵脚步的声音……

“连城哥……你咋也来了?这不是连甲(我爹)家老大吗?你从北平回来了……”来人竟然是失踪好几天的沈二柱,说起来他和我还算是我的长辈,只是他不比我大几岁,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也从来没管二柱子叫过叔。见到了我和沈连城之后,他又连说代比划的对着洋人说道:“这是朋友……朋友……你先把枪放下,他是沈家堡的当家。一旦有个好歹的,沈家堡的人直接就能撕碎了你……”

洋人虽然听不懂二柱子说的什么,不过他们之间相处的久了,也多少明白一点他话里的意思。跟着二柱子重复了几声:“朋友、朋友……”之后,他将手枪收了起来。随后在二柱子的搀扶之下,转身向着里面深处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时候,我才将手电筒的光芒照了过去。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到这里是一个葫芦型的所在,里面还有一个大约二三十米的耳室。沈连城原本打算问几句的,不过话还没有出口,我们爷俩便已经被带到了里面的耳室当中。

这里竟然还躺着一个外国人,这人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着,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手电筒照在他的面上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人六十多岁的年纪,满头的白发加上满脸的络腮胡子,好像胡子、头发连在了一起一样。

“二柱子,我不是让你带着他们去旁边的莲花山吗?谁让你来蛤蟆嘴的?你老婆快急疯了知道吗?”看见了二柱子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沈连城一股火上来,直接给了他一个嘴巴。随后指着二柱子继续说道:“我怎么和你说的,最多三天你就下山,加上今天都第六天了!你家里的天天找我要人,你可气死我了……”

“连城哥,你消消气,我这不是也为了多挣俩钱吗?”二柱子家里还欠着沈连城的饥荒,他不敢还手,当下摸着脸蛋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我是把这几个洋人带到莲花山的。路过嘴子山山根,他们又说要上来看看。我一开始不答应,结果这个洋老头说给我加五十块大洋。我这辈子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想着只是来嘴子上也没啥。结果路上唠嗑的时候,他们几个又说想来蛤蟆嘴一趟。我当然不干啊,连城哥你知道我,平时来嘴子山采药我都是要绕着蛤蟆嘴的。可是——这个外国老头又加了二百大洋。那可是二百大洋啊,加在一起就是二百五十……”

“我打你个二百五!”

沈连城气的又是一脚,正要再给沈二柱一个大耳刮子的时候,我过来拦住了他。说道:“叔儿,消消气。二柱子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大洋是他亲爹,二百五十块大洋够他后半辈了。二柱子,正好我有话要问你,这里面怎么回事?四个洋人怎么只剩下俩半拉了?还有,你们是怎么进老来的……”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八章 暗门

刚才我回忆起来当年背诵的典籍时,也跟着反应过来赵老蔫巴进来之后的反常举动。老蔫巴进到了甬路之后,便一直走在当中。他不像那些当兵的一样到处乱窜,就守在我和沈连城的身后。

当时虽然隐约觉得赵老蔫巴有些问题,不过那时候我自己都是晕头晕脑的,也没有多想。但是明白了甬路的秘密之后,我也看穿了赵老蔫巴。他进来之后没有正经看过两侧的石壁,除了老蔫巴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石壁上照过自己的影子。

他这是早就知道石壁当中有古怪,这才不敢靠前的。但凡路过狭窄的道路,赵老蔫巴一定会守在手拿手电筒的郎团长身边。现在回想起来进到甬路之后的场景,老蔫巴起码数次进来过。

至于他是怎么进来的,还有进来的目地我已经不关心了。自打和沈连城一起被抓来做向导,他有数次机会向我们俩吐露这里的秘密。可是刚才我过来的时候,他竟然连暗示都没有做过。既然老蔫巴自己闷声发大财,那就不要怪我丢下他不管了。

比起来赵老蔫巴,沈连城还是更加相信同宗的我。他有些纠结的叹了口气之后,低声说道:“大侄儿,要不你看在我的份上,别把老蔫巴一个人留在这里。都是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是他先不仁义的,叔儿,你就别管那么多了,一会我说什么你照做就行。”没等沈连城说完,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狠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尖,含了一大口鲜血,冲着刚才见过瞎眼男人的墙壁喷了过去。

这口混着口水的鲜血喷在墙壁上的一瞬间,鲜血直接画成了一团血雾。雾气虽然不大,可也把后面那些人惊吓的够呛,这一下他们更加坚信我这是在拘拿孙殿臣的魂魄。那些人原本以为这就算大功告成,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我这边又有了新的动作……

“孙殿臣!事到如今了你还想逃……”我大吼了一声之后,顺手将手电筒从沈连城的手上结了过去,顺势将刚才撕成的小纸人粘在了手电筒前面的玻璃上。再打出来的光柱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影子……

我将手电筒对着甬路尽头的位置,随着手腕的抖动,被手电筒照出来的人影好像活了一样。手电筒在当时还是个稀罕物,姓郎的也没用过几次。现在见到了光柱里面的小人,已经有胆子小的惊叫了出来:“是孙殿臣!就是这瘪犊子……”

姓郎的正在惊诧手电筒上的人影,听到了手下的喊叫之后,也跟着认定这人影就是孙殿臣的魂魄无疑。想起来自己亲手铡死孙殿臣的惨象,郎团长就有些冒虚汗。虽然他自己不敢靠前,还是对着吓傻了的李大脑袋喊道:“大脑袋你过去搭把手……”

姓郎的喊话之时,李大脑袋看着手电筒打出来的鬼影,已经吓得不会动了。姓郎的铡死孙殿臣的时候,还是他过去搬的铡刀。当时大脑袋还笑话孙殿臣吓得尿了裤子,可是现在他自己的裤裆也是湿漉漉的……

这时候,看到了那些当兵的都已经被吓住之后,我对着甬路尽头的位置喊道:“孙殿臣,王八犊子你还敢反抗……我弄死……我让你形神俱灭!叔儿,你跟我追……”这句话没有说完,我已经拉着沈连城追着手电筒打出来的‘鬼影’冲了下去。

沈连城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赵老蔫巴,无奈手腕被我死死的攥着,当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跟我一起顺着甬路继续跑了下去。

我突然间跑了下去,那些当兵的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我和沈连城跑远了,姓郎的这才对着自己的手下喊道:“孙殿臣的鬼魂儿这就被拿住了,你们还在等什么?跟着老弟一起下去啊,正好他给咱们开路了。我们人多阳气重,怕他奶奶个攥……”

等到那些当兵的磨磨蹭蹭追上来的时候,我已经带着沈连城跑出去二、三百米。我们爷俩拐过了一个弯道,拐过来之后面前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看着面前只有这一条路,沈连城也没有多想迈腿就要进去。

