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五章 师徒

  “赵年……”吕万年重复了一遍这个差一点成为了自己弟子的人名之后,继续对着面前血葫芦一样的男人说道:“赵年现在在什么地方?你逼停火车之后,怎么和他联系?”
  
  “师父让我藏起来,半个月之后,去奉天日本领事馆找石原莞尔,到时候他会给我一笔钱……”“男人偷眼看了—眼车厢里面的这些人之后,继续说道:“说这个叫石原的日本人还会给我一份差事,稍后我们会在奉天领事馆汇合。”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男人求饶,说道:“我是被师父骗过来的,他可没说这是张大帅的专列。早知道这样的话,打死我都不敢来触大帅爷的虎威。大帅爷您开天恩,饶了我这次吧……”
  
  张作霖被冲进来的侍卫们护着,远远的看着这个人,因为当中牵扯到了吕万年、赵年师徒俩的内情,他不便开口,只是看着这位活神仙会如何处置。
  
  吕万年看着自己这位‘徒孙’,说道:“我叫吕万年,你师父提到过我吗?”
  
  男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提到过,他说您对他不好……原本说好收他做弟子的,结果却收了另外—个人……还说您假意教他本事,不过就是为了给他办事方便……说他不会学你您,会把一身本事都教授给我……我也是猪油蒙了心,信了他的鬼话……我是两年前拜在赵年门下的,这二年就教了一点小偷小摸的本事。”
  
  这时候,吴老二开口说道:“除了你之外,赵年还收了几个弟子?他那么大的本事,不会只收了你这个顶门大弟子吧?”
  
  男人看了吴老二一眼,说道:“我们师兄弟六个人,我是老大,还有五个人分散在奉天、北平和上海,其中三个人给师父办事的时候死了,现在就剩下我和其他两个人。拜门的那一天, 师父一人给了本小册子。让我们按着册子上的内容学,每个人学的都不一样。不过都是一些邪门歪道,杀人越货用的。”
  
  吴老二和吕万年对视了一眼之后,让男人背诵了几段小册子上面的内容。只说了两三句,吕万年便开口说道:“可以了,这不是我教他的本事……”
  
  吴老二看了吕万年一眼,说道:“这是何苏万老三的叹春法,你存在蛤蟆嘴里面的了?便宜赵年了……”
  
  吕万年没拾这茬,继续对着男人说道:“继续说,再说点赵年的事情。他太让我意外了。
  
  让他松快一点。”
  
  狐狸虽然对吴老二脏话连片,不过却有些忌讳吕万年。当下脚下的力道松了一些,男人这才伸出手来,擦了脸上一把鲜血之后,怯生生的继续说道:“平时赵年也不出现,不是给我们事情做,再不就是让我们修炼册子上面的内容,他会来检查……”
  
  “都让你们做过什么?”
  
  “曾经带着我们去倒过两次墓,老二、老五和老六都是死在盗墓过程当中的。”想到当时三位师弟惨死的样子,男人露出来心有余悸的表情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其中一个是北宋先天道祖师韩光的坟墓,除了陪葬品之外,还有一把黑漆漆的量天尺,说是韩光的法器。除了这把尺子之外,赵年什么都没要……”
  
  说到这里,男人以为吕万年和吴老二会询问这把量天尺的事情。当下停了口,等着他们俩过来问。没曾想这两个人都没有询问的意思,见到他住了口,吕万年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还有一座墓呢?继续说。”
  
  男人急忙说道:“是,过了俩月之后,赵年又带着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去了河南,在洛阳边上挖出来隋唐名将窦建德侄子窦元礼的家坟。
  
  在里面找到了半本经书,只不过那个好像不是要找的东西。我们师父看过了经书之后,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差一点把我们哥几个都活埋在坟墓里,当时给我吓得,都尿了裤子。”
  
  “是窦元礼的坟墓,他要的是虚纶经……”吴老二明白了赵年的意图,顿了一下之后,冲着吕万年继续说道:“可惜他不知道,当年窦建德和王世充一起得到了经文。两个人将经书一分为二,说定了谁成为天下之主,另外一人便要臣服与他。到时候两个半部经文合二为一,让天下之主修炼。可惜了,王世充死在了李世民的手里,他那上半部经文已经毁在战火当中了。剩下的半部经文便如同废纸一般……”
  
  一边的张大帅听着新奇,当下忍不住插嘴说道:“活佛,活神仙,我打听一下啊,这个什么虚纶经的,是个什么经文?修炼之后可以飞升成仙、长生不老吗?”
  
  吕万年说道:“大元帅,那是赵年给自己找后路的,虚纶经是修炼夺舍之法的邪术。修炼了那种邪术,便可以鸠占鹊巢占了他人的身体。这是他知道得罪的人太多,打算找个圈外人夺舍,避开我们的追查。”
  
  说到这里的时候,吕万年转头对着石原莞尔说道:“该说说你们俩之间的关系了,都派弟子来策应你了,还说没关系吗?”
  
  石原莞尔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冲着吕万年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换个思路,会不会是这个叫做赵年的人想要绑票我。他先炸掉后面的车厢,赵年埋伏在附近,趁乱把我掳走。半个月之后,让他的弟子去奉天领事馆要赎金?我这么说也说的通吧?请问,你师父在你面前,提到过我石原莞尔的名字吗?”
  
  男人摇了摇头,说道:“除了这次之外,还真没有。以前不知道他还和日本人打联联,我也是今天上午才被赵年从八大胡同里面找出来的。他急三火四的,大概的说了两句。让我炸掉后面的车厢,趁乱带着石原莞尔下车……”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四章 多了一个人

  说话的时候,吕万年将手里的护身符递给了我,说道:“这玩意儿我一共做了两个,一个十二年前做好给了赵年,另外一个送了你娘宫三小姐。本来还想再做一个送给你,可惜一直没有时间。想不到赵年会把保命的东西给了这个日本人。”
  
  “如果我说这枚护身符是个英国人给的,吕先生你怎么想?”石原莞尔看了一眼吕万年之后,继续说道:“这是英国公使埃尔森男爵去年送给我的圣诞节礼物,他说是从一位中国绅士手里购得的。至于是不是你说的那位赵年先生卖的,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这枚护身符是一个鸽子蛋大小的石头,上面密密麻麻的是吕万年亲手雕刻的符文。雕刻出来的凹槽用烧化的琥珀混合碎金填满,当年跟着吕万年当徒弟的时候,曾经多少次深夜看着他在昏暗的油灯下面雕刻着石头。
  
  这石头护身符看着简单,实则一点都不简单。就连上面雕刻力道的轻重都是有讲究的,我亲眼看着吕万年的床底下积攒了一大堆的石头,结果没半个月都被雕废掉了。然后他还要到处去寻找这样大小、色泽都一样的石头。
  
  足足三五年的功夫,才雕刻成了一个出来。当初还以为这个石头蛋会便宜我,没想到护身符雕刻好的第二天,那个死了男人的阔太太就到了……我把玩着手里的护身符,随后对着吕万年说道:“这小玩意儿花费了你那么多的心思,到底干什么用的?”
  
