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五章 半生(大结局)

  我不大相信老蔫巴这条命不管生死都会影响外面世界的命数,当下忍不住说道:“师父,你这么说太给老蔫巴脸了。他这德行也就是小日本的狗腿子,还能掀起来什么风浪……”
  
  “这是命数……”吕万年看了一眼‘赵年’之后,继续说道:“我洞悉了你不论生死的百余种命格,最后都会牵扯到外面世界的命数,只有这样了……”
  
  “那也是你的命数……”没等吕万年说完,吴老二抢先开了口。站起来走到了‘赵年’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之后,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做吕万年的弟子吗?现在虽然还是不能拜师,不过也算是朝夕相处……”
  
  ‘赵年’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抄起来桌子上割肉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咽喉扎了下去。他的动作虽然快,不过就在秘境之神的身边,也不是没有拦住的可能。
  
  吴老二却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他眼睁睁的看着‘赵年’将匕首扎进了自己的咽喉。随后摇了摇头,说道:“想死?晚了……”
  
  原本‘赵年’已经气绝身亡,不过片刻之后他的手指头动了一下。随后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吴老二,缓了口气说道:“连死都不可以吗?为什么要救……”
  
  “别误会,不是我救的你……”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伸手将插在‘赵年’咽喉位置的匕首拔了出来。鲜血好像血箭一样的喷了出来,可是‘赵年’虽然脸色煞白,却没有再次气绝身亡的意思。
  
  看着脸色难看至极的‘赵年’,吴老二再次说道:“还不明白吗?这里是你的囚牢。你坐牢的时候没有资格去死,现在想死都死不了,死已经是一种奢望……”
  
  见到自杀这条路走不通‘赵年’有些慌乱了。他将主意打在了我的身上,说道:“沈炼!
  
  你的父母都是我杀死的!我还数次想要致你于死地。你不替你的父母报仇吗?”
  
  “老蔫巴,他们是死在石原莞尔手上的,我亲眼看到的。”看到‘赵年’脸上纠结的表情,我因为父亲的死,对他的愤恨减少了不少。顿了一下之后,看着这个苍老的面孔,继续说道:“至于我们俩的恩怨,我也不和你计较的。你就安心待在这里长生不老吧……”
  
  见到我不会杀他,‘赵年’大叫了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冲着我扑了过来。我早就有准备,在他有所动作的前一刻,一脚踹在老蔫巴的胸口,生生将‘赵年’又踹回到了椅子上。他原本就失血过多,又挨上这一脚之后,竟然将老蔫巴踹晕了。
  
  看到‘赵年’晕倒之后,何佑堂叹了口气。
  
  随后站了起来,在两只狐狸的陪同之下,向着二郎庙外面走了过去。吕万年见到他要离开,当下对着何佑堂的背影说道:“你若还想做回秘境之主,我们可以让给你……”
  
  “不用假惺惺的客气了,这里归你们哥俩……”说着,何佑堂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以前还以为这里是个多了不起的所在,还以秘境之神自称。现在知道这就是一座囚牢,那我待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我寿数也快到了,死也要死在外面……”
  
  看着大猫离开,我和罗四维对视了一眼。
  
  随后我对着吕万年和吴道义说道:“老蔫巴罪有应得,我们俩也别在这里碍你们的事了。你们老二位……”
  
  没等我说完,吴老二打断了我的话,说道:“沈炼你留下,我把长生不老的血脉还给你。
  
  趁着我还是秘境之主,这个可以做到。”
  
  “都说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活得那么久干什么?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下去,不用一百年我就疯了。你还是饶了我吧,二爷你放心,等着我下去的那一天,会和我娘解释的,和你们老二位无关……”
  
  吕万年和吴老二原本还想要留我,可是他们俩也急着交换秘境之主的身份。趁着这个机会,我和罗四维离开了这里。
  
  从秘境出来之后,已经看不到何佑堂和那俩狐狸的身影。我和罗四维也不留恋这里,带上了沈中平一家三口直接从山上走了下去。罗老四知道我的脾气,他也不劝我长生不老的事情,反倒在地上和我商量,应该如何干掉石原莞尔,给沈家堡被屠杀的老百姓报仇。
  
  这一路上我们俩设计了几十种暗杀的法子,最后商定罗四维搞一点尸毒,让这个小鬼子变成活鬼。
  
  等我们回到奉天的时候,才听说这个日本人伤的挺重。被我一枪打断的刺刀正好伤到了他的膀胱,现在已经送回到日本治病去了。根据日本的医生所说,石原莞尔伤势极重,已经到了不可能治愈的地步。虽然现在不会马上死亡,可是每天小便的时候,尿液浸泡伤口都会给他带来生不如死的痛苦。
  
  这样想起来,也不着急要这个日本人的命了。让他再受几年的痛苦也是好的……看到东北三省已经被日本人占领,我和罗四维便到了北平暂避。没有想到我们这边刚到,便有自称是南京总统特使的人找上了门。
  
  此人叫做戴春风,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要长生不老的密法。我和罗四维搪塞了几次,后来看到此人的态度坚决,没有说法的话,恐怕会做出来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此时正好赶上吕沟桥事件,日本人出关要攻打北平。内忧外患之下,我和罗四维决定下南洋暂避。吕万年、吴老二那边不用我们俩操心,在日本人打进北平城的前一天,我和罗四维,带上了沈中平一家三口登上了前往福建的火车。
  
  在福州上船,经过了几天的颠簸之后,我们终于到了新加坡。在这里一直待到了四五年日本宣布战败,在这段日子当中,我和罗四维回到国内几次,将当年吕万年留给我的黄金偷偷运了出来。就是靠着这些黄金,我开始学着做买卖。没有想到,买卖还真的做成了,成为远近闻名的富商。
  
  也是那几次回国,我和罗四维去了一趟贺兰山,才发现当初的喇嘛庙已经荒废,通往秘境的道路被封住,找不到联络吕万年和吴老二的方法。无奈之下只能失望的回到了南洋。后来几次都不得其法,找不到他们老哥俩,我和罗四维也放弃了寻找。
  
  光复之后,我们原本想要回国的,当年的戴春风又派人前来索要长生不老的密法。言语当中还带着威胁的口吻,说什么我一旦回国,就会被抓起来严刑拷问长生不老的秘密。
  
  无奈之下,我和罗四维商量了一下,我留在南洋继续买卖,罗四维带着沈中平一家子回到国内。没有想到这一分别便是永别……他们回国之后不久,雷隐娘便得了一场重病。断断续续的拖了两年,终于一命归西。想不到学长生的她是第一个离世的,我那弟弟沈中平受不了打击,半年之后因为思念成疾,跟随自己的夫人去了。临死之前将他们的孩子托付给了罗四维……罗四维原本想要带着孩子回来,没有想到他看上了一个女人。罗老四就和当年的沈中平一样,非这个女人不娶了。最后为了方便结婚,还进了学校当了一名老师,四九年的时候他终于得偿所愿,与罗夫人结成连理。沈中平的孩子没机会送回来,索性被他当成侄子养了。
  