就在沈连城半个身子已经进到洞里的时候,我硬生生的将他拉了回来。随后低声说道:“叔儿,不是这条路……你跟着我走……”

说话之时,我已经拉着沈连城到了洞口左侧的石壁上。随后开始在上面摸索起来,这时候,后面跟过来的当兵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我已经能听到身后郎团长骂骂咧咧的声音:“大脑袋看你个熊样,以前干绺子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个德行。现在怎么蹲着尿尿了?老二,不是我说你,当初杀人挖心的劲儿哪去了……”

现在姓郎的就在弯道的对面,只要他们拐过来就能看到我们爷俩。当下我的额头已经见了汗,心里一边默念当年被吕万年逼着背诵的典籍:“入口分阴阳……阴显阳藏……阳门居左藏于壁……七尺六寸……”

沈连城不知道我在干嘛,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开始慌乱起来。拉着我的衣角,指着旁边的洞口低声说道:“大侄儿,要不咱们爷俩还是进去躲躲吧。姓郎的不傻,他要是明白过来,真敢一枪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按在石壁上的手突然摸到一出凹陷的位置。说来这个位置也是怪异,肉眼根本看不到凹陷,只有亲手在上面摸索才能感觉到。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伸手在凹陷处按了下去。随后一面好像暗门一样的石壁被我推开,露出来里面黑漆漆的一个所在……

就在沈连城掌张口结舌的时候,我拉着他冲进了这个黑漆漆的所在。随后快速将打开的石壁门又拉了回来,就在这扇门关上的一刹那,门外响起来郎团长的声音:“有入口了!快进去,他们俩一定是从这里进去的……”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七章 似曾相识的场景

眼看我就要被瞎眼男人‘掐’死的时候,挂在胸前被我当成护心镜的小锣掉在了地上。随着“咣当!”一声清脆的响声,紧紧‘掐’住我脖子的瞎眼男人瞬间消失。

在他消失的一瞬间,我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刚才那一幕惊到我了,也来不及爬起来,当下用两只手支撑,屁股加上两条腿使劲,挪离了刚才所在的位置。

原本我还指望着副官能过来拉一把,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他趁着刚才出事的时候,已经跑回到了姓郎的身边。这时候,那边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我。只有沈连城想要冲过来把我搀扶起来,只是被姓郎的死死按住,他只能远远的对我喊道:“沈炼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跑过来!”

沈连城冲我喊话的时候,我已经后退了四五米。原本已经打算跳起来逃走的,不过就在我有所动作的前一刻,突然看到掉在石壁旁边的手电筒。刚才被瞎眼男人掐住的时候,它掉落在了地上。手电筒的前端几乎贴在了石壁上,发射出来的光柱照在上面,竟然发出来翠绿色的光晕……

看到这绿色光晕的一瞬间,我心里好像突然开了窍一般,瞬间明白过来对这里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了。当初吕万年逼着我背下来的典籍当中,有对甬路介绍的文字。只是吕老道携款私逃之后过了这么多年,我已经开始遗忘那些典籍。如果不是看到手电筒在石壁上照射出来的绿光,或许到现在也不会把这段文字联系起来……

“路狭长,两壁可摄人影……地下石灰三尺,无寸草……”我一边凭着记忆开始背诵起来典籍当中的文字,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做出来让身后那些人惊诧的动作,我再次回到可刚才见到瞎眼男人的石壁旁边。

再次站在石壁旁边,我立即闭上了眼睛。随后在地上摸索着捡起了手电筒,紧紧顶在了石壁上。确定了手电筒打开之后,我这才慢慢睁眼,眯缝着眼睛看向石壁。看到了电筒和石壁缝隙当中出现的翠绿色光芒,嘴里跟着背诵道:“入深,两壁偶有致幻之位……长视可入幻象,引极惊之像。后退、闭目遇火烛皆可化之。火烛近光现珠翠之色,遇水化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中明白了过来。刚刚看到的瞎眼男人不过就是幻象而已,两侧的石壁当中有些位置布下了特殊的手段。如果站在旁边注视的太久,便会看到心底深处最恐惧的景象。那个李大脑袋最怕孙殿臣,他便看到了孙殿臣的鬼魂找他索命。而我心里最恐惧的是瞎眼男人,所以刚才看见他要掐死我。

吕万年之前逼着我背的,竟然是进到蛤蟆嘴的口诀。想到之前赵老蔫巴说过曾经看他和孙殿臣一起出现在蛤蟆嘴附近,我心里更加疑惑起来,他明明知道进来的口诀,那为什么从来不说蛤蟆嘴的事情?

当初吕万年逼着我背诵口诀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背诵的是什么。当时我被他吓唬住了,也不敢开口问背的是什么。现在看起来,吕老道和蛤蟆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小……兄弟,你那边咋样了?我瞅着是不是没啥事儿了?”后面的郎团长看到我再次回到了石壁旁边,他看出来了一点门道。当下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已经拘住孙殿臣的魂儿了?我看你念念叨叨的,是降妖捉鬼的咒语吧?要是差不多了你就言语一声,我让人给你打打下手……”

刚才演的戏,加上后来被‘瞎眼男人’掐住的真实表现,就连姓郎的也深信不疑我是挣脱了恶鬼,然后施法拘住了它。弄不好现在孙殿臣的鬼魂就被我拘在了手电筒里,要不然的话,这小子干嘛一直把电筒顶在石壁上?想到连孙殿臣这样的恶鬼都能收服,当下他在言语当中对我客气了许多。

“都别过来啊……”想明白之后,我回头看了那些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正在和孙殿臣斗法,你们一过来泄了我的气,那大家伙谁都别想活着出去了。你们都老实待着!谁要是要乱动,引孙殿臣的魂魄去找你们。可别怪我没早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了沈连城一脸关切的模样。当下脑筋一转,继续说道:“你们这里面谁属牛,要三月的春牛……有属牛三月生人的出来,过来搭把手……”

此时,姓郎的已经被我的‘法术’折服,对我以兄弟相称。当下对着身边当兵的说道:“听到我兄弟的话了吗?属牛的,三月生人的都出来。过去帮忙搭把手,大脑袋,我记得你是属牛,三月初八的生日吧?”