  “当初赵年代替我看守蛤蟆嘴,这个是让他可以平安进去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吕万年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护身符还可以……”
  
  说到这里的时候,吕万年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刚才那三枚铜钱掏了出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又掏出来了第四枚铜钱。一股脑的都塞进了石原莞尔的手里,这才说道:“再占卜一卦吧,刚才被护身符干扰了。只要四枚铜钱分开,我替大元帅做主,放你下车。可以吗?”
  
  最后三个字是冲着张大帅说的,这时候张大帅已经听明白了。他点了点头,说道:“活神仙你怎么说怎么是,这列车上你说的算……”
  
  石原莞尔这时候反倒见了汗,一直都气定神闲的日本人脸上出现了紧张的表情。他还想做最后的尝试,当下对着吕万年说道:“我懂一点你们中国的占卜之术,一天之内不可以测两……”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吕万年突然出手,轻轻的拖了一下。这一下正要戳在了日本人的麻筋儿上,一股电流让石原莞尔抖了一下,手一松,握着的四枚铜钱不由自主的掉在了地上。
  
  铜钱在地上滚落了一番,最后竟然有三枚铜钱都叠在了—起……看到了这个景象之后,原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的张大帅脸色顿时暗淡了下来。他掏出来手绢擦了擦冷汗之后,对着吕万年说道:“敢情他才是个丧门星,要不让这个日本人下车得了。”
  
  “不是,大元帅你怕是误会了……”吕万年蹲在地上捡起来了铜钱之后,他自己也顺手将铜钱扔在了地上。几乎和石原莞尔的卦像一模一样,其中三枚铜钱叠在了一起。
  
  我这位师父有些无奈将四枚铜钱捡了起来,随后继续对着张大帅说道:“距离奉天越近,我们这些人便越危险……”
  
  原本以为这个日本人不在危险范围之内,张大帅还想沾着他的光,多少能避开这场危机。现在看起来,这车厢里所有的人都没有躲开,弄不好真应了吕万年的话,距离奉天越近便越危险。那还回去吗?
  
  “雨帅,要不然的话,咱们还是掉头回北平好了。”吴俊升也跟着擦了一把冷汗,随后继续说道:“小六子现在在兰州,让他带着部队回来。三五十万人将北平围住了,就保明天四月初七这一天。”
  
  “那样的话,恐怕刚才我说的话就要变一变了。”吕万年听了吴俊升的话之后,开口说道:“改成距离北平越近便越危险了,大元帅,要命的是日期,不是地点……”
  
  “要命的是日期,不是地点……”
  
  吕万年回了一句之后,不再理会石原莞尔,悄无声息的走到了车厢大门前,随后猛的一拉车厢门。就见刚才打着滚摔下车的吴老二和‘赵连丙’站在了门口,‘赵连丙’脚下踩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还真是被你吕万年猜中了,这个王八犊子藏在后面的车厢里。”吴老二冲着吕万年笑了一下之后,对着狐狸脚下的男人说道:“你自己说,谁让你来了。说实话送你回家,不说实话送你回老家……”
  
  “只要不打我,我什么都说……”
  
  男人的眼圈一红,随后趴在地上说道:“是我师父赵年派我过来的,事先在铁轨下来挖个暗洞,前面摆上一具尸体吸引你们的注意。我趁机从暗洞里面钻出来,出来之后便一直藏在货物车厢里面……”
  
  “孙子这和的刚才说的不一样嘛,怎么?后面的话等着晚上拿出来下酒吗?贱骨头!”听男人没有把事情讲全,踩着他的‘赵连丙’脚下一用力。男人惨叫了一声之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都说!我师父让我潜进来。跟这个日本人汇合。”说话的时候,男人指了指满脸写着不可思议的石原莞尔,随后继续说道:“要确保他的安全,在火车到达奉天之前,想办法让这个日本人下车……”
  
  这时候,吕万年从怀里摸出来一捆炸药,仍在了我们面前,说道:“这小子想要炸了后面的车厢,引来骚乱逼着火车停下。再趁乱带着日本人离开,这个也是赵年想出来的计策。原本是他要自己来,后来知道吕万年你上了火车之后,他才临时改了人……”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三章 护身符

  看着吃的满嘴是油的‘赵连丙’,我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老六,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别学吴老二留一半下崽儿。”
  
  “学吴老二?我学个蛋!妈个X!”‘赵连丙’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一下子将车厢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张大帅已经看出来了‘赵连丙’的变化,他不好发作,只是有些尴尬的看了吴道义一眼。
  
  当着张大帅的面被这样骂法,吴老二脸上有些挂不住。冲着‘赵连丙’说道:“骚狐狸你骂谁?现在猫不在这里,没人给你撑腰。再敢嘴里喷粪,我把你的皮剖下来做个狐狸皮的裤衩……”
  
  吴老二的话还没有说完‘赵连丙’突然扔下了手里的半只鸡。“嗷!”的一声嚎叫,随后电闪一般的向着吴道义这边扑了过来。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狐狸已经将吴老二扑倒,将一桌子的菜肴都划拉到了地上。随后他们俩就在地上翻滚着撕吧了起来,好像两个街上的泼皮、无赖—样……着两个人说动手就动手,完全不把张大帅这个陆海军大元帅放在眼里。而一边的吕万年好像没看到一样,抢先吵起来细碴子粥,一口一口顺着碗沿囁嘬着。张大帅反应过来之后,明白现在的‘赵连丙’已经不是自己的那个部下,更加不敢拦阻吴老二。当下只能手忙脚乱的打圆场:“都看我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嘛,别动了真气……”
  
  张大帅的话还没有说完,吴老二已经占据了上风。他骑着‘赵连丙’正反给了这只狐狸几个嘴巴。狐狸老六顿时勃然大怒,两只脚用力从地上窜了起来。这股力道太大,吴道义没有防住被带着一起向后仰去。
  
  吴老二的身后正是车窗,他一个没站住,竟然顺着车窗翻了出去。掉下火车之前,手里紧紧抓住了‘赵连丙’一起从火车上掉落了下来。这个变故转瞬即逝,还没等我们明白过来的时候,车厢里面已经掉下去了两个人。
  
  “啊!这是怎么闹的?赶紧的停车!把人救上来啊……”现在火车已经驶离了天津地区,外面都是荒山野岭。张大帅急忙命人停车,在他看来,吴老二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当下张大帅想要把吴道义先救上来再说。
  
  这时候,吕万年突然说了一句:“不要停车,继续往前开……吴道义死不了……”说话的同时,我这位师父竟然站起来将车窗关好。他看也不看车窗外面的景象,回身坐到了刚才的位置上,这才冲着有些懵了的张大帅说道:“大元帅,回到奉天要紧。那俩人死不了。”
  
  “没事就好……”张大帅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侍卫们说道:“刚才的命令作废,从现在起火车不在停靠任何车站,火车也不能中途停车,直到回到奉天。”
  
