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三寸人间】第四百五十五章 没有未来

    “放肆!”在这第十四轮月亮升起的刹那,从其内传出了冥坤子,回应那紫色太阳的声音,这声音带着冰寒,透出无尽冷漠的同时,更仿佛蕴含了天道意志,回荡在这片星空中。

    更是在这声音出现后,这片星域因这七轮太阳的出现,从而形成的震动与压迫,顷刻间,就被彻底抹去,就好似……这一瞬,天道降临,笼罩冥宗,对那到来的七轮太阳,进行镇压!

    顿时苍穹轰鸣,那七轮太阳震颤间,里面的紫色太阳光芒瞬间大亮,其内隐隐出现了一道身影,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袍,而其背后则是出现一道巨大的虚影,这虚影与太阳融合在一起,有三头,有六臂!!

    “冥坤子,你冥宗竟敢摆渡我子嗣灵魂,这件事……我未央族,要一个交代!”

    “一切皆有轮回,天道循环,既已梦醒,就不必再入梦,需往生……此事,不可更改!”冥坤子的身影,随着话语的回荡,从那第十四轮黑色月亮内走出,他穿着一身黑袍,站在天空上,淡淡开口。

    “不可更改?”那紫色太阳内走出的中年,怒笑起来,右手蓦然抬起,顿时其四周的六个赤色太阳,纷纷爆发光芒,一时之间,光芒滔天,远远一看,好似形成了赤色之海,轰鸣间向着冥坤子镇压而去。

    冥坤子冷哼一声,同样挥手间,一片黑芒瞬息扩散,如形成了黑夜一般,向着来临的红芒,直接碰触,双方以一种王宝乐无法理解的方式,直接就在这天空上,对抗在了一起!

    穹宇动荡,八方震颤,甚至整个星域都在颤抖,但却看不到半个身影,只能看到赤色与黑色,在天空上不断地交错,不断地镇压,不断地吞噬!

    时间的流逝,似乎在这一刻也都出现了变化,仿佛天空与大地的时间,已经不一样了,地面的一个呼吸,似乎对天空的双方来说,就是一天的时间!

    就这样,在王宝乐这里的急促呼吸下,忽然的,天空上的赤色光芒内,突然幻化出了一只大手,竟穿透光海,向着冥宗所在的宫殿,骤然一抓!

    “你敢!”冥坤子的低吼,蓦然回荡,瞬间一根灯桨从天空的黑色光芒内伸出,无限膨胀,刹那间就庞大到似能撑天,向着那大手,直接轰去!

    但还是晚了一些,显然这一次对方是有准备而来,那大手的一抓之下,竟有一缕魂,从冥宗的轮回殿内,被直接牵引出来!

    那是一个女子的魂,且已被画完了尸颜,能看到其样子绝美,此刻正闭着眼,似在沉睡,如果没有今天的意外,那么她将在数日后,被天道规则牵引,往生轮回,开启下一世人生。

    但今天的意外,使得她被强行牵引出来,可她被牵引出时,正是冥坤子的灯桨轰击阻挡的瞬间,顿时那大手承受不住,直接崩溃,而双方碰触下的波动,具备了无穷毁灭之力,别说是一个灵魂了,就算是一位恒星境强者,也都承受不住。

    所以那缕魂,在冥宗所有人的眼睛里,直接就被这毁灭的波纹横扫,刹那间……彻底粉碎,烟消云散!!

    谁也无法去分辨,到底是未央族自己斩杀,还是冥坤子出手,但无论如何,这缕魂,已魂飞魄散,从此消失在了天地内,不复存在。

    而那灯桨与大手的碰撞,所爆发出的风暴,不但毁去了这缕魂,更是形成了冲击,横扫整个冥宗,就算是有阵法守护,可这来自未央族绝世强者的一击,依旧是狂暴无比,所有行星境以下的修士,无不脑海轰鸣。

    王宝乐只是筑基大圆满,此刻只觉得耳边嗡的炸响,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苏醒时,这场双方的交战,已经结束了,随着他的苏醒,他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师尊冥坤子的背影。

    在检查了王宝乐的身体,确定无碍后,冥坤子离去,但在临走前,他注意到了王宝乐目中的迟疑,于是深深的看了王宝乐一眼。

    “宝乐,我冥宗是天道行者,无论过去,现在,这都是我们的使命,你要记得……我们不可逆转生死!”说完这句话,冥坤子转头,身影慢慢远去。

    王宝乐沉默,他的心中有些复杂,分不清到底未央族正确,还是冥宗正确,可很快的,随着他在冥宗翻查了资料,他知道了那一天来临者,名为拓木,是未央族九大皇者之一!

    至于那六轮赤色的太阳,则是其麾下六大神王!

    他们的修为,都已超越了恒星,站在了星域境内,是这宇宙中,站在了巅峰的强者,而其女儿……在这无数年来,恐怕就连拓木自己也都不清楚有多少个。

    当这些资料被王宝乐看到后,他沉默了,他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但他明白,或许那位未央族的皇,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其女儿的魂!