  后来因为我曾经给大军阀张大帅手下当官这一段,我担心回国不便。便一直留在了新加坡,罗四维转年有了儿子,拖家带口的也不方便出来。我在南洋的生意越做越大,五二年的时候也娶过一房妻子。可惜转过年来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的性命。这次之后我也没有心思再娶,一个人过了四五十年。一直到今天收到噩耗,这个老东西先走了一步……这几十年的过程,好像过电影一样的在我脑海当中过了一边。原本以为我这就跟随罗四维一起去了,没有想到被送进医院之后,经过一番抢救,竟然又将我从奈何桥边拉了回来。
  
  因为有年轻时候的底子,我很快便康复了。想到自己的年纪大了,再不回去的话恐怕一辈子都回不去了。当下我让人安排,终于回到了国内。
  
  飞机在首都机场停下,当我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下飞机的时候,便看到在停机坪的位置已经等候了几个人,当中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老头子也坐在轮椅上。见到我出来之后,急忙命人推着他的轮椅过来。
  
  “哥们儿,你可算回来了……可想死我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罗四维吗?这老混蛋还是当初的样子,怎么他没死?现在我明白了,这是怕我不回来,故意的演了一场戏。可是这场戏差一点把我带走……这时候,罗四维已经到了我身边,我们俩坐着轮椅拥抱了一下。想到大半个世纪的交情,再见面已经都是快入土的老人了,当下又是一阵唏嘘。
  
  罗四维陪着我在北京转了几天之后,我们俩便商定去沈阳看看,有机会让孩子们再去一趟贺兰山,代表我们两个老家伙去寻找吕万年、吴老二的行踪。
  
  上了火车之后不久,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唱二人转。一个娘们唧唧的声音唱道:“大姑娘找了几把、几把瓜子啊……小伙子穿上了黑毛、黑毛裤啊……”
  
  一段粉戏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吴老二,你倒是继续唱啊……”
  
  全书完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四章 奇妙计

  这时候‘赵年’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他的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刚刚在秘境认主的时候‘赵年’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可以控制的区域只是这间小小的四合院,而且他无法探知四合院之外的情况,怎么看都好像只是一间牢笼……原本‘赵年’还存着一丝侥幸,认为这不过是自己刚刚成为秘境之神,还不熟悉控制秘境的手段。现在听到了吴老二的话,明白过来自己不过是一个自投罗网的囚犯。
  
  看着‘赵年’的样子,我心里也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当下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这个局不是你摆设的吧?”
  
  “是,我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吴老二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变得有些低沉。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这都是你师父吕万年算计的,老蔫巴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自然也要由他来解决掉。”
  
  说到这里,吴老二将目光转到了‘赵年’的身上。看了他一眼之后,斟满了一杯酒推到了‘赵年’的身边,说道:“吕万年临走的时候说了,你不是想要做秘境之神吗?那秘境就归你了。
  
  你在这里不老不死,这一切都是你的……”
  
  ‘赵年’还没有说话,跟着他来的喇嘛已经慌了。看到自己将双亲都搭进去,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现在看起来还要把自己搭进去。犹豫了一番之后,他转身向着院外跑去。这时候顾不得许多了,先把自己救了再说吧。
  
  吴老二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任由喇嘛向外逃去。何兔子有心解决掉这个人,却被何佑堂拦住:“由他去吧,这是最后一任驻庙喇嘛。看他平时还算孝敬的份上,饶……”
  
  何佑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跑到了四合院外的喇嘛突然停住了脚步。随后他的身边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大狐狸,这只一人多高的狐狸正是老十何蚂蚱。它反手扣在喇嘛的脸上,竟然这样拖着喇嘛走进了四合院……看着何蚂蚱进来,吴老二冲着他飞了个眼。随后示意狐狸坐在他的身边,给它倒了杯酒之后,笑嘻嘻的说道:“外面都解决了?”
  
  “嗯,庙外面三十九个人,都被我解决掉了……”何蚂蚱没有坐到吴老二的身边,它坐在了自己老大的身边,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喝下去之后,继续说道:“这些人手里带着小炮,辛亏我动手早,要不然的话他们就动手轰庙了。
  
  看到了何蚂蚱将喇嘛拖了回来,何佑堂吃惊不小。随后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站起来对着自己的十兄弟说道:“蚂蚱,你和吴老二串通好了?你放他们进来,然后再去庙外杀人?”
  
  “老大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和吴老二串通?这明明是你交代给我的……”何蚂蚱吃惊不小,它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之后,从座位上窜了起来。指着吴道义的鼻子吼道:“是你吴老二!是你变化成我们老大——你、你已经认主了?”
  
  “我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是认主……”吴老二嘿嘿一笑,他说话的时候,面前的景象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合院竟然变成了沈家堡的二郎庙,我们这几个人坐在神像面前的椅子上。
  
  这时候,我冲着吴道义苦笑了一下,说道:“二爷,你早就认主了是吧?然后一直守株待兔等着我们把这只蔫巴兔子送进来。难为你了,还要假装成个傻子一样,一遍一遍变着法的假装认主失败……”
  
  我这几句话让在座的这些人、狐都吃惊不小,何佑堂指着吴老二说道:“真是这样吗?吴老二,你早就认主了……我就说,你小子没傻到那个程度。手把手教你认主都认不出来……”
  
  “都是为了我……”这时候‘赵年’终于再次开了口。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都是——是吕万年的意思吧,为什么不直接了结我?我连死都不配吗?”
  
  吴老二并没有直接回答,他扭脸看了一眼借了吕万年身体的何兔子,对着他说道:“问你呢,为什么不直接了结他?”
  
  “因为赵年要留在这里赎罪……”
  
  何兔子开口,嘴里却发出来吕万年的声音。在我们的错愕当中,这个声音继续说道:“你的罪孽已经不是一死而谢之了,你不是要夺舍沈炼的身体,来抢夺这秘境之神吗?那我就满足你的野心……”
  
  听到了吕万年的声音,在看这个人的行为做派,哪里还有一点何兔子的模样。‘赵年’吓得不停的喘着粗气,看着吕万年说道:“你没死……”
  
  “我死了,皮囊要靠狐狸来保存,方便我最后陪着你关在这里。”说完之后,吕万年回头看了吴老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二,把这里让给我吧。你疯野惯了,受不了这里的拘束。”
  
  说话的时候,何兔子的狐狸真身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随后这只大狐狸开口说道:“老子我明白过来了,姓吕的你故意把身子让给老子。魂魄根本就没有离体,现在吴老二是秘境之主,他可以让你在这里复生,然后再把秘境让给你。当时还以为你是好心——你们两个臭不要脸的,小心下雨天打雷劈碎了你们俩……”
  
  这时候,何佑堂想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吕万年,说道:“你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就是为了关押这个人?想要折磨他的话,我有一百种法子,用不着这么费事……”
  
  “我也是没有办法……”吕万年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代替你做了几天的神,托着神力的福预知到外面世界的变化。赵年关系到外面世界的命数,他不论是生还是死,都会让外面的乱局到无法收拾的局面。我思来想去,只有把他留在这里了。”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三章 另一个说法

  看着我们没人坐下,‘赵年’给自己斟满了杯酒。眯缝着眼喝了下去之后,冲着我们几个笑了一下,转脸冲着吴老二说道:“当年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是吕万年过生日。他不舍得花钱,还是二爷你找了邻居张寡妇,张罗着置办了四个菜一壶酒。我那次是第一次喝酒,吕万年不舍得我多喝,就给了半盅……我还记得当时的菜肴,溜肉段、烧茄子、干豆腐炒辣椒还有一个炒鸡蛋。最后晚上还盘子的时候你没回来,住在寡妇家了……”
  
