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六章 失控的雷隐娘

  匕首刺进男人脖子的同时,白发年轻人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年轻人从从容容的将婴儿接了过来,随后看似不经意的挥了挥手,男人竟然用匕首直接割断了自己的头颅。人头落地之后,腔子里的鲜血向外四溅,腔子这才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虽然之前也见过一些大场面,不过眼前发生的事情,还是让我后脖颈子直冒凉气。虽然没看明白白发年轻人是怎么下的手,不过心里已经认定了是他操控着男人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白发男人皱着眉头看了看抱在怀里的婴儿,随后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你妈怎么给你找了这么个废物爸爸……和你商量一下,要不然的话我弄死你爸爸,再给你找个后爹怎么样?”
  
  原本这小东西已经停止了啼哭,想不到好像听懂了白发年轻人的话一样,张嘴开始“哇哇……”的大哭了起来。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之后,白发年轻人竟然笑了起来。他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笑呵呵的说道:“真是好孩子……知道要有后爹了,这是给你亲爹哭丧呢……好孩子,合我的脾胃……”
  
  我正打算开口说两句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放开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就和你拼了……”
  
  回头看去,就见一身是血的雷隐娘已经到了我的身后。她手里攥着一根漆黑的短棍,棍头上满是鲜血。女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她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眼睛直勾勾盯着对面的白发年轻人,继续说道:“这都是你干的……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说话的时候,雷隐娘一个没站稳身子向后倒去。我见到之后急忙窜了过去,在女人倒地之前,将她搀扶了起来。
  
  雷隐娘丝毫不领情,她发疯了一样一把将我推开。随后对着我吼道:“你们把我儿子还给我……长生不老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你们把孩子还给我,我把雷家的秘密都告诉你们……”这时候,我也看明白雷隐娘的状态不对,她的眼神发拧,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眼神。
  
  “住口!被迷香迷了连忌口都没有了吗?”
  
  白发男人一声利喝,这一嗓子好像一道炸雷一样。雷隐娘听到之后,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随后她好像明白了过来,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白发男人,好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下动作也跟着迟疑了起来……“过来,把你的猴崽子抱回去……”白发年轻人看了女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先把你的孩子喂饱了,然后咱们再算算账……死丫头,你是不是真以为我死了,天底下没人能管你了,是吧?”
  
  听到了白发年轻人的话,女人急忙过来接走了孩子。雷隐娘也不避讳,竟然当着我和白发年轻人的面,解开了衣服扣子,开始给孩子喂起了奶来。白发年轻人无所谓,我却受不了这个。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大伯哥,当着我的面就喂奶,你男人知道了又要大闹一场。
  
  有了奶吃,这婴儿停止了啼哭,开始吸允起来母亲的奶水。她们母子俩相安无事,心里却开始担心起沈中平来,我这弟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雷隐娘都没事,他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
  
  这时候,白发年轻人向着我这边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我们该聊聊了……你能骗得了雷隐娘这个傻丫头,却骗不了我,说吧,你是怎么看上我们雷家的长生不老之法的?以为把她骗到手,长生不老的法门也要交给你?我辛辛苦苦把她养大。不是为了给你这个混账养老婆的……”
  
  咱们是该聊聊了,我无奈的看了白发年轻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指定是没有骗你,也用不着骗你……把雷隐娘骗到手的那个人叫沈中平,从他那边论,我可能得管你叫个长辈……”
  
  “不是你……”白发年轻人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回头对着雷隐娘继续说道:“孩子爹不是这小子?他是你孩子的大伯……孩子吃饱了没有?喂完之后带我去看看你爷们儿。丑话说在前面,那小兔崽子要是不合我的意……我会让他连想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此时的雷隐娘已经恢复了正常,她有些发怵的看了白发年轻人一眼,随后继续低下头喂奶。片刻之后,孩子吃饱了他在人世间的第一顿饱饭。吃饱喝足之后,在自己母亲的怀里睡了起来。
  
  雷隐娘有些怜爱的看了一眼自己儿子,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抬头对着白发年轻人说道:“我带你去找我男人,不过你得提前发个誓,不能难为他。”
  
  “真是长大了,都敢威胁起来我了。好孩子,我没白养你……”白发年轻人说完之后,不再理会雷隐娘。他指着我继续说道:“你,带我去看那个叫沈中平的。要是你也敢骗我,刚才那个自己割了脑袋的人,就是你的下场。”
  
  “好,我带你去……”听明白了他们两个白头发男女的对话之后,我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心里同时也想到了应对的办法,当下也不理会有些错愕的雷隐娘,转身向着后院的禅房那边走了过去。
  
  到了那一片禅房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雷隐娘生孩子的那间屋。却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先—步回到了自己的禅房,一眼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铃铛。趁着后面的白发男人没有注意,我—把将铃铛塞进了衣服里。
  
  “记错了,在对面……”没等男人进来,我已经先将他推了出去。随后指着对面的房子,说道:“人就在对面的禅房里,去找他吧……”
  
  “你还是陪着我一起过去吧……”说话的时候,白发年轻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连拖带拉的向着对面禅房走去……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五章 山门开

  我的话说完以后,半晌都没有等到躲藏在石像身后那人的回应。这人虽然藏在石像身后,不过身体还是有少许的部位显露了出来。
  
  可惜我没有赵家哥俩百步穿杨那两下子,对着他的身体瞄了半天之后,还是不敢轻易开枪。能不能打中先不说,我是担心他突然用手里的婴儿做挡箭牌。一旦伤了沈中平的儿子,那我就是老沈家的千古罪人了。
  
  这时候,我心里后悔没把猫给我的铃铛带出来了。铃铛声音响起来,就算何狗它宿醉未醒,起码还有那老六和老九这两只狐狸。它们俩不管谁来都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犹豫了一下之后,我还是抬起了枪口。对着石像开了一枪“啪!”的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石像头上。后面躲着的人没有想到我真敢开枪,当下将自己的身体收拢,拼命的蜷缩在了石像身后。
  
  这时候,被那人怀抱的婴儿开始放声啼哭了起来。这个刚出生的婴儿哭闹起来,别看这小东西刚刚来到人世间,可痛哭起来的动静,听起来格外的尖利。在我看来,这小子大概知道了自己摊上了个多么不靠谱的爸爸,为自己这一世的人生感觉到委屈。
  
  原本我将希望都寄托在了狐狸儿子何兔子身上,之前在秘境的时候,老九暗示过它还没有回去。老六要是还在附近晃悠的话,听到了枪声之后一定会过来看看的。它的本事我是见识过的,可不止只有骂街的能耐……没等到何兔子,对面石像身后那人突然说了一句:“小崽子拉了……大和尚,你刚才说只要把孩子留下来,你就放我走,真的假的?”
  