    具体的缘由,王宝乐不清楚,也找不到答案,但见识到了强者后,他对于自己的修为,有了强烈的焦急,他觉得与这些人比,自己实在是太弱了,简直弱不禁风。

    于是在苏醒后,王宝乐开始沉浸在修炼中,同时也察觉到,自己的师兄,也开始了闭关,许久未见。

    直至又过去了一个月,当王宝乐的冥火,重叠到了三十七重时,这一天,冥坤子带着他,来到了冥宗的一处充满黑色雾气的大殿内。

    这大殿的外面雾气弥漫,殿内一样如此,只能看到在这大殿的中心,存在了一处巨大的水潭,潭水无色,可却散出阵阵黑色的水汽,同时还有一个又一个气泡,在其内不断地翻滚破碎。

    这里,就是魂池!

    九大冥宗,每一处都有若干魂池,此地只是其中之一,一般来说,所有的亡魂在被牵引到了冥宗后,都会最先汇聚于这里,随后才是进入魂镜,被弟子刻画尸颜,要么送去轮回路,要么就是送去往生幻阵,经幻阵塑造人格,最终等待天道指引进入魂河,踏进往生之门。

    而这魂河内,存在了数不清的魂,它们在潭水内翻滚,时而随着气泡的翻滚挣扎的要爬出,而更多的,则是不断浮现在水面上的,大量的面孔。

    这些面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安详,有的愤怒,有的哭泣,有的大笑,而它们的颜色,也有所不同,其中大半都是与潭水一个颜色,但还是有一部分,漆黑无比,似乎就连这潭水,也都无法短时间将它们净化。

    “无色是正常的魂,而黑色则蕴含强烈的怨念,宝乐,施展你的引魂之法,从这魂池内,引出三魂,度化它们成为你未来冥器的……器灵!”在王宝乐看向这水潭时,冥坤子缓缓开口,目中露出一抹深邃,望着王宝乐。

    “器灵?”王宝乐觉得自己的记忆,又有些模糊了。

    “身为冥子,需有三样冥器,分别是舟船,黑袍以及灯桨,这是每一位冥子都必须具备的,同时其内的器灵,也需自己挑选。”冥坤子说到这里,不再开口。

    王宝乐想了想后,依稀记得似乎的确是这么回事,于是也就没去多想,而是将目光重点放在了水潭内,看了半晌后,他深吸口气,冥火运转间,尝试展开引魂之法,在失败了六次后,他终于在第七次,成功展开引魂!

    顿时就有一只虚幻的大手,蓦然间从其体内探出,一把伸入水潭内,从里面抓出了三缕魂!

    一个狰狞的大汉!

    一位阴沉的老者!

    最后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

【转载】【三寸人间】第四百五十四章 冥法 引魂

    在尘青这里得意,王宝乐不可思议中带着羡慕时,一声轻咳,从二人身后传来,这咳嗽声的回荡,立刻就让正处于得意中的尘青,身体一个激灵,赶紧转头,脸上的得意被肃然取代,似乎从之前猥琐中化作了无比的正直,沉声一拜。

    “弟子拜见师尊!”

    不得不说,尘青一定是千锤百炼过,所以才可以反应如此快速,而王宝乐还是有些嫩了,慢了一步转身,看到了师尊冥坤子,正站在二人身后。

    “弟子拜见师尊!”王宝乐连忙一拜,他不认为自己反应慢,琢磨着这一定是尘青师兄心虚,所以才比自己快了一步。

    同时王宝乐注意到,师尊冥坤子似乎没有去看尘青,而是温和的望着自己。

    “宝乐,你尸颜画的如何了?”

    听到师尊的话语,王宝乐赶紧开口。

    “回禀师尊,尸颜之法,弟子已经极为熟练了,每次给那些亡魂绘画时,都完全符合天道意志,同时弟子心中时而升起怜悯,还会为他们多画几笔。”王宝乐很得意自己的绘画,正说到这里,一旁的尘青眨了眨眼,似乎他觉得师尊问这个问题有些不对劲,于是心虚下,想要转移话题,而此刻师弟王宝乐,就是最好的转移目标了,于是连忙开口。

    “师尊你别听宝乐师弟乱说,我在旁看的清清楚楚,宝乐师弟啊,太过顽劣了,尸颜虽画的不错,可这家伙……不知为什么,画的居然都是胖子……无论男女啊,都是胖子!可以想象,未来这批魂轮回后,估计天下间胖子会多出一大堆……”尘青在一旁叹息,低头时冲着王宝乐眨眼间,意思是对不住了师弟,师兄也是没办法,只能借你来转移师尊的注意力了。

    王宝乐眼睛一瞪,有心辩解,可眼看师兄的示意,于是郁闷下撇了撇嘴,没说话。

    冥坤子似没有在意尘青的话语,没去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指点了王宝乐关于尸颜上的一些细节,一旁的尘青,乖巧无比,时而点头,一副师尊说的对,师尊很厉害的样子。