  “几个菜忘了,不过寡妇我记得清楚,不姓张姓常。那年她二十九刚死了男人,家里没孩子。还说要跟我生一个……”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吴老二索性坐到了‘赵年’的对面,抄起来筷子夹了几口菜肴吃下。等到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之后,他回身冲着我们几个招了招手,说道:“味道不错,正经奉天馆子的味道。都这样了,什么都别想,就当是吃最后—顿饭了……”
  
  吴老二说话的时候,何兔子搀扶着何佑堂也坐到了桌子旁边。罗四维凑在我的耳边,说道:“哥们儿,已经这样了。听吴老二的吧,大不了和他一起并骨了。能拖着他们一起上路,咱们不亏……”
  
  谁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叹了口气之后,拉上了罗四维一起走到了吴老二的对面。看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我们俩都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只是各自到了一杯酒喝下,等着一会‘赵年’对我们下手,我们几个恐怕连还手的本事都没有……‘赵年’却不着急动手,他和吴老二碰了下酒杯之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开口对着一言不发的何佑堂说道:“按着规矩,我应该管你叫一声前辈的。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是还有关于这秘境之神的事情,我想要讨教一二……”
  
  何佑堂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你做了秘境之主,自然知道秘境的奥义是什么,还要问我什么?”
  
  “做了秘境之主,便自然知道了秘境的奥义?”‘赵年’对何佑堂的回答有些意外,不过他心里以为这个刚刚变回人身的人是在故意难为自己。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继续对着何佑堂说道:“你真的不打算说吗?原本我自己慢慢探索也没有什么,不过你这样,未免对我这个秘境之神不恭敬了……”
  
  说话的时候‘赵年’冲着何佑堂挥了挥手。我和罗四维都以为这一下会让大猫尸首两分,没有想到的是,何佑堂好端端的坐在座位上,过了半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赵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刚才他压根就没有挥过手一样。这是想要搞什么鬼?临时改了主意,饶过了何佑堂一命?
  
  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何佑堂的额头上见了冷汗。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赵年’说道:“你想要我死的话,一个念头就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手势,想要我在你面前揺尾乞怜,求一条活命吗?你想多……”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前辈,我不会对你下手的。”‘赵年’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之后,转头对着吴老二继续说道:“二爷,还是你来说吧。你一定知道做上秘境之主的奥义……你告诉我,我就放了你们出去。”
  
  “哪有什么秘境之主的奥义?我要是知道的话,也轮不到你现在这样。”吴老二说到这里的时候,再次自斟自饮了一杯酒。夹了一筷子肉段下酒之后,吴老二突然变了一副表情,好像是在看一个他盯上的小寡妇,笑嘻嘻的继续说道:“老蔫巴,是不是咱们从根上就错了,你的秘境之主,和大猫的秘境之主压根就是两回事……”
  
  这句话说出来,原本‘赵年’脸上悠然自得的表情瞬间消失。他一脸铁青的盯着吴老二,说道:“看起来二爷你知道不少……秘境之主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这时候,做了几百年秘境之神的何佑堂也忍不住说道:“吴老二你胡说什么?秘境之主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吕万年也做过几天,和我也没有什么两样。”
  
  吴老二笑了一下,说道:“猫,要是我说,你从根上就错了。这里就不是什么昆仑仙境,只是一座关押仙人的监狱,你怎么看?”
  
  “胡说!如果这里是关押仙人的监狱,那我问你,为什么之前这里还有升仙台……”说到这里的时候,何佑堂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的身子震了一下,随后自己沉默了起来。
  
  看着何佑堂突然变成了哑巴,吴老二再次自己喝了一杯。过了酒瘾之后,他再次说道:“是不是明白了?这里是关押仙人的监狱,又不是刑场。仙人过了拘押的期限还是要回到天上的,升仙台就是他们回到天上的路径……”
  
  “还是不对!”何佑堂做了几百年的秘境之神,吴老二这两句话颠覆了他几百年对秘境的认知。当下何佑堂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那我呢?我那么多年,都是在做这里的犯人?”
  
  “你做的不是犯人,是牢头。”吴老二冲着大猫笑了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你自己想想,都说了这里是关押仙人的监狱,自然会有人做牢头。看管的是仙人,没有近乎于神的本事,怎么能这样看得住他们……”
  
  听了吴老二的话,大猫的眼睛睁得老大。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转头看着已经满头冷汗的‘赵年’说道:“我差不多明白吴老二的话了,他说你刚刚认主的不是什么秘境之主,你把自己变成了秘境的囚徒……”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二章 成神

  “是,我是从洞府里面找到的……”‘赵年’走到了枯萎的兰花旁边,伸手在被鲜血浸透的土地当中挖了起来。只是挖了几下,便挖到了一个好像心脏一样的兰花根茎。
  
  看到了这兰花根茎之后‘赵年’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见到‘赵年’挖出来了兰花根茎,吴老二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他有气无力的说道:“现在你是秘境之神了,看在你小时候管我叫过几天叔儿的份上。给我把血止了,你想成为这里的主人,绕不开我的……”
  
  ‘赵年’没有理会吴道义,他伸手擦了擦心脏形状的兰花根茎。擦干净了上面的血迹之后,伸手咬破了自己左手指尖。随后将指尖血滴落在了球根之上……滴了七八滴鲜血之后,原本枯黄的根茎再次幻化岀生机。在‘赵年’的手中开始发芽,随着鲜血不停滴了进去,这块心脏形状的根茎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长出来翠绿色的枝叶来。
  
  看到兰花的形状已成,‘赵年’换了一个地方,伸手挖开了脚下的泥土,将这个兰花根茎埋在了地里。在他合土的一瞬间,兰花飞快的成长,几分钟的功夫便长成了一人多高。随着兰花长大‘赵年’的身上也发生了变化,他身上不停冒出来七色光芒。这光芒慢慢的和’赵年’融为一体,随着他的呼吸变幻着光芒的强弱……看到了‘赵年’的变化之后,喇嘛忍不住说道:“父亲,你已经成神了吗?现在是不是把这个身体还给……”
  
  “然后你父亲接替我成为这里的神?‘赵年’回过头来,冲着喇嘛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我是用你父亲的精血逼迫秘境认主的,把这皮囊还给他,那我不就是给你们父子做嫁衣了吗?还不明白……你看何佑堂,他是用猫妖的身体认主秘境,最后变回人身之后,这秘境便不归他了……”
  
  喇嘛脸上的表情变得尴尬了起来,干笑了—声之后,说道:“那就算了,这样也挺好……”
  
  “挺好……”‘赵年’冲着喇嘛笑了一下,随后他原地转了一圈。随着‘赵年’身体转动的角度,我们身处的四合院也开始不断发生变化。一瞬间变成了沈家堡赵老蔫巴的房子,随后又马上变成了蛤蟆嘴、倒九仙等地,还有不少我没见过的所在。随着环境的变化,也开始有不少人一晃而过。其中我还数次见到了吕万年……喇嘛看的发愣,站在地上不敢乱说话。等到‘赵年’转了一圈之后,眼前的景像又回到了四合院当中。‘赵年’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喇嘛说道:“去,把这些人都唤醒吧……”见到喇嘛没敢动手,‘赵年’继续说道:“还不明白?我是神,不用在乎这几个凡夫俗子,我有话要问他们……”
  