  总算你肯说话了……我举着手枪对着石像后面的人说道:“我是出家人,也是这里的住庙喇嘛。说了假话是要进拔舌地狱的,施主,我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只要你把孩子放了,大喇嘛我说话算话,你走你的,我绝不拦着……”
  
  “那我就信大喇嘛你这次……”说话的时候,这个人举着手里的婴儿,慢慢从石像身后出来。这时候,我才算看清了这人的相貌。他四十来岁的年纪,黑漆漆的一张刀条脸,嘴上还留着两撇黑胡,一身青涩短打的衣衫。不管这个人是谁,我应该都没有见过。
  
  刀条脸用手里的孩子挡住了自己上身的要害,一边向山门口退去,一边继续说道:“一会我开了山门之后,会把小崽子留在门槛上。
  
  等我走了之后,大喇嘛你再过来……”
  
  没等他说完,我已经再次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了山门上,虽然距离这人一米多远,不过还是吓的他一缩脖子。手一颤差点把孩子扔到地上。反应过来之后,他马上躲回到了石像身后,怒气冲冲的冲着我吼道:“秃驴!你的话是放屁吗?是不是想着我和这孩子同归于尽!”
  
  “我说的是把孩子留下来,你走。不是你带着孩子走,把他留在门槛上。”见到这个人忌惮枪子儿,我心里安稳了不少。随后继续说道:“你打的一手好算盘,这山门一开你带着孩子直接就跑了。到时候我上哪……”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这是调虎离山!抢这个孩子没有道理,分明这就是把我引出来,他现在是拖住了我消磨时间。庙里面还有这人的内应,现在指不定在干什么。虽然想到了这人的意图,不过我却到了两难的境地。要是回头的话,这人真对孩子做出来什么事情,我更加没法交代……看到我住了口,躲在石像身后的男人开口说道:“大喇嘛,要不咱们俩换个位置,你打开山门让我出去,我把小崽子留在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紧闭的大门突然打开。这山门刚才还紧闭着,门栓实实惠惠的插在上面。怎么会突然间就打开了?一下子,我和抱着孩子那人都被吓了一跳。只是那个男人所在的位置尴尬,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却怎么也逃不脱我和开门那个人的视线。
  
  山门打开之后,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溜溜达达跨过了门槛走了进来。这人也是生面孔,不过脑袋上面好像白雪一样的头发,以及他惨白的肤色。一眼便能看出来和雷家姐弟俩的关系……见到了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之后,躲在石像身后的男人也很是吃惊。他看了一眼进来的男人,又看了看自己抱着的婴孩,随后对着白发年轻人说道:“你是白脸雷家的人……”
  
  白发男人没回答的意思,他看了一眼男人怀里的孩子。扳起来脸说道:“还真和外人结婚生子了,雷隐娘你个死丫头真对得起我,把孩子给我,你逃命去吧……”
  
  最后半句话是对着男人说的,不过这个人却没有离开的意思。他突然从腰后抽出来一把匕首,将刃口顶在了孩子的咽喉处。想用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孩来要挟我和白发年轻人,当下,他抱着孩子向着另外一边退去,边退边说道:“这小崽子我带走了,想要他活命,准备好—万现大洋,你干什么!不想要这孩子活命了吗?”
  
  男人说到一半的时候,白发年轻人突然向着他走了过来。这人急忙快速后退,嘴里不停的恐吓年轻人:“你想看着这小崽子死……他小命丢了记在你的身上。”
  
  男人说话的时候,白发年轻人没有停下的意思。只是抬手拢了拢自己满头的少白发,男人见到吓不住这个年轻人,当下咬牙豁出去将手里的匕首压了几分,准备割破怀里婴儿的皮肤,来阻止这个年轻人。
  
  只是动手的时候,男人才发现不妙。他的手竟然失去了控制,不管自己如何使劲,手里的匕首都不能下压一分一毫。就在男人吃惊不已的时候,他握住匕首的手突然能动了。不过操控手臂的人却不是男人自己,冥冥之中有—股无形的力量抬起了他握住匕首的手。随后慢慢抬了起来向着自己弯曲,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握着的匕首刺穿了自己的脖子……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四章 出路

  听着自己老婆要生,沈中平开始慌张了起来。他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满脸慌张的对着我说道:“哥,女人咋生孩子?要不你受累帮着接生一下。孩子生下来直接过继给你了……”
  
  看着沈中平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忍不住给了他一个小嘴巴,随后指着已经站不起来的雷隐娘说道:“先把你老婆弄出去!这里是生孩子的地方吗?你还没死,有他么大伯哥给兄弟媳妇接生的……”
  
  这时候,沈中平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伸手想要把雷隐娘抱起来,无奈饿了大半年,他骨瘦如柴的根本没力气抱老婆。最后雷鹏看不下眼了,他一把推开了自己的姐夫,一把将雷隐娘抱了起来。没工夫说话,拔腿向着出口的位置跑了下去。
  
  这一段时间,雷鹏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身体有些亏损,虽然也有些吃力,不过他还是咬着牙抱着自己的姐姐奋力跑去。我举着手电筒给他照亮道路,拉着沈中平在后面跟了上去。
  
  关系到自己姐姐的安危,雷鹏也是豁出去了。没用多少时间,便从秘境通道当中跑了出来。
  
  此时,寺庙当中已经是清晨。出来之后,雷鹏有些犹豫的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当下指着我旁边的一座禅房喊道:“把你姐姐送屋里!沈中平你进去看着,我去厨房烧一锅热水,还得准备什么……”
  