    不多时,冥坤子离去,而在他离开时,王宝乐注意到师尊的右手,似乎比以往模糊了一些,就好似之前在舟船上,他看到的师尊的手指一样。

    这一幕,让王宝乐一怔,刚要去问,师尊已远去。

    “这是什么原因呢?”王宝乐有些迟疑,将自己的疑惑问向师兄,可尘青听到这话后,却露出诧异神情。

    “你看错了吧,我怎么没看到。”

    王宝乐有些懵,思来想去,琢磨着莫非真的是自己看错了,于是在第二天,他再次看到师尊时,重点的去观察了一下,发现师尊的手掌如常,这就让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觉得或许真的是自己看花眼了。

    但心底的疑问,却没有因此减少,只是不再去说出罢了。

    就这样,时间又一次流逝,很快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王宝乐依旧每天都是在画尸颜,可以说他的尸颜之法,在这每天大量的绘画下,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同时在其师兄的帮助恢复记忆中,他也想起了冥法的第二层!

    冥法第二层,其名……引魂!

    “冥法的第一层是尸颜,第二层是引魂,这既是神通,也是功法……而冥火,则如同灵力,在体内不断地累积……”王宝乐随着记忆的浮现,按照自己所理解的方式,在心底对这冥法,归纳一番。

    同时他也明白了,冥法尸颜,这在冥宗实际上就是筑基弟子的功法,虽修炼此功到了极致,也可突破筑基,结成冥丹,随后修行引魂,可这属于是末流的修炼方式。

    对于天资优异者,冥宗的方法,是弟子修炼尸颜到了筑基大圆满后,就提前修行冥法第二层引魂,以此功催发体内冥火异变,从而使得冥火暴增重叠,进而结丹后,才能更为强悍。

    因为引魂之法的具体功效,一方面是使得冥气吸收速度暴增,同时也会对体内冥火形成压缩

    ,使得冥火出现重叠,且重叠多少次,根据不同人的资质,也有所不同。

    按照冥宗的记录,有史以来重叠最多的,达到了八十一次,也就是八十一团冥火重叠在一起,最终形成冥丹,其威力之强,很是惊人,而做到这一点的,正是……其身边的尘青师兄!!

    至于其他人,都是在个位至数十不等。

    另一方面,这引魂之法作为攻击手段,则是从体内幻化出一只冥手,此手虚幻而出,可穿透一切生者肉身,从其体内抓住灵魂!

    这,就是引魂!

    霸道无比!

    且若冥丹修为,施展此法,威力更大!

    王宝乐在恢复了这些记忆后,呼吸也都急促起来,于是每天除了画尸颜外,就是在修炼引魂之法,虽施展此神通还是很勉强,可引魂之法所具备的冥火暴增,在王宝乐这里很是明显,他体内的冥火,很快就突破了之前的三团,成为了四团、五团、六团,七团……

    直至半个月结束后,他的冥火已经达到了十七团之多,且这十七团冥火重叠在一起,其威力之大,超出了他之前太多!

    甚至此刻的他,走在冥宗,仅仅是身上散出的气息,就可以震慑冥宗内外那些因前世罪孽深重,所以被惩罚为奴的怨魂们,使得它们在看到王宝乐后,都瑟瑟发抖,纷纷拜见。

    这是之前王宝乐刚刚回到冥宗时,所不曾拥有的威严!

    原本王宝乐以为,之后的日子,或许还是会这么一如既往的平静中流逝,直至又过去了七天,突然的,这一日晌午,原本平和的冥宗,忽然风雷大作,天地轰鸣间,云苍色变,一股股惊天动地的威压,直接就从星空中降临而来!

    这威压太强,一共七道,其中六道本已经超越天威,在这降临时,使得星空都在颤抖,冥宗外的所有星辰,无不震颤,使得众生都压抑无比,好似一切时间的流速,都在这一刻缓慢下来。

    而这,还是其次,最惊人的是那第七道意志,这意志一出,立刻就使得冥宗外所有星辰,好似要崩溃一般发出剧烈的轰鸣声,甚至都能看到一道道裂缝,在每一个星辰上都浮现出来,就连这些星辰上的往生门,此刻都摇晃不稳,明暗不定,哪怕穿梭其内的魂河,也都颤抖中似被凝固下来,无法动弹丝毫。

    更不用说这些星辰上所有的冥宗弟子,一个个都呼吸急促间,脑海掀起滔天大浪,同时冥宗所在的那颗巨大的星辰上,一样如此,那些巨大的凶兽,此刻瑟瑟发抖,那数不清的亡魂,都在尖叫,大地震动,八方轰鸣间,在冥宗的天空上,赫然出现了……七轮太阳!!

    这七轮太阳中,六个是赤红,唯独一个紫气滔天!

    更是在出现的瞬间,从那紫色太阳里,传出了一声带着无比愤怒与狂暴,更不容置疑的怒吼!

    “冥坤子,把我女儿的魂,交出来!!”