  侍卫们忙着下传命令的时候,我冲到窗户旁边,打开窗户向后面看了一眼,此时外面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完全看不到吴老二和狐狸老六跳下车的情况,不过我也相信凭着他们俩的本事,从火车上摔下去不应该有的生命危险。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万一有个一,吴老二摔下去的时候,后脑勺先着地,我那狐狸儿子是裤裆先着的地……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石原莞尔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对着张大帅说道:“大元帅阁下,那份满蒙新五路协约您应该自己仔细阅读了。如果可以在我们回到奉天之前,您就签署协议的话。我会向领事馆表述您对日中友好……”
  
  “满蒙新五路协约,石原先生你不提的话,我都快忘了。刚才我还对吴二爷(吴俊升)说,那个日本人看着眼熟,怎么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敢情是你小子石原莞尔……”
  
  张大帅哈哈一笑之后,再次拿起来那一沓厚厚的文件,又带上了老花眼镜,开始细细翻阅起来。
  
  只是看了几行字,他边把吴俊升叫了过来,说道:“吴二爷,你过来帮我看看这几个字念什么。上面是不是写着蒙古和东三省的铁路日本人要还回来?怎么?还要把奉天的日本关东军、驻屯军都撤走?他们日本天皇是个好人,知道好借好还,再借不难……”
  
  张大帅看出来火车不会停下,欺负这个日本人也下不了车。加上刚才石原莞尔走过来说话的时候,态度有些傲慢,张大帅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当下故意念错了协议。
  
  石原莞尔终于明白了过来,自己又一次被张大帅耍了。虽然离开日本公使馆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了这位陆海军大元帅怕是还会赖着。
  
  没有想到张大帅给了他点希望之后,有一盆凉水浇在了自己头上。
  
  石原莞尔压住了心头的怒火,随后冷冷的说道:“既然大元帅您还是没有准备好,那请停下火车,让我下去吧。这样一来我回奉天便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恐怕不行吧……”吴俊升代替张大帅说道::石原先生,雨帅已经下令不让火车中途靠站了,你还是忍一忍,咱们到了奉天的。再说了,雨帅这个人好玩笑,他是在和你开玩笑。一会……”
  
  吴俊升的话还没有说完,吕万年突然走到了石原莞尔的身边,随后伸手在石原的口袋飞快的摸了个遍。在日本人反应过来的前一刻,吕万年将手掌缩了回来。我这师父的手里多了个小小的护身符,看着护身符的样子,为什么怎么看像我小时候,吕万年亲手制作的护身符。那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石原莞尔……“看不出来啊,赵年对你这么下本……”吕万年看到了护身符之后,古怪的说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难怪我对你下不了手,这是我亲手教给他……”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二章 变数

 听到了吕万年的话,我将脑袋伸出窗外看向远方。远远的看到了天津火车站,我师父一直都面对着张大帅,他是怎么知道到了天津站的?此时火车已经减速,按着计划要在天津火车站停留二十分钟的。

  这时候,秘书长匆匆忙忙的进到了车厢,恭恭敬敬的对张大帅说道:“大元帅,火车已经减速,差不多再有五分钟就到天津火车站了,天津各界人士会在车站举办欢送……”

  “妈勒个巴子的,知道老子灰溜溜的回奉天,都过来看笑话了。不见不见……”

  张大帅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吕万年的身上。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我这位师父说道:“要不——还是见见?”

  “火车不要停,直接穿站而过。”吕万年又掏出来那三枚铜钱,一边在手里把玩,一边继续说道:“大元帅还是尽早赶回奉天的好,外面都是变数。变着变着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了。”

  “不好意思,我要在天津站见个重要的人。”听到火车或许不会停站,石原莞尔立即表示反对,随后继续解释说道:“是我们日本公使馆的代表,他要交给我一份重要的文件……”

  “让他们直接送到奉天领事馆吧……”张大帅打断了日本人的话,随后吩咐秘书长说道:“听神仙的话,火车直接穿站而过。

  不能耽误我审阅满蒙新五路协约嘛,我早点看完签署,对你们也有好处。”

  秘书长得了张大帅的命令之后,马上去吩咐列车长直接穿站而过,火车不在天津火车站停留。石原莞尔还想要坚持,却被吴俊升拉到了一边,说道:“石原先生,你咋犯糊涂了?雨帅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你们这二年为了个满蒙新五路协约闹了多少次了?九十九拜都拜了,就差这一哆嗦。你还不赶紧顺着雨帅?别他一个不高兴,再拖你个十年八年的……”

  这时候火车已经进了天津火车站,在欢迎队伍的错愕当中,火车加速穿过火车站向前进发。石原莞尔透过车窗,看到了混在队伍当中的同伴。他瞪大了眼睛盯着车厢,不明白火车为什么没有停下。现在不知道石原莞尔是否拿到了满蒙新五路协约的签字,那后续是否要继续执行暗杀张大帅的计划,便无法判断了……火车瞬间离开了天津站,这时候,侍卫们已经将车厢收拾好。重新摆上了东北风味的菜肴……张大帅平时吃的很简单,桌子上摆的也不过就是各种新鲜的蔬菜蘸酱,白面馒头配小碴子粥,一碟子炒鸡蛋。算荤腥的就是一盆熏酱,还有一碟子炒蚕蛹和咸鸭蛋算是他的特殊爱好。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肴之后,张大帅盘腿坐在了桌位上,拿起来一份白菜心沾着大酱进了自己的嘴里。随后指着桌子上的菜肴,对着我们这些人说道:“还是这玩意儿顶事儿,我就看不惯他们大馆子里的海味席,啥玩意儿那是,整点小鱼小虾吃着也不顺序……都过来吃,大家伙儿一起吃才香……”

  看着张大帅吃的东西,比沈连城吃的也好不到哪去。我心里有点后悔了,刚才就不应该和石原莞尔瞎客气,挺好的燕翅席白瞎了……车厢里面的人除了吴俊升之外,只有吕万年和吴老二坐在了张大帅的身边,四个人旁若无人的吃喝了起来。见到我和罗四维几个人磨磨蹭蹭就是不过来一桌子吃饭,张大帅擦了擦嘴巴,说道:“大侄子,你们几个别学我们家六子挑食。现在还是长身体的时候,能吃就使劲吃。那个谁?给这几个小子整点荤菜,让他们一边啦吃去……别整酒,这两天都不许喝酒……”

  不多时,一桌子荤菜便端了上来。炖得稀烂的猪后肘,红烧鱼还有一整只炖鸡等荤菜摆了上来。虽然还是不如刚才的燕翅席,不过和张大帅那一桌子比起来也算好多了。当下,客气了几句之后,我、罗四维带着‘赵连丙’一起大吃了起来。

  石原莞尔有心事,推说刚刚吃饱了,自己坐在角落里面发呆。现在只能盼望着张大帅能赶紧签下满蒙新五路协约,自己在想个办法下车通知奉天的日本领事馆。或许还有停止刺杀张大帅的计划。