  烧热水是小时候在沈家堡,听到过谁家要生孩子,接生婆一定要准备一锅热水。虽然不明白烧热水为了干什么,不过先烧上总是没错的。不过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个就不知道了……我还知道要烧一锅开水,对面那俩男的连这个都不知道。沈中平更是手足无措,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哥你别走啊,我没见过女的生孩子。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这样吧,我替你去烧开水,你留着帮我媳妇生孩子。大家都一家人,你别客气……”
  
  “这就不是客气的事,沈中平你真的傻吗?”我一把推开了沈中平,随后转身向着厨房走去。边走边对着雷鹏说道:“你帮你姐夫一把,我去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没有……”
  
  “剪刀,干净的布……”雷隐娘实在忍不住了,此时她的羊水已经破了。浑身上下大汗淋漓的,一边急促的呼吸,一边对着我继续说道:“剪刀要用沸水蒸煮过……大伯哥……你抓紧时间吧,我这就要生了……”
  
  雷鹏听到自己的姐姐坚持不住了,当下急忙抱着她和沈中平一起进了禅房。随后里面响起来女人一声一声的惨叫,听着撕心裂肺的叫声,我听着心里发毛,急忙跑进了厨房当中。
  
  进了厨房之后,我忙活起来生火煮水。把大铁壶放在了火炉上之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正要去找剪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随后马上想明白了过来。马志忠……他不是被打断四肢了吗?人呢?
  
  就在我打算拔出来手枪,庙前庙后找这个人的时候,再次听到禅房那边传来了雷隐娘一声一声凄惨的叫声。马志忠是个小人物,跑了也就跑了。现在保住雷隐娘母子平安才算是要紧的……当下,我也顾不得什么了。在厨房的抽屉里找到了剪刀,重新烧了一盆水,将它扔在里面蒸煮消毒。就在我等着水开的时候,突然听到禅房那边传来一下击打重物的声音。随后有人闷哼了一声,听这声音像是雷鹏嘴里发出来的。
  
  这听起来太古怪了,就在我去摸枪的时候。禅房那边终于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啼哭声,这哭声很是清脆,八成真应了沈中平的愿了,是个儿子……婴儿啼哭的声音响了一阵之后便停止了,除了这哭声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好像禅房里面已经没人了一样……这是怎么个情况?我对着禅房的位置大声喊道:“沈中平!是男是女?你们在坚持一下,热水马上就端过去……”我这一嗓子好像石沉大海一般,喊完之后没有听到一声回应。
  
  这是透着古怪,我也顾不上烧水了,一手驳壳枪一手匕首的从禅房当中冲了出来。快步向着禅房里面跑去,这时候就算有人说闲话,也顾不上许多了。
  
  —直冲进了禅房当中,这里面的景象吓了我一跳。雷鹏仰面倒在大门口,沈中平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老婆。他们三个人好像中了定身咒一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墙根的床榻上面都是鲜血,看样子是雷隐娘刚刚在这里生了孩子。这边孩子刚刚落地,就有人冲进来掳走了这个孩子。
  
  我没那个本事解开三个人身上的咒法,当下只能举着手枪冲出来禅房,随后向着山门口的位置跑了下去。如果有人掳走了孩子,一定会从这里想办法离开的。只要山门没关,就还有机会把孩子抢回来的。
  
  就在我冲到前面佛堂的时候,见到一个人影已经到了山门前。他一手抱着孩子,另外一只手在推山门。
  
  果然没走远……看到了人影之后,我举枪向他瞄准。不过距离太远,我有没有一击致命的把握,别再伤了孩子。瞄了片刻之后,我直接举枪对着天空扣动了扳机。
  
  “啪啪……”几声枪响之后,男人吓了一哆嗦。手忙脚乱的差点把孩子丢掉,随后快速的冲到了一个石像身后。看着架势,这是想要和我打个持久战。看着场面,好像回到了那天晚上,我和石原莞尔僵持的局面了……这个人能制住雷家姐弟俩,就算打了一个冷不防,也是很有些本事的。我就靠着手里的驳壳枪,心里盘算着自己的斤两。够呛是他的对手。弄不好也和雷家姐弟、沈中平一个下场了。
  
  “你把孩子留下来……我让你自己出去”说话的时候,我悄悄的将狐狸给我的匕首塞进了袖筒里,随后继续说道:“这里是佛门圣地,就算不给我面子,也要给佛爷他老人家一个交代吧……”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三章 出路

  说完之后,狐狸不再理会我们三个人,转身向着身后走去,边走边对着空气说道:“踩着我的脚印走,走错一步的话你们的命就要留在秘境当中了。”
  
  原本我还想争辩几句,不过看着身边直打晃的沈中平夫妇,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气。让他们两口子跟在老九的身后,我在最后踩着他们三个的脚印向前走去。
  
  走了一阵子适应了狐狸的步伐之后,沈中平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哥,这六七个月你干什么去了?不是我咒你,我差一点以为你不在了。还想给你立个衣冠冢啥的……看你也不像有事的样子,怎么不早点来找我们两口子……我这小半辈遭的罪都没有这半年多……”
  
  “六七八月,我说我只过了一晚上,你信吗?”我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别看只有一晚上,经历的事情可不比你们两口子少。对了,沈中平,你媳妇找到她要找的东西没有?”
  
  “找个屁……”沈中平跟着我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自己的媳妇,见到女人没有阻拦的意思,这才继续说道:“这里面和你弟妹知道的地方不一样,进来之后她也懵了。想要等着你打听一下,没想到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她肚子还显怀了,这把我愁的……开始那几天你弟妹宰了白脸猴吃了,算是应付过去。后来那些猴子学精了,趁着你弟妹不注意都跑了。后来实在饿的不行,我连草都吃了。我吃草,可你弟妹不行了,她肚子里还有咱们老沈家的种儿,不能饿着她,就差在我大腿上剜下来一块肉给她吃了。这就是你弟弟、弟妹命大,换个人的话,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原本一直低着头向前走的雷隐娘,突然对着前面的狐狸开了口:“我弟弟呢?他还在秘境当中,还是已经被你带出去了?”
  