    随着其吼声,这紫色太阳爆发出了强烈的紫光,其四周的六个赤色太阳,一样如此,光芒刹那间映照无尽范围,更有狂暴与炙热,带着无穷毁灭,似要将这片星域,彻底碾压粉碎!

    可就在这股碾压之力爆发的瞬间,冥宗内,一样散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气势,一轮轮月亮,瞬间就浮现在了天空上,一共十三轮皓月,每一轮都扩散出不弱于赤色太阳的威压,抚平了其所有气势的同时,第十四轮月亮,蓦然升起!

    这轮月亮的颜色,赫然是黑色!!

【转载】【三寸人间】第四百五十三章 师兄尘青

    王宝乐记忆里的那女子的模样,是很俏丽,很好看的,唯独有一点,就是太瘦了……瘦弱到好似风一吹,就会摔倒的样子。

    而这瘦弱,也使得此女身体的抵抗力不行,在那奇异的意志中,王宝乐依稀记得,此女轮回后的下一生,似乎就是因为这一点香消玉殒的。

    于是在画尸颜上,王宝乐觉得自己应该帮一帮这亡魂,索性按照记忆里的模样,多添加了几笔……最终画完,他看着镜子里出现的那圆滚滚的亡魂,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随后一挥手,这亡魂茫然的消失,又出现了另一缕亡魂……

    就这样,王宝乐开始了他在冥宗的绘画生涯,他每天要画的尸颜,少的时候要一万多份,多的时候要近乎四五万左右,一开始他还很是生涩,不是很熟悉,但渐渐的,就越发娴熟起来,在尸颜的运用上,更是突飞猛进,达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甚至平日里不需要对着这镜子,他就可以抬手于面前绘画出来,而此法在对敌上,也一样有惊人之效。

    就这样,时间流逝,王宝乐回到冥宗至今,已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他除了画尸颜外,每天看见最多的,就是那位脸上有雀斑的师兄。

    在知道王宝乐随着师尊去摆渡灵魂时,做了一个梦,醒来后记忆有些混乱后,这位叫做尘青的师兄,对王宝乐很是同情,也帮助他理顺记忆,使得王宝乐在这半个月里,慢慢的使自己模糊的记忆,清晰了不少。

    对于进入冥宗前的记忆,很模糊,但对冥宗的记忆,却慢慢清楚,他知道了自己不但是冥坤子的弟子,同时也知道自己有一百多个师兄……

    这些人,都是冥坤子的徒弟,而他们的年龄也各异,最大的已经修炼了大半个纪元,收下的徒弟也都有不少,而他王宝乐,则是最小的一位弟子,不过他虽年龄小,拜入宗门的时间晚,可他的辈分却是极大。

    这就造成了他在宗门内,几乎绝大多数的弟子看到他,都会喊出师叔祖之类的称呼,这一点,让王宝乐心底颇为舒坦的同时,他也坚定了自己的梦想,要成为冥宗之主!

    他觉得,这才是最适合自己的道路,至于联邦总统,这毕竟是梦里的事情,虽然回忆起来,他还是觉得有点可惜,自己醒的有点早了,不然的话,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在梦里,成为联邦总统。

    同时,随着对冥宗记忆的清晰,他也知道了冥宗在这片星空内的地位,可以说冥宗,在这星空里,掌握了轮回,掌握了死亡,一切亡者都被其掌控,某种程度,冥宗就是这星空内,无数文明,无数宗门背后,代表死亡的霸主!

    这一点,从这片星空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片星空叫做……冥宙!

    冥宗的宇宙!

    而王宝乐所在的这片星域,只是冥宗的一部分罢了,冥宗一共有九大星域,分散在浩渺的星空内,每一处星域,都有一位大长老掌控,而这里,是冥坤子的区域!!

    另外,冥宗虽强悍,但并非没有对手,其对手……就是由大量强者与文明,因不愿死亡,从而联合在一起形成的……未央族!

    之所以叫做未央族,是因未央二字,代表未尽,没有完结之意,这寓意着他们想要永恒存在,永远没有真正死亡之日,就算是陨落,也要按照自己的意愿重生,并非进入轮回,抹去前世痕迹般的往生!

    双方就好似生与死一般,在这片星空内,展开了多次的摩擦,只不过都局限在一定规模,没有大范围的开战,达成了某种平衡,因为相比于冥宗,未央族没有十足的把握。

    而冥宗本身并不具备野心,冥宗的宗旨,就是摆渡亡魂,代天道行走!

    所以也没有主动出击,毕竟平衡,也是天道的一部分!

    这一切明明陌生,可王宝乐又觉得熟悉的记忆,随着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他对于冥宗,对于星空,终于有了简略的了解。

    同时他也知道了在这星辰上,那被大量的巨兽与修士,正在建造的石碑是什么……

    “这是冥子碑!”王宝乐的师兄,那位脸上有雀斑的青年,望着远处的石碑,向着王宝乐开口,说出这句话时,其神色内带着一丝傲然,目中深处,更带着狂热。

    “冥子,这是一种身份,也是象征!!”