李大脑袋原本正要往后面挤,听到了自己团长的话之后,哭丧着脸回头说道:“老大……那什么,其实我是属虎的,下山虎……小时候算算命先生算过,说我的命薄压不住下山虎,让我多报了一岁,这才胡说八道是属牛的。不是我胆子小,你说我一个属虎的瞎凑什么热闹。一旦再坏了小师父的大事,把孙殿臣的魂儿放出来……”

“你属虎个屁!以前在山上绑了个算命的。他给你算命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是属虎的?我记得清楚,你是光绪十五年三月十八的生日。”姓郎的冲着李大脑袋啐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别废话!就是你了,过去给老弟搭把手。有他在你怕什么?”

“老总,我是属牛的,三月牛……”这时候,沈连城走到了姓郎的身边。对着他继续说道:“让我过去给小沈炼搭把手吧,我看着他从小长大,可不能看他要出事不管。”

“行,沈老爷你和大脑袋一块过去。”见识了我的‘本事’之后,姓郎的爱屋及乌,对沈连城也客气了起来。随后他一把拉过来李大脑袋,生逼着他和沈连城一起过来帮忙。趁着沈老爷没有注意的时候,郎团长在大脑袋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这个动作却正好被我看在了眼里。

姓郎的八成是让李大脑袋看着我们爷俩,防止我们搞什么小动作。可惜他找错了人,距离我这里还有十五六米的时候,大脑袋说什么也不敢继续前进了。只是看着沈连城走到了我的面前,根据我的要求,闭着眼睛将打开的手电筒顶在了石壁上。

沈连城代替我顶住了手电筒之后,我回身对着姓郎的那边说道:“长官,我还要借你们一点阳气压住孙殿臣的魂魄,我说三二一,你们大伙就一起喊。什么二人转的,唱歌唱戏都成,只要声音大点能把阳气传过来就好……三二一,喊吧……”

此时这些当兵的都把我当成了半仙,犹豫了片刻之后,姓郎的带头大声喊叫了起来。一时之间想不到要喊什么,吼了两嗓子之后,他索性直接大声唱出来几句二人转:“提起那宋老三,两口子卖大烟……”见到团长老大都放下脸了,剩下的那些当兵的也开始干嚎了起来。有的唱小寡妇上坟,还有唱荤曲的。有几个实在不知道唱什么好了,最后开始喊操兵的号子:“一二一……”

见到当兵的都开始大喊大叫,我绕到了另外一侧。装作帮着沈连城一起顶住手电筒的样子,伸手在兜里摸出来张草纸,躲在沈连城身后,将两寸见方的一块草纸撕成了个纸人的样子。

随后又凑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叔儿,一会听我的。我知道怎么逃出去,你跟紧了,千万别落下……”有那些当兵的大喊大叫,我这边说什么,他们那边都听不到

沈连城愣了一下,随后马上恢复了正常。用同样低的声音对我说道:“那老蔫巴呢?他咋办……”

没等他说完,我冷笑了一声,说道:“别管那犊子,叔儿,咱爷们都打眼了,老蔫巴以前来过这里。他什么都知道,就他么不说……”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六章 石壁里的人影

这时候郎团长也开始有点心虚了,他做胡子的时候也结果了不少人,可是那些人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个孙殿臣一个人难对付。

按着姓郎的以前做胡子那会的规矩,这样都死不了那是老天爷不收,就应该把孙殿臣放了,临走之前还要摆一桌交个朋友。不过张大帅派来的监军就在一旁看着,想要放人那就只有郎团长代替孙殿臣去死了……

你死总比我死要强,最后姓郎的发了狠。亲自用铡刀将将孙殿臣的脑袋铡了下来,随后找皮匠将头颅缝在了腔子上。套上了竖领的大褂之后,这才请来了奉天的记者,草草拍了几张照片登在报纸上了事。

当时亲眼目睹孙殿臣一番折腾的人,都做了半个月的噩梦。现在听到李大脑袋看到了孙殿臣的鬼影,加上刚才在山洞口的经历,这些当兵的心里都认定是孙殿臣的鬼魂来索命了。他们都是土匪出身,人人身上都背着人命。亏心事做的多了,难免会忌惮鬼神。

那个李大脑袋就是见到了孙殿臣的影子之后,吓得直接对着影子开了枪。结果子弹打在了石壁上之后,又反弹打在了身边倒霉蛋同伴的大腿上,这就是刚才枪响的经过了。

听完了李大脑袋的诉说之后,姓郎的脑门上也见了冷汗。这时候他应该亲自过去看一眼的,只是当初孙殿臣临死之前,说过死后也不会放过自己的狠话。现在好像应了当时的誓言,姓郎的不怕活人,可是对死鬼还是很有一些敬畏之心的。

他犹豫了一下之后,转身将手里的手电筒递给了我,说道:“小子,用到你的时候到了。你过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要是想耍花样的话,我现在就送你叔叔回姥姥家。”

见到躲避不了,我苦笑了一声之后,从人堆里走了出来,对着姓郎的抱拳说道:“长官,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也就当过两天半的道士,一旦学艺不精回不来了,麻烦你和我爹二郎神说一下。孩儿不孝,让他白发老神仙送我这个黑发的不孝子了……”

姓郎的怕鬼,对神仙却不怎么尊重。他一瞪眼,对我说道:“别废话,再墨迹的话,老子现在就送你去见杨二郎。”

刚刚李大脑袋说话的时候,姓郎的有意无意的看我,就知道这不要脸的又在打我的注意。不过心里却没当回事,当时我还不知道孙殿臣死前发生的事情,只是以为李大脑袋眼花,把自己的影子错看成那位鸡鸣岭的‘托天梁’了。

听了我的话,姓郎的将沈连城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又看了一眼身边这些人之后,对着自己的副官说道:“老二,你和大脑袋跟这小子过去看看。让这小子在前面,有什么不对的你赶紧回来……”

李大脑袋的腿到现在还在哆嗦,他哭丧着脸对姓郎的说道:“老大,我……”

姓郎的举起来手枪对着大脑袋,恶狠狠的说道:“我个屁!老子这是军令。你敢说不去,老子一枪就崩了你。有这个姓沈的小子在面前,你还怕什么?真有鬼也是他给你们垫背。”

听到姓郎的把自己豁出去了,副官脸色顿时苦了起来。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不去。当下他和李大脑袋只能互相壮胆,硬着头皮押着我向刚才李大脑袋开抢的位置走了过去……

因为担心李大脑袋再次走火,副官收了他的枪。在大脑袋的指引之下,我们三个来到了刚刚他开抢的位置。

“就在这……”李大脑袋心虚的躲在副官身后,远远指着石壁上的一个窟窿眼继续说道:“就是在这墙上,一开始是自己的人影,一会就变成孙殿臣了……小师傅,要不你先来一顿小锣吧,兴许听了小锣,那鬼犊子自己就跑了……”