  狐狸没有言语,好像没有听到雷隐娘的话一样,继续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见到自己的老婆被无视了,沈中平想要帮着说几句,却不敢得罪这只狐狸。犹豫了一下之后,再次对着我说道:“哥,你帮着问问我小舅子的事情。你弟妹肚子里的可是咱们老沈家的长孙,看在你大侄子的份上,帮着问……”
  
  沈老二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的眼前突然一黑。随后面前的景象再次发生了变化,沼泽变成了一团漆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立即蹲在了地上,将驳壳枪和匕首都掏了出来,挡在胸前防身。
  
  就在这个时候,沈中平的惊呼声响了起来:“怎么回事!天怎么黑了……这是哪?隐娘啊,你在不在?你哪去了沈炼、哥,你在吗?你们俩在不在……”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雷隐娘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我在……沈中平你别动,我去找……什么东西,地上有死人。沈中平,你没事吧……”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女人的声音跟着颤抖了起来。
  
  “没事。我没事,隐娘你别怕……”沈中平再次说话的同时,一道手电的光柱在黑暗当中亮了起来。拿着手电的人是雷隐娘,她脚下是一个好像已经死了的人。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到这个‘死人’正是雷隐娘的弟弟雷鹏。
  
  看到了雷鹏之后,雷隐娘误会自己的弟弟已经亡故了。她惨叫了一声之后,一翻白眼晕倒在我和沈中平的面前。
  
  “家里的,你别吓唬我……”沈中平一把扶住了自己的老婆,随后开始捋顺女人的前胸后背。带着颤音说道:“看在我和咱儿子的份上,你可千万别出事……舅子不在了,我不是还好好的吗?只要你高兴,就把我当成舅子……你可不能出事啊……”
  
  沈中平手忙脚乱的时候,我拿起来雷隐娘掉在地上的手电筒,查看了‘死掉了’一般的雷鹏。见到他的胸膛微微起伏,又探了一下雷鹏的鼻息,感觉到了温度之后,这才对着沈中平两口子说道:“沈中平,你要给你老婆当弟弟,这事我管不着。不过是不是先和你舅子商量一下,论论先来后到,谁是弟弟……雷鹏没死。”
  
  听了我的话,雷隐娘这才睁开了眼睛。在沈中平的搀扶之下,蹲在了自己弟弟的身边,感觉到了雷鹏的体温之后,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不停的拍打她弟弟的脸颊,说道:“大鹏你醒醒……你看看我是谁……”
  
  雷隐娘呼唤自己弟弟的同时,我举着手电筒原地转了一圈。想要找那只狐狸问清楚,却发现它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候,我也看清了周围的景象。这里竟然是通往秘境最后一段道路,远处有一个出口,应该从那儿就能离开这里。
  
  老九这是把我们带出来之后就不管了,和我那狐狸儿子比起来。对我们就是两个态度,等着吧,等我做了秘境之主,咱们在算算今天的账……就在我胡乱琢磨的时候,雷鹏终于醒了过来。只是他好像之前受到了什么惊吓,睁开眼睛之后开始大呼大叫:“都死了……怎么会都死光了……上当了,这里不是秘境!这是十八层地狱……姐!你快逃啊……”
  
  “没事了、没事了……”见到雷鹏醒了过来,雷隐娘直接将自己弟弟搂在了怀里。随后轻轻拍打雷鹏的后背,继续说道:“大鹏,你做噩梦了……姐在呢,谁也没死,你看看我……”
  
  配合这雷隐娘,我将手电筒的光柱照在了弟妹的脸上。看到了真是自己姐姐之后,雷鹏好像瘫了一样的倒在地上。缓过来这口气,他继续说道:“这里不能待,姐,咱们赶紧走……”
  
  这时候雷隐娘的脸色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她好像有些痛楚。倒吸了口凉气之后,雷隐娘一把抓住了沈中平,说道:“真不是时候,我可能要生了……当家的,快出去……我可不想把孩子生在这里。”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二章 瞬间的念头

  此时,沈中平已经是泪流满面。哽咽了一声之后,看着自己的老婆继续说道:“家里的,你记住了……等咱儿子娶了老婆,你再去认回来……还有,让沈炼那个挨千刀的把警察厅长让出来,让给咱儿子……我得给他挣点家产……”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开始哇哇大哭了起来。一向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的雷隐娘此时也有些动容,她红着眼睛说道:“沈中平你闭嘴!我没点头你敢死……再咬咬牙,你哥哥一定会给我们求情的。再坚持一下,咬住了绳子不准撒口……”
  
  原本以为老九一定会出手,把沈中平从沼泽里面救出来。不过这只狐狸没有一点救人的意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两个人的一举—动。
  
  看着沈中平一点一点地下沉,最后只剩下一张脸露在沼泽上面。他的求生欲望一点不见少,还用牙齿紧紧的咬住了雷隐娘手里的绳子。
  
  当下,我急忙跑了过去,一把从虚弱不堪的女人手里抢过了绳子。随后用力将沈中平从沼泽地里拖了出来……见到自己男人被拖了出来,雷隐娘已经顾不上和我说话了,她扑倒了沈中平怀里,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死了,吓死我了……”
  
  此时的沈中平浑身上下都是泥巴,死里逃生的他也跟着大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我也以为这次死定了……不过还没看见咱儿子生出来,没听他叫我爹,我不敢死啊……不能让他一出生就没了爹……”
  
  这两口子抱头痛哭的时候,我回头对着老九何鸡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也是秘境的手段吗?你明知道他们俩和我的关系,还眼睁睁的看着我弟弟去死?”
  
  “谁也没有请他们俩进到秘境来……”何鸡回答了一句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我的身上,继续说道:“还有,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带来的这几个人早就死了多时。这次只是个教训,下次他们几个人还敢私自进来的话,就不是这个光景了。我会直接把尸体扔给你……”
  
  这时候,沈中平两口子也哭够了。我弟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说道:“你咋才来啊……哥,我们被困在这里六七个月。我舅子人都丢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你弟妹眼看着就要生了,她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啊……这些日子我们俩吃的是草……我可怜的儿子啊,你爹没能耐啊……天天拿草糊弄你……”
  
  说到这里,浑身上下都是泥的沈中平抱住了我,再次哇哇大哭了起来。刚刚换好的僧袍被弄的一团泥污,我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声。
  