    “只有成为冥子,才具备单独外出,摆渡亡魂的资格……而想要成为冥子,有两个办法,一个就是如你我,拜在九位大长老门下,成为其弟子,则身份上,就已经是冥子了!”

    “但也只是身份上而已……做不到真,而想要成为真正的冥子,实际上第二个办法才是唯一,那就是……在这冥子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不是自己去刻,而是大长老才有资格去刻画,且刻画后,能否保留在上面,也是关键,这就涉及到了天道认可!”

    “宝乐,天道认可你,那么你的名字就可以被刻下,若天道不认可,则我们的师尊刻下后,也会被冥子碑自行抹去!”

    “而我的名字……在这冥子碑建成时,会被师尊刻下,我相信,天道一定会认可我,所以宝乐,你要加油!”尘青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这一刻的他,似乎不再是与王宝乐一起画尸颜的青年,而是冥坤子众多弟子里,哪怕修为不是最高,可却在资质上,独一无二之人!!

    他的资质之强,在王宝乐恢复的记忆中,似乎已经到了极其逆天的程度,甚至被冥宗其他几位大长老,都誉为能突破极限,或许若干年后,能出现第十大长老!

    就算是现在,他的修为也强悍无比,在王宝乐的记忆里,冥宗对修为的划分,有五个大境界,分别是灵仙境,行星境、恒星境、星域境以及宇宙境!

    每一个大境,又分为若干小境,比如灵仙境作为修行的第一个大境界,其内分为筑基,结丹,元婴,通神,以及最后的灵仙!

    行星境、恒星境以及星域境,也都如此,唯独最后的宇宙境,神秘莫测,至今为止,唯有第九大长老一人,踏入到了宇宙境!

    至于其他大长老,都是处于星域境的巅峰大圆满,可想要踏出那一步,实在是太难太难。

    而尘青,他年纪不到三百,可修为却一日千里,在半年前,刚刚突破了行星境最后一个小境,踏入到了恒星境的第一个境界!

    如此资质,被誉为天资绝伦,当之无愧!

    看着面前在这一刻,光彩夺目的师兄,王宝乐心底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压力好大,实在是随着记忆的浮现,他知道自己的那些师兄师姐们,一个比一个变态,最强的那位,已经是星域境了。

    至于最弱的,也都是行星境……唯独他这里,才是灵仙境的筑基大圆满,结丹还没到……

    王宝乐这边心底感慨时,爆发出豪情壮志的尘青,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四下看了看后,立刻低头搂住王宝乐的肩膀,脸上露出一丝神秘,低声说道。

    “宝乐,你知道我昨天画尸颜时,遇到了谁的魂么?”

    看了看故作神秘,实际上一脸淫荡的师兄,王宝乐一翻白眼。

    “师兄,我记忆恢复了不少,你不用唬我……”

    “生者陨落,除非是如一颗星辰碎灭般的大范围死亡,否则的话不需要我冥宗之人亲自去摆渡,会有天道法则将其牵引过来,送入最近的冥宗轮回深渊,进而浮现在我们的尸颜镜内,由我们去为其画往生前的妆颜……”

    “而我们在画尸颜时,会有天道意志降临,使我们知晓亡魂下一生的模样,从而勾勒,但却不可能知晓此魂前一世,更看不到其前一世的模样,所以不管你遇到了谁,你都不可能认识!”

    尘青眼睛一瞪,又四下看了看,这才靠近了王宝乐一些,低声道。

    “我当然知晓看不到亡魂前世,但我能看到其下一生啊,我昨天……遇到了一缕亡魂,看到她下一生,竟是我的道侣!!她将陪伴我,我们相爱一生一世,直至永恒,而且我们还有了三个孩子……”

    “于是我这个激动啊,发挥了十二成的功力,将她画的绝美,无论身材还是模样,都完全符合我的审美!”说到这里,尘青得意的笑了起来,一脸期待。

    “还可以这样!!”王宝乐一愣,有些不可思议。

【转载】【三寸人间】第四百五十二章 尸颜

    对于出发的路途,王宝乐记忆有些模糊了,似乎是因那个梦境太真实,以至于让他对现在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

    所以在这回去的路上,当魂谣唱了多遍后,王宝乐看着星空,脑海里不自觉的,又想到了自己的梦。

    他依稀记得,自己似乎真的是联邦第一帅,同时自己还有一些红颜知己,比如小白兔,比如赵雅梦,比如李婉儿,比如李怡,还有李秀……

    “不对,没有李怡!”王宝乐想了想,有些迷糊的同时,觉得李秀好像是个男的,但记不大清了,可这就让他心底狂震,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也有些害怕了。

    “不能吧,我梦里……不对,我王宝乐不是那种人!!”王宝乐心惊肉跳中,赶紧去回忆自己梦里的事情,渐渐的想起了一些,知道李秀只是自己梦里知己的弟弟,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可随着梦里记忆的浮现,他心底不知为何,泛起了阵阵不舍,对自己梦里的爹娘,对自己的好友与红颜,对联邦……

    “只是一个梦……”王宝乐心底轻叹中,其面前的老者,回头看了看王宝乐,轻声开口。

    “宝乐,还在想你梦里的联邦么?”