  喇嘛不敢违背‘赵年’的意思,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随后走到了吴老二的身边,将吴道义仰面放倒之后,对着他的嘴巴倒了几滴瓷瓶里面的透明液体。这几滴水进了吴道义的嘴巴之后,他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随后吴老二竟然恢复了正常,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随后急忙给自己止血。
  
  看着吴老二恢复了正常‘赵年’也不说话,看着喇嘛一个一个将瓷瓶里面的液体倒进我们几个人的嘴里。我是最后一个被’唤醒’的,当喇嘛将瓷瓶里面的液体倒进我嘴巴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股侵入骨髓的寒意。
  
  虽然只有几滴液体,不过我的嘴巴已经瞬间被冻麻了。就是靠着这一股寒意,我被激的哆嗦了一下,身体才再次恢复了正常……“这是奈何水,只有奈何水才能化解奈何虫之毒……”那边吴老二止住了血之后,脸色苍白的对着一脸微笑的‘赵年’说道:“这也是吕万年教给你的?他真是老糊涂了……”
  
  提到了吕万年‘赵年’不由自主的转头看了那个自己借了‘师父’皮囊的狐狸一眼。随后才回答道:“二爷,你这就冤枉吕大爷了。这些都是吕万年写在典籍上,打算把自己平生所学都教授给沈炼兄弟。我先一步找到了典籍……”
  
  说到这里‘赵年’的身体向后仰。在他做出来这个动作的同时,一张宽大的沙发出现在了‘赵年’的身后,稳稳的托住了他的身体。
  
  已经成为‘秘境之神’的‘赵年’,我们这几个凡夫俗子对他已经没有了威胁。‘赵年’不在乎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有这里,吕万年想要沈炼兄弟继承秘境。还把自己临时做秘境之主之时,想到关于秘境的密法统统记录在了里面。原本也是让沈炼看的,可惜上天有眼,我先到了洞府,发现了吕大爷留下来的遗产……”
  
  这时候,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当下冲着’赵年’说道:“老蔫巴,你在洞府当中没有等到我,这才联合日本人屠了沈家堡。就是逼着我来秘境,你一路跟随,有喇嘛里应外合,才能夺取秘境。真是好算计,那个石原莞尔呢?他也该进来了吧?你们俩一起成为秘境之主?”
  
  “他没有那个福气……”‘赵年’并不在意我说话的口气,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还记得你在半山腰给了他一枪吗?那一枪没有打中石原,却打在了他身边日本兵的刺刀上。打断了的刺刀尖伤到了他,还伤的不轻……石原把指挥权交给了我,他下山养病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身边的景物发生了变化,四合院竟然变成了我在奉天的宅子客厅当中。耳边还能听到门外奉天小贩的叫卖声……客厅里面多了一张放满了美食的桌子‘赵年’坐在主位上,指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说道:“坐、都坐。现在我是神,我们有的是时间。边吃边聊……”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一章 奈何虫

  谁都没有想到这时候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之前曾经检查过这具女尸。她早就没有了生机,后来狐狸说他们俩只是被尸蛊堵住了心窍,还有一线生机的时候,我心里也是不以为然的。以为只不过是何兔子不忍看到喇嘛伤心欲绝,假说吴道义有本事救活这老两口,最后得罪人的事情让吴老二来做。
  
  看到了自己母亲睁了眼,喇嘛反倒惊愕的后退了一步。反应过来之后,这才急忙扑在了自己母亲身上,满脸惊喜的说道:“娘,你没事就好……刚才还以为——什么玩意儿!”
  
  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见顺着女士的七窍冒出来无数条赤红色的虫子。这些虫子和之前的蛊虫一模一样,只是颜色变成好像血一样的鲜红色。喇嘛和她距离太近,身上已经沾染到了数条。
  
  当下,喇嘛满脸都是惊吓的表情,直接脱了衣服卷成了一团,随后远远的将沾染到红色蛊虫的衣服远远扔了出去。与此同时,喇嘛转身向着我们过来的位置跑了下去。
  
  见到了喇嘛的反应,我们几个人都明白这是出了大事。当下纷纷向后退去,罗四维拉着我向后退,避开红色的蛊虫同时,对着狐狸、何佑堂和吴老二他们三个说道:“老三位,这又是什么鬼东西?之前就听说白色的尸蛊,这怎么还变了色……”
  
  此时,对面的二人一狐脸上也满是惊诧的表情。要不是喇嘛的反应,他们也看不出来这红色的蛊虫有多可怕。不过,他们三个还是避开了从女尸嘴里冒出来的虫子。何兔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汪八蛋知道这是什么?算逑,就当是喇嘛他妈裤裆里的蛔虫。大仙我超度了你们……”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兔子鼓起来嘴巴,随后一条火线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红色的蛊虫瞬间被烧成了灰烬,变成了一缕缕红色烟雾飘散在了四周。这也没啥,喇嘛怎么好像见了鬼一样,这时候已经跑到没了踪影……这时候,吴老二突然抽动了几下鼻子,随后他猛的明白了过来,两只手一起捂住了口鼻,随后一边快速后退,一边大声喊道:“不对!
  
  这不是什么蛊虫,这是奈何虫……何兔子你这个败家玩意!那个小老婆养的教你用火烧奈何虫的,这烟不能闻……”
  
  “吴老二你倒是早说啊!”何兔子气的大叫了一声之后,拉着何佑堂向后退去。与此同时,我和罗四维也想要后退。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浑身酸软。身体无法控制的摔倒在地,罗老四和我一样,身子直挺挺的倒在了我的身边。
  
  此时,我的脑中十分清醒,可是身体却一动都动不了。想要喊吴老二和何兔子过来帮忙,无奈嘴巴都动不了,只能眼睛看着面对的方向。喇嘛的父亲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这个人还是保持着死尸的样子,脸色死灰死灰的,怎么看都是一个死了个把钟头的死尸……这个人左右看了一眼,见到跑到远处的吴老二,以及何兔子、何佑堂他们三个也倒在了地上。这才怪笑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是奈何虫,想不到这么一番折腾,秘境还是到了我的手里……”
  
  说话的时候,这个人走到了何兔子、吴老二他们三个的身边,将他们拖了回来。随后从嘴里吐出来一片小小的刀片,对着吴道义的手腕割了一下,看着他的鲜血无声无息的流淌到了地上。
  
  “你不是和尚的老子——你是赵年……”吴老二到底还有一身本事撑着,虽然被毒烟制住,身体和我们一样动弹不得,不过嘴巴还是可以说出话来。
  
  “咯咯咯……还是二爷好眼力,不错,我是赵年,也不是赵年……”男人翻着他死鱼一样的眼睛,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解开了的衣服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露出来瘦骨嶙峋的身体之后,继续说道:“半天之前我还是赵年,现在我是你们驻庙喇嘛的父亲——曾二水……”
  
  “你夺舍了这个身体?”吴老二惊诧的看了男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真的打算用这副身体来长生不老?”
  