李大脑袋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他所指的石壁面前。仔细看了一眼被子弹打出来的窟窿眼,这边的墙壁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位置一样的光滑。站在石壁前面,我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相貌。

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此时我更加认定了这就是李大脑袋缺德事做多了,眼花把自己的影子看成了死去的孙殿臣。原本我想笑话他们几句的。不过就在要说话的前一刻,我突然灵机一动改了注意。这一路上都是被姓郎的他们挟持,不能一直这么被动。当下我一只手扶在墙上,身子好像僵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后面的副官看我突然不动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深吸了口气之后,他对着我说道:“老弟你没啥吧?看见啥不对的你可早说……是不是看见啥了……你到底看见啥了……”

副官说到一半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开始抖动了起来。一边抖动,一边张嘴任由嘴里的口水流淌出来。眼睛半睁半闭的,嘴里开始呜哩呜图的说着什么,说话的声音极小又含含糊糊,身后那俩人竖起耳朵也听不清我说的是什么。

如果有人能听明白我的话,会听明白我说的是:“吕万年你就缺德吧……下去找你你相好的孙殿臣……和他说啊……闹归闹,别闹我……大概你也不在人世了……下面缺啥给沈连城托梦啊……你找我也没用,我穷啊……”

给吕万年做小徒弟的时候,跟着他见过被鬼迷的那些人。当下我学着那些人的样子折腾了一番。随后闭上了嘴巴,转头‘目光呆滞’盯着身后已经吓呆的副官和大脑袋。看着这二人煞白的脸色,我张开了嘴巴任由口水流了下来。瞪着他们俩,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来了就别走了……一起吧,这里宽敞,都能住下……来,我旁边这块空地给你们……”

副官和李大脑袋都是土匪出身,类似这样中邪的事情也见过几次。这两个人都以为我是被鬼迷了,副官还能强点,勉强站在原地看着我下一步的动作。大脑袋则是大喊了一声,直接转身向着姓郎的那边跑了过去。两次惊吓让他直接尿了裤子,当下拖着湿漉漉的裤裆,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姓郎的面前。

“小师傅被鬼迷了……”大脑袋颤着声音对郎团长说了一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老大,要不这次算了。孙殿臣死之前可是咒你不得好死的……他现在变成鬼……”

我偷眼看着他们这些人的反应,心中暗暗好笑:让你们这些不要脸的王八蛋再吓唬我,吓死你们……

不过这戏也不能演过了头,一旦姓郎的一枪打过来,想要把我和‘孙殿臣’一起打死,那就不上算了。当下,我晃晃悠悠的转过身。面对着石壁打算唱个跳神的小帽,假装把我亲爹二郎爷请下凡降妖捉鬼。

就在这个时候,我映在石壁上面的影子突然花了一下。随后清晰看到石壁上自己的相貌开始扭曲起来,片刻之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那个从头到脚一丝不挂,鼻子、耳朵被削掉,眼睛用铁丝封上的瞎眼男人。

石壁当中的瞎眼男人面对着我,他好像能看到我一样。竟然咧嘴做出来一个‘笑’的样子,随后他深处的双手,竟然从石壁当中探了出来。瞬间一双冰冷,带着腐臭味的双手已经掐在了我的脖子上……

此时我身体真正的僵住了,别说躲避、逃走了,就连手指头都动不了。心里对着自己骂道:沈炼,让你瞎得瑟,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留在北平让他们抓起来……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五章 命硬

听到了赵老蔫巴的诉说之后,郎团长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犹豫了片刻之后,转头对我说道:“小子,你是老道的徒弟,就没听他说起来过鸡鸣岭的孙殿臣吗?”

“他要是拿我当徒弟,还会把我仍在蛤蟆嘴吗?”我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老东西舍命不舍财,长官你要是见到他。给个百八的,老东西能把孙殿臣的小名都告诉你。他走的时候我还小,长官你是那个老东西,也不能把那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个十几岁的孩子吧?”

姓郎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要是知道你小子骗我的话,老子扒了你的皮。”

“团长,孙殿臣应该没进蛤蟆嘴。就算进来了,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拿到。”这时候,守着郎团长的副官开口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您老人家琢磨一下啊,如果他真把这里面的宝贝搬空的话,早就带着宝贝享福去了。还会继续守在鸡鸣岭做什么‘托天梁’吗?”

“你说的有道理……”郎团长点了点头之后,转过身来对着那群当兵的继续说道:“宝贝还在里面!大家伙继续往前走,还是那句话,第一个发现宝贝的,老子赏他五千大洋……”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姓郎的说话同时,却动手将我拉到了他的身边。看着士兵们继续前行之后,这才低声对着我说道:“你就跟着我,里面有什么要妖魔鬼怪你来对付。听话的话,找到的宝贝就分你一份。要是还敢动什么鬼心眼,我就把你活埋在这里。孙殿臣都死在我手里,也不差你一个。”

这两句话虽然说的凶狠,不过已经没有了之前对我的轻视。自从听说吕万年和孙殿臣一起从嘴子山下来之后,姓郎的对我的态度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这是真把我当成了吕老道的徒弟,以为我真有什么降妖捉鬼的本事。这时候我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样的话回什么老家?直接去上海躲一阵子,那里还有我几个高中同学,谁家不能躲一阵子?怎么也比现在和这些兵痞混在一起要强。谁知道那句话说的不对,这个姓郎的就会一枪崩了我。

我搀扶着沈连城,跟在郎团长的身后,一直向前走了过去。前面是一个狭长的甬路,正是通往真正蛤蟆嘴的入口。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充其量只算是蛤蟆嘴的嘴唇……

沈家堡的人都是听蛤蟆嘴闹鬼的故事长大,那里就好像是个禁地一般。当初我被吕万年扔进来的时候,也没敢过去看一眼。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希望老辈流传下来的传说都是杜撰的,里面只是古代那股绺子藏宝的所在。

走在前面的士兵已经点上了火把,郎团长和副官甚至还掏出来手电筒这样的稀罕物。看的赵老蔫巴眼睛都发直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从这个小小金属筒里能发出来刺眼的光芒的。

老蔫巴还是一副蔫头耷拉脑的老样子,两只手褪在袖筒里。慢悠悠的跟在我和沈连城的身后,对周围的事物都漠不关心。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他毛遂自荐来这里到底是图的什么?

