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四十三章 再去贺兰山

  赵连丙已经有了准备,卡车在关卡处停下。此时通往关外的日本军车越来越多,检查人员忙的汗流浃背。检查的也不是那么严谨了,赵连丙用他那蹩脚的‘朝鲜’日语加上假通行证蒙混过关。
  
  离开了奉天之后,这辆日本军车便不能再用。赵连丙带着我们这些人换了衣服,混在逃难的难民当中,继续向着北平的方向进发。
  
  好在日军并没有继续向关内进发,他们回收部队开始转头攻打关外的其他城市。看样子是想要拿下整个东三省,听说驻守锦州的部队终于开始反击,让日本部队无暇处理这些逃出来的难民。
  
  走了大半天之后,赵连丙终于找到了在附近驻防的奉军。表明了身份之后,竟然又搞到了一辆奉军的卡车,我们这才换车继续向着北平进发。又经过了一整天的行驶,在十九日的深夜,我们这辆卡车终于到了北平。
  
  赵连丙原本想要向少帅汇报的,无奈现在帅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都是身穿各色军服的人来回穿梭,老赵想要请示见少帅,一直等到天亮都没有等到回复。
  
  “老赵,别等了,月末少帅能见你就算是早的。”罗四维打了个哈欠之后,继续说道:“咱们直接去贺兰山,早点把神仙请下来才是真的……你要是还等少帅回话的话,那你自己等吧,我们几个先走一步,到时候咱们贺兰山庙里集合。”
  
  赵连丙是见识过一些事情的,他也知道秘境里那几位神仙的厉害。犹豫了一下之后,老赵写了一封信留给少帅,在信里他表明去请神仙下来,收拾奉天的残局。如果老帅还活着见到这封信的话,一定会视若珍宝。可是现在换了东家,少帅对吕万年、吴道义之流原本就是不相信,见到了这封信也未必有什么好效果。
  
  留下来信函之后,赵连丙便要和我们一起赶往贺兰山。原本我想要把沈中平两口子带上他们的孩子留在北平,不过现在我这弟弟已经红了眼,说什么也要和我们一起走,请下那只猫或者吴老二来,给我们的父亲和沈家堡枉死的老百姓们报仇。见到说不过他,也只能带上了他们夫妻俩。
  
  让我有些出乎意料的是,赵连丙还带上了王殿坤。老赵这是想要带上个见证,秘境之事原本就是光怪陆离,没个见证的话他自己还真说不清楚。
  
  准备了一番之后,我们这一行人便登上了前往贺兰山的火车。这次不同之前,不用顾及阎锡山、冯玉祥的部队,我们可以直接从贺兰山前往喇嘛庙的位置,也能节省不少时间。
  
  我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乘坐火车了,只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可能像之前几次那样包下车厢。能买到火车票就算不错了,如果不是赵连丙的关系,我们几个可能连个座位都混不到。我们这节车厢里面到处都是逃难的人,大人哭小孩闹的,加上九月闷热的天气,让人更加心烦意乱。
  
  等到火车开动之后,车厢里总算是有了流动的空气,感觉也算好了许多。赵连丙对着我说道:“这次咱们去请人,你说有几分把握?咱们要请的人我都见过,说句实话,都是脾气古怪的人,一旦不下山趟这个浑水,那咱们怎么办?”
  
  我说道:“老赵,既然去了,我就有把握把他们请下来。不过吴老二可能会留在秘境当中,他是请不动了。十有八九请下来的是那只猫带着它俩狐狸老弟。”
  
  赵连丙和吴老二打过不少交道,原本以为请下山的八成就是他吴某人。没有想到我直接先把这个人排除了,当下老赵愣了一下,说道:“他不是你的师叔吗?我还以为吴仙长会来帮忙,坏了,我给少帅的心里写的是请吴道义下山……”
  
  “老赵,你这辈子够呛能再见吴老二了。”
  
  这时候,沈中平突然开了口。他说话的时候,孩子突然哇哇的大哭了起来。雷隐娘要给孩子喂奶。这前后左右的都是人不方便,我这弟弟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罩在女人身上让她去奶孩子。自己继续说道:“你还不知道吧?我哥和吴老二换了身份,现在好事便宜了吴老二,他长生不老还不算,还要代替我们家老大成为新的秘境之主。”
  
  这是我回到沈家堡之后,耐不住沈中平软磨硬泡,将那天的事情对着他说了。听了这几句话之后,赵连丙还没有怎么样,被拉过来当证人的王殿坤一脸惊讶的说道:“还真有神仙?
  
  之前还以为老赵是找你们蒙少帅的钱,原本真有神仙……”
  
  “老王,这话你听听就好,回去之后不要到处乱传。”赵连丙说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不管是吴道义,还是那只猫神仙,只要能帮着咱们抢回来奉天就好。趁着这次机会,直接把小日本都赶出东北去。要不然还是一块心头大患。”
  
  我也跟着说道:“首先是赵年和石原莞尔,—定要把他们俩碎尸万段,给我沈家堡的老老少少们报仇。”
  
  “那还用说嘛,我去把当年活剐了康小八的刽子手找出来。把他们俩千刀万剐了,给沈家堡的老少爷们儿报仇。”赵连丙说到这里的时候,想到了前天晚上的事情,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继续说道:“要是老帅还活着,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这时候,雷隐娘奶够了孩子,拿掉了沈中平的衣服,开口说道:“赵年给我留着,就是他下手杀了我雷世一族的人。他不死的话,那些死了的人不会瞑目的。”
  
  雷隐娘说到雷家的事情之时,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对着面前这几个人说道:“有一件事,赵年和石原莞尔应该也会算到我们要去喇嘛庙请人下来。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拦截的,说不定他们已经在前面等着我们了……”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四十二章 王殿坤

  “哥们儿,你弟弟和侄子都在后面,要是真打起来,你们老沈家就算是绝了根……”这句话算是熄灭了我心头的怒火,现在整个沈家堡就剩我们三个姓沈的了,这要是出了事的话,别说我们家了,就是沈家堡也绝了根。
  
  看着我放弃了抢夺方向盘,罗四维和赵连丙这才算是松了口气。罗老四继续安慰我说道:“咱们这不就是去给小鬼子找麻烦的吗?不管是猫还是吴老二,就是那俩狐狸也行。随便弄出来一个就够小鬼子喝一壶的。咱们早点到,小鬼子们就早归西……”
  
  罗四维说话的时候,我从汽车的后视镜中看了石原莞尔和赵老蔫巴一眼,咬着牙说道:“再等等……你们俩再等等……”
  
  没过多久,这两个身穿日本军服的军官便消失在了我的眼中。卡车继续向前行驶,一直行驶到了苏家.屯附近,七拐八拐的开进了一座民宅之前。赵连丙将卡车停好之后,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我进去拿关东军发的通行证,你们哥俩等我—下……”
  