  这时候才发现沈中平身子已经瘦的皮包骨了,别看身子瘦了下来,他的脸却变化不大。刚才沈中平在沼泽地里只露出脑袋,这个大头骗了我,也没有看到下面一身骨头架子一样的身体。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俩进到的秘境是另外—个天地。一直在这里待了六七个月,沈中平对他老婆没得说,他自己吃草,却想方设法的给雷隐娘去抓青蛙,蛇和兔子这样的小动物。
  
  肉一口都舍不得吃,都以不能饿着孩子为借口,几乎所有的肉都进了雷隐娘的肚子。最后老婆没啥变化,就是肚子显怀,他自己却饿的没了人形。今天还是为了去抓青蛙,才不小心身陷到了沼泽当中。
  
  这时候,雷隐娘跟着走了过来。她看了我—眼之后,说道:“这都六七个月了,你终于把我们夫妇想起来了。时间拿捏的正好,再晚一步,你弟弟就要转世为人了。我还以为看在他和我肚子里没出世的孩子面上,你会抓紧时间来救我们……”
  
  “家里的!你怎么跟咱哥说话呢?这不是把我救出来了吗?”沈中平少有的敢跟自己老婆顶嘴,刚刚差一点经历了生离死别,雷隐娘对他也没有那么苛刻了。忍下来这口气之后,她扶着肚子站在了沈中平的身后。
  
  沈中平到不依不饶了,对着自己老婆继续说道:“别说咱哥救了咱们两口子,就是不救又能怎么样?不过是你、我加上咱没出世的孩子一家三口一起下去投胎。咱娘知道了哭瞎了眼睛,咱爹直接上了吊……那又能怎么样?又不是咱哥故意害死咱们俩的……不过就是把咱们俩扔了二百来天,也没见谁饿死了,吃不了饭就吃草。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咱们俩都这样了,咱哥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比方说把警察厅长让给我。我是他弟弟,替他看着这个位置这不是天经地义吗?咱哥要是心里还过意不去,非得要给咱一万几千两金子,你也不好意思不要……”
  
  这时候,我已经有心再把这小王八旦扔回沼泽了。扭头不去搭理这臭不要脸的,对着老九何鸡说道:“这是你,还是你老大安排的?”
  
  何鸡对我虽然不对付,不过看在猫和它六哥的面子上,还是回答道:“你以为秘境就是昨晚见过的那一角吗?你见到的不过就是沧海一粟而已。秘境当中还分无数的区域,它们当中的时间和空间各不相同。知道黄幽涧的女人为什么能活那么久吗?就是拖了某处秘境时间缓慢的福了。”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狐狸转头对着沈中平两口子继续说道:“这次看在沈炼的份上,只是点到为止。下次如果再不请自来的话,就不是沼泽这里了,我会把你们俩扔进满是毒蛇的秘境。有一种蛇毒毒发之后,会让人身体溃烂直到皮肉烂光,可是偏偏不会死……”
  
  听了何鸡这两句话,我心里第一次有了念头,可以和猫换三五天的身体。到时候我是这里秘境之主,就可以教训一下这个有些张狂的狐狸了。
  
  这只狐狸比我想象的聪明,它几乎看穿了我的心思。转头冷冷的盯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最好放弃那个念头,那个位置不是你能坐上去的……”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一章 另一个世界

  何狗实在是没什么酒量,一个三两的酒壶刚刚见底,它已经蹲在地上,吐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上次也是,没喝多少就开始耍酒疯了。
  
  真是可惜这么大的能耐了……外面伺候的老九何鸡听到动静不对,赶忙跑了进来。它见惯了自己老大喝多,当下直接跳上了桌子,随后开始拍打起来大猫的后背,嘴里碎碎念念的说道:“之前老六说是不是应该往酒里兑水了,当时我还是骂了它。咱们什么好酒喝不起?怎么就得往酒里兑水?现在看还是老六想在前头了,你说你这一醉就是三五天的……昨天才醒了上次的酒,今儿又喝醉了……”
  
  被狐狸拍打了几下,大猫吐的更过瘾了。
  
  满屋子都是一股酸臭的味道,就桌子上这俩菜能吐成这个样子也是不容易了。
  
  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何狗缓过来这口气。不过它还是蔫头耷拉脑的,哼哼唧唧的被狐狸扶上了床。躺好了之后,大猫捂着脑袋对我说道:“别笑话我……当初我还是人的时候,那也是有名的海量。一顿两斤的量……后面夺了猫身子之后,本事是大了……这酒量却见了底,现在闻闻酒味都上头。不喝两口还想,想了就要喝,喝点酒多——呕……”
  
  说到这里,大猫干呕了几声。缓了缓之后,它闭上了眼睛,对着我继续说道:“不说了,我得缓缓……刚才我和你说的事情,你回去好好琢磨琢磨……等我缓过来这股劲,去庙里找你……这次你命大,下次别瞎模糊眼的进来了……老九啊,你替我送送……难受,真他么难受啊……戒酒了,下次再喝酒我是老九你养的……”
  
  何鸡苦笑了一声,拉过来被子盖在了大猫的身上。随后带着我离开了这大宅子,边走边说道:“听到我老大怎么说的了吗?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下次要进来之前,提前和我老大商量好,它会替你安排的。”
  
  这一猫二狐就这个老九何鸡对我不冷不热的,不过刚刚大猫对我说的那几句话,还没有消化完,我也没心思和它计较。答应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这是要送我回去啊,和我—起进来的那两口子呢?他们俩没事吧?”
  
  “没事,看你的面子,老大放话了,不难为他们俩。”狐狸也不回头,继续边走边说道:“不过真没有下次了,要不是这里面有你的话。
  
  按着规矩,是要把他们俩切成一片一片的,喂给庙外面的山魈……”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九总算回头看了我一眼,它的表情有些古怪。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说道:“你和老六说一声,老大喝多了,我自己收拾不了它。你让老六早点回来……”
  
  “何兔子没回来?我以为它早就回来了。”
  
  我心里一直以为那狐狸儿子已经回到秘境了,当初它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还给了一把说是从猫那里得来的匕首。后来就一直没有见到,原来何兔子一直都没有回来。
  
  “你看见它说一声就好,你先跟着我去换身衣服。当初黄幽涧也在这里住过几天,还有他留下的僧袍。”兔子说完之后,继续带着我向着城镇里面一间房屋里面走去。
  
  这房子我昨天进来过,因为没有发现有人,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再进来之后,狐轻车熟路的进到了一间卧室当中,随后从里面的柜子里翻出来一套暂新的僧袍来。指着僧袍对着我说道:“这个黄幽涧还没来得及上身,你换上吧,总比你现在这样要强。”
  
  我身上还是沈中平的外衣,配着喇嘛的裤子,实在有些不伦不类。换上了僧袍的同时,我突然想到了那个在秘境通道遇到的喇嘛死尸,忍不住对着狐狸说道:“对了,昨天进来的时候,我在外面见到了个死喇嘛。是被你们弄死的吧?他什么来历?”
  