  “那我怎么可能愿意?这只是个过渡……”说话的时候,死人一样的男人回身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原本我想着等做了这里的秘境之主,那个时候夺舍了沈炼兄弟的身体。现在看起来,吴二爷,我要借您的皮囊,来做这里的秘境之主了……”
  
  这时候,第一个跑出去的喇嘛又跑了回来。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控制住了局面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回到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冲着‘赵年’说道:“父亲,我已经在入口的位置摆好机关了。只要何蚂蚱进到这里来,便会被困住两个时辰。这应该足够了吧?”
  
  “足够我成为秘境之神了……”男人说话的时候,看到了吴老二的鲜血流到了院子中心的一颗兰花处。
  
  兰花沾染到了鲜血之后,瞬间变得粗壮了起来。不过好景不长,在它生长到最高大的时候,又急转直下的变得枯萎了起来。最后被变成了几片枯黄的叶子散落了一地……“这里就是封神台了,现在神主的位置已经空了下来,再等一刻钟……”‘赵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转头对着我说道:“沈炼兄弟,趁着还有一刻钟,咱们哥俩唠唠——原本我不需要这么麻烦的。我在吕万年藏宝贝的山洞里埋下了机关等你。想要用你的皮囊来控制这里,这样的话名正言顺。想不到你根本不在乎你师父留给你的宝贝,害我白白等了那么久……”
  
  我能看到能听到,可就是说不了话。这时候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苍白的吴老二开了口:“赵年,这个奈何虫就是在吕万年的洞府里面找到的吧?我记得他当年弄到过两只……”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章 房子

  睁开眼的一瞬间,我又回到了漆黑的秘境当中。一个人将我搀扶了起来,虽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听着声音应该是何兔子无疑了。
  
  感觉到我有了反应之后,狐狸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可吓死我了,刚才我还纳闷呢。爸爸你怎么说没就没了……敢情是掉进坑里了,邪门了,这他娘哪来的坑?还他么坑了你……”
  
  狐狸说话的时候,我在原地摸索了一下,趁机暗中掐了自己的大腿根一把,一股钻心的疼痛感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这是真的,那刚才的四合院和吕万年是怎么回事?刚才我被撞晕了,那只是我的梦境?
  
  可是也太过真实了,起码比现在伸手不见的环境要真实的多……‘看’着我不说话,旁边的罗四维也急了。
  
  他摸着黑到了我的面前,摸了摸我的脸,说道:“坏了,是不是摔坏脑子了?老六,不是我这个做叔叔的说你,刚才谁说的这里连个小石子都没有的?是没石头子,可有个悬马坑……”
  
  “我他么还纳闷呢,这俩月我一直在这里来回走绺。从来没有踩着过什么坑……”狐狸有些懊恼的说了一句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继续说道:“我明白了,是吴老二。这个小老婆养的兔崽子,八成他又开始折腾秘境了。”
  
  狐狸的话音刚落,我的眼前突然一亮。在黑暗的环境久了,我们这几个人都不适应光亮,纷纷捂住了眼睛,避免被刺眼的光亮伤到。
  
  缓了片刻之后,有过一次经验的我第一个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个熟悉的四合院……这个四合院的外观怎么看都像是刚才我经历的那个院子,只是刚才我身在院子当中,现在我们几个人则站在四合院的门口。不知道里面会不会也是和我刚才经历过的院子一样。
  
  这时候,罗四维和喇嘛也相继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面前出现的四合院之后,他们俩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罗四维看了一眼四合院之后,转头对着也有些发愣的何兔子说道:“这院子是刚才变出来的,还是一直就杵在这里?要是一直就有的话,老六,我们一直往前走,还不直接贴脸上了?”
  
  狐狸看了看院子之后,突然明白了过来。
  
  当下对着空气骂道:“吴老二你个婊子养的……刚刚才认主失败,怎么又他么开始了?你没完没了是吧?怎么折腾你爹,小心天打五雷轰碎了你……刚才弄的是青楼,这次直接干土窑子了……留着,反正你是长生不老了。给你闺女用上……你当老鸨子收钱……”
  
  狐狸骂街,就别指望它不吐脏字了。它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走到了四合院的门前,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我跟在何兔子的身后,把里面景物看的一清二楚。果然,四合院里面和我刚才经历过的一摸一样……我一个没拉住,狐狸已经大踏步的走进了院子里。并没有出现刚才前后门三个人首尾呼应的局面。
  
  就在狐狸进了院子的同时,左边厢房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兔子你又胡说八道了,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啊……等着我接替你老大,坐上这里秘境之主位置之后的。我不给你穿两双小鞋,再紧紧鞋带的话。吴道义的吴字就倒着写……”
  
  说话的时候,许久不见的吴老二从左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冲着我们几个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们来晚了,昨儿我才建了座妓院,正经按着八大胡同的堂子置办的。上到鸨儿娘、红姑娘,下到大茶壶和丫鬟都是和景堂的原样。我就纳闷了,这么好的秘境,怎么就是认不了主……”
  
  “姓吴的你闭嘴!”这时候,从对门右边厢房里面走出来了何佑堂。冲着吴老二的脸上哼了一口之后,我这师父继续说道:“要就是妓院,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这个兔崽子还分了身,自己请自己嫖娼。这是吓客气的事吗?还没他么认主呢?你瞎分的什么身?你让秘境认谁为主……”
  
  看到何佑堂数落自己,吴老二还不忘舔着脸笑了一笑,随后他解释道:“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我这也是好心,怕这么多的姑娘,一个吴道义忙不过来……”
  
  说完之后,吴老二冲着我和罗四维继续说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这刚刚制好的产业。以后这里就是秘境的阵胆了,前面按着大帅府的样式来一个大宅子,后门是罗老四他们家。一左一右就是二郎庙和你们老沈家……”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刚才是不是我把你摄过来的?好端端的装神弄鬼干什么?”
  
  “装神弄鬼?谁?我……”吴老二愣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天地良心,刚才大猫一直都在训我。我哪有那个闲工夫?你也不是小寡妇,我哪有闲心找你扯淡……”
  
  原本我还想说说吕万年的事情,又怕引起来吴老二和何佑堂的伤感。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有关吕万年的事情又咽了下来。正要开始询问吴老二怎么把大本营建成这个样子的时候。一直没敢说话的喇嘛突然冲着吴老二跪了下去。
  
  “老神仙,您救苦救难啊……”说话的时候,喇嘛将自己扛来的两具尸体扔在了地上。随后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我双亲被恶人所害,原本以为他们俩不在人世了,想不到他们还剩下一口气。现在就指望老神仙,把我的双亲救活……”
  
  “这个不好办啊,我还没认主……”吴老二犹豫了一下之后,蹲在地上看了看两具尸体。就在他想要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吴老二好像发现了什么。伸手去摸男尸的嘴巴。
  
  就在吴老二动手去摸的同时,喇嘛的这位老母亲——突然睁开了眼睛……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五十九章 一脚踏空

  现在的秘境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原本这里只是进入秘境之前的通道,现在已经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就连罗四维引以为傲的夜眼,在这里也和我一样,什么都看不到。现在我们几个人完全靠着何兔子的声音指引,带着我们一直向前走去。
  
  我身上是带着手电筒的,本来还想着用它来照亮。不过手电筒却好像是坏了,任凭我怎么推拉开关,都无法发出一丝光亮。
  
  “别折腾了,秘境没有认主之前,这里是容不下一丝光亮的。”前面响起来了狐狸儿子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这里的路一马平川,绊不倒人的。不过你们得跟的紧点……”
  