  这是后来才想到的,当时我还没有往这方面想。刚刚想要撕个鸡腿来,整只鸡就被‘赵连丙’用手端了起来。随后张嘴在大腿、胸脯肉多的地方咬了起来。两口鸡肉下肚,他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好好地一张人脸越看越像狐狸……我在桌子下面踹了狐狸儿子一脚‘赵连丙’这才恢复了正常。罗四维看着笑了一下,说道:“和图梓你处的熟了,都快忘了你是狐仙。

  等着到家的,我给你整个全鸡宴,让你把这辈子缺的鸡都吃了。”

  “拉倒吧,吕万年、吴老二都在装傻,这趟车上指定要出事,还指不定要死多少人,有命活着下车再说吧。”说话的时候‘赵连丙’一口咬下了鸡屁股吃了下去。随后看了一眼张大帅那一桌的人,随后继续低声说道:“姓张的和他姓吴的兄弟俩都够呛,不过爸爸你别担心,有我保着,你要是真不行了的话,我给你扛番摔罐……”

  原本我和罗四维正在对着大猪肘子较劲,听了狐狸的话之后,也没心思再吃了。趁着吕万年他们没注意到我们这里。我和罗老四放下了肘子,我对着‘赵连丙’继续说道:“老六,你还看出来什么了?赶紧说……”

  听了我的话‘赵连丙’将手里的半只鸡放回了盘子里。随后又将这盘子挪到了自己身边,说道:“小心那个日本人,有诈……”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一章 拦路

  火车鸣笛的同时,火车突然被紧急刹住。
  
  巨大的惯性将我们这几个人摔得东倒西歪,张大帅有些狼狈的爬起来之后,对着车厢外面的侍卫们喊道:“妈勒个巴子的!是阎老西儿和冯大个子打过来了吗?去!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阎锡山和冯玉祥的军队还在千里之外,就是飞也不可能这么快打过来。没等侍卫们去询问,一身是血的列车长已经从车头那边跑了过来。
  
  “大元帅!铁轨上面绑了个死人。穿着咱们奉军的军装,火车司机以为是个大活人,这才擅自停车,请大帅责罚。我这就命人下去查看……”
  
  “谁也不要下车……”没等列车长说完,吕万年突然一句话打断了他。随后,我这师父转身对着张大帅说道:“大帅,请你下令,车上的人都不许下车。我先过去看看……”
  
  说话的时候,吕万年打开了窗户,好像猿猴一般的顺着车窗跳到了车棚顶上。张大帅这才明白了过来,对着自己的侍卫们喊道:“都大眼瞪小眼的看什么?听到老神仙的话了吗?传我的命令,所有的人都不许下车,违令者军法处置!”
  
  说完了命令之后,张大帅又对着吴俊升说道:“北平到天津这一段谁负责?妈勒个巴子的,铁轨上动手脚了,绑了个死人还看不见吗?”
  
  “北平到榆关是老八(张作相)的人把守,榆关到奉天的路上都是我的人。”吴俊升伸长了脖子向着窗外看了一眼,随后缩回头继续说道:“不过这一路的距离太长,主力部队又都在前线。有点小纰漏也是难免的。”
  
  吴俊升看着是在替张作相说情,也是在替自己找补。谁知道这榆关到奉天的路段会不会出问题?现在替老八说情,也是在给自己打埋伏。
  
  听到这一段是张作相负责,张大帅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当下走到了石原莞尔的身边,说道:“石原先生,没吓着你吧?你看看,幸亏车上有你这个日本人,要不又会有人说这是日本人干的,想要恐吓我张大帅。”
  
  石原莞尔急忙解释道:“大元帅阁下,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请您放心,日本政府是您的朋友。我们不会作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或许有些误会。
  
  不过好朋友之间也会有争执的,不是吗?”
  
  日本人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吕万年又从车窗外面钻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吕万年,两个人对了一下眼色之后,我这位师父才转头对着张大帅说道:“前面那具尸体上面被人做了手脚。
  
  我放火烧掉了尸体。不过以防万一火车还是不能继续停,直接压过去。”
  
  听到尸体被做了手脚,张大帅立即想到了那天晚上,有人下毒要谋害他的事情。当下,他先是下达了直接开车碾压尸体的命令。随后对着吕万年说道:“尸体被做了什么手脚?”
  
  “这个不好说,需要仔细检查尸体,不过现在没有这个时间,索性直接碾压过去。”吕万年说完之后,看了一眼也有些紧张的石原莞尔,随后继续对着张大帅说道:“不过大帅不用紧张,火车开动起来,就算在毒的邪术也奈何不得。蛊、毒之流最怕燥热,经不起火车碾压的。”
  
  听了吕万年的话,张大帅这才安下了心。
  
  这时候,看着摔在地板上的残羹剩菜,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的,好好的一桌子燕翅席,被糟蹋了。来人给收拾了,和咱们的厨子说,整点吃着顶事儿的东西来,别再整没用的山珍海味了,我不待见那玩意儿。”
  
  火车再次开动之后,故意的提速压过尸体继续前行。我看着蹲在地上收拾的士兵,心里一个劲地可惜刚才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可惜了的,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刚才就应该吃几口的。结果那么一大桌子鲍参翅肚,最后只有日本人石原莞尔吃了几筷子这时候,坐在另外一节车厢的六姨太带着孩子过来,张大帅安慰了她几句。趁着这个功夫,我凑到了吕万年和吴老二身边,对着他们俩说道:“怎么个意思?师父,外面真有个死人拦路?想把张大帅吓回去? ”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今天这趟火车蹭的不好,弄不好得亏点什么。”吕万年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的卦像你也看到了,现在这趟火车当中,最安全的人是石原莞尔。一会要是有什么突发事情,你记得赶紧到他身边躲避。”
  
  “不至于……”吴老二慢悠悠的说了三个字,他眼睛看着车窗外面的景物,继续对着吕万年说道:“老大,你说说看,为什么前面突然多了个死人?这可是海陆军大元帅的专列,火车司机愣点,就可以直接压过去的。活人都敢压别说个死人了。”
  
  吕万年看了一眼吴老二,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老二你想说什么?直接说。”
  
  吴老二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转头看着我说道:“小子,别理你师父了。如果是你绑了个死人在铁轨上,那你现在最想干什么?”
  
  我思索了片刻之后,看着面前这两个人说道:“绑死人是想逼停火车……趁着火车停了下来的时候——有人趁机上车,对吧?”
  