  听到老赵要进去,罗四维马上冲着我使了个眼色,随后开口说道:“老赵,我们陪着你一起进去吧。我憋着泡尿,正好借个厕所用用。
  
  哥们儿,你不是也要尿尿吗?车上有你弟妹,随便找个地方也不方便。就这儿了,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我明白罗四维的意思,奉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石原莞尔恐怕已经对我们俩岀了天价的悬赏。虽然老赵之前跟我们经历过几次冒险,不过现在我已经不是奉天警察厅长,他却连升了几级,已经不是当初的交情了。加上现在奉天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谁知道赵连丙会不会想要改换门庭。把我和罗四维交到日本人的手上。
  
  我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赵连丙真有这个想法的话,刚才已经把车停在日本人的面前了,何必这样麻麻烦烦的再动手?不过比起来老赵,我还是和罗四维有交情,既然他已经开了口,那就索性进去喝口水也好。
  
  赵连丙倒是没有反对,交代了沈中平两口子小心之后,他带着我和罗四维一起下了车。
  
  走到门口有节奏的敲了几下大门,在敲门的同时,赵连丙掏出了手枪,打开了保险将枪口对准了门口。似乎他对这里也不怎么托底……好在片刻之后,门内也响起来几声有节奏的敲击声。听到了声音之后,赵连丙脸上的表情才算缓和了一点。这时候,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里面的人看清了赵连丙之后,这才将大门打开,说道:“你怎么才来?再不来的话我就要走了。到处都是抄家的小鬼子……这就是要做通行证的人啊。”
  
  这时候,我看清了开门这个人的相貌。看着四十出头的年纪,一张没有胡子的国字大众脸,脸上风吹雨打的黢黑,身上穿着一身长衫,不过看着这样的衣服和他不怎么搭调。
  
  这个人说话的时候,赵连丙已经拉着我和罗四维走了进去。将大门重新关好之后,他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这是专门给帅府搞情报的王殿坤,我就是托他给咱们做几本假通行证。老王,再加两个,一男一女都是二十来岁,名字你给起……要多少时间?”
  
  “怎么还临时加?你也没早说啊……”这个叫做王殿坤的人有些焦躁,不过看样子又不敢得罪老赵。当下搓了搓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拍照片也来不及了,这俩人你们都认识吧?过来,挑一张最像他们两个人的……”
  
  说话的时候,王殿坤已经带着我们进了屋子。随后拉出来一个抽屉,里面满满当当装着几百张的小照片。他指着这些照片说道:“里面有三百六十张男人的照片,还有二百多张女人的照片。你们挑两张相像的照片,别的你们不用管了。”
  
  当时照相的技术还没有多么发达,照片拍摄的也不是那么清楚。当下,我和罗四维在当中选了一男一女的照片。乍一看的话还真会把照片上的人物和沈中平两口子有七八分的相像,将照片给了王殿坤之后,他急忙将照片贴在了两个空白的通行证上面。随后又找出来日本关东军的印章,盖在了通行证上面。
  
  赵连丙接过来通行证,检查了一遍。随后从怀里掏出来一大一小两根金条给了王殿坤,说道:“手艺不错,这是说好的二十两黄金。多出来两个人的护照我再给你十两黄金……”
  
  “不行,不是早上的价钱了……”
  
  王殿坤说话的时候,将两根金条又塞回到了赵连丙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奉天城待不下去了,老赵,你也不在乎多我一个。带着我一起走吧。我真是没办法了,这几年我给帅爷搞情报,日本人早就对我立案了。我自己根本岀不去……”
  
  赵连丙和王殿坤还是有交情了,当下看了我和罗四维一眼,确定了我们俩没有反对的意思之后,直接说道:“我就当做善事了,老王,你知道规矩的……”
  
  王殿坤欣喜若狂,说道:“我都明白,从现在开始我是一个哑巴,死都不说一个字,你们放心吧。要是我把你们的下落说出来,天打五雷轰……”
  
  见到护照凑凑齐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看得了。当下我们几个人带着王殿坤,带着他离开了这间房子,出门之后便上了汽车。赵连丙让他躲在车棚里面,现在没有多余的日军军装,只能委屈他坐在后面了。
  
  卡车再次发动之后,驶离了苏家.屯。赵连丙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现在几条出离的路都被堵死了,幸好我早有准备。让老王准备好了咱们几个人的通行证……”说话的时候,前面已经到了通往关内的关卡处,唯一一条出口已经都架上了机关枪……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四十一章 车上

  根据赵连丙所说,现在奉天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昨晚驻扎奉天的日本人突然动手,冲击了奉军的各个军营。原本他们只是试探一下,如果守军反抗的话,没有想到是奉军竟然接到了不许抵抗的命令。结果试探变成了真实的攻击,当中几乎没有遇到一点抵抗。天亮之前便占领了奉天全境……赵连丙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说道:“老帅死了才几年?要是他老人家还在的话,早就下令和小日本干了。咱们奉军几十万的人马,飞机大炮比谁也不差。怎么就不抵抗……”
  
  看着赵连丙动了情绪,罗四维急忙说道:“哥们儿你消消气,好好开车……小鬼子长不了,兴许三两个月咱们就能再打回来。
  
  不过这话说回来,你把我们几个拉到北平,我们不是军事上的长官,能干什么?”
  
  “先到北平,见到了少帅之后再说。”赵连丙明显也没有想到,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都是大人物,总会派上用场的……”
  
  “不去北平,去贺兰山……”没等老赵说完,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坐在车里被风一吹,之前浑浑噩噩的状态也清醒了许多。
  
  知道靠着少帅够呛能报仇,现在只能指望秘境里的吴老二和猫了。当下,继续说道:“咱们再去贺兰山,老赵你去过的,山上的喇嘛庙有人能帮少帅撵走这些日本鬼子……”
  
  “喇嘛庙?”赵连丙迟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知道那里有神仙,不过这可是两国之间打仗。神仙靠谱吗?我可从来没听过神仙下凡帮着老百姓打仗的。”
  
  “靠不靠谱去了就知道了……”说话的时候,我两眼无神的盯着车窗外面的风景。脑海中却出现了一个场景;在一栋房屋前,一个女人对着他的男人说道:“沈炼长大成人之后,会经历一场灭顶之灾。能帮着他化解灾难的就只有你了,你只有再娶妻生子才帮得了他。记得啊,不认他才是帮了咱儿子……当家的,我知道这样对不起你。可是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你过来坐着,我提咱们儿子先给你磕头行礼了……”
  
  男人原本不想答应,可是实在拗不过女人,最后只能勉强答应。这正是当初我在秘境当中看到的景象,当时还以为都是大猫何狗弄出来的幻象。经过了昨晚一夜之后,明白过来这些才是大猫真正想让我看到的景象……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卡车前面突然冒出来一队日本兵来。这些士兵扛着不知道从来抢掠来的物品,见到行驶过来是他们的卡车之后,带队的一名军官伸手拦住了卡车。看这个架势是想要搭车运送他们抢来的东西。
  