  听了狐狸的话,扛着双亲的喇嘛还是心里没底。他那边的位置传来一阵划火柴的声音:“擦擦……”可惜只有声音,却看不到一点亮光。随后,狐狸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秃子,你又把我的话当成放屁了?都说这里没有亮光了,你还脱裤子放屁!别以为平时吃了你们家两只鸡,我就不敢骂你妈……”
  
  黑暗当中,传来了喇嘛唯唯诺诺的声音:“我也是想借点亮,这黑漆漆的那一步走错了,真能摔个跟头。我摔坏了没什么,只是怕把我爹妈摔丢了。这黑灯瞎火的,真不一定能找到他们。”
  
  听喇嘛好像也是第一次进到这黑漆漆的所在,罗四维有些疑惑的对着他说道:“喇嘛,你也是第一次进来?刚才看你跑前跑后的,还以为你早就把你们烫平了。”
  
  前面的喇嘛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也只能到外面的禅房门口,两位狐仙守着这里,我要什么由它们两位转述给老神仙。以前佛爷做主的时候,我也只是进来过两次。那两次和现在可是大不一样。”
  
  “这里面一马平川,连个小石头子都没有。
  
  只要你们跟着我走,除非你们自己走丢了,要不然的话,想走丢都难……”狐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跟着他的声音,我们这几个人都快走了几步,生怕在这漆黑的环境当中,跟丢了这只狐狸。
  
  就这样,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之后,狐狸再次说道:“注意脚下……”它说这句话慢了一拍,我的脚下一空,身子快速掉进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当中。
  
  “啊……”不由自主的尖叫了—声之后,我的面前突然亮了起来。在黑暗的环境之下转悠了这么久,突然起来的光亮让我的眼睛有些不适应。缓了片刻之后,我才看到面前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前终于出现了景物,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这里到了深夜十分,一抬头便看到了漫天的星斗和一轮新月。身边并没有出现罗四维和喇嘛,就连何兔子也不知所踪。我连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答应,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踩空掉进了这个古怪的空间里面……喊了了好一阵子,都没有等到回应。我有些紧张的打开了四合院的大门,想要出去找他们几个人的所在。
  
  不过当我打开大门的时候,面前出现的景象吓了我一跳。就见面前出现了另外一个四合院,我身在这个四合院的后门。一个和我穿着一样衣服的男人打开了前门,正在向着前方张望。看这个人的身型,怎么看怎么像另外一个沈炼……这时候,我立即反映了过来,当下急忙转头向着身后看去。就见身后果真出现了一个后门,一个身型和我一摸一样的男人正转头向后看去。虽然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不过看着还是和我有九分相像……这个人是我?我进入到了一个无限循环的空间?当下,我轻轻的抬了抬手。于此同时,站在后门的那人和我做个一个一摸一样的动作。
  
  这时候,我吓得不敢动弹了。只能看着身后同样身体僵硬的男人,看样子身前对面还有一个沈炼,再做着一摸一样的动作。
  
  这样僵持也是没有办法,迫不得已之下,我张嘴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是秘境吗?
  
  ”我开口说话的同时,空气当中传来了无数个—摸一样的声音来。竟然形成了回声,最后几个字在耳边不停的回绕:“还是秘境吗–是秘境吗——秘境吗……”
  
  见到这么喊没什么用,当下,我换了一个说话,再次喊道:“何兔子-吴老二你们都死哪去了?赶紧出来啊……”
  
  和刚才一样,还是无数个声音和声说道:“赶紧出来啊——出来啊一一来啊……”
  
  这时候,一阵小风扑面而来,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等到再次看向前面那个’我’的时候,他竟然和我有了时间差。这个时候’才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嗯?不同步了……那就不一定是我了,是不是石原莞尔和老蔦巴已经进来了?
  
  这都是他们俩搞的鬼。当下,我掏出来手枪,对着面前那个背对着我的人扣动了扳机。
  
  几乎就在我扣动扳机的同时,身后也传来了一阵巨响。随后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我的后背一阵巨疼,随后身子不自觉的向前倒了下去。倒地的一瞬间,见到了刚才一直在后门口的人转身走了过来。
  
  这人走到附近的时候,我竟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个面孔的主人也是个老熟人了,竟然是我的师父——吕万年……吕万年不是已经走了吗?那这个人是谁?
  
  我心里一阵迷糊,随后耳边响起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来:“爸爸,你怎么了?老子我还没有结婚,你没看见你的亲孙子,可不能怎么走啊……你醒醒吧……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五十八章 还有救

  见到喇嘛明白了过来,罗四维便要出手烧了两具尸体。眼看着他就要动手的时候,何兔子“咦……”了一声,随后伸手拦住了罗老四。他蹲在地上看了看死尸之后,抬头对着气喘吁吁的喇嘛说道:“那个谁,你爹妈只是假死。他们俩的运气好,被蛊虫堵住了心窍,还有—口气……”
  
  说话的时候,何兔子将剩下的酒水,倒在了两个人的伤口处。片刻之后,数不清的白色虫子从二人的七窍当中窜了出来。和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样,这些虫子出来之后马上便遇风僵死。
  
  喇嘛见状,急忙趴在地上听自己父母二人的心跳。听到一阵微弱的心跳之后,喇嘛连忙跪在地上对着狐狸磕头,说道:“求你救救我的爹妈……他们俩对您可是不错,每次进庙来看我,都给您带着肥鸡和美酒……”
  
  “别提什么鸡不鸡的,哪次我让他们空手回去了?还有,你拜错菩萨了……”何兔子摆了摆手,说道:“我没有那个手段,这得让新的庙主来办。再等等吧,那个孙子差不多了……”
  
  喇嘛以为狐狸还在搪塞,他连忙继续磕头,说道:“大仙,我爹妈命悬一线,实在是等不了……里面不是差不多了吗?刚才我听老神仙说了,里面可以进人……”喇嘛一边说话,一边拼了命的对着何兔子磕头。
  
  一句话说完,他脑门上已经磕的鲜血直流。
  
  听到这一对老夫妇还有救,我也忍不住开口说道:“老六,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要不然的话,这样……我和老四先帮着喇嘛把尸体带进去。等着秘境易主之后,让吴老二第一时间救两位老人家。不能让他们死在日本人的手里……您辛苦一点,看好了大门,别让外面的人进来。”
  
  狐狸原本不打算管这个闲事,不过在我的一再要求之下,何兔子只能硬着头皮接了下来。不过它还是有些不放心,对着我说道:“爸爸,这事情可大可小。你可记住了,秘境里面已经今非昔比,什么都不要碰……等到易主之后,你们再让姓吴的那孙子救这俩老家伙。”
  
  听到何兔子开了口,一边的罗四维笑了一下,说道:“大侄儿,不是我这个做老叔儿的多嘴。现在秘境马上就要易主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也别太得罪吴老二了。他的心眼比针鼻儿大不了多少……”
  
  “我管他那个!有本事就来弄死他爷爷我……”狐狸碎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要不是我们老大求我,要我和老十留在这里帮姓吴的易主。现在他爸爸我早就跑了,老子我在哪里都是狐仙,人人都得抢着供奉。再找几只母狐狸,生他几窝小狐狸不好吗……”
  