借着火把和手电筒的光亮,我清晰的看到甬路两侧是天然形成的石壁,越往前走石壁便越光滑。走了一阵子之后,两侧的石壁竟然隐隐约约映出了当中士兵们的影子。怎么看这两侧的石壁都不像是天然形成,应该是人力打磨出来的。只是打磨出来这么长的甬路,可不是百八十人能干出来的……

除了石壁之外,地面上也是寸草不生。越往前走,我的感觉越不对。这个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的。心里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蛤蟆嘴里的秘密或许和我有些关系……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里面这条甬路长的有些离谱,走了十几分钟竟然都没有走到头。而且这条路忽窄忽宽,窄的位置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出,宽的位置差不多可以让三四个人并排前行。

走在前面的士兵开始还小心翼翼的,走了一阵没有见到尽头,当下胆子也放开了,甚至听到了前面士兵骂骂咧咧的说话声:“这是他么什么鬼路?走起来没完没了……妈勒个巴子的,姓孙的王八犊子临死前也没说清楚里面要怎么走。”

“那犊子的脑袋都被咱们老大亲手砍下来了,还能说话那就是见鬼了……”

“闭上你的臭嘴,什么鬼不鬼的?有鬼也是——什么东西!”

队伍前面突然骚乱了起来,还没等我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啪!”的一声枪响从前方传了过来,随后是有人中枪之后的哀嚎之声也响了起来:“李大脑袋你打着我了……孙家沟那婊子身上有杨梅大疮,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真不是我传给她的……救命啊……”

原本走在前面的士兵急忙散开,纷纷找掩体躲避。这些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举着手里枪支对着前方没有目地的瞄着。

“怎么回事?谁开的枪!”这时候,姓郎的已经将手枪掏了出来,他的身体紧紧贴在石壁上。看了一眼前方的士兵们之后,继续喊道:“妈勒个巴子的,谁开抢的说句话!是走火了还是咋了……”

“老大……有鬼!旁边的石头墙里面有鬼……”前方一名士兵大叫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郎团长这边跑了过来。经过刚才山洞口人影事件之后,这些当兵的听到有鬼之后,也不敢待在原地,纷纷向后退了过来。就连大腿上挨了一枪的那名士兵,也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姓郎的身边附近。

这一下队伍不敢继续前进了,所有人都紧张兮兮的看着郎团长。为了稳定军心,姓郎的抬手对着头顶就是一枪。随后一把揪住了见鬼那人的衣服领子,恶狠狠的说道:“孙大脑袋你胡咧什么!哪有什么鬼!那是墙上你自己的影子……”

“老大……真是鬼,我瞅得真真的……”情急之下,这个叫做李大脑袋的士兵也不叫什么团长了,直接按以前做胡子的规矩称呼姓郎的老大。他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是影子,后来那影子越来越清楚——是孙殿臣……就是被老大打死的孙殿臣……”

再次听到孙殿臣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士兵们脸上都变得难看了起来。胡团长打死这个鸡鸣岭‘托天梁’的时候,这些人都是亲眼看到的。孙殿臣死的时候邪性,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直冒凉气……

后来我才知道,孙殿臣这个人是张大帅指名要杀的人物,也特意吩咐了要全尸,让他死的体面点,脸上也不能有枪伤方便拍照登报纸。没有想到郎团长打下来鸡鸣岭活捉了孙殿臣之后,处死他的时候却犯了难。

姓郎的当时是有备而来,他从说书先生孙大嘴那里听说古代大臣自尽的规矩,特意的准备了毒酒和白绫。结果一整壶混着砒霜的白酒喝下去,孙殿臣没咋地。除了眼神有点飘,舌头大了之外,一点要死的意思都看不到。按着药店卖砒霜的伙计说,孙殿臣喝下的毒酒足够药死二十个人。怎么孙殿臣一点事儿都没有?

张大帅指名点姓要杀的人,还这么活蹦乱踢的可不行。姓郎的也顾不上砒霜为什么不好使了,当下让手下士兵在房梁上系上白绫,直接把孙殿臣的脑袋挂在了上面。看着他一个劲的挣扎,总算有一点要被吊死的感觉了。

没有想到孙殿臣挣扎了将近半个小时,没有被吊死不说,反而在挣扎的过程当中压断了大梁。随后整个房屋都坍塌了下来,被人从废墟里挖出来的时候,他竟然还没死。要不是姓郎的反应快先跑了出来,孙殿臣能不能死不知道,他就要先一步被倒塌的房屋活埋了。

最后姓郎的也不顾张大帅要孙殿臣死得体面点了,当下掏枪对着这个鸡鸣岭的‘托天梁’心口就是两抢。没曾想孙殿臣疼的在地上到处打滚,血流了不少就是不死……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四章 托天梁

回头的一瞬间,看到死尸的心口抖动了一下。他最少死了一天,因为山洞里面干燥这才没有发臭。死了这么久,为什么他的肌肉还会跳动?

等我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死尸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胸口那块死肉平静如水,看上起和我见过的死猪死狗也没有什么分别。

沈连城被我的动作吸引,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边看边说道:“大侄子,你瞅啥呢,落下啥东西了?”

我自己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花了眼,当下对着沈连城说道:“没啥,叔儿你岁数大了,我看看能不能找根柴火给你当拐棍……”

看着我们爷俩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个看押的军官直接对着我的腰眼就是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瞎瞅啥!还想着找机会跑吗?敢跑老子就一枪送你回姥姥家。马勒个巴子的,为了你俩瘪犊子,老子到手的五千大洋就这么飞了。信不信一下子把你脑浆子打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连打带踹的将我推着向前走。另外一个叫做大茂的军官还算是客气,他一拉拉住了自己的同伴,说道:“老四,别跟这个洋学生一般见识。刚才他一阵小锣就把外面的小鬼撵跑了,咱哥们都瞅真真的。说不定一会还要指望这个洋学生,咱们才能拿到里面的宝贝。”

那个叫老四的军官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拉基巴倒吧,这小崽子真有能耐,被抓住的时候也不会那个熊德行了。再有能耐也怕枪子,鸡鸣岭的‘托天梁’怎么样?都说他是撒豆成兵的半仙,一枪打在腚上哭得也要死要活的。死之前一个劲的磕头,管谁都叫爹,结果不还是被咱们团长把脑袋劈下俩了吗……”

听到老四说到鸡鸣岭的‘托天梁’时,沈连城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老总,你说的是不是外号土行孙的孙殿臣?前几天听说鸡鸣岭在打仗,原本是把山上的绺子剿了。鸡鸣岭的胡子年年下山借粮,都是附近老百姓的心病了。剿了好,剿了好。”

看着两个军官不搭理自己,沈连城又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孙殿臣这家伙神叨的,早年间听说他是捻子。从大清朝到现在被剿了几十次,哪次都被他逃了。想不到最后还是死了……”