  赵连丙原本不想停车,不过看到又有不少日本兵出现,担心直接闯过去会暴露我们的行踪。一旦这些士兵一起开枪,我们车上难免造成伤亡。伤到了别人还好说,伤到了我的话那他的任务便功亏一溃了……当下,仗着自己懂几句日本话,赵连丙减慢了车速,同时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你们俩装睡觉,一会我就说你们俩昨晚负伤昏迷了。
  
  沈中平两口子给领事馆打工的中国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连丙已经将车停下,随后打开车窗对着外面的日本兵说了一通磕磕巴巴的日本话。听到他这几句话,我心里一沉。这几句我都能听出来破绽,这些日本兵会听不出来吗?罗四维和我一个心思,他轻轻的捅了我一下,示意一会西洋镜破了,赶紧抢车往前冲……让我和罗四维大跌眼镜的是,这几个日本兵竟然没有听出来破绽。冲着赵连丙说了几句之后,便侧身让开了道路。
  
  等到汽车开起来之后,罗四维才低声对着赵连丙说道:“老赵,你这口条怎么瞒住他们的?我都能听出来锦州味来。”
  
  “我说我是朝鲜来的入征兵,他们就信了。
  
  小鬼子想让我稍他们一段,我说不顺路……”赵连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继续说道:“刚才我都没敢熄火,一旦说破了就压死这几个小鬼子。他们的命好,差一点就死在我的车牯辘下了。”
  
  当时日本军营里已经有不少来自朝鲜的入征兵,有的人刚刚从朝鲜过来,日本话说的差一点也能混过去。不管怎么样,我们这一关算是蒙过去了。只是看着前面还有不少的日本兵,希望一会别在出类似的事端。
  
  继续往前走,看到不少被解除武装的奉军,被日本兵押着往前走。只要当中有人稍微表现出来一点要逃走的意图来,押解的日本兵便马上开枪打死这个人。甚至这些俘虏老老实实没人想要逃走,日本兵也会找出来几个高大的奉军开枪打死,让其他的俘虏不敢乱动。
  
  “昨晚只要他们拿起枪反抗,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罗四维叹了口气之后,刚刚想要继续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拉着我说道:“别往前看,是冤家……老赵你也把头低下,前面是狗日的赵老蔫巴……”
  
  说话的时候,罗四维敲了敲车后窗,示意躲在车棚里的沈中平两口子藏好,不要让人发现。
  
  听到赵老蔫巴四个字,我已经控制不住的抬头向前看去。看到一个独眼的日本军官站在街道前面,正在有说有笑的和旁边的日本将军说话。独眼人就是赵年,而那个和他说话的,正是我另外不共戴天的仇人——石原莞尔……两个人的注意力并不在我们这边,我已经按耐不住心头的怒火,打算抢过赵连丙的方向盘,直接压死这俩仇人。看到我反常的举动,罗四维死死的攥着我,赵连丙一踩油门,从这两个人的身边行驶了过去……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四十章 救兵

  火势很快便蔓延到了整个屋子,古怪的是,夹壁墙并没有受到大火的影响。除了温度稍微高了一点之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不适感觉。
  
  大火烧了两三个小时,直到屋子被烧毁,连着夹壁墙的墙壁倒塌才算露出来一个窟窿。
  
  失魂落魄的我被罗四维从里面拖了出来,此时的沈家堡已经见不到一个活人了。到处都是烧毁的房屋和惨死村民的尸体,只是过了一个晚上,这里便变成了地狱一般的所在。
  
  好在此时日本兵已经都撤走,罗四维见到沈家堡不能待之后,一手抱着孩子,另外一只手拉着我向我建造的宅子那边走去,边走边说道:“哥们儿,当初建房子的时候,我让他们挖了个菜窖。现在用上了……一会你带着你侄子先在里面躲躲,我回庙里把钱拿出来。奉天还不知道打得怎么样了,要是苗头不对,咱们就进关躲躲。不过估计奉军吃不了亏,咱们人多,家伙也不差……”
  
  罗老四说到这里的时候,远处突然出现了个人影。看着人影身上穿着日本人的军装,罗四维以为日本人又杀回来了,吓得一缩脖子,不过看清了来人的相貌之后,他急忙挥手说道“老赵!这里……是少帅派你来救我们的吧?你来晚了,小日本把沈家堡屠了。你们把小日本打跑了吧?赶紧去抓石原莞尔,给堡子里的老少爷们儿报仇……”
  
  来人真是和我们几次出生入死的赵连丙,他见到了我和罗四维之后,急忙跑了过来。到了跟前之后,一把捂住了老四的嘴巴,说道:“别那么大声,奉天丢了。你们俩赶紧跟着我走……”
  
  “那么大的奉天丢了? 一夜之间就丢了……”罗四维错愕的看了一眼赵连丙,随后脸上的表情变得警惕了起来,对着他继续说道:“那你不赶紧往关内跑,到沈家堡干什么来了?不怕遇到日本兵吗?”
  
  “说实话,我也不想来……”赵连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老帅还活着的时候,曾经写过一个一百五十个人的名单。那时候是防着关内的革命军,一旦他们北伐打进了奉天城,名单上的人都要跟随老帅一起撤离奉天。名单上排在第九的人名就是我这老长官沈炼,现在老帅虽然不在了,不过少帅在北平发回来电报了。让我们一定要把名单上的人带出奉天,我就是负责带你们走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连丙又看了我一眼,再次说道:“沈炼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有个孩子?”
  
  此时,我虽然能看、能听,不过因为心里的无力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当下还是罗四维替我将石原莞尔和赵年怎么屠的沈家堡说了一遍,听到我的父亲死在了石原莞尔刀下,赵连丙叹了口气,说道:“先不说报仇的事情了,你们俩跟着我去关内吧。现在少帅人在北平,找到他之后再说别的……”
  
  说话的时候,赵连丙从背包里摸出来两套日本军装,交给了罗四维之后,说道:“昨晚咱们奉军大溃败,现在小鬼子到处杀人呢。先换上日本军装,等着入关之后把这身皮脱了就好……”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再次出现了两个人影。见到我们几个人之后,其中一个纤细的人影身子一晃,已经到了我们的面前。她一把从罗四维怀里抢过了孩子。看到了孩子完好无恙之后,这才说道:“吓死我了,还以为见不到你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来人正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沈中平两口子,他们俩去了抚顺办事,这是听说奉天出事,这才连夜赶回来的。
  
  比起来雷隐娘,沈中平脸上满是惊恐地表情,看着自己父母家的房子被烧毁。一路上满是烧毁的房子和死尸,心里已经对他父母的下落凶多吉少。好在看到了我抱着他的孩子,心里多少有了一点我救了他父母的期盼。或许以为我来得及时,两位老人都被救了出来。
  
  沈中平心虚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老大,我看家里的房子被烧了。咱爹呢?还有我妈都被你藏哪了……”
  
