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活简记

我记得到南阳读书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那个时候爸爸应该是为了投奔同学去的南阳,现在想来这个决策正确性很高,使得家庭可以摆脱农村的局限性,获得了更高的社会阶层和资源。小学的生活大体上能够记得五六件比较关键的吧,逐一进行下记录。

第一件记录下入学考试。刚到南阳的时候,我们住在南阳市二小对面,一个公厕旁边的房子,一间屋子三口人住,空间尚可吧。现在回想起来,在南阳待的十几年里,其实父母为了我的学业付出了很多,曾为了离读书的地方近一些,反反复复搬家搬了多次,一生隐忍只为后代能有更好的未来,多么值得纪念和学习呀。另外,我能够在南阳市第二小学入学读书应当是得到了爸爸同学的努力,毕竟进入社会多年才感觉到做事不易,没什么事情是好做的,尊重家人、尊重他人。记得刚到南阳的时候,在二小操场后面的教师里参加入学考试,满分100、记得似乎是考了80多分,通过了入学考试才进校学习的。那个操场里留下了很多回忆,无论是每周一在操场升国旗的仪式,还是在操场上体育课的玩耍,亦或是李阳为了推广英语在操场上高喊,但都不如在操场下面的地道探险让我记忆深刻。那个操场下面有一个人防通道,就是用于战时居民及军队躲避用的场所,有一次几个小朋友进入人防通道进行探险,现在想来似乎有点无聊,就当时而言黑暗、未知带来的刺激与恐惧依然能够回想起来。

第二件记录下陪爸爸妈妈卖菜的经历。爸爸妈妈在郑州是以卖菜为生的,刚到南阳的时候,在南阳市二小旁边有一个传统的卖菜点,一条街道,商贩在道路两边摆摊卖菜,无论冬夏,无论雨雪,即便是路上积水很深也要坚持下去,想来甚是不易。特别是早上四点多就要起来,去白河南岸去进菜,骑着三轮车走很远去赚钱,来为生活打拼,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甚为不易。最开始刚到南阳的时候,其实父母是采用试点的形式来摸索和探索,那个时候没有摊位,而是在一个自行车的后座上卖的,每次快到卖完的时候,我就跑回家去拿新的菜品,现在想来还挺有意思的,也有一家人一起努力的感觉。

第三件记录下一次打架的经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者,无非人与事而已,人人之间看法、观点、利益终归难以统一,就有了纷争,有了纷争就要分出胜负,所以职场里所说的“要么狠、要么忍、要么滚”的态度确实正确,要么在斗争中占据上风,要么在斗争中接受屈居下风,要么就躲避,无非就是这么处理的。记得那是二年级的时候,应当是冬天的一节美术课,在课堂上前桌的小朋友和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吵起来了,中间可能夹杂着对我的人生攻击吧,于是我奋起反击,抄起来浇水的水壶给那位小朋友灌了一脖子。结局是我们两个人都挨了罚站,后来一直到毕业和那个小朋友关系都一般吧。

第四件记录一次偷盗的经历。这是和一个同学的关系,小时候家里饮料很少,基本上都是以喝开水为主,所以见到饮料就很喜欢了。那家同学住的远了一些,也不记得路名了,他家情况也特殊,爸爸是个记者,但见异思迁和另外一个女的结婚离开了他妈妈和他,仅仅是大概每个月回来看他一次到两次,回买些吃喝用品以及钱给他们。记得有一次和他玩的时候,他给我拿了一瓶健力宝饮料给我喝,喝了以后很喜欢呀,于是我就在校服里藏了一瓶,想带回家继续喝,但很可惜站起来玩的时候掉落了,被同学发现了,好在同学家教不错、没有讲什么,也没有改变我们的友谊。这大概就是阶层的差异吧。

第五件第一次得奖的经历。在我的人生里,第一次得奖大概就是在二小,记得五年级的时候,我第一次进入了年级前十名,这是经过四五年的努力在城市中获得的较好的名词,这使得我的信心有了很大的进步。

农村的日子(续)

接着上一章,写点农村的生活。

先就村校的情况写写,我在村里的学校读过一两个学期,读书的情况印象不深,印象比较深的是学校门口的大操场。农忙的时候,操场上可以用来堆放麦垛,晾晒麦子等等功能,非农忙时节就成为孩子们奔跑玩耍的地方了。每每到了下课或者放学的时候,精力充沛的小孩子们就在操场上来回奔走,释放那无处安放的精力。除此之外,还记得当时学校流行一种叫做糖精的零食,泡水后用吸管吸食水分,很甜但应该是对身体有害的。记得有一年春夏之交的时候,学校还给小朋友们下过指令,按段收集红薯秧,隐约记得是和国家指令有关,但再详细的就不记得了。

小时候很勤俭节约。记得有一次,妈妈给了我两毛钱,我一直放在裤兜里没有花,到后来反复抚摸,最终导致两毛钱的纸币从折叠的位置断裂成为两半,这个事情被妈妈发现之后,有一段时间一直说我是个勤俭节约的孩子。