说起这个鸡鸣岭的孙殿臣,我还真有些耳闻,当年他数次带着土匪来沈家堡借粮,我都被大人们藏在地窖里,要不也能见识一下这个远近闻名的托天梁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自打我记事的时候,就知道他是鸡鸣岭的二当家,绺子里面四梁八柱的‘托天梁’。也就是军师的角色,这些年来鸡鸣岭的大当家换了七八茬,四梁八柱也是走马灯一样,只有他这个‘托天梁’稳稳当当,一占就是几十年。

孙殿臣在当地也算是传奇人物了,传说已经活了一百多岁,看着却只是五十多,一副半大老头的模样。据说他早年加入过捻军,打仗的时候救了一个老道士。这老道士为了感恩,教授了孙殿臣半套仙法。

学会了仙法之后孙殿臣就离开了捻军,回到了老家鸡鸣岭。他独自一人上山拜见当时鸡鸣岭绺子大当家要求入伙,当着七、八号土匪的面,显露了一招仙法。招来一道天雷劈断了山上的一棵老树。

这一手吓呆了众土匪,大当家当场就要让位。没有想到孙殿臣压根就没有挣大当家的意思,他只是做上了四梁八柱当中的‘托天梁’。也是从孙殿臣入伙鸡鸣岭开始,山上的绺子才开始真正发展起来。从一个只有七、八个人的小绺子,发展成全盛时期五六百人枪的大柜。想不到这么大的一个人物,竟然死在了姓郎的手里。

这时候,在一旁挺热闹的赵老蔫巴突然看了我一眼,随后来了一句:“这个孙殿臣还和兄弟你师父吕老道有一腿。我打猎的时候亲眼见过,他和吕老道从这嘴子山上下来……”

听了赵老蔫巴的话,押解我们的俩军官相互看了一眼。随后老四对着队伍前面大声喊道:“团长!这犊子说见过孙殿臣——姓孙的来过蛤蟆嘴……”

“闭嘴!谢老四闭上你的老娘们嘴!我怎么说的?是不是让你下去陪孙殿臣,你才能把嘴巴闭上……”走在前面的郎团长停下了脚步,回头瞪了老四一眼。谢老四被吓得一哆嗦,刚才对我那跋扈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当下一缩脖子,躲到了沈连城的身后。

姓郎的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赵老蔫巴的面上,说道:“你看见鸡鸣岭的孙殿臣来过蛤蟆嘴?什么时候的事,是你亲眼看见他进来,出去的时候是空着手还是拿着什么东西……说!”

老蔫巴被郎团长最后一嗓子吓了一跳,他原本就是三棍子打不出屁的主,这一下子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都说不清楚了:“那个不是……他吧……我吧……是这么回事……不是蛤蟆嘴,是嘴子山……”

折腾了足有七八分钟,老蔫巴终于说清楚了。那还是吕老道带着那一万大洋遁走的那一年春天,赵老蔫巴在嘴子上打猎。折腾了大半天只下套抓了两只兔子,正准备下山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山路上走下来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是我那位视金钱如性命的师父吕万年,另外那位是个五十来岁的半大老头。赵老蔫巴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正是鸡鸣岭的‘托天梁’孙殿臣,吓得老蔫巴藏在了灌木丛中,连口大气都不干喘出来。

由于距离二人较远,老蔫巴并没有听清吕万年和孙殿臣在说些什么。不过从这二人的动作、表情来看,那位鸡鸣岭的二当家竟然有巴结吕老道的意思。老蔫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么大的鸡鸣岭‘托天梁’竟然会巴结一个小庙的老道。

赵老蔫巴虽然蔫可不傻,他知道一旦被这两个人看见,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当下他趴在灌木丛中一动不敢动,看着孙殿臣和吕老道下山,老蔫巴又在山上待了半天,直到黄昏时分这才偷偷摸摸的下了山。

原本赵老蔫巴以为吕老道和孙殿臣都没有发现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当年晚上老蔫巴睡觉的时候,竟然梦到了吕万年。吕老道就站在白天嘴子山出现的位置,看着老蔫巴藏身的灌木丛说道:“看破别说破,说错了话可是会要命的……”

这一句话说完,老蔫巴吓得从梦中惊醒。他一身的冷汗将被褥都湿透了,缓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是做了一场噩梦。就在他准备再次躺下睡觉的时候,发现枕头边上摆放了一根野草。一根自己躲在灌木丛那里生长的野草……

看到了野草的一瞬间,老蔫巴脑袋“嗡!”的一声。刚刚睡觉之前自己扫过炕的,枕头边什么都没有。现在这根野草是从哪里来的?这时候,窗外有声音传了进来“看破别说破,说错了话可是会要命的……”

这不像是吕老道的声音,甚至都不像是从人嘴里发出来的。赵老蔫巴吓得直哆嗦,当下眼前一黑竟然昏死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赵老蔫巴再看枕头边,空空荡荡的哪有什么野草?难不成只是一场噩梦当中的噩梦?

赵老蔫巴虽然搞不清自己是不是作了噩梦,不过他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嘴巴。这些年来和谁都没有提起过在嘴子山见过吕万年和孙殿臣的事情,这还是吕老道走了这么多年,加上今天说到孙殿臣。他这才在不经意之间说起了当年这一段往事……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三章 动了

原本这些士兵以为这次不过就是进山去宝的差事,不过经历了刚才诡异的事情之后,他们的心里也开始惴惴不安起来。这还没真正的进入蛤蟆嘴就遇到了诡异的事情,等到真进去之后,谁知道还会遇到什么?到时候再想要出来,就不是他们能说的算了。

当下,这些士兵都开始犹豫起来,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向蛤蟆嘴内部走去,看到了士兵们磨蹭,姓郎的也有些恼怒。如果不是担心引起哗变,现在姓郎的已经开始行军法了。

深吸了口气之后,郎团长举起来手枪冲天放了一枪,“啪!”的一声枪响之后,将这些士兵的注意力归拢过来,这才开口说道:“咱们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眼前这一哆嗦。现在兄弟们只要跟我一起进去,再出来的时候大家就都是财主!你们想继续跟着我混的,老子给你们师长、旅长。不想再打仗的就回家买房子置地,再娶上五、六房老婆,养十个八个儿子。到时候你们就是大财主,钱财几辈子都花不完。还犹豫什么?富贵险中求,当初老子带着你们拉绺子开窑立棍儿,现在做了奉军的军官。哪一步不是险棋,还不是都走过来了吗?”