    王宝乐闻言抬头,看着自己的师尊,想了想后问了一句。

    “师尊,为什么人们会做梦呢?这个联邦的梦,太真实了……”

    老者望着王宝乐,脸上露出慈爱,抬手摸了摸王宝乐的头,温和的开口。

    “宝乐,身为冥子,你要知道这世界本没有什么梦,所谓的梦……其实就是另一个你自己!”

    “另一个我自己?”王宝乐有些懵懂,正要开口去问,忽然他发现师尊的手掌,有一根手指竟在消散,这就让他立刻忘了梦境的事情,惊呼一声。

    “师尊,你的手指……”

    老者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微微一笑,神色内看不出半点异常,只是望着王宝乐时,更为和蔼。

    “无妨,早年的一些伤势罢了。”

    王宝乐有心追问,但老者已转过身,摇晃灯桨,使得孤舟远去,渐渐横渡星空,直至许久……出现在了一片璀璨的星域内。

    这片星域,弥漫了一颗颗发光的星辰,这些星辰的数量,怕是足有百万以上!!

    而每一颗星辰,都有比星辰庞大了太多倍的虚幻大门,竖立在那里,这些大门的样子都相差无几,充满了沧桑与古朴,气势恢弘,难以去形容其浩瀚。

    总之放眼看去,这里星辰无尽,而那大门也一样无尽……同时还有一条条魂河,从这些门内穿梭,贯穿所有的虚幻门,环绕星域。

    更有大量的修士,在这星空中飞行,似在引导,又似在守护,他们看到王宝乐的师尊后,一个个都恭敬的拜见,从他们的神色中能看出,他们对老者极为敬仰,发自肺腑。

    对于这些拜见,老者很难一一回应,只是微微点头,同时轻声开口,似在自语,又似在解释。

    “这是往生之门!”

    “往生之门……”王宝乐喃喃低语,心神震动不已,直至舟船前行到了这片星域的中心,在那里,赫然存在了一颗……庞大无比,甚至某种程度,都超越了太阳系的巨大星辰!

    在看到这星辰的瞬间,王宝乐的震撼,冲荡心神。

    这星辰太大太大,其内色彩斑斓,鲜明对称间,还有大量的亡魂,从这星辰内散出,远远一看,这星辰就好似冥河的源头,它散出的亡魂汇聚成河,扩散开来,成为支流,进入四周不同的往生之门内!

    “这,就是冥宗的责任,轮回!”老者声音平静的回荡,而王宝乐此刻早已被这一幕震撼的目瞪口呆,直至孤舟进入这如太阳系般大小的星辰时,他看到了在这星辰的表面上,存在了数不清的大山,大河,还有就是……那望不到边际的宫殿!!

    远处的大地上,还能看到不少足有万丈高的凶兽,没有任何戾气,带着平和,正帮助修士修建一座……更为磅礴的石碑!

    这石碑如今只是雏形,就已经仿佛要与苍穹比高,极为壮观!

    以及,数不清的冥宗修士,在这星辰上,在这星域内,不断地游走,这一切,王宝乐明明是陌生的,可偏偏他本能的告诉自己,这些都是熟悉的,这两种感觉交错,让他气息有些紊乱,很多时候都很茫然。

    一直到其师尊所在的孤舟,带着他到了这颗星辰最高的一处山脉,在那里,宫殿成群,浩荡无边,不但地面上有数不清的大殿与修士,就连天空上也是如此,无数的宫殿漂浮,无数的修士穿梭,甚至还有一头头好似鲲鹏般的巨兽,在天空游弋而过。

    这一切的一切,无不让王宝乐心神掀起强烈的波动,甚至都没注意到,其师尊在带着他,落在了一处宫殿外后,已然远去,直至其耳边,传来了一个带着埋怨的声音,才让王宝乐清醒过来。

    “这一次怎么这么多啊,有的忙了,宝乐,你发什么呆啊,又不是没见过,你快来帮我!”说话的,是一个青年,这青年穿着黑色的道袍,脸上还有一些雀斑,神色内带着无奈之意,望着天空上,被冥坤子引渡来的密密麻麻的亡魂形成的魂河,叹了口气。

    王宝乐赶紧回头,看到青年后,一股熟悉感从记忆里浮现,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师兄,赶紧过去,可却不知自己要做什么,于是迟疑了一下问道。

    “师兄,我要怎么做啊?”

    “你不会又要偷懒吧,宝乐啊,这一次的魂太多了,师兄忙不过来,你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偷懒!”青年一把抓住王宝乐的手臂,拉着他进入到了一处大殿内,这大殿足有半个城池般大小,恢弘的同时,里面还竖立着九尊雕像,这九尊雕像中的一尊,正是冥坤子!