那个年份农村流行赌博,恰好爸爸外出做生意也赚了一些钱,有一段时间也热衷于参与赌博,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因为村民外出赚钱归来以后,容易形成聚赌的风气。在某家聚赌,有坐庄的、有把风的、有管帐的、有借贷的,等等不一而足,实为毒瘤。

农村的床很高很大,床沿距离地面大约要有1米左右,所以小时候上床下床成为一个比较难的事情,记得有一次睡到半夜,可能是翻滚到了床地下,摔的很痛,又爬上床接着睡。幸好是在农村,因为农村的地面多为土质,相对松软,不似目前城市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撞到地面恐怕是要磕个大包的。

那个年代农村应当是有买卖媳妇的风俗的,因为有个邻居,村民都喊她蛮子,这是因为她的口音似乎是四川一带,应当是拐卖到村里的,生了孩子以后就定居于此,多年未见不知近况了。对于口音差别很大的,村民多少有些排斥。

那个年代还有剃头匠,挑个凳子,一头挂上盆、剃头刀之类的,走街串巷叫卖,有需要的人家了,就在家里把水烧开,用剃刀剃头。但农村有很多家庭,卫生习惯不佳,导致头上长了虱子,反复被咬,影响身体健康。

据妈妈讲,小时候我家种过西瓜,到西瓜接近成熟的时候,为了避免盗窃需要住在田头的瓜棚里守夜。有一次,我和爸爸一起守夜,可能是西瓜吃多了,半夜起来撒尿,还要拍拍西瓜挑选下一个吃的对象。

后来也随着爸爸干过农活,随着爸爸去给田里除草,但拿起锄头以后,被锄倒的思路并非杂草,而是麦苗。农业也要有传承,没有传承过几十年,未必不会出现没有人会干农业的情况。甚之。

大体记忆里主要就是这些了,后面写写到城市的生活吧。

农村的日子

到我四五岁的时候,可能是武汉做生意的日子难以为继,父母就带着我回了农村,河南镇平沙河刘村,顺带写写我对那里的记忆吧。

记得我家在村口,整个村子被农田包围,从村内向农田的出口位置就是我家,家里门口有个大槐树,吃饭的时候周围的村民端着碗蹲坐在大槐树下,边吃边聊也趣闻,也倒有趣。槐树西边是个桥,桥下有条小河流过,小时候夏天雨水充足时还有水流过,大了以后似乎河就干了、一直是干的。

我家造型比较传统,两扇的大铁门推开以后,是个很大的院子,映入眼帘的是三间砖房,中间是堂屋,左右两边是卧室,左边卧室旁边是厨房,农村也叫做灶火屋。爸爸那一辈兄弟七个、他排行老六,分家的时候分到了这块房子。爸爸很重视教育,所以后续带着我去了市里读书,如果没有去市里,大概我会在那栋房子里奋斗到老吧。院子中间有个水井,通过压水可以抽上来地下水进行饮用,小时候还是很喜欢玩这个水井的。我们去了市区以后,渐渐回家越来越少,这栋房子也进过贼,房子长久失修,下大雨的时候就下垮了,因为这个房子北边是大哥家,故而就给了他,我家换了一块桥西南的一块空地作为宅基地,但截止目前也一直没动工。

在农村生活了一两年吧,具体多久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有些事情很有意思,略记几件趣事。记得有一年过年,按照农村的习俗过年要放鞭炮,那年爸爸买了一个会飞的鞭炮,引线烧起来以后,鞭炮呈螺旋形状在空中飞舞,鞭炮的形状好像是和蝴蝶有点像,我很喜欢这个形状,希望在鞭炮燃烧完毕之后保留其残骸留作纪念。鞭炮一烧完,我就立马上去拿这个残骸,但是没想到的是,我家养的土狗受惊后直接冲着我咬了过来,记得后来是咬伤了手指,用白酒消毒后养了好久。那条土狗我家养了好多年,因为这个事情还被爸爸揣了好几脚给我解气呢,后来去了南阳市以后我家租住了两层的房子,我们住一楼,土狗住二楼,土狗最后死于中毒吧。

小时候农村玩的东西不多,不像现在的孩子,玩具一大堆,买来的玩具也玩不了多久,可能更多是满足购买时的获得感。小的时候,在农村玩的更多是糊泥巴、抓知了、养蚕这些事情。下雨的时候,地上就湿了,就可以和小伙伴一起糊泥巴,把泥巴垒成各类形状,如房子、小人、枪等等不一而足,还有垒成方块摔着玩的,虽然身上可能脏兮兮的,但还挺开心的。知了不总在树上的,还没有孵化之前知了在地里钻着,下雨以后知了躲藏的地方在地面上有个小孔,约莫就和铅笔那么粗,大体主要用于呼吸吧,这种孔洞下面基本上都是知了,小朋友们就很开心的往下挖,挖到知了以后既可以用于卖钱,也可以自己炒着吃了,非常有趣。小时候也养过蚕,似乎是和姐姐一起,还有过养蚕以后用蚕丝来织布的想法呢,养蚕的时候把蚕放在碗里扣着,但有一天打开碗了以后蚕不见了,也没有见过蝴蝶,所以养蚕的过程就这么结束了。