这时候,副官在一边帮腔说道:“可不是咋地,当初咱们兄弟在崽子山开窑做买卖,被大帅的把兄弟老八张作相带兵围了。还不是咱们大哥连夜下山走了险棋,归顺了张大帅这才换来大家伙的前程吗?跟着大哥准没错,这一票干下来,倒腾出来的宝贝卖给外国人,咱们大家伙就发了。听说哈尔滨有老毛子的公主当野鸡,得了钱之后咱们先去一趟哈尔滨,去嫖老毛子公主,给老毛子皇上当女婿去!”

他们俩说到这里,我和沈连城也听明白了。这些人压根就不是来剿匪的,九成九是不知道在哪听说蛤蟆嘴里面有宝贝,这才点起了人马来夺宝。这些人和我之前预估的差不多,他们都是绺子出身,杀人不眨眼的,我们仨还是尽量不招惹他们、小心为妙。

这二人一唱一和的,把那些当兵的本已经熄灭的欲望又挑拨了起来。当下这些士兵想起来老毛子公主,顿时喜笑颜开的。就好像钱已经到手,他们已经站在沙俄公主的床边一样。

看着士兵们的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姓郎的和副官这才对了一下眼神。就在姓郎的准备命令士兵向着蛤蟆嘴纵深处行走的时候,他手下的一个连长指着地上的外国尸体说道:“大哥,这个死鬼怎么办?是就放在这晾着,还是兄弟们扔到外面去?”

“还有个死鬼,老子差点把他忘了……”姓郎的刚才一门心思都在山洞外面的人影上,现在有开始惦记蛤蟆嘴里的宝物。没有将藏在篝火堆里面的死人当回事了,现在听到了连长的话。这才低头看了一眼被柴火压在身上的死人……

看了一眼之后,郎团长转头看了沈连城一眼,说道:“还是个外国鬼,沈老头你过来看看,是不是你说的那几个英国工程师其中之一?”

这时候,沈连城才在我的搀扶之下,来到了尸体身前。只是看了一眼他便恶心的皱了皱眉头,说道:“老总,我认不出来……那几个洋鬼子都是黄头发蓝眼睛。眼前这个头发也没有了,眼睛、鼻子都看不见,这还怎么辨认?”

脚下这个洋鬼子身上的毛发都被剃掉,浑身上下光溜溜的。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谢顶,听了沈连城的话才明白这个人身上的毛发都被人剃光了……这一刹那,我再次想起来当年遇到的瞎眼男人,难不成他不是什么饿鬼,只是被人折磨成那样的?

死尸的双手紧握成拳,原本这洋人就是一身的腱子肉。死后肌肉没有松懈下来,反而更加扭曲还保持着死前那一刻的样子。看样子这是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死了身体也没有发生变化。

这时候,副官指派一名士兵在被扑灭的柴火堆里寻找和死人有关的物件。片刻之后,一个牛皮背包便从里面扒拉了出来。

当着我和沈连城的面,姓郎的将背包里面的东西一股脑扔到了地上。里面有一沓美金票子,还有十几块大洋。剩下的就是一张证件,经过我的翻译,郎团长他们才知道这是一个叫做彼得.约翰逊的英国军官。对照证件上的照片,沈连城终于认出来他也是那几个来测量地图的英国人之一。

“就是这个人,我记得他眼角下面有颗痣。对,就是这个洋鬼子。”沈连城看到了照片的人像之后,又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的死人。随后继续说道:“还有两个洋鬼子和二柱子进山了,现在五个人死了俩……二柱子可不能出事,你出事了家里的老婆孩子可咋办……”

就在沈连城急得直跺脚的时候,士兵又在柴火堆里扒拉出来一柄打光子弹的马牌撸子。除了这些东西之外,还有一些纸张烧毁的痕迹。这么多人里面,只有我认出来这是符纸燃烧之后的灰烬。

“不就是个洋鬼子吗?刚才不是见过一个了吗?虱子多了不咬人,没啥大不了的。”郎团长看了地上的死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留下两个人看着机关枪,剩下的人都跟着老子进去。这次提前立个誓,谁第一个找到里面的宝贝,老子直接赏他五千大洋,这还不算后面分账的钱。兄弟们,五千大洋就在眼前了。大家伙冲啊……”

在姓郎的鼓动之下,原本还犹犹豫豫的士兵好像抽了大烟一样,两眼通红向着蛤蟆嘴的尽头走了过去。

看着两个军官过来打算拖着我们仨一起进去,我急忙向姓郎的说道:“团长,后面的路我陪着你们走。你看我叔叔年纪大了,老胳膊老腿的再坏了您的大事。还是让赵老蔫巴带着他先回去,里面有我就足够了。刚才退了死鬼,您也是亲眼看到的。不是我吹,里面再有什么妖魔鬼怪的,我敲两下锣就镇住它们了。有这个老家伙也是累赘……”

原本我想着把沈连城摘出来,让老蔫巴护着他下山,也算是报答他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了。没想到沈连城直摇头,说道:“不行,我也要跟着你们一起进去。二柱子是听了我的话才上山的,我要带着他回去。就算他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要把尸首背回去。”

沈连城不回去也就算了,没曾想一向三棍子打不出个屁的赵老蔫巴也要跟着一起进去:“我听我叔的,我叔上哪就上哪。我叔让我干嘛我就干嘛……”

“你看嘛,可不是我不让他们爷俩下山,是人家自己不走。”姓郎的假模假样客气了一下,随后对着那俩军官说道:“老四、大茂你们俩照看住了沈老爷,要是有个嗑着碰着了,老子饶不了你们……沈老爷,你就跟着我。老子是在战场上杀过人的。有道是神鬼怕恶人,有老子这个恶人给你们挡着,什么恶鬼都要绕着咱们走。”

说完之后,郎团长带着副官一起向着蛤蟆嘴的尽头走去。那俩军官推推搡搡的押着我和沈连城跟在后面,那个没心的赵老蔫巴自己跟着我们。他明明有机会逃走的,可是现在却死活赖在这里。看起来这个老蔫巴心里藏着什么事情……

眼看就要进去蛤蟆嘴内部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冷风吹过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随后条件反射的向着身后看了一眼。

身后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两个当兵的看守马克沁机枪,一具死尸倒在倒塌的柴火堆旁边。可能是我看花了眼,一瞬间好像看到那具死尸动了一下……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一 蛤蟆嘴】第十二章 篝火

他说话的同时,姓郎的也已经看到山洞外面影子的变化。就见这些人影开始缓慢的向着蛤蟆嘴这边走了过来,它们几乎封堵住了所有外出的方向,现在这场合,任谁也不敢轻易从这里出去。好在这些人影行走的极慢,一时三刻之内也不会冲到蛤蟆嘴这边。