  何兔子刚刚骂到这里,从后院的方向又走出来一个人影。正是曾经差一点将秘境搞垮的狐狸老十何蚂蚱……它看到了我们几个之后,对着自己的六哥说道:“老六你进去吧,我是受不了……吴老二就是个牲口,一连三次了……他又把里面弄的乌烟瘴气,把当初老大的院子改成了妓院。他还变了个自己,这孙子自己请自己嫖娼。结果又乱了秘境的脉络……”
  
  “这不是又得重来吗?都他么几次了!要不干脆咱们弄死他得了……”何兔子碎了一口,随后转头对着我说道:“爸爸,要不还是你来做神仙得了。咱们把吴老二那个王八蛋弄死,挖个坑埋了……”
  
  根据两只狐狸所说,原本秘境一早就应该易主了。无奈吴老二几次易主都以失败告终,连累了两只狐狸也要一直守在秘境当中,不敢轻易离开。刚才已经是第三次易主失败,一直到现在,秘境再次恢复到了无主的状态。
  
  喇嘛对秘境里面的事情并不了解,现在听到了两只狐狸的对话,他又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何兔子看到了他的表情之后,说道:“别那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不是说秘境无主,就不能救人了。每次里面易主,吴老二都有一刻钟成神的时间,趁着这个机会,你就算是有一百个爸爸,也都救回来了。”
  
  再次看到希望的喇嘛已经顾不上许多,抱起来自己的父亲扛在肩头,随后又将母亲抱在怀里。别看身上多了俩人,喇嘛毕竟还是有点本事的,健步如飞向着后院秘境入口的位置跑了过去。
  
  担心他出什么问题,我和罗四维也跟了上去。身后传来何兔子对它兄弟的话:“老十,你看住了这里。干万别让外面的人进来,咱们老大刚才发话了,不能让外面的人进来。”说完之后,何兔子也跟着一起跑到了我们几个人的身边。
  
  别看喇嘛身上多了两个人,可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劳累。此时已经顾不得用手开门,他直接一脚踹开了秘境大门。面前看到的景象,我倒吸了口凉气,之前几次从这里进入到了秘境。现在和当初的景象完全不一样……我的面前是一个黑漆漆的黑暗所在,里面黑漆嘛乌的,什么都看不出来。不只是我,就连罗四维都哎呦了一声。回头对着和狐狸诧异的说道:“里面什么所在,怎么哥们儿我的夜眼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里也算是秘境了,你们哥俩都别害怕。
  
  当初我们老大做秘境之主之前,这里就是这个样子。你们跟着我走,咱们一起去南京问问吴老二怎么办了”何兔子说话的时候,一弓腰已经走进了里面无尽的黑暗当中……喇嘛犹豫了一下之后,也扛着自己的双亲,在喇嘛的屁股后面走了进来。我和罗四维对视了一眼,想着里面不管是谁做了秘境之主,都不会伤害我们俩。这才仗着胆子一起进了秘境当中……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五十七章 破解

  眼看着两具死尸就要被烧掉的时候,我和罗四维的身后传来一阵惊呼的声音:“你们干什么!”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一阵锁链声响了起来。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喇嘛回来了……一条又细又长的锁链缠住了两具尸体的双脚,瞬间将它们俩拖走。这个过程闪电一般,尸体被拖走的霎那间,等到罗四维手里的两盏油灯落地,只是将地面点着……“你们俩敢火烧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啊……”将两具尸体抢夺回来的时候,喇嘛也看到了被烧成焦炭的兄弟。烧成这幅鬼样子,估计就算是老神仙来施法,也未必能让他复生了。喇嘛顿时大怒,手里的锁链甩了个花样,随后对着我们俩抽了过来。
  
  之前见过这个接替我的喇嘛几次,怎么看他都是老实巴交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本事。罗四维站在我前面,一个躲闪不及被锁链扫到。他直接被抽飞了出去,也是亏了老四替我挡了这一下,我才有机会从后退,避开了锁链。
  
  “喇嘛!你上当了,有人在你父母、兄弟的尸体上下了尸蛊……”见到喇嘛已经红了眼睛,我急忙继续解释道:“是一种白色的虫——爬到你脸上了!赶紧抓下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借着身边两具尸体身上的火光,看到了从喇嘛双亲的身上,分别又爬出来一条白色的虫子。两条虫子分左右顺着喇嘛两侧的身体,一路爬到了他的脸上。盛怒之下的喇嘛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甚至我出言提醒,他都以为这是在声东击西。直到两条虫子分别爬进了喇嘛左右两只耳朵里,他才感觉到了疼痛,捂着两只耳朵“哎呦!”的一声。
  
  这时候已经晚了,两只白色虫子已经爬进了喇嘛的耳朵里。入耳的一瞬间,喇嘛已经倒在了地上。随后口吐白沫开始抽搐了起来……见到喇嘛中了招,我想要过去帮着他将虫子抽出来。就在这个时候,捂着肚子爬起来的罗四维冲过来,一把拉住了我,说道:“来不及了,这哥们儿没救了。尸蛊入体别说大猫和吴老二了,就是真下凡了个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他……”
  
  看着罗四维说两句话便疼的冷汗直冒,刚才喇嘛那一下子抽的可是不轻。我急忙搀扶住了他,说道:“老四你没事吧?”
  
  “断了几根肋骨,现在还死不了……”罗四维说两句话已经疼的毗牙咧嘴,缓过来这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喇嘛没救了,蛊虫入耳他便是活尸了。哥们儿,你受累送他最后一程吧。记得,最后一定要用火烧……”
  
  喇嘛不管怎么说,也是接替我守在这里的人,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下死手。看着我不动手,罗四维也不再说话,从我手里接过了手枪,对着不远处的还有些疯癫的喇嘛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喇嘛的胸口。刚刚起来的喇嘛再次应声倒地,见到得手之后,罗四维抓过来一盏油灯,对着喇嘛的方向扔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喇嘛身前人影一晃。罗四维扔出去的油灯被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抓住,来人竟然是我那个狐狸儿子何兔子。他现在还是吕万年的样子,一手抓住了油灯之后,突然张嘴冲着喇嘛的脑袋喷出来一口烈酒。
  
  这口酒喷在了喇嘛脸上,他脸上的毛囊顿时冒出来丝丝的白气来。狐狸见状,一脚踩住了喇嘛,腾出手来在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锡器酒壶来。随后看了我和罗四维一眼,指着罗老四说道:“四叔你过来,这件事就得便宜你了。赶紧的,别学不得好死的吴老二,扭扭捏捏跟个娘们儿似的……”
  
  罗四维不是傻子,他心里明白叫自己过去,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不过让它爸爸——我过去又不现实,当下只能边走边和狐狸商量,说道:“我的亲侄子,不管是放血还是什么,你可得差不多一点……”
  
  “到底是我爹的兄弟,脑子就是这么快。没错,就是问你要点血……”狐狸一把拉住了罗四维,用指甲在他的手腕上划出来一个血槽来。随后赶紧打开了酒壶,将手腕滴落的鲜血都收集在了就狐狸给自己的酒壶。
  