  “就是这个意思,到底是宫三小姐的骨血……”吴老二笑了一下之后,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已经听到我们谈话的张大帅到了我的身边,他对着吕、吴二人说道:“两位活神仙,真有人趁机混进来了吗?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也不一定,这都是我们三个人的猜测。毕竟谁也没看见真有人上来。”吕万年回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要是大帅不放心的话,呃——天津站到了……”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章 石原莞尔的烦恼

  张大帅也是个精明之极的人,看到了铜钱在石原莞尔手里的变化之后,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当下,亲手夹起来一筷子海参放到了日本人的餐碟里。笑呵呵的说道:“怎么不动筷子?尝尝海参。好东西一一吃哪补哪……”
  
  看着石原莞尔将这筷子海参吃下去之后,张大帅又亲自给他斟满了一杯酒。说道:“石原,妈勒个巴子的,老子怎么越看你越顺眼了。
  
  刚才你让我签的是什么来着?不是——我就是问问……是满蒙新五路协约,对了,我他妈想起来了,再拿给我看看……”
  
  石原莞尔眨巴眨巴眼睛,从公文包里将厚厚的一沓文稿拿了出来。双手送到了张大帅手中,说道:“当初郭松龄反奉的时候,芳泽公使亲自到奉天,与大元帅您谈好的。我们……”
  
  “你别说这个,我老张还没老糊涂。当初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我认。”张大帅拿起来老花镜带上,只看了几眼之后,便又摘下了眼睛,笑着对石原莞尔说道:“对,就是这个了……敢情这个就是满蒙新五路协约,这个怨你们芳泽公使了。几次三番来找我,也没把话说清楚。早说是这个……”
  
  石原莞尔原本是走形式,没想过张大帅竟然真会答应。当下他急忙将自己的钢笔掏了出来,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说道:“那就麻烦大元帅阁下了,只要您签了这个协议,我们日本会当作保护自己国土一样,来护卫东北三省的。”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敢接了……谢谢吧,感谢你们日本天皇。”话是这样说的,张大帅却将钢笔重新还给了石原莞尔,说道:“签我是指定会签地,不过这样的大事是一定要慎重地。容我回头再仔细看看,只要是当初和芳泽公使谈好的那样,我张大帅是一定会签署的。这个石原你不要怀疑……”
  
  原本石原莞尔已经充满了希望,现在听了张大帅的话,他的眼神瞬间又有些暗淡了下来。类似这样的话,这几年来这位大元帅阁下已经说过无数遍了。日本奉天领事,满铁的几位总经理,还有公使馆的芳泽,甚至连几位下野的首相都来找过张大帅。最后通牒前前后后都下了五六次了……这位大帅也不说签,也不说不签。总是一句:此等大事易缓不宜急,总要和部属、幕僚们商议一番。结果一直到他带兵打到了北平,做了陆海军大元帅之后直接翻了脸,改了口说什么东北是中国之土地,我张大帅身为一国最高之军事官长。不能做卖国的事情。
  
  消息一传到日本,整个朝野算是炸了锅,直接导致促成这一协议的加藤高明首相下野。
  
  新首相上任之后,以逼迫张大帅签署满蒙新五路协约。不止是政界,连关东军本部也开始参与到其中来,下达了如果无法逼迫张大帅签署协议,就刺杀他的命令。甚至已经做出来了行动。
  
  这次石原莞尔是受了日本政、军双方的委托,来对张大帅做最后的尝试。如果在火车到达天津之前没有签署协约的话,那石原就要找个借口下车。到时候埋伏在奉天周边的关东军大佐河本大作,便会启动炸毁张大帅专列的机会。原本石原莞尔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一嘴,没想到事情好像是有了转机……现在列车到天津还有段时间,石原莞尔看了一眼手表之后,对着张大帅说道:“大元帅阁下,协约您已经看过很多遍了。还是早点签署的好,我也好早点下车向芳泽公使通报这个好消息。”
  
  “着什么急嘛,我张大帅这一时三刻又不会死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得让我多考虑考虑吗?”说话的时候,张大帅又给石原莞尔斟满了一杯酒,继续说道:“要是你还是不放心的话,这样,我给你开个先例。你就在我身边守着,什么时候我签了协议,你什么时候再走。怎么样?这算是有诚意了吧?”
  
  旁边的吴俊升也会来事,他也凑趣的过来倒了杯酒,说道:“石原先生,我们大元帅这可是第一遭让人在身边守着,你可要知道好歹。
  
  再说了,我们雨帅不是说了嘛,回头再仔细看看,只要没什么大纰漏,就一定会签的。我这黑龙江省长做个保人,这你总放心了吧?”
  
  吴俊升说话的时候,张大帅正在对吕万年使眼色,在请教他的意见。如果我这位师父摇头的话,那张大帅立马就会改口。马上拒绝签署这个协约,断了石原莞尔这个念头。
  
  吕万年手里把玩着三枚铜钱,冲着张大帅微微点了点头,嘴里无声的做了个口型:“留……”
  
  张大帅这下子心里更有了底,当下嘿嘿一笑,第三次给石原莞尔斟满了杯酒。随后对着守在车厢外面的部下说道:“吩咐下去,后面的站台一律不停车了。我要仔细看看这个满蒙新五路协约,别吵到我。大侄子你们几个也过来,这一桌子都是谭家菜吧?海味我吃不惯,你们都造了。别浪费啊,都是钱儿来的……”
  
  说话的时候,张大帅已经拉着吴俊升起身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将饭桌上的位置让给了我们几个人,当下,我带着罗四维和‘赵连丙’坐了过去,我和日本人面对面,罗、赵他们俩将石原夹在了当中。
  
  “石原先生,好久不见了……”说话的时候,我将一盘子扒鱼翅推到了石原莞尔的面前,说道:“尝尝这个,正经的好鱼翅,里面应该没下毒,也没有什么祟蛊的……”
  
  石原莞尔客气着笑了一下,用勺子舀了鱼翅吃了下去。说道:“沈厅长开玩笑了,这是大元帅的专列,谁敢在大元帅的饮食当中下毒……”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头的方向突然响起来一声鸣笛。这笛声又响又急,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六十九章 破卦

  “沈炼厅长也在啊,这个世界真是小,我们又见面了。”见到了我之后,石原莞尔冲着我鞠了个躬。随后继续说道:“之前听说您到了北平,还说要去拜望厅长您的,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想不到会在回奉天的时候才见面,真是失礼了……”

  “石原先生我们也是老相识了,这么客气就假了。”我干笑了一声之后,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当下继续对着石原莞尔说道:“对了,石原先生还记得一个叫做赵年的朋友吗?他欠了我点东西,如果你见到赵年的话,麻烦和他说—下。我们俩之前的帐应该清一清了。”

  “哦?赵年……”石原莞尔有些夸张的想了一阵子,随后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很抱歉,我认识的人里面好像没有人叫这个名字。不过我可以找人去打听一下,是赵钱孙李的赵,过年的年吗?”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还真容易被这个日本人骗过去。当着张大帅的面也不好拆穿他,我挤出来了一点笑容,对着日本人说道:“是,就是这个赵年。他认识的日本人多,兴许躲在哪个日本人家里……”

  “赵年?那个赵年吗?”张大帅听到了我们俩的谈话之后,心里已经明白过来。当下一拍桌子,说道:“妈勒个巴子的!这个王八犊子还没找到?老子我这一阵子忙,也没倒出功夫来过问。”

  “大帅,赵年外面有几个狐朋狗友,指不定靠谁躲着呢。”说话的时候,我眼睛盯着石原莞尔,见到这个日本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当下继续说道:“他也是东北人,说不定已经回到奉天躲起来了。”