  沈中平出现,让我终于见到了亲人。当下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当场便流淌了下来。随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对着他说了一遍。
  
  虽然沈中平心里多少有了点准备,可是听到了父母惨死的消息之后,还是大哭了起来。
  
  随后在我们几个人的陪同之下,走进了烧焦的屋子里面。见到里面躺着的三具焦尸,辨认出来自己父母的尸体之后,哭的差一点晕了过去。
  
  这时候,罗四维开口说道:“中平,现在不是办白事的时候。咱们得赶紧走,你听我的,先把你们老爷子、老太太暂时安置在地窖里。
  
  等着把日本鬼子赶走之后,咱们再回来风风光光的给他们二老办白事。”
  
  沈中平不傻,听明白之后,哭哭啼啼的答应了罗四维。当下我们几个人一起动手,将我亲爹和他后老伴,连同沈连城的尸体一起藏在了菜窖里。随后悲痛的离开了沈家堡,赵连丙在附近藏了一辆大卡车。换好了日本人的军装之后,我们几个人上了卡车。顺着小路向山海关的位置进发。
  
  卡车行驶了一阵子之后,并没有见到日本军人。我们几个人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回到了肚子里,趁着老赵开车的时候,罗四维向他打听奉天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别提了,我现在还嗡嗡的。”赵连丙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昨晚上日本鬼子冲北大营了,不知道那个瘪犊子下的命令,不许咱们的士兵抵抗。结果几千几万的士兵,就这么被几百个日本兵俘虏了。我想想就来气,妈勒个巴子的……”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三十九章 长生不老的关键

  看着还挂在佩刀上的男人,石原莞尔和赵年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日本人甚至都忘了将佩刀从男人身上拔出来……原本他们俩还打算将我亲爹当作突破口,来找到我的下落。现在非但不知道我哪去了,还把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杀死了。
  
  沉默了半晌之后,赵年对着石原莞尔说道:“将军,现在事情不好办了。你杀了沈炼唯一的亲人,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吴道义虽然死了,秘境里面可是还有一猫二狐的。如果沈炼能说服那只猫下山给他报仇的话,你我都没有活下去的道理……”
  
  石原莞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冷冷的看了赵老蔫巴一眼,说道:“为了这次奉天事件,我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我不怕死,你不一样,你不怕死的话,干嘛追求长生不老……”
  
  说到这里,石原莞尔顿了一下。他感觉自己说的有点重了,还要依仗赵年才能夺得长生不老的奥义。现在还不是和他翻脸的时候,当下继续说道:“赵桑,你说的也太悲观了。你的背后是我们日本皇军,当初在北平城里,你依仗着散兵游勇一样的中国.军阀,差一点将猫和狐狸解决掉。有第一次,就可以再有第二次……”
  
  “没有第二次了……”赵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猫是分了大半的法术给吕万年看守秘境,就是这样,我也没有把它怎么样。现在如果沈炼以干掉我们俩作为条件,接替了猫作为秘境之主的话。石原将军,请你相信我,这一关我们是过不去的。”
  
  说话的时候,赵年走到了我亲爹的身边,动手将石原莞尔的佩刀拔了出来。随后恭恭敬敬将死尸放在了床上,找了一床干净的被子盖好之后。他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边磕边说道:“叔儿,对不住了。原本就是想吓唬吓唬你的,没有想到你这么硬气。你下去之后见到了吕万年的话,替我解释一下……”
  
  看着赵年对死尸磕头,石原莞尔犹豫了一下之后,跟在后面鞠了几个躬。随后他对着老蔫巴说道:“你能暗算猫一次,就可以再有第二次。总有办法的,赵桑,你再想想。我们可以说这几个人都是土匪干的,他们来沈家堡借粮,突然狂性大发,杀了这么多的人……”
  
  “那只猫不是傻子,它活了几百年,不会看不出来的。”说话的时候,赵年脱掉了自己的军装。将衣服交给了石原莞尔之后,继续说道:“我打算去西洋躲躲,等到过了七八十年之后,再易容回来,或许那个时候还有机会……”
  
  听到赵老蔫巴的话里带出来要走的意思,石原莞尔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厉声说道:“你答应过我什么?我连亲自策划的奉天事件都不管了。陪你来这里,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
  
  他这两句话说的狠了点,屋子里的日本兵虽然听不懂中国话。不过还是从自己长官的语气当中听出来对这个独眼中国人的不满,当下,纷纷举枪对着赵年比划。只要石原莞尔一个暗示,便会当场打死赵年。
  
  赵老蔫巴满不在乎的看了一眼这几个日本兵,随后对着石原莞尔说道:“我答应过你,只要找到了长生不老的修炼之法,就让你带回日本孝敬你们的天皇……先找到沈炼吧,找不到他的话,说什么都是废话。”
  
  这句话点醒了石原莞尔,他对着自己的手下说了几句日本话。说完之后,又用中文对着赵年说道:“不能让沈炼去找猫,给我们增加不必要的麻烦。就算找不到这个人,也不能让他活着……长生不老还有其他的办法,你会找到的。”
  
  说话的时候,几个日本兵便冲到了外面。
  
  随后一阵机关枪的响声传了过来,随即是无数声惨叫。看样子外面的大队日本兵开始屠村了,石原完尔刚刚下达的命令是,杀光沈家堡所有的活人,连带着烧光这里的房子。天亮之后不能留下一个活人……听到了外面的变化的话,赵年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他本来指望着夺我的舍,然后投机取巧借我的身体,达到自己长生不老的目地。现在石原莞尔想要杀了我,那就等于绝了他长生不老的希望。
  
  赵年为了长生不老,已经把他能得罪的人都得罪了。现在只能依靠日本人的势力,可是石原下达了杀我的命令,这个赵老蔫巴便不能接受了。可是没等他开口阻止,石原莞尔已经继续说道:“现在就看谁快了,你有本事的话,那就在沈炼被杀死之前,找到他……”
  
  赵老蔫巴听到,不再理会这个日本人,他猛的转身冲出了屋子。看着赵年消失的身影,石原莞尔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还有事情瞒着我,看看你还能瞒多久……”随后,他反手将桌子上的油灯灯油撒在了床上的尸体上面。划了根火柴引燃灯油之后,看着火势起来,他这才转身离开了屋子。
  
  与此同时,我已经好像坠入了万丈深渊当中……看到了父亲的惨死,我的眼前一黑,身体前倾趴在了夹壁墙上。一股极端无力的感觉袭来。这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了吕万年和我亲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为什么我爹这么多年以来,那么偏袒他的后老伴。我爹在我娘那里,早就知道了这个结局……见到父亲的尸体被大火焚烧,我好像发了疯一样的拍打墙壁,想要冲出去将我爹身上的大火扑灭。可是这墙壁毕竟是我娘的手笔,就是为了今天这样的情形。我用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损坏墙壁。罗四维抱着我侄子,在一边劝解,可是我已经连一个字都听不到了……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三十八章 决然