    显然,其他八尊,正是与冥坤子身份一样的……冥宗大长老!

    而在这九尊雕像中心,则是一面面一人大小的铜镜,这里的铜镜之多,根本就数不清,至少也有数百万的样子,而每一面铜镜前,都有一个冥宗修士坐在那里,在镜子前不断地绘画……

    同时,在这数百万铜镜中,有两个铜镜极为显眼,不但更大,同时颜色上也与其他铜镜不同,其他的都是铜色,而这两个镜子,却是紫色,仿佛主镜!

    至于王宝乐,就是被其师兄拉着,在其他人的拜见下,一路到了两个主镜前,说什么也不让他走了。

    这就让王宝乐有些头大,四周的这一切,陌生里带着熟悉,可他的确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于是挠了挠头,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师兄,我到底要怎么做啊。”

    那脸上有雀斑的青年深深的看了王宝乐一眼,轻声开口。

    “宝乐,你难道不会画尸颜了么……”

    “尸颜!”王宝乐身体一震,看向面前的紫色铜镜,只见这铜镜上,渐渐浮现出了一缕亡魂,正向着王宝乐抱拳,它没有模样,没有五官……

    “宝乐,你可别马虎啊,这些亡魂,它们来到这里后,生前的容貌会慢慢消散,所以你要按照天道的引导,给这些魂画颜,你画成了什么样子,就决定了它往生轮回后,下辈子的初始模样!”青年说着,没再理会王宝乐,而是以指为笔,在这铜镜内的亡魂上,勾勒模样。

    王宝乐呼吸有些急促,尸颜之法,他自然是会的,可却记不清是自己原本就会,还是在梦境里学到的,此刻他有些记忆混乱,眼看那缕亡魂等待,于是也就放下思绪,右手抬起间,他闭上眼,脑海中浮现自己所学的尸颜之法。

    先画尸眉、尸眼,再画尸鼻,随后尸唇,最终形成……尸颜!

    半晌后,王宝乐双眼蓦然睁开,右手食指瞬间落下,刚要去画,其脑海不知为何,似有一股意志降临,隐隐间,他好似看到了一个女婴,诞生在了一颗星辰内,从出生,直至死亡的全部命运……

    这不是此魂的前生,而是他的下一世!

    而其命运,他看后记不大清,唯独其样子……永恒的浮现在脑海里,形成了一股引导,使得他的手,渐渐开始在那亡魂上,慢慢勾勒……

【转载】【三寸人间】第四百五十一章 师傅 我做了一个梦

    星空浩渺,辰光璀璨,无论是星漩,还是那时而出现的陨石,又或者是漂浮在星空的尘埃,无不说明,这里的一切真实无比。

    这就让刚刚苏醒的王宝乐,心底的茫然浮现在了目中,可还没等他开口,随着其面前老者的转头,随着其温和的目光映入王宝乐的眼中,他的身体一震,而当老者的话语回荡时,其声音就好似一缕微风,吹过王宝乐的身躯,沁入他的灵魂,使得王宝乐猛然间一个激灵……

    随之……大量的记忆,刹那间就浮现在了脑海里,驱散了迷茫与梦境,好似真正的苏醒一样,在这些记忆里,他想起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叫做……王宝乐!

    来自桑伦星,七岁时拜入冥宗,成为冥宗的内门弟子,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自己的师尊,也是当代冥宗的九位大长老之一!

    道号……冥坤子!

    而自己,作为师尊座下最小的弟子,这一次被师尊带着离开冥星,要前往一颗即将陨落的星辰,去那里代天道引魂,平衡生死。

    引魂入轮回,这是冥宗的使命,对于这片星空而言,冥宗掌控了死亡的力量,所以每一代的弟子,都需掌握引魂放牧之法,所以此番他将亲眼观望师尊施法的全部过程,来使得自身,对冥法更为理解。

    所有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浮现脑海,王宝乐深吸口气,脑海也不再迷茫,而是完全清醒,可在清醒后,他还是无法忘记自己的梦境,于是在师尊带着温和的目光与话语下,王宝乐赶紧起身一拜。

    “师尊……我方才做了一个梦,醒来时有些茫然,分不清梦中的一切,是真实还是虚幻。”王宝乐说着,有些忐忑,他觉得师尊在自己面前,自己居然睡着了,这件事说不好会被师尊责罚。

    老者深深的看了王宝乐一眼,摇头一笑。

    “什么梦?”