  张大帅点了点头,说道:“大侄子你放心,奉天是咱们老家,我张大帅给你做主。到时候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个王八犊子。”

  十万大洋通缉赵年也有些日子了,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不过听赵连丙说过,因为这次悬赏的缘故,将他以往的事情也都牵连出来。

  奉天会馆事件之前,有人亲眼在北平日本公使馆里面见过疑似赵老蔫巴的人。只是对着画像,不敢确定那个人就是赵年。

  因为有了这件事,赵连丙又派人询问过了奉天经常和日本领事馆打交道的属员。得知这两年老蔫巴和日本人走的很近,甚至他出入日本领事馆,都不需要向里面通报。说进去就进去了,这个连大帅府的秘书长都做不到。

  这时候,石原莞尔开口岔开了话题。他看了一眼手表之后,说道:“大元帅阁下,我受日本国政府委派,向您做有关满蒙新五路协约最后的陈述。如果大元帅阁下同意签署的话,我们日本国政、军都会给予您领导下政府最高规格的帮助。”

  “又来了……”张大帅看了石原莞尔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还有你们那个芳泽公使。台上台下都使了多少手段?先是逼着我承认袁世凯留下来的二十一条。老子我顶住了就是不签,你们又整出来这个什么满蒙新五路协约。妈勒个巴子的,是不是觉得我张大帅好欺负?明的不行就整暗的,别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回去和芳泽说,让他死了这条心吧,上次他送来的满蒙新五路协约,都让我当擦屁股纸了……”

  “那就太遗憾了,我会将您的话转告给芳泽公使和田中首相的。”石原莞尔好像再说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话一样,冲着张大帅笑了一下之后,指着已经摆上桌的菜肴说道:“公事说完了,是不是可以品尝美食了?大元帅阁下,公事不会影响我们的私人友谊吧?”

  “妈勒个巴子的,就好像你能和我攀上交情似的……”张大帅笑骂了—句之后,对着几个勤务兵说道:“把菜都摆上,请武官阁下尝尝北平的风味。他妈的,就当七月十五给饿死鬼放焰口了……”

  石原莞尔也不在乎张大帅说什么,客气了一句之后,便坐到了张大帅对面。看着勤务兵将装在食盒里面的菜肴拿出来。这食盒是特制的,下面放了热水袋保温。菜肴被拿出来的时候,上面还冒着蒸气。顿时车厢里面都是一股菜肴的香气来。

  菜肴虽然摆上来了,不过张大帅却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刚才卜卦对他的冲击还没有过去。张大帅不动筷子,石原莞尔也不好自己动手。只能眼看着满桌子的菜肴,等着张大帅示意动筷。

  这时候,张大帅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对着吕万年说道:“活神仙,刚才您变戏法的铜子儿拿出来。也给石原先生算算……”

  吕万年掏出来三枚铜钱,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又加上了一枚铜钱。交到了石原莞尔手里,说道:“这是大帅府新添的规矩,吃饭之前的算一卦。石原先生,你来一卦吧?”

  “用餐之前还要算卦?”石原莞尔愣了一下,不过这是张大帅开口,他也不好反驳。当下他将三枚铜钱放在手里,在头顶捂了半天之后,扔在了地上。三枚铜钱落地之后,马上分开,随后品字形的落在了地上,并没有好像我们刚才那样叠在一起。

  石原莞尔看了一眼地上的铜钱之后,对着张大帅说道:“阁下,这样可以算到什么?”

  “能算到你会不会被鱼刺卡到嗓子……”吴老二说话的时候,捡起来三枚铜钱,随后好像没拿稳似的,手一松三枚铜钱又掉在了地上。这时其中两枚铜钱叠在了一起,又出现了刚才的万劫卦相……看到了自己的卦像,吴老二轻轻的皱了皱眉,随后再次捡起来铜钱,还给了吕万年。石原莞尔没有注意到,两个人已经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吕万年、吴老二都用怪异的眼神盯着面前的日本人……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六十八章 卦象

  吕万年还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和张大帅、吴俊升二人说笑着,向他们俩讲述铜钱的机关。
  
  “哥们儿,你师父在使诈,他换了占卜的铜子儿。”罗四维走到了我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之后,拉着我走到了尽头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来旁边摆放的一瓶洋酒,倒了一杯喝下之后,低声在我耳边继续说道:“张大帅也发现了,老小子鬼着呢,装作没看见……”
  
  这时候,狐狸儿子沈图梓控制的赵连丙也跟着凑了过来。将装着本体的箱子放好之后,说道:“爸爸,刚才你们占卜的卦像邪性。一会要是有什么不对的,我给你开条路来,你们先走,我殿后……”
  
  ‘赵连丙’明显看出来了什么,当下我对着他说道:“你能看明白刚才的卦像?说说,那卦像真是大凶之像吗?”
  
  “说大凶那就是客气了,这卦象学名叫什么我忘了,一般房子着火、沉船这样死一面人,生前占卜才会出这样的卦像。”‘赵连丙’抓起来一把下酒的花生,一边吃着,一边继续说道:“当年在秘境里面闲的难受,我们老大教过几个古怪的卦像,其中就有这个。只要算出来这一卦的人,九死一生啊……”
  
  “你们说什么呢?是不是背后说我的坏话?
  
  ”这时候,吴老二笑眯眯的架着双拐走了过来,他也倒了一杯洋酒。抿了一口之后,继续说道:“还是在说刚才的卦像?这卦像是古怪,不过咱们可都是连雷劫都能渡过去的人,还怕什么万劫之卦?”
  
  “什么?什么万劫之像?”听到吴老二知道这卦像,我急忙继续对着他说道:“二爷,你把话说清楚,这是什么卦像?”
  
  “万劫卦,又叫寡妇卦。是群灾之像。”吴老二又抿了洋酒之后,从罗四维手里接过了下酒的花生米,吃了几粒花生米之后,继续说道:“狐老六说的没错,按着卦像上推算,这列火车弄不好会翻车之类的。我们这节车厢上面死得人最多……”
  
  刚才‘赵连丙’的话,我只是半信半疑,现在听了吴老二说的,算是印证了狐狸刚才的话。当下我急忙说道:“那还等什么?换车厢啊!
  
  这列火车是大帅的专车,几十节车厢呢,换一节避开不就得了?”
  
  “那么容易就好了……”吴老二回头看了正在和吕万年说话的张大帅一眼,随后继续低声说道:“这是张大帅的命格,显现在了卦像上。不管是去哪里,只要和他在一节车厢里,谁也逃不了。”
  
  “那二爷你还有心在这里喝酒?还不想办法避避吗?”罗四维听了吴老二的话,脸上露出来不以为然的表情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低声说道:“要不咱们哥几个演场戏,假装打起来了,让大帅把咱们轰下车?”
  