这时候,郎团长也没有心思为难我了。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手下士兵们之后,指着洞门口的篝火堆说道:“先把这堆柴火点上,不是都说神神鬼鬼的怕火吗?老子就看它们敢不敢进来!装神弄鬼……一会等老子的机枪响了,有它们哭的时候。把机枪架到门口,这些影子敢进来就开抢。不是喜欢装神弄鬼吗?那老子就让你们变成真鬼……”

虽然姓郎的还是嘴硬,不过谁都能听到他说到最后的时候带着颤音……

听了自家团长的话,在副官的指派之下,一名士兵将自己随身携带的煤油灯取出来,里面的煤油尽数泼洒在柴火堆上。随后掏出洋火将火堆点上,看到火苗升起来的时候,山洞里众人的心这才稍微稳定了下来。

看到了火堆点燃之后,郎团长也跟着松了口气。随后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一会老子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等抓到了之后,就把他绑在火上烤……”

这样的场合我也只能先把吕老道放一边了,当下配合着姓郎的说道:“我早看出来姓吕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只要长官你能抓住他,烤熟了我吃第一口——什么东西糊了?火堆里有东西……”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山洞里面已经弥漫开来一股浓烈的焦糊味。随后一股发黄的烟雾从篝火堆里面飘散了出来,随着我这一声喊出来,姓郎的也反应了过来。当下他过来一脚踢翻了火堆,随着柴火木头散落一地,一具藏在里面的尸体终于显露了出来。

和刚才在山路上见到的死尸一样,藏在火堆里的尸体还是一个大鼻子的洋人。他的身上一丝不挂,两只耳朵和鼻子被人削掉。上下眼皮也被用锈迹斑斑的铁丝‘系’在了一起,越看越像是当年我见过的瞎眼男人……

见到了死尸的惨象之后,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起来。谁也想不到在篝火堆里面会藏着这么一个诡异的尸体,原本都指望这火堆能挡住外面越来越近的人影,不过现在看起来和这具尸体相比,外面的人影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就在众人惊诧的时候,守在山洞门口的副官突然大喊了一声:“团长!外面的影子越来越近了。您拿个主意,是现在就进蛤蟆肚子里避避,还是趁着影子没聚上来咱们先冲出去。不过进去,咱们可就没有退路了,一旦那些鬼影冲进来,咱们躲没没地躲。要不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带上会做法的和尚、老道再回来,好汉可不吃眼前亏啊。”

今天这事透着十二分的邪性,姓郎的有心先逃出去,不过心里又舍不得蛤蟆嘴里面的宝贝。他犹豫了片刻之后,对着我说道:“小子,今天老子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不是说你赶走过外面的影子一次吗?上次怎么赶走的现在你再赶一次。只要外面的影子散了,老子保住你的小命不说,再给你五百大洋。要是赶不走这些影子,老子一枪毙了你然后下山。大不了下次带齐了和尚、老道再回来……”

听了郎团长的话,沈连城急忙过来替我求情:“老总,您看我的面子别难为这个孩子了。咱们先下山避避,过几天之后我把前村跳大神的李老蒯带上。那李老蒯可不是凡人,他自己说的和玉皇大帝论把兄弟,上知五千年下知一万载。到时候再不行您一枪毙了我……”

“叔儿,您老人家起来。让我试试吧。怎么说我也跟着吕老道学了几年的本事,不成的话再走也来得及。”看着沈连城几乎要给姓郎的跪下,我心里那个难受。当下一边解着衣服扣子,一边继续说道:“当年我被我师父整的不轻,那几年天天晚上做噩梦。就靠这点家伙事儿撑着呢……”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脱掉了身上的上衣,露出来里面玲琅满目的零碎来。当初吕老道驱散人影的小锣被当成护心镜绑在了胸口,那根拴着铜钱的红绳也被当成了裤腰带拴在裤子上。剩下什么桃木剑,画着符咒的黄表纸之类的也都拴在了身体的各个部位。

当年被吕老道恶整了一番之后,想到经历过的一切,心里便一直对蛤蟆嘴有阴影。转过年那个老东西拿着钱消失之后,我便将二郎观里面的财物翻了个遍。虽然没有找到几个钱,不过总算是发现了这些宝贝。也算是我从吕老道哪里继承下来的观产。

从那之后我便将这些法器都拴在了身上,就算睡觉也要带着。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自从贴身带上这些法器之后,晚上睡觉再也没有梦到过蛤蟆嘴的事情,甚至这些年来连噩梦都没有做过。

当下我解下来当做护心镜的小铜锣,走到了山洞口,看着外面越来越近的人影。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了心神之后,心里开始回忆当初吕老道敲打铜锣的节奏。我没有他用手指头敲打铜锣的本事,当下借了一名士兵的烟袋锅当作鼓槌,开始一下一下敲打铜锣来。

虽然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好想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吕老道敲打铜锣的节奏慢慢的回忆了起来,随着铜锣的响声,远处的人影立即有了反应。它们同时停下了脚步,停顿了片刻之后便开始在原地转起了圆圈。

看着这些人影有了反应,郎团长等人这才松了口气。当下对我的态度也开始和气起来,那个副官笑眯眯的凑到了我的身边,看了一眼外面止步不前的人影之后,开口说道:“刚刚看到你小子的时候,就觉得你点本事。到底是北平的洋学生,连降妖捉鬼都不在话下。要不你也别回北平了,就跟着我们团长干。转过年来郎团长那可就是郎大帅了,也给你一个团长干干。你是知不道,都说枪栓一响,黄金万两啊……”

被副官这么一打断,原本就记不瓷实的节奏顿时乱了起来。没有想到的是,铜锣的节奏一乱,那些人影竟然有了新的动作。它们先是猛的哆嗦了一下,随后齐刷刷的转身面对着蛤蟆嘴的方向。原本呆滞的动作突然变得灵活了起来,好像猿猴一般向着山洞这边飞奔而来。

原本众人刚刚松下的一口气,这一下又猛的提到了嗓子眼。姓郎的以为我在耍花样,当下将手枪顶在了我的脑门上,咬着牙说道:“小子你还敢耍花样,老子一枪崩了你!”

“长官你等一下!撵不走这些死鬼,我自杀给你看……”一阵濒临死亡的压迫感让我又找回了铜锣的节奏,当下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敲打之后,已经冲到山洞门口的人影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它们同时掉头,晃晃悠悠的向着身后走去。

随着远处一阵风吹来,将漫山遍野的大雾吹散。说来也是诡异,原本数不清的人影竟然随着大雾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人影消失之后,我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姓郎的终于松了口气。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之后,对着我说道:“算你小子实相,再晚一会老子就开枪了。行了,大家休息一下,准备进蛤蟆肚子取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