    “啊?”发现师尊似乎没有责罚自己的意思,王宝乐心底松了口气,想了想后,王宝乐回忆梦中的一切,双眼也慢慢变的深邃,浮现了追忆之色,半晌后轻声开口。

    “师尊,这个梦很奇怪,在梦里……我也是叫王宝乐,但却不是在冥宗了,而是不知多少岁月之后,一个叫做地球的星辰……”

    “那里最大的宗门,好像是叫做联邦……我记得在梦中,我还有一个理想,我要成为联邦总统……对了,联邦总统,就类似那个宗门的宗主了。”王宝乐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他觉得自己梦里的理想,似乎有些没什么出息的样子。

    “师尊你别误会,这可不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王宝乐这一生的梦想,就是要成为冥宗之主,这一点绝不会动摇的,什么联邦总统,狗屎而已!”王宝乐赶紧拍了拍胸口,大声说道。

    老者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王宝乐,没说话。

    眼看自己师尊的笑容,王宝乐有些心虚,琢磨着转移话题,于是连忙开口。

    “师尊,你说奇怪不奇怪,我王宝乐可是冥宗第一帅,结果我在梦里,居然真的成为了那什么联邦的第一帅,唉,梦里啊,数不清的美女为我疯狂,为我痴迷,要给我生孩子……真的好烦啊!”王宝乐叹了口气。

    “师尊,我在冥宗就是这样,已经受够了,结果在梦里还是如此,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很苦恼啊。”王宝乐一开始还是为了转移话题,可说着说着,就沉醉在了自己的话语里,一旁的老者,渐渐神色变的古怪起来,到了最后,似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咳嗽一声。

    这咳嗽声回荡在王宝乐脑海,打断了他的话语。

    “宝乐,我们到了。”说着,老者右手抬起在前方星空猛地一挥,顿时看似平静的星空,竟在这一刻发出了轰鸣巨响,随之似承受不住老者的力量,似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直接撕裂星空,在老者的前方,赫然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这裂缝足有一颗星球般长度,纵壑开来,近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尽头,唯有远看,就好似一道宇宙的伤痕!!

    这一幕,让王宝乐心神狂震,呼吸急促无比,他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力量,才可以造成如此惊天动地之象,要知道,这只是老者的一挥手而已。

    可造成的这道裂缝,足以毁灭星辰!

    这还不算什么,透过裂缝,王宝乐清晰的看到裂缝内竟存在了另一个世界,或许准确的说,这裂缝可以看成是一道传送,其内的世界,与他们在一个时空,只不过距离极为遥远罢了。

    那裂缝内的星空里,有一颗星辰,这星辰赤红色,似散发出高温,隐隐的能看到其内似存在了一个文明,有数不清的生命,只不过眼下,这片文明弥漫了悲伤与绝望……

    因为,这颗星辰,被一颗巨大的陨石击中,使得星辰震动,虽没有崩溃,可却形成了浩劫,横扫整个星辰,使得其内无数生命,正在不断地死亡!

    而随着那些生命的死亡,它们的亡魂弥漫星辰,更有一些扩散在了星空中,活人看不到,但在冥宗之人的眼睛里,可以清晰看到,那无数的亡魂,在星辰外,在星空中,正在漂泊,哀嚎,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与此同时,这颗星辰也正从赤红,慢慢变成灰色,似星辰……也正在走向死亡!!

    这一幕,让王宝乐心神再次震撼起来,他隐隐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梦中,看到过一副壁画,上面所描绘的,与如今所看,相差无几。

    “宝乐,你要记得,冥宗的责任,就是代天道,摆渡亡魂,让它们去它们应该去的地方,而非飘散在虚无……”

    “你且看好……”老者说着,将手中的地灯桨抬起,轻轻一晃,也不知他用了什么神通,随着灯桨的摇晃,顿时那裂缝内星空以及星辰上的亡魂,全部魂体一震,不再哀嚎,好似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好似深陷漆黑中看见了灯塔,所有的亡魂,瞬间凝望老者,刹那中竟呼啸而来!!

    数不清的亡魂,穿梭了裂缝,从星空的另一端来到了王宝乐与老者的舟船面前,在这里汇聚成了一条亡魂之河!!

    浩浩荡荡,无边无际,这条亡魂之河,承载着孤舟,伴随远去……

    至于那道裂缝,此刻也慢慢愈合,在最终消失的一瞬,王宝乐看到裂缝内星空中的那颗星辰,已经彻底的变成了灰色。

    震撼中,王宝乐看着四周的亡魂之河,又看向自己的师尊,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其师尊平静温和的声音,回荡在他耳边。

    “这,就是冥宗的使命,摆渡星空中,一切亡者……宝乐,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唱魂谣!”

    王宝乐身体一震,本能的就张开口,以一种奇异的音调,传出了好似呢喃般的声音,回荡星空中,流淌于亡魂之河……

    “天地分开时,命运轮回止……”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随着歌谣的飘荡,亡魂之河内,浮现出无数的面孔,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的样子有的类人,有的如凶兽,此刻都神色内露出安详,似带着快乐,没有痛苦的环绕在舟船四周,随着魂谣徜徉。

    就这样,一路远去……驶向冥宗!

    无数岁月前,最辉煌之时的……冥宗!!

    远远一看,魂河无尽,孤舟缥缈,舟船上明明应该是一老一少两个人,可现在,那老者的身影似乎有些模糊,唯独王宝乐的身躯,越发的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