  “一千两黄金,那么多钱啊……”
  
  我亲爹冲着石原莞尔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要是我知道的话,这不就发大财了吗?可惜了,沈炼那小子也不知道死哪去了。”说话的时候,他伸手在炕柜上抽出来一床被子,小心翼翼的盖在了沈连城的死尸身上。
  
  “连城老哥,前年给我们家老二盖新房的时候,问你借了一百大洋。当初说好是去年过年之前还的,一直拖到了现在……这钱我不会赖的,一定会还。”我亲爹唠唠叨叨的嘀咕了几句之后,转头对着赵老蔫巴继续说道:“等着沈炼那小子来看我的时候,我把他稳住。你们来抓他的时候,一千两金子,一手交钱,—手交……”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石原莞尔突然对着我亲爹就是一巴掌。一下子打得他直接摔在了地上,女人见状之后,吓得痛哭流涕。她不敢去扶自己的男人,眼神开始有意无意的向着夹壁墙这边看过来。
  
  这个小动作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石原莞尔亲自带着人走到了墙壁边。他直接推倒了墙壁前的座钟,随后伸手在墙上面敲了几下,传来的是几声闷响,凭这声音怎么都不像里面藏着人的样子。在他的授意之下,几个日本兵仔细的查看了墙壁,依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时候,其中一个日本士兵发现了摔在地上的座钟里面掉出来了两根金条。将座钟拿起来之后,才发现里面藏着四根金条。看起来刚才女人的注意力是在这上面……石原莞尔有些失望的将金条拿在了手中,随后交到了我亲爹的手里,说道:“沈老先生,你这样不好。沈连城先生的下场你是看到的,为什么不引以为戒呢?你明明知道沈炼的下落,为什么不说?还编出来这样的谎话,你这是在侮辱我……”
  
  我亲爹擦了擦鼻血,说道:“毕竟是我的种,我是当爹的,总不能看着他死吧?天底下当爹的都一样,自己吃点亏就吃了,不能看着孩子吃亏……我实话实说,刚才赵连丙来车接他了,临走的时候那个死小子让我拖一拖你们,估摸着这时候他已经跑远了……”
  
  石原莞尔知道我亲爹还在说假话,他沉默了片刻之后,转头看了一眼这屋子里的女主人,随后说道:“沈夫人,你来说吧。只要你说出来沈炼的下落,我来保护你们的安全。如果你和你丈夫一样执迷不悟的话,那就是我也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
  
  说话的时候,石原莞尔用脚尖挑开了盖在沈连城身上的被子,指着地上的死尸说道:“如果你们还是不肯说实话的话,看到地上的尸体了吗? 一会你们夫妻俩也要这么躺在地上,肚皮给刺刀挑开,里面的内脏流淌了一地……”
  
  石原莞尔说话的时候,女人吓得已经哆嗦了起来。这时候只要她回头指着夹壁墙说一句,我和罗四维就算是交代了。看样子她也忍不了多久,说出来我藏身的位置只是时间的问题。这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等到夹壁墙打开的时候,和这几个日本人拼了。只是可怜被罗四维接过去的孩子,这么个小东西他可怎么办?
  
  这时候,我亲爹走到了他女人的身边,对着她说道:“我早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会发生,心里盼着这一天晚点来,可是该来的始终会来。
  
  对不起、对不起……”
  
  我亲爹对着他后老伴说话的时候,石原莞尔原本有些警惕。不过刚刚他亲眼看着自己手下的日本兵搜过这个男人,他手上又没有什么家伙。真要有什么动作的话,赤手空拳的也什么都做不了。
  
  就在我亲爹说到对不起的时候,女人已经哭的泣不成声,边哭边对着自己的男人说道:“你就把沈炼交出去吧……你儿子是大官,他们不会难为他的……说吧,再不说的话,咱们的命都保不住了。当家的……我求求你……”
  
  女人央求她男人供出我藏身之处的时候,我亲爹一直在重复着那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一边的日本人和老蔫巴在等着这老两口供出自己孩子的下落。
  
  就在这个时候,我亲爹终于住了口。随后他突然抓住了自己的女人,张嘴对着她的咽喉咬了下去。就是石原莞尔和赵老蔫巴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狠心,随后几个日本兵亲眼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口将自己老婆咽喉的皮肉咬了下来。
  
  女人的咽喉被咬出来一个血窟窿,里面的血管、气管都被咬断,鲜血咕咚咕咚的向外冒,她连说话的力量都没有,只是颤抖着挣扎了几下,便彻底的丢掉了性命。
  
  看到自己的老婆断了气,满身鲜血的男人“嗷……”的一声趴在女人身上,放声大哭了起来。他边哭便继续重复着那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此时,石原莞尔和赵老蔫巴也被吓着了。
  
  他们俩半晌才回过神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石原莞尔让自己的士兵拉开了我亲爹。随后又让人查看了女人,确定了已经救不回来之后,石原莞尔有些懊恼的抽出来自己的佩刀。
  
  刀尖顶着我亲爹的心口,说道:“为了儿子,你能亲口咬死自己的妻子,值得吗?”
  
  “不是值不值得,这个结局早就定好了……”我亲爹凄然的笑了一下之后,完全不理会自己心口上顶着的刀尖,继续说道:“他们俩,我一个对得起生,一个对得起死。能做的就这么多,下去之后,我会向她磕头赔罪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亲爹身体猛的向前一扑。石原莞尔收刀不及,刀尖刺破了他的前心,随后从背后冒了出来。眼看着这个平时窝窝囊囊的男人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三十六章 夹壁墙

  说完之后,还没等我开口问他,我亲爹已经按动机关,将夹壁墙重新关上。等到墙壁完全合上之后,我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一排监视孔,从这里可以看到、听到屋子里发生的事情。
  
  看到我亲爹将座钟重新放回到了桌子上,随后又将一切都恢复如初。
  
  他的后老伴开始还是一脸迷糊,明白过来之后,对着自己的男人说道:“当家的,我嫁给你们老沈家二十年了,怎么都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个地方?你还有多少事没告诉我?告诉你,日子没有这么过……”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亲爹突然转过了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自己的女人说道:“你嫁给我这么多年,有哪一件事我没有随你的意吗?你不让我去见老大,我就不去。你说把老大家里的钱都拿回来,我翻箱倒柜的给你找。夫妻一场二十年了,我就这么一件事—一今天这件事你得可我的意……”
  
  我亲爹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语气当中充满了坚定,之前窝窝囊囊的样子一扫而光,女人吃惊地望着这个和她同床共枕的男人,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与此同时,躲在夹壁墙里的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我亲爹怎么变成这么古怪了?而且让我躲藏在这里还说的过去,可是把他孙子一起扔给我算是怎么一回事?当下,我和罗四维在夹壁墙里到处寻找可以出去的机关。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于是我们俩开始拍打夹壁墙,希望我亲爹听到之后打开夹壁墙。
  