  用力晃了几下酒壶之后,狐狸再次将酒壶打开。顺着喇嘛的两只耳朵眼,将混着鲜血的酒水倒了进去。
  
  酒水灌进了耳朵眼里之后,喇嘛突然好像发疯了一样。两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开始好像野兽一样,一声一声的吼叫了起来。无奈狐狸一只脚踩在了喇嘛的后背上,任凭它怎么使劲都无法将从狐狸的脚下挣脱出来。
  
  我和罗四维看着发了呆,还是罗老四先反应了过来,冲着狐狸老六说道:“这就是破解尸蛊的门法吧?难怪了,以前在淘沙的时候,手边有酒也舍不得便宜这些虫子……”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喇嘛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从他的嘴巴、鼻孔和耳朵眼里,都是开始好像瀑布一样,喷出来无数条那种白色的虫子。明明只有两只虫子进了他的耳朵眼,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就喷出来这么多一模一样的虫子……这些虫子见风就僵死,罗四维这才松了口气。狐狸没有任何反应,看着喇嘛将最后一条白色虫子喷出来,他好像脱胎换骨一样,满身大汗的瘫软在了地上。
  
  “行了,你这小子的运气好,死不了……”见到喇嘛没事之后,狐狸继续说道:“刚才那两只进了你身体的是蛊母,它们俩在你身上引来其他的蛊虫……现在没事了……”
  
  现在的喇嘛全身大汗,好像刚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已经说不出来话,只能冲着狐狸点了点头……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五十六章 尸蛊

  出自大猫之手的匕首,好像切豆腐一样刺进了男人的胸膛,不偏不倚正好将他的心脏一切两半。顿时,涌进心脏的鲜血流淌了一地。
  
  虽然人是我杀的,不过看着倒在地上的死尸和满地的鲜血,我还是一阵心惊肉跳……这时候,喇嘛已经苏醒了过来。他哀嚎着跑到了大门外三具尸体跟前,看到死的确实是自己的亲人之后,喇嘛趴在尸体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看到喇嘛痛哭的样子,我于心不忍想要出去把他拽回来。刚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便被罗四维抓住:“哥们儿,现在这个喇嘛就是诱饵,想要钓你这条大鱼出去。这里是喇嘛庙,你不出去,他们就不敢进来……”
  
  说到这里,罗四维回头指了指被我刺中心脏而死的死尸,继续说道:“要是石原和老蔫巴敢进来的话,刚才就不是这个死鬼往刀头上撞了……那俩汪八蛋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明白罗四维话里的意思,石原莞尔和赵年都曾经进到过喇嘛庙,要不是见到大猫真身的何佑堂,猜到了庙里可能出了事情,这两个人都不敢在庙前逗留。犹豫了一下,我停下了脚步,冲着还在痛哭流涕的喇嘛喊道:“喇嘛你傻了吗?咱们家有神仙啊……赶紧回来,求老神仙把你爹妈兄弟都救回来……”
  
  这句话点醒了喇嘛,他反应过来之后,拖着尸体回到了庙里。我和罗四维不能出庙门,只能看着喇嘛分三次将自己的父母、兄弟的尸体拖进了庙里……见到喇嘛将尸体拖进庙门,罗四维第一时间关上了山门。这边刚刚插好了门栓,喇嘛擦了一把眼泪,对着我们俩说道:“我得进去求神仙,把我爹妈、兄弟救回来……这里就拜托你们两位了……”
  
  说着也不管我和罗四维的反应,他一转身向着秘境的位置跑了过去。看着喇嘛的背影,罗四维开口说道:“怎么谁都能进去,就咱哥们俩要在大门口喝风?要不咱们俩也进去瞧一眼?吴二爷接管了秘境,咱们也好道喜,拿个彩头……”
  
  “外面的石原、赵年进来怎么办?”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大猫刚才说了,秘境现在没有主人,要是他们那些人误打误撞的进去,真成了秘境之主怎么办?等着吧,等到二爷成了秘境之主,外面的人一个都别活。”
  
  “哥们儿我也没有想到,秘境易主这么墨迹……”罗四维说话的时候,走到了被我攘死那个人的身边。他是见惯了死人的,也不觉得恶心。直接伸手在死人身上翻找起来,一边给死人搜身,一边继续说道:“我紧赶慢赶过来找他们帮忙,谁能想到这个时候秘境易主了。第一眼见到姓何的,哥们儿我——这人身上怎么还有虫子……”
  
  自打刺死了这个人之后,我都不敢再看这具尸体。现在听到罗四维的惊呼,我走过去,借着院子里的油灯的光亮看过去,见到死尸的伤口处密密麻麻爬满了又细又长的白色虫子。
  
  这种虫子我第一次见,各个都有一巴掌长,如果不是它们在蠕动,我还以为死尸的胸膛里有个白色的线团……不只是在胸膛的伤患位置,死尸的七窍以及裤腿里都爬出来这种又细又长的白色虫子来。只是没有胸口出现的那么多。
  
  “哥们儿,赶紧去找火油,这小子被人下了尸蛊……”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向后退了几步,再看身边被喇嘛带回来的三具尸体。看到这三具死尸的伤口和七窍、裤腿里面也有这种虫子爬出来,罗老四的声音都跟着颤了起来:“这一定是老蔫巴这孙子干的,想不到他手里还有这种鬼玩意儿。行了,下辈子你做不了人,做畜生吧……”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已经等不到我去找灯油了,他直接走到院子里灯柱的位置,一手一个拔下来两盏油灯来。
  
  走回来之后,罗老四直接将一盏油灯砸在了被我攘死的尸体身上。“呼!”的一声,火势起来瞬间将死尸包裹了起来。那些虫子畏火,遇火之后被烧成了黑色的碳条。
  
  见到虫子畏火,罗四维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说道:“幸好不是蛊母,要不然的话,真就得秘境之主动手了……哥们儿,你千万别碰这些虫子。
  
  它们畏火,直接烧死这些虫子……”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将手里另外一盏油灯扔在了喇嘛兄弟尸体上。和刚才的死尸一样,白色的虫子沾火便被烧成了黑色的碳条。只不过这些都是喇嘛的亲人,这样就被大火烧了,喇嘛可没有看到虫蛊,回来之后见到还不得和我们俩拼命?
  
  我正在犹豫不是留着最后两具尸体,给喇嘛作证的时候,罗四维已经再次摘下来两盏油灯,准备将最后两具尸体也一并烧了。我见状拦了一下,说道:“老四,等一下吧。你把喇嘛的亲人都烧了,他回来还不得找你拼命啊……”
  
  “这时候顾不上这个了,现在不把尸蛊除尽了,下一个就是你我身上被栽上这种蛊……”看着我还是听不明白,罗四维暂时停了手,指着尸体上的虫子,对着我说道:“看到了这些虫子吗?这种虫子叫做尸蛊。活人沾染上一点,便会被这虫子在身上产卵。这种虫子厉害的是可以控制人的身体,在蛊母的控制下,可以指挥这些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十六岁那年,跟着族里的三叔淘沙的时候见过这种尸蛊。当时三叔不小心踩爆了两只虫子,结果虫子的汁液顺着他的毛孔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追着我和其他几位长辈在坟里面狂跑。后来才知道尸蛊也是守墓的一种方法之一。”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举着两盏油灯,对着两具死尸身上砸了过去。
  
  【作者有话说】大结局的脉络差不多了,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