  碍着我和大猫、何兔子的关系,何鸡也没有隐瞒,对着我说道:“老六没和你说过?那是想打外面寺庙主意的喇嘛,黄幽涧做住庙喇嘛的时候,他们隔三差五就来闹过。想要黄幽涧把寺庙让给他们,后来被老黄揍了一顿打跑了。不过这些喇嘛不死心,动不动就要再来闹一下。应该是欺负外面就你一个喇嘛,混进秘境想要找出口,结果呛了一口天精地华之气,呛死了……”
  
  原本我还有话要问,不过老九接下来一个动作,却让我住了口。它再打开这房子大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彻底发生了变化。
  
  我折腾了一晚上的城镇已经消失不见,眼前是一个好像沼泽地一样的所在。眼前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水泽,远处见到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跪在地上,手里紧紧抓着一根绳子。绳子另外一端被一个男人抓住……这个男人身子几乎都沉进了沼泽里,只露出来一个脑袋和两只手臂。女人全神贯注在男人的身上,没有发现周围多了一人一狐。他们俩虽然没有注意到我,我却看的清楚,竟然是我那个同父异母弟弟沈中平两口子……“沈中平!你抓紧了……干万别松手,抓不住了就用牙咬上。不要死在这里……”雷隐娘的声音听起来憔悴无比,她那大起来的肚子算怎么回事?我们进来不过就是一个晚上,她这样子就是马上就要生了……这时候,沈中平已经不抱生还的希望了,他带着哭腔说道:“家里的,别管我了……我走了之后,你把孩子生下来。也不用替我守着,再找个对脾气的嫁了吧……你带着孩子不好找人家,把孩子送给沈炼……他这辈子没养儿子的命……就当是过继给他了,他有钱,能把咱儿子养大成人……记住了,孩子养大了你得要回来。儿子是咱的,得养你的老……”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三十章 好处

  猫突然转了话题,一开始我有些接受不了。怎么好好的人身不要了,换你猫的身体?哪怕只有三五天我也接受不了。不过何狗后面的话有些打动我了:“在这秘境里面,不客气的说,我就是神一般的人物。你和我换了身子,那秘境之神就是你了。到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和令堂见面,就像回家一样,一开门,令堂就在这屋子里……”
  
  这两句话让我有些动心了,不过看着面前这大猫,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这变成这个样子,还有脸见我妈吗?我都能想到和她再见面,母亲第一句话说什么:“咪咪……跟姐姐走吧,什么?你说你是我儿子?呸!你才和猫生儿子呢,你们全家都是猫生的……”
  
  大猫竟然看出了我的顾虑,它过来给我倒了杯酒,随后再次说道:“是不是担心你变成了我这样子,令堂接受不了?刚才我说过的,在秘境里我是神一般的人物,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做到的。来,咱爷俩走一个。”
  
  说话的时候,何狗主动和我碰了下杯。随后端起来酒盅一饮而尽,师父都喝了,我不喝的话那就是给脸不要了。当下,端起来酒盅喝了下去。这盅酒刚刚进口,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了大猫刚刚所在的地方,这是我那个亲爹……何狗变成了我亲爹,这个变化没有丝毫的准备。嘴里那口酒呛到了气管,一口酒从鼻孔里面呛了出来。随后我扶着桌子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咳……”
  
  不对,这只猫没见过我亲爹,是怎么会变化成他的样子?还有,它明明可以变成人的样子,那为什么还要用猫的样子见人?
  
  何狗也看出来我这些疑惑,他一边拍打着我的后背,一边继续说道:“是不是再想为什么我能变成这个人的样子?好徒弟,你不是自己一个人进的秘境。在你之前进来的两个人当中,有人身上带着这张照片。他说是你的弟弟……”
  
  说话的时候,这个幻化成我亲爹的大猫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照片,放在了我的面前。照片上面是四个人,沈中平、雷隐娘两口子,外加我亲爹和他的后老伴。看着应该是沈中平结婚的时候,找人拍的照片。
  
  趁着我看照片的时候,大猫又自斟自饮了—杯。随后它变回了自己的样子,吃了俩花生米下酒,这才再次说道:“见到了令堂之后,你可以变回你自己的样子。还可以变成你小时候的样子,再说一遍,和我换了身子,宝贝儿你就是这里的神仙了。想做什么就可以做到什么……”
  
  大猫说话的时候,它的兄弟何鸡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里面是两尾焖黄花鱼,还有两碗大米饭。
  
  将鱼和米饭摆在了桌子上,何鸡对着自己的老大说道:“还有个黄焖栗子鸡,这个要多炖一会,老大你先就这黄花鱼,吃口饭垫垫。空着肚子少喝几口,一会就着黄焖鸡,我一会去找老六,我们哥俩过来陪你喝点。”
  
  “你们俩是冲着鸡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大猫呵呵一笑之后,摆了摆手,继续说道:“那只鸡赏你了,一会自己整点烧酒吃点喝点。
  
  别折腾老六了,它有它的事,老九,你先下去,我和我徒弟有点悄悄话说。”
  
  听到大猫撵它走,何鸡的脸色多少有些不高兴。不过这只狐狸不敢冲着自己老大发作,当下狠丢丢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带着托盘离开了这里。
  
  看着老九离开之后,大猫再次给它自己和我倒上了酒。随后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了,到时候你在秘境里面做三五天的神。我出去做三五天的人,玩几天就回来,。到时候咱爷俩再把身子换回来。你不吃亏……来,陪师父走—个……”
  
  我还是有些不敢轻信大猫的话,毕竟交换身体这样的大事,可不是一顿小酒就能换回来的。犹豫了一下之后,我对着大猫说道:“我说句丑话,一旦真的交换了身体。你用我的身子觉得好,不打算还了,那我不是太吃亏了吗?”
  