  “罗老四,亏你还是盗墓世家出身,一点胆量都没有。”吴老二似笑非笑的看了罗四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张大帅的大凶之日是明天,还有好几个小时呢。现在不着急动手,等着过了十二点的……”
  
  “过了十二点你们下车,我留下来陪着大帅。”没等吴老二说完,我一句话噎的他直翻白眼。这时候,我继续说道:“张大帅对我有知遇之恩,要不是他,我现在还是个被通缉的穷学生。哪有现在这么风光的日子?说句不要脸的话,我爹都赶不上他对我上心。既然卦像上说我能化解明天的危机,那我就留下来……”
  
  “上次你替猫顶雷的时候,我就想说你了,沈炼,谁都是一条性命,你别动不动就把自己豁出去了……”吴老二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况且你还是我们这一支最接近长生不老的人,我、吕万年加上死了二十年的宫三小姐,都指望你能真正的长生不老。你替别人死了,我们这一支怎么办?”
  
  “那你和吕万年就想办法找女人生孩子,继续修炼的是血脉,那我可以的长生不老,你们的孩子一样可以。”我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坚定的继续说道:“你们都你不用劝我,这是我欠大帅的。真保的话我尽力去保,保不了的话就下辈子再来……”
  
  “你这话说的轻巧,怎么就下辈子再来了?
  
  ”吴老二脸上看不到刚才气定神闲的样子,他还想要继续劝我。就在这个时候,车厢门打开,几个勤务兵拖着食盒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带头的对着张大帅行礼,说道:“帅爷,这些都是北平城几个饭庄子孝敬的。现在吃正好,—会凉了味道就不好……”
  
  看到没有自己的吩咐,勤务兵便开始张罗晚饭,张大帅皱了皱眉头,说道:“妈勒个巴子的,你都开始当我张大帅的家了。你个小兔崽子,谁让你扯这个蛋了?”
  
  “大元帅阁下,请原谅,是我让他们把饭菜拿进来的……”这时候,勤务兵身后响起来另外一个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一个身穿西服的男人从车厢外面走了进来。这人竟然是我那位日本老熟人–石原莞尔。
  
  他什么时候上车的?张大帅的专列上怎么会出现这个日本人……这时,石原莞尔走到了张大帅的身边。微微一鞠躬之后,继续说道:“作为客人来说,我明白这很失礼。不过实在受不了这些美食的诱惑……”
  
  冷不丁看到这个日本人出现,我有些惊讶的对着吴老二说道:“这怎么个意思?大帅怎么还带个日本人上车来?”
  
  “这不就是买个保险吗?”吴老二笑了一下,他这一阵子都在张大帅的身边,知道不少的内幕。当下继续说道:“这一阵子,有报告说日本人在南满铁路上有小动作。担心他们起黑心,这才带上这个公使馆的武官,也算做个人质。真有什么话,日本人也不敢下手。”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六十七章 戏法

  张大帅也是懂点占卜之术的,见到连续两次都出现了叠卦,这是大凶险的卦相。明天就是四月初七了,这个档口连续出现两次叠卦,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事。
  
  当下,张大帅紧张的向后退了一步,从座位当中走了出来。随后他再次拿起来桌子上的三枚铜钱,高高的扔了下来。这时候,我们在场的几个人都凑了过去,五六双眼睛盯着,结果还是有两枚铜钱叠在了一起。
  
  三次叠卦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张大帅先是呆楞了一下,随后猛的回头,一把拉住了我,说道:“大侄子……从现在到明天晚上十二点,你都要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只要到了后天四月初八,你就是奉天省长……”
  
  自从认识张大帅的那一天起,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惊慌失措过。一边的吴俊升都吓了一跳,他不明白自家老七是什么意思,也不好胡乱表态。
  
  这时候,吕万年又从身上摸出来一枚铜钱来,随后他自己拿起来四枚铜钱,散在了桌子上。这次四枚铜钱分成两组,形成了两队叠卦。
  
  看到了卦像之后,吕万年沉默了片刻,随后指着我们几个人说道:“每人都来试一把,看谁能从卦像里面逃出来……”
  
  局的事态严重了,张大帅对着吕万年说道:“怎么个意思?神仙,你给交个底,要是不行的话,咱们还是先回北平吧。我把兵都调过来,就不信守不住—天……”
  
  “先卜卦吧,兴许还有化解的办法。”吕万年看了吴老二一眼,继续对着他说道:“自打二十年前你我分开之后。再见面就没有过好事情,你先来吧,要真有事就是你他么方的……”
  
  “一边去,我连雷劫都过去了,阎王爷见着我都得客气两句;吴二爷您来了,我这儿新来了个叫吕万年的小气鬼,一会油炸了给您老人家下酒一一怎么连我也算在里面了……”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将四枚铜钱拿了起来。
  
  随随便便的扔在了桌子上。看到了桌面上的卦像之后,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桌子上又变成了两组叠在一起的四枚铜钱,吴老二眨巴眨巴眼睛,随后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你们哥俩也试试看,兴许这不是冲着你们来的。”
  
  当下,我、罗四维和吴俊升都卜了卦。连同被狐狸控制了身子的赵连丙也扔了铜钱,无一不是四枚铜钱分成两组,各自叠在了一起。
  
  这时候,张大帅已经等不及了。他也不顾身边的其他人,一把拉住了吕万年的手,说道:“活神仙,我老张是开兽医庄的出身。虽然不太懂什么披卦,不过也听老人们说过卜卦的时候,铜钱相叠是给牛头马面来引路的。现在大家伙都是一样的卦像,难不成真的都要死在一起了?”
  
  “大帅,按着卦像上来看,我们这些人都要死在这车厢里面了。”吕万年一点都不客气,直截了当的继续说道:“车厢里面谁也逃不了,刚才我就算加了一枚铜钱,也没改了我们这些人的气数。大帅你第一个占卜的,按着顺序也是你第—个走……”
  
  “妈勒个巴子的,那是你让我扔的铜钱……”张大帅有些懊恼的骂了一句之后,也不顾面前这位是曾经把他从畜仙手里救出来的活神仙了。还想指着吕万年的鼻子骂,却被吴俊升按住。
  
  “雨帅……老七你先消消火,兴许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吴俊升抱住了张大帅的同时,车厢大门被护卫打开,后面一车厢的贴身侍卫听到吵闹声都凑了过来。几个当头的举着手枪就要往车厢里面冲……张大帅一肚子火都冲着这些护卫去了:“妈勒个巴子的!你们这些王八犊子进来干什么!都给老子出去!”
  
  打发走了这几个侍卫之后,张大帅回到了座位上,接过来吴俊升倒的茶水喝了一口。随后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冲着吕万年笑了一下,说道:“让您老人家见笑了,这一年多心里一直惦记着四月初七这个日子。本来以为托您几位的福,能让我老张平平安安的过了这一天。没想到占卜出来这么一副卦像,吓着我了一一哈哈哈……”
  
  这么喝了口茶的功夫,完全就变成了两个人。现在这个才是我认识的东北大帅张大帅,他继续说道:“之前我找人算的命,说只有我大侄子沈炼,才能帮我渡过这一劫。不知道这个还作数吗?”
  