  不过墙壁外面的两口子好像听不到我们拍打的声音一样,我和罗四维拍打了半晌之后,我拉住了罗老四,说道:“别费劲了,这里有古怪。这个夹壁墙是我娘建造的。看样子里面的人不管怎么大喊大叫,外面的人都听不到。
  
  等吧,等到了外面的小鬼子都走了之后,我二叔才能放我们出去。”
  
  罗四维停止了拍打,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哥们儿,我说句不该说的,你们家老爷子太反常了。老话说了,物极反常必有妖孽。老爷子指定是有什么事儿……”
  
  罗老四的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了—阵枪声,随即又出现了一连串的惨叫声。听到了枪声之后,屋子里的女人开始惊慌了起来。我亲爹倒是坦然自若,对着他的后老伴说道:“一会不管出了什么事情,都不要乱说话。听我的……”
  
  —句话还没有说完,一队日本兵押着满身是血的沈连城走了进来。将我亲爹和他的后老伴制住之后,门外最后走进来了两个身穿日本军服的男人来。其中一个身穿将军制服的人正是小鬼子石原莞尔,另外一个身穿中佐的独眼龙是在太原无功而返的赵年……石原莞尔先是用日本话训示了几句自己的士兵,随后冲着几个中国人笑了一下,说道:“这些士兵都是粗人,让两位乡绅受到惊吓了。我代他们向你们道歉……”说到最后,石原莞尔对着在场的中国人微微点了点头。
  
  刚才外面日本人开枪,沈家堡的人已经有了伤亡。现在看着这个日本兵头子假惺惺的样子,众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都不敢接话,等着石原莞尔后面的话。
  
  不过石原莞尔没有继续说话,站在他旁边的赵老蔫巴却开了口:“两位叔叔、大爷,还记得我老蔫巴吧?不要怕,皇军和东北军的冲突和你们没关系。不管谁输谁赢,明早的日头还是从东边升起来……我们这次过来,是来找沈炼兄弟的。你们有谁看到他了吗?”
  
  “我就说这是老蔫巴,你算是混整了,都混上日本人的皮子了。”沈连城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之后,继续说道:“沈炼不在堡子里,他和罗四维一直住在二郎庙。你们去那里找他……”
  
  沈连城的话还没有说完,石原莞尔突然对着手下士兵做了个手势,随后其中一名士兵直接举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猛的扎进了沈连城的肚子里。我亲爹的后老伴吓得大叫了一声,这女人一个没站稳,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只有我亲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沈连城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一样。
  
  这时候,其他几个日本兵一起举着刺刀,对着还在地上哀嚎的沈连城扎了下去,直至这个人彻底的断了气为止。
  
  我和沈连城的感情要比对亲爹还要深,没有他的话,我或许早就饿死、冻死了。见到他惨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我忍不住用力的敲打着墙壁,想要从这里冲出去和这几个日本人拼命。只是这个夹壁墙实在是有古怪,外面竟然—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看到沈连城断了气之后,石原莞尔冲着我亲爹笑了一下,说道:“这就是说谎话的代价,我不喜欢说谎话的人。刚才有人亲眼看见沈连城先生带着沈炼去了他家里,他明知道沈炼的下落,却要隐瞒。这个是无法原谅的……”
  
  原本石原莞尔将沈连城带过来,就是杀鸡给猴看的。按着赵老蔫巴的说法,我亲爹胆小如鼠,这么吓唬一下的话,一定会把他家老大的下落说出来的。沈家堡里都知道他对我没什么感情,为了自己的性命,说出来个不受待见的儿子下落,也没有什么。
  
  让老蔫巴没有想到的是,我亲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完全不在意沈连城的死,当下回头将自己的女人搀扶了起来,说道:“乡下女人没见过杀人,老蔫巴,看在你还叫过我几天叔的份上,就别难为你叔和你婶子了吧?”
  
  “沈老先生,只要你们肯合作,我们是不会难为你的。”石原莞尔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只要你能说出来沈炼下落的话,我私人赠送你一千两黄金……”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三十五章 夹壁墙

  好在二郎庙距离沈家堡并不远,罗四维拼命跑了十分钟左右,终于赶到了沈家堡。
  
  此时,堡子里的老少爷们儿正在场院里,看着远处炮火连天的景象。就见奉天方向已经是一片火光,还能看到远处一些身穿奉军军装的军人们,好像丧家之犬一样的逃窜着。
  
  “咋得了这是?”沈连城也在这些人当中,见到罗四维背着我到了近前,他急忙出来帮着罗老四将我放下。看到了我的伤口还在哗哗流血,他急忙再次说道:“咋还中枪了?赶紧,赶紧把沈炼送到我家去。我家存着白药……”
  
  “来不及了……”没等沈连城说完,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继续说道:“叔儿,奉天那边出事了。咱们堡子离奉天太近,赶紧的带着乡亲们避避……去蛤蟆嘴,我知道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咱们先去蛤蟆嘴避避……”
  
  沈家堡的人都是从小听着蛤蟆嘴鬼故事长大的,听到了我让他们去那里避难,脸上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随后这些人都开始嘀嘀咕咕了起来。
  
  “蛤蟆嘴啊,拉倒吧,那里有吃人的鬼……你们谁爱去谁去,反正我就留在家里了。别听沈炼的,你们还当他是警察厅长呢?
  
  小鬼子才多点人?这时候怕都让奉军杀光了。”
  
  “四哥说的在理,再说了,小鬼子也是人,就算真到咱堡子来,也就是借粮借钱的。这几年附近几个缙子是不来借粮了,不过借谁不是借?给他们千八百斤的粮食也就差不多了。连城哥,你家大业大的,这事还是得指望你……”
  
  看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说话,可就是没有人敢去蛤蟆嘴避难,我急的团团转,嘴都说的起泡了,可是也没几个人答应。
  
  这时候,沈连城说道:“大侄子,现在日本人正在打奉军,还顾不到我们这一块。去不去蛤蟆嘴不急,你先跟着我回家上药。这还在呼呼冒血,再过一会你可就顶不住了。”说着,他亲自搀扶着我,和罗四维一起,搀着我向着沈连城家走去。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我现在一阵阵的迷糊。当下跟着沈连城去了他家,上了白药之后又包扎好了伤口。感觉好点了之后,我对着沈连城说道:“叔儿,这个不是玩笑,日本兵要是打不下奉天城,十有八九会在奉天周围各县撒气。咱们这里离奉天太近了,一定要出门避避。这个你得帮助我去说说……”
  
  沈连城叹了口气,说道:“大侄子,这事不好办啊。别说几个小日本了,当年我可是做梦沈家堡要遭大灾的,就差哭着喊着求他们跟着我避灾。结果呢?后半夜开始让他们跟着我跑,结果天都大亮了,人都没凑齐。这些人就这损色……”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沈连城只能答应我继续去劝乡亲们。不过就在我们出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枪响,随后看到了原本在场院里的那些人,惊慌失措的向着我们这边跑过来。这时候,跑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对着沈连城喊道:“连城哥,赶紧跑吧,小日本到了。进了堡子就开枪,沈炼!你个瘪犊子玩意儿,怎么不早说……”
  