  “想什么呢?到底谁吃亏……”大猫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随后笑着继续说道:“你不过就是个人,我可是这里的秘境之神。在这里我可以呼风唤雨,可以改变时间和空间。昨晚你看到的就是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我可以把你拉进去,让你和令堂见面。这么好的身子,我还担心你会不会占了,不想还给我?”
  
  大猫的话似乎是我占了便宜,不过我还是不放心:“那也未必是谁吃亏了,这三五天的时间。借给你的时候我啥毛病都没有,等到你还回来却五劳七伤了。还有,不怕你笑话,我还是个童子之身。一旦这几天你在外面胡天胡地的风流,过了十几二十年,几个半大小子来找我认爹分家产,那我不是太倒霉了吗?”
  
  “你把我想成什么猫了?我就是想要找找做人的滋味。下山过两天人的日子,哪有时间想你说的那样胡来?”说到这里,大猫再次举起来酒杯,自己喝干了一盅之后,眼神有些发拧的看着我,继续说道:“再有了,我做猫那么多年了。早对女人没了那个心思,在我眼里,女人和母猫没啥区别……小子,说错话了,自己喝一个算是给我赔罪了。”
  
  这大猫不好惹,我也不敢不从。端起来酒盅一饮而尽,何狗看了笑了一下,也举起来酒盅陪了一杯。这杯酒下肚,它多少有些高了。
  
  身子开始左摇右晃,拉着我的手,继续说道:“这次是你占了大便宜,等着做了这里的秘境之神之后,就知道当中的好处了……你再想想,我吃口饭压压酒。”
  
  说话的时候,大猫夹起来一筷子鱼肉,就要往嘴里塞。这黄花鱼多少有点腥气,闻到了腥味之后,肚子里的酒意上涌,它忍不住低头哇哇大吐了起来。这次又喝多了……

【转载】【匠擎】第五十七章 结局

  “长生,你、你刚才去哪里了!”道格猛然一见徐长生,便如同见了亲娘一般,眼泪瞬间就流出来了。

  说真的,他见着自己亲妈时,还真没这么激动。

  徐长生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微微一笑,冲道格伸出手:“跟我来。”

  道格心里美滋滋的,心说凶悍的徐长生,这会儿终于对自己和颜悦色了,肯定是看自己太虚弱。这就是朋友真挚的友谊啊!我果然没看错人,长生就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好boy!

  “不用,我还爬的起来。”为了避免日后被徐长生嘲笑,道格没伸手,自己强撑着爬起来,起身后他问道:“去哪儿?你是不是找到出路了?”

  徐长生笑而不语,只提着马灯后退一步,紧接着便转身示意道格跟上。

  习惯了徐长生时冷时热的态度,道格也不觉得对方有什么问题,只是目光看向点燃的马灯时,忍不住道:“这里有光,你不是说要节约吗?咱们没多少燃油了,还是把灯熄灭了吧。”

  徐长生闻言,脚下一顿,依言吹灭了马灯,紧接着继续往前走。

  他一直朝着瓷片儿墙走去,道格眼睁睁看着对方的身形,竟然就那么穿墙而过了!

  …………

  赵羡云说到此处时一顿,声音微微提高:“你不觉得惊讶?”

  我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徐长生穿墙而过的事。正常情况下听见这话,确实应该表现一下惊讶的情绪,只是这情况我之前已经遇到过一次了,因此这会儿还真淡定过头了,于是我故意道:“没什么好惊讶的,不就是利用光学原理,造成视错觉吗?那些磁片,按照特定的位置和角度摆放,对周围的视觉空间产生影响,就算门就在你眼前,可能你也看不见,它们和光结合在一起,让整个空间,都处于半真半假之中……那些人骨骷颅,没准儿也是一种人为营造的视觉幻象……这样说起来,磁片洞穴其实就是一道机关,让人在其中,与自身搏斗,犹如困兽。”

  赵羡云闻言大为惊讶:“你到是一语洞悉了真像。”

  我迅速转移话题;“比起这个,我更好奇的是,为什么你会将道格日记里面的内容,记得那么清楚?”

  赵羡云道:“那本笔记转交给我的时候,我看了很多遍。知己知彼,我赵羡云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再说了,那其中的内容,也确实很有趣。”

  比起道格二人,我这会儿更关心的是洛息渊的情况,因此不太热络,便道:“我更想知道结果,后来他们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如果徐长生当初将闻香通冥壶’带了出去,那么就不会有咱们这次行动。这说明……二人最终并没有把东西带出去。奇怪的是,道格在日记里如此详细的记录这些细枝末节,说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终身不能释怀的东西。”

  赵羡云没回话,片刻后才道:“你真的比我想象中更敏锐,后面其实还有个很长的故事,但看起来你并没有兴趣知道。”

  我道:“赵老板,你要记住,你的职业是奸商,不是说书人。”

  “呵。”他冷笑了一声,才道:“最后他们确实没有把东西带出去,因为徐长生死了。”

  我脚下一顿,诧异的回头:“死了?徐长生看起来,是个很了不得的人物,精于机关,智谋超群,他怎么就死了?”

  赵羡云道:“因为他身边跟了个拖油瓶,这地方机关重重,徐长生后来为救道格,死了,而且尸体都没能被带出去。这件事情,成了道格一生的遗憾,也让道格,非常狂热的,想再次进入此地,将徐长生的遗体带出去,并且完成徐长生的目标,找到那把传说中,能打开阴阳通道的‘闻香通冥壶’。”

  “可惜的是,后来国内动荡,道格这样的西洋人遭到了驱逐,道格被迫离开,终生没能再踏入中国……三十多年以后,道格写下的笔记,辗转流落到了一个意大利人手里……”

  我道:“也就是你说的老比安尼。”

  赵羡云点头:“老比安尼是个十足十的窃贼,他来中国的时候,正是国家最混乱、最穷困的时候。那个时期,你懂的,各种各样的外国人,来中国盗宝,老比安尼也是冲这个来的。这本笔记到他手里后,他对‘闻香通冥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仗着日记中对于机关的详细记载,他觉得自己再组织人去,应该万无一失,结果……他没了。”

  我有些听不明白:“什么叫没了?”