  “大帅,我就是沈家堡二郎庙的道士,虽说学过一点占卜的皮毛,不过毕竟还不算是算命先生。而且刚才也不算是占卜……”
  
  刚才张大帅失态到现在,吕万年一直都坐在刚才的座位上。他慢悠悠的收好了四枚铜钱,随后继续说道:“一点小戏法,原本想要博大帅一笑的。想不到玩笑过了头……”
  
  说话的时候,吕万年再次将手里的四枚铜钱掏了出来,顺手扔在了桌子上,这次铜钱好像摆在了桌子上一样,整整齐齐的四方形。随后,我这师父收起来铜钱,再次仍在桌子上。
  
  这次四枚铜钱摞在了一起……看着吕万年这一手,张大帅哈哈大笑了起来。拍着吕万年的肩膀,说道:“这个你可得交给我,回家之后逗老五她们。保准也能吓那几个娘们儿一跳……”
  
  这一下子,车厢里众人的情绪又都活络了起来。我也跟着笑了几声,只不过我和别人不大一样,看出来了吕万年的破绽。之前他收好铜钱放在了左面的衣服内袋,可是刚才却从右面的衣服内袋当中掏出来了铜钱。看着和之前的一模一样,可是我却知道吕万年已经换了占卜用的铜钱……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六十六章 占卜

  在月台与送行的军政人士寒暄了几句之后,张大帅在一干军人的簇拥之下,登上了火车。随后出现在了车厢当中,见到了我们三个人之后,他指着身边的吕万年,哈哈一笑,说道:“早知道吕神仙到了的话,我就不回奉天了。有你们几位保着我,就算是天王老子,我都不怕他……”
  
  吕万年之前身上的伤患已经痊愈了,他微微一笑之后,对着张大帅说道:“也是天意使然,我原本想着买张车票回奉天的,没曾想遇到大帅了。”
  
  “要不说你是咱们帅爷的福星呢……”这时候,张大帅的拜把子二哥吴俊升走进了车厢。别看他现在身为黑省省长,可当初也是跟着张大帅一起立柜干胡子的。除了老八张作相之外,张大帅就数和他熟了。
  
  吕万年微笑着说道:“也是大帅的福分高,都是上天假别人之手,来相助大帅的。我倒是没做过什么。”
  
  趁着他们客气的时候,我走到了吕万年的身边,说道:“师父,看来你是痊愈了。有功夫的话,咱们聊聊赵老蔫巴的事情。”
  
  原本吕万年还笑吟吟的看着我,可是听到了赵老蔫巴之后,他收敛了笑容,说道:“难得见次面,你还净整我不爱听的说,我已经和赵年划清界限了。当年他们家先祖救我的恩,我已经还完了。你们的事情自己处置,有本事你了结他,没有本事他了结你……”
  
  “当着大帅的面,你们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这时候,吴老二坐到了前面的座位上。说话的时候,他正将手里的双拐收好。正准备岔开赵老蔫巴这个话题的时候,突然看到‘赵连丙’表情古怪的看着自己。当下他开口说道:“连丙,你这是怎么了?我身上哪脏了?”
  
  “吴老二你给我闭嘴!还腆着脸问那脏了?
  
  你一身的脏病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们家杨梅大疮一辈一辈的遗传,现在毒气入眼了,你连你爸爸都不认识了?好好看看你爸爸我是谁。”
  
  ‘赵连丙’连说带骂的,说话的时候,已经露出来自己狐狸的口音。
  
  “赵连丙!妈勒个巴子的,你想要干什么?
  
  来人啊,把他给老子拉出去!拉旁边车厢枪毙了,给活神仙出气。”看着自己的部下敢骂吴道义,不知道内情的张大帅开始勃然大怒。明天就是自己最危险的日子,还指望着这些人保着自己度过大凶之日。
  
  “大帅,现在的赵连丙不是之前的老赵了。
  
  沈图梓你给我闭嘴……”我走过去,将‘赵连丙’背着的帆布包拿了下来。当着他的面打开了这个大号的帆布包,露出来里面一只正在酣睡的,火红色的大狐狸来。
  
  张大帅也是从小被五大仙的故事熏陶大的,见到了大狐狸之后眼睛瞪的老大。当下闭上了嘴巴,冲着我点了点头,说道:“这事我不管了,大侄子你来处理就好。那个谁,去告诉他们开车……”
  
  片刻之后,火车缓缓地启动。随后越开越快,转眼之间已经开出了北平火车站。这时,有勤务兵送上来新鲜的水果和茶水来,吴俊升也不是外人,直接过去抓来了个桃子咬了一口,随后笑着回头对张大帅说道:“难得这时候能弄到桃子,还是做了陆海军大元帅的好。想要什么都能弄到什么。”
  
  “吴大舌头,你还差这俩桃子?”张大帅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勤务兵说道:“记下了,回到奉天之后,送吴省长两篓桃子。回头你带着两位活神仙到你的黑省玩两天,也给你尽尽孝心的机会。”
  
  “那是应该的,是咱老吴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吴俊升哈哈一笑,随后对着吕万年、吴老二说道:“顺路到哈尔滨住两天,我给找俩俄国娘们儿陪着。别看一个一个都高头大马,那是特别的通气—一哈啊哈……”
  
  吴老二好这一口,当下这俩姓吴的凑在了一起。眉开眼笑的有说有笑起来。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岔开了他和‘赵连丙’之间的矛盾。
  
  趁着俩姓吴的说话,张大帅对着我和吕万年招了招手,说道:“活神仙、大侄子你们都过来坐,明天就是四月初七了。要是一旦真应了是我张大帅的大煞之日,我这条命就交给您几位了。尤其是大侄子你,算命的都说我是靠了你,才能化解这场危局。”
  
  “说起来算命,我也多少研究过一点。”吕万年拉着我,坐在了张大帅的身前。随后又从怀里摸出来三枚铜钱,将它摆在了张大帅的面前,继续说道:“帅爷,要不要算算?算的准不准的不好说,就当是个消遣了……”
  
  “好啊,那就算算,活神仙您帮我算算,看看能不能熬过这一劫。”张大帅知道吕万年不是凡人,自己还是年轻的时候,可是亲眼见过他本事的。
  
  说完之后,按着吕万年的要求,张大帅将三枚硬币高高的举了起来。随后手一松,三枚硬币掉在了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去。三枚铜币摆出来个古怪的形状,其中一枚压在了另外一枚铜币的上面。
  
  看到了这个布局之后,吕万年皱了皱眉头,半晌都没有言语。张大帅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吕神仙的话,当下他先开了口,说道:“活神仙,您看看这卦象,我还有救吗?有什么话您可早说。咱老张不怕死,怕的是死得不明不白。”
  
  吕万年看了一眼张大帅,随后将三枚铜钱重新摆列好。随后又从怀里摸出来一枚铜钱,将四枚铜钱都摆在了张大帅的面前,说道:“大帅,说之前再占卜一卦。刚才算的没弄明白,这次再来一次,试试效果……”
  
  张大帅按着吕万年要求,重新居高林下,再次扔在了饭桌上上面。说来也是怪了,还是有一枚铜钱压在了另外一枚铜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