  这时候没时间和这混蛋掰扯了,想不到日本人竟然来的这么快。沈连城一把推开了我,说道:“大侄子,你是做过警察厅长的人,不能和日本人见面。我去和他们交涉,大不了会个千八百大洋,再给几千斤粮食。”
  
  沈连城还是用和绺子打交道的方式,去和日本人掰扯。我就知道要坏,想要拦住他,可惜重伤未愈之下手脚慢了一点,没等抓住沈连城,眼看着他向着场院的方向跑了过去。
  
  “哥们儿,日本兵八成就是冲着你来的。只要你不露面,他们也不敢怎么样……”见到我要去追沈连城,罗四维急忙拦住了我。
  
  随后继续说道:“咱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只要不被日本人找到,那就没啥大事……”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别到处乱跑了,跟我回家吧。我有地方把你们俩藏起来……”
  
  现在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我和罗四维都没想到身后已经多了个人。回头一看,我亲爹站在我们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继续说道:“我不会害你的,你知道……”
  
  这时候,场院的方向越来越乱。隐隐约约已经看到了几个日本兵走出了场院,正在向我们这边走过来。当下我不再犹豫,拉上了罗四维一起,向着我亲爹家跑了过去。
  
  我亲爹家里距离沈连城家不远,拐了几个弯之后,便看到了那几间我从小看到大的大瓦房。说起来,我亲爹两口子在我身上得的钱也不少。可是他们俩不舍得把钱花在自己身上,都给沈中平盖房子,钱都花在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身上了。
  
  进了房门之后,并没有见到沈中平两口子,倒是看见我亲爹的后老伴正坐在炕上,逗她还在襁褓当中的小孙子玩闹。女人还不知道外面出了大事……见到我出现之后,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沈炼你到了啊,来。炕上做。一会婶子我给你呼大饼子……当家的,你干什么?”
  
  女人说话的时候,我亲爹将桌子上摆的座钟搬了下来。就见他在墙上扣了几下,那面发黄发黑的墙壁竟然缩到了地上,露出来里面一个可以容纳两个人藏身的夹壁墙来。
  
  女人别看在这住了二十来年,竟然都不知道这里还藏着这个一个所在。当下开口说道:“当家的,家里怎么还有这么个地方?我咋都不知道?”
  
  我亲爹没搭理她,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将炕上的孩子抱了起来,一把塞进了我的怀里,说道:“这里是你娘打造的,除了我之外,谁都不知道。你们俩进去谁也不会发现的。”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三十四章 负伤

  这是放炮的声音,听到这声炮响的同时,刚才喝的那点酒立马就醒了。当下,我从炕上跳了下来,慌乱的披上了一件衣服冲到了院子里,站在井沿向着放炮的方向张望。虽然不可能看到什么,不过此时那个方向又传来了一阵机关枪扫射的声音。
  
  这时候,罗四维也从对面的屋子里跑了出来。他身手好直接爬上了屋顶,只是看了一眼便对着我说道:“哥们儿赶紧走!有一队日本兵冲着他们这边过来了,是冲着你来的……”
  
  日本人真动手了……这时候也来不及多想了,我先是回到了禅房里,找出来藏在这里的驳壳手枪。这是前些日子县里警察局长来看我的时候留下的,说我是做过警察厅长下野的,担心会有仇家来找麻烦,身边怎么也要留着把家伙防身。当时我还笑话他想的太多了……这时候也顾不得收拾细软了,我和罗四维从二郎庙出来的时候,已经隐隐地看到远处四个日本军人向着二郎庙这边跑了过来。见到有人出来,为首的一个人大声喊道:“不许动!那边的两个人不许动。我们会开枪的……”这一句半话说的磕磕绊绊,一听就知道不是中国人说出来的。
  
  “哥们儿,赶紧往沈家堡跑。他们后面还有大队人马……”罗四维说了—句之后,便要和我一起向着沈家堡的位置跑。那里我们比较熟悉,堡子里转几圈就能把这些日本人甩开。
  
  原本我也和他一个心思,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是给堡子里的人招灾吗?当下马上又抓住了罗老四,说道:“不能去沈家堡,回庙里,解决掉他们几个之后,我们再去……”
  
  说话的时候,我拉着罗四维再次回到了庙里。随后那几个日本兵也到了庙门前,担心被伏击,几个人端着大枪都小心翼翼的进了二郎庙。
  
  “里面的人出来……不要怕……我们是来请沈炼先生的。”为首的一个人操着半生不熟的中国话,继续说道:“日本陆军本部参谋长石原莞尔阁下,请沈炼先生……”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躲在暗处的我举着驳壳枪扣动了板机。
  
  别看我开过几次枪,其实对打枪这样的技术活并没有什么把握。好在手里的是二十响的快慢机,这可是正经的德国造,比阎锡山、冯玉祥部队装备的山西造要精准的多。虽然这枪后坐力不小,不过好歹我也是摆弄过多次的,知道应该怎么样压住枪口。
  
  我将手枪换到了全自动模式,一搂板机“哒哒哒……”一梭子二十发子弹倾泄而出。对面几个日本兵距离我只有四五米远,这么近的距离瞎子搂火也能打中几个。
  
  枪声响起来的同时,四个日本兵已经倒下了俩,剩下的两个人趴下。举着手里的步枪对着我藏身的位置瞄准,其中一个人虽然看不到我具体的位置,不过还是对着刚才开枪的位置扣动了板机。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贴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原本想着接下来就是第二枪、第三枪,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日本兵刚刚开枪,另外—个当头的就对着他大声训斥了几句日本话。
  
  虽然我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不过从两个人的语气当中,还是能够判断出来,应该是他们的上级下达了不许伤害我的命令。果然,片刻之后,那个开口训人的日本兵再次用他磕磕绊绊的中国话说道:“沈炼先生,稍后石原莞尔将军会亲自来看你……请不要误会,我们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这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顶上突然闪过一道火光。还没等这两个人明白怎么回事,一个冒着火的罐子从房顶上丢了下来,正巧砸在了刚刚冲我开枪的日本人身上。随后罐子炸裂开来。这个日本兵身上瞬间着了大火……这时候我才看到是罗四维从房顶上砸下来个点着了的煤油罐子,着了大火的日本兵从地上跳了起来,随后胡乱的开始到处乱跑。和旁边的同伴撞在了一起,将火势传到了那个人的身上,两个人一起痛苦的嚎叫起来。两个人疼的到处乱窜,火势点燃了房顶上晾着的稻草。紧接着二郎庙也开始着起了火……趁着庙里的火势没有起来,他们俩已经顾不上我这边,我冲回到了禅房里,找到了备用的弹夹,换好了弹夹之后再次回到了院子里。
  