小时候在农村的记忆大概就是这么多了,后续想起来什么了在补充吧。

模糊的记忆(一)

模糊的记忆,说的是小的时候,还不太记事时候的事情,大部分事情已经不记得了,但还有一些事情,或许是影响较大,故而还有一些印象吧。

先说说武汉的事情吧。大约在我2-3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去武汉做生意,据说是生产一种叫做海蛰丝的食物,使用一种化学物质用水浇灌得来。这一段日子,有三件事情我还有些印象。

第一件事情是受伤。记得有一天,应该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可能是吃了米饭觉得渴,想要喝水,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自己去取暖瓶。但暖瓶很大,而我那个时候又很小,结果在打开暖瓶之后就拿不动了,暖瓶打在了地上,热水也烫到了我,应该是烫到了大腿,之后应该是有一段时间卧床养病。这大概是我记得的最早的事情,可能太痛了吧。

第二件是船。这个印象颇为模糊,在我的印象里有一个模糊的画面,那就是在码头上,我仰着头看船,船好大好大,就是这么个模糊的感觉。记得有一段,我的梦想是长大了当海军,还曾经买过海军的军装、海螺等等东西。

第三件是一个女孩儿,名字的读音是姿姿,对她的印象是我们应该是玩伴儿,估计是夏天的时候互相用水管呲水玩儿,可能水在身上浸的时间太久,感冒、发烧,生病生了很久。后来离开武汉以后,就没有再联络了,也不知道她的人生会是怎么样子的。

其他还有一些道听途说的故事,比如说我小舅特别喜欢揪我的耳朵、被我爸爸骂了好多次,我特别喜欢吃橘子、甚至吃到拉橘子的地步,有一次我跟着一个补锅底的匠人跑了,等等的故事从亲戚朋友、包括父母的口中不断诉说,不过我大抵是没有什么印象的了。

楔子

我现在坐在新安县的函谷关遗址中的资料播放室中,开着热点写这篇楔子。今天来到新安县参加洛阳心安文旅融合集团的笔试,笔试结束之后在这边等待是否进入面试人员名单之中。中午吃饭之后,就在琢磨要不要到附近逛一逛,最后决定到最近的函谷关遗址看一看。

到了函谷关遗址之后,先进入停车场把车停好,然后买票,淡季票价20元,然后进入游览。函谷关遗址不大,2013年开始保护开发的。进入游览区之后,入眼是一片竹林,郁郁葱葱,竹子密度挺大,临近过道用网隔开,大抵是将游览区内外隔开规避逃票的吧。过了竹林有座石桥,石桥约30米,下有一河流过,河水目测刚能沒过鞋面,但应为活水、水流不息。过桥之后,左侧为过道,右侧为一木桥,约50米、尽头没有其他可参观的了。沿着左侧一直过去,间或听到火车过去的隆隆声,后来在关口看到车身,过的是货车,车次间隔较短。走过火车转角的地方,前有一道一亭,可容人休息。再向前400步左右可见关口,共两层,一层以城墙为主,二层外围如四个花瓣、中间交叉联通,关口大抵如此,左右两侧各有城墙护卫,一层居中书“汉函谷关”。函谷关遗址大抵如此,并不雄壮,也不秀丽婉约。大约尚未完成开发整理,未来如有机会,可再来游览,看开发完的景区是否会比较有特色。

因为要在这里等待是否进入面试人员名单,出遗址后在遗址外的休闲区休息了一段,还略微睡了一小觉,实在无聊就会车上又睡了一会儿,然后拿起《人间失格》读了起来,顿感人生悲苦。半躺在主驾位,脚搭在左窗户上,想起了小时候在农村的日子。农村的生活和城市的生活到底差别在哪儿呢,城市的人每天都要为吃喝拼搏,因为大家都是做服务的,靠服务别人赚钱,用钱财换取衣食住行;农村人自己生产食物,效率低些、但实在生活无忧,若心如止水、不贪婪、不羡慕,其实生活要比城市人好一些的。就像是这遗址中的工作人员,游人不多,事情也少,估计工资是不高的,但毕竟衣食无忧,维持生活必然不成问题,而城市中却有很多人连衣食都难以自保,相比之下自然是有很大差别的。

这两三年来,越来越感觉到生活中回忆的日子越来越多,而看到的未来则没有之前那么多了,所以就想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的一生记录下来,慢慢形成文字,沉淀沉淀,如有可取之处,留给大家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