  “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活着……所以,后来老比安尼的儿子长大后,打算寻找父亲的线索,他也跟着来到了这里。”

  我一笑:“呵,这就是三代人了,然后呢?”

  赵羡云道:“小比安尼来的时候可不容易,当时的政治环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不敢用中国人,所以组织的都是外国人。有了道格和老比安尼的前车之鉴,小比安尼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组织了相当干练的人手……结果你猜怎么样?”

  我想起了之前和洛息渊看见的外国尸骨,还有那个黑人,顿时眼皮一跳:“全、全军覆没?”

  赵羡云诧异的挑眉,神情古怪的看着我:“你到是很善于未卜先知。”

  “凑巧而已,看样子我猜对了?”

  赵羡云道:“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反正小比安尼和他的人马,也没能再带出任何消息,现在,他的儿子,顺着他爷爷和父辈的足迹,让我们,为他寻找‘闻香通冥壶’。”

  哟,这孙子够孝顺,不想着找回爷爷和父亲的尸骨,到想着找‘闻香通冥壶’,这算不算是文物贩子中的敬业楷模?

  我琢磨着整个事件的发展,不禁咋舌:“一百多年的时间,四代人,加上我们,五波人马,先后来闯这个地方,这窑村的人,够厉害的……不对,赵羡云,你是想钱想疯了吧?知道这地方邪门儿,你还敢接这种活儿?”

  他一脸无所谓,嗤笑一声,不屑道:“富贵险中求,再说了,日转星移,窑村遗址变成了湖泊,这地方也大面积塌方,当初重重机关的危险地,现在留下的危险其实并不多,我有足够的信心得到它!”

  话音刚落,光线尽头处,一扇半开的石门,突然出现在了我们二人眼前。

  我和赵羡云同时停下了话头,目光集中在了石门的门口处。

  那儿有一坨红通通的东西,就着灯光一看,是一堆没吃完的肉。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二十九章 交换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一切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了火烛光亮,周围的一切再次变成黑咕隆咚。满是积雪的地面上,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来……“人呢!吕万年!何狗!妈你们都去哪了……”我站在了院子里面,对着空气大喊大叫了起来。可是无论我怎么叫喊,都没有任何回复。我甚至冲出了这座大宅子,想要在‘路上’拦住我的母亲,可是一直跑到了城镇外面,都没有‘追上’母亲的影子。
  
  我还是不甘心,回身在城镇里面漫无目的到处乱转。心里明白不可能再见到母亲了,不过还是存着一丝幻想,或许能在这里的某个房间,还能找到没有离开的母亲。此时大雪已经停下,我几乎查找了所有的房间,还是没有追到母亲的身影。
  
  当我浑浑噩噩从最后一间民居当中走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蒙蒙亮。此时,一阵冷风吹在身上,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这时候头脑也冷静了一点,知道这次和母亲意外的相聚已经结束了。
  
  就在我不知道应该去哪的时候,突然看到天空中飘起来一缕炊烟。有炊烟的位置一定有人,当下我急忙向着冒出炊烟的位置跑了过去……几乎横穿了整个城镇,最后终于找到了冒岀炊烟的地方,昨晚折腾了一晚的大宅子,炊烟就是从里面冒出来的。或许我还有机会再见母亲一面,想到这里也顾不上疲惫的身体了,不顾一切的向着里面跑了进去。
  
  穿过了三进的院子,再次来到了那间主屋门口。没有丝毫犹豫,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不过让我有些失望的是里面并没有再看到母亲,那只叫做何狗的大猫坐在床上,正在自斟自饮。
  
  看到了我进来之后,它招了招手,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过来坐吧,你真心也太急了。
  
  刚刚做了住庙喇嘛才几天?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会带着你进来转一圈的……”
  
  我急匆匆的走到了大猫的身边,看着它说道:“昨晚是你的手段,还能再让我见一次我妈吗?我有几句话要和她说,就几句……”
  
  “你这是何苦?”大猫放下了酒盅,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见了说了又能怎么样?这么多年了,你没见过那丫头不也过来了吗?原想着你从来没有见过她,让你们见一面,接下来也好安安心心的留下来做喇嘛。早知道这样的话,我是不会让你们母子俩见面的。”
  
  “不一样……”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从小就是没妈的孩子,也不受爹待见。昨晚你让我见到了娘,很多话都来不及说。
  
  我还想抱抱她,想她拉着我在院子里走走,想听听她说话,想告诉她,我很好、很好。不用担心我……”
  
  “呜……”就在我眼含热泪,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时候。那只大猫先一步的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用床单擦着鼻涕。这哭的我有些莫名其妙,昨晚见到的到底是谁妈?
  
  哭了一阵之后,大猫才算恢复了正常。它擦了擦眼泪,对着我说道:“我就受不了这个,当初黄幽涧带着他女人来找我的时候,听到他们俩的事情,我也是哭得不要不要的。他是为了女人,你是为了自己的妈,我是为了那个爱吃涮羊肉的大哥……”
  
  看到大猫也动了情,我急忙趁热打铁的说道:“那就再让我见见我妈,不用太久,说两句话就好。”
  
  “不行”别看大猫哭得稀里哗啦,不过拒绝我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它再次倒了杯酒喝下去之后,看着我继续说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如果你能耐得住寂寞,留在这喇嘛庙里跟着你师父我修行。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会把整个秘境都送给你。到时候你就有了我昨晚的手段,到时候别说你娘了,就是想见你姥姥,也不过是动个心念的事情。”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对着大猫说道:“那你现在就把秘境给我……”
  
  “那可不行……”大猫摇了摇头,对着我继续说道:“你根本受不了秘境里面的天精地华之气,上次窜鼻血了吧?哪次都不能算进门。什么时候你有了我的本事,我就可以把这秘境送给你了。”
  
  “你的本事?”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大猫,随后再次说道:“那得需要多久?我这点寿数怕是跟不上吧?”
  
  “你的寿数,怕是连我都要羡慕的。”大猫古怪的笑了一下,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菜,继续说道:“你也折腾一晚上了,吃点垫垫。这些都是下酒菜……老九