  送了这俩日本人最后一程。
  
  打死了这四个日本兵之后,我这才松了口气。这时候已经顾不上去救火了,先去沈家堡报信要紧。日本兵真的和奉军打起来了,沈家堡距离奉天太近,得让堡子里的人先避避风头。一旦日本人打败了,残兵来这里找人撒气可是大麻烦。
  
  当下,我和罗四维向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就在我们俩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后面突然响起了一声枪响。随后好像有人在我身后,举着大铁锤砸了我背后一下一样。一股力量将我打到在地,紧接着便看到鲜血止不住的从我身上流淌了下来……“兔崽子!把你漏下了……”罗老四大喝了一声之后,身子一闪冲到了枪声响起来的的位置。手里一柄短刀直接摸了开枪日本兵的脖子。这是我第一次开枪撂倒的日本兵,还以为他死了,敢情这小子一直在装死,就等着给我来这一下子了。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得留我性命的命令,只想杀了我给自己的同伴报仇。
  
  这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后背到前胸一阵钻心的疼痛。使了几次竟然疼的无法从地上爬起来,还好身边有个罗四维。了结这个日本兵之后,老四快速的跑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将我背在了他的背上。随后拼命的向着沈家堡的方向跑了下去。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三十三章 九月十八日

  此时,奉军已经纳入到了国民革命军的序列。与阎锡山等部的关系也缓和了下来,乘坐火车也不再有管制。当下,罗四维买了两张一等座位的车票,乘坐火车向着奉天进发。
  
  火车开动之后,罗四维看到车厢里面没什么人,这才开口对着我说道:“哥们儿,现在不是大猫的地盘了,咱们交心说几句。你真舍得马上就要长生不老的身子?要是我的话,知道长生不老的机会没有了,一睁眼就得和吴老二拼命……”
  
  “老四,咱们哥俩是在蛤蟆嘴结交的情谊,也是从那里开始知道了长生不老这一说。”说到这里的时候,我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你回忆回忆,不管是蛤蟆嘴的辽国太师。还是倒九仙里面的李猪儿和罗海山,一直到后来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哪个有好下场了?那个时候我对长生不老就不待见了。后来听说我是会第一个真正长生不老的人,那会心里多少还有点犯膈应。现在好了,吴老二喜欢长生不老,那就送他好了。”
  
  “那也不说便宜哥们儿我……”罗四维毗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话说回来,做不成长生不老也挺好。省的再过三五十年,哥们儿我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你倒好,风华正茂的在我面前显摆。天天能吃能喝的,你说满口牙都掉光了的我,能不眼馋吗……”
  
  有罗四维相陪,说说笑笑的也不觉时间难熬。坐了五天五夜的火车之后,终于到了终点站——奉天火车站。
  
  当下,我和罗老四从火车上下来。雇了一辆骡子大车,载着我们俩再次回到了沈家堡。
  
  回来之后一打听,沈中平两口子早已经回来了,我那弟妹雷隐娘的状态也好了很多。这次被沈中平蒙对了,见到了孩子之后,雷隐娘也不哭闹了。看着和正常人也没有什么不同,这些日子正和沈中平在家照看孩子呢。
  
  原本还想去看看他们夫妻俩,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走到家门口。就看到我亲爹扛着两个水桶走了过来,我们俩四目相对之后,我亲爹竟然一转身,好像没看到我一眼,向后回了家。随后“咣当”一声,将大门关好,还在里面上了锁。
  
  这是怎么个意思?看到我不做警察厅长了,以后不能往家拿钱就不理我了?这也太现实了吧。既然这样我也没有热脸去贴个冷屁股了,虽然沈连城一再挽留,想让我们俩住他家。
  
  不过我和罗四维商量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住到二郎庙里。那里的老道都被撵走了,正好空着,足够我和罗四维住了。
  
  沈连城知道拗不过我,也只得作罢。当下派人先去庙里打扫了一番,又将自己家里的生活用品送到了庙里,供我和罗四维使用。
  
  在沈家堡一待又是大半年,我和罗四维一起住在二郎庙里。这段时间当中,少帅不知道怎么又把我想了起来。虽然还是没给个官职,不过他还是念在我和老帅的关系份上。送来了和警察厅长薪水等同的大洋来,虽说我和罗老四都有不少的家底,可是少帅派人送钱来说明了帅府对我的态度,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再次启用我。
  
  这一下,我这小小的二郎庙又开始兴旺起来。原本早已经不走动的乡长、县长等官员又开始活络了起来。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大半年,转眼便到了第二年的九月十八号……这天下午,我和罗四维坐在佛堂唠嗑的时候,正遇到来庙里看我们俩的沈连城。见到了我之后,沈连城说道:“今天是怎么了,你六叔他们家的老大从县里回来。说在营子口那边看到日本人的军队在集结,大队大队的日本兵啊,这样的事情少见……”
  
  罗四维给沈连城让出座来,嘴里同时说道:“估计是又想要咱们的便宜了,去年不是闹过—次吗?大队大队的日本兵围在奉天城下面。
  
  要咱们少帅答应他们的什么新五项啥的,结果少帅顶住了,咋地没咋地嘛。”
  
  “问题是少帅现在不在奉天城,他老人家在北平呢。”沈连城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前天我去奉天城办事,见到以前和你们一起混的赵连丙。他告诉我的。说少帅在北平办公有些日子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听到沈连城说到了赵连丙,我心里便想到了赵老蔫巴。回来之后赵连丙来看过我,我还特意嘱咐过,请他去调查老蔫巴现在藏在什么地方。
  
  可惜张大帅死后,我的地位急转直下,赵连丙对我也不像之前那么上心了。虽然答应的挺好,可是大半年过去了,依旧没有这个人的消息。
  
  看着沈连城紧张的样子,罗四维开口说道:“沈叔儿,你把心放肚子里。咱们奉军现在兵强马壮的,还自己开了兵工厂,连飞机大炮都能造出来。小日本敢打过来,他们就是吓唬吓唬咱们,想要点好处。估计少帅给个三瓜俩枣的,他们也就撤了……”
  
  “老四,还是小心点好。”这时候,我开了口。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日本人连老帅都敢下手,别真的闹出来什么。叔儿,你让人惊醒点。要是真有什么动静,咱们这些人得有退路。”
  
  被我这么一说,沈连城又开始紧张了起来。当下也不继续唠嗑了,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你是做过大官的,我听大侄子你的。回去让堡子里的老少爷们注意点,不行就上蛤蟆嘴……”
  
  当下,沈连城急急忙忙的回了沈家堡。过了这一阵之后,我和罗四维也没在听到什么。
  
  当下简简单单的吃了顿晚饭,吃饭的时候,我们俩多少喝了一点。借着酒劲分别回到各自的屋子里睡觉……这边刚刚闭上眼睛,突然听到奉天的方向传来—阵阵“轰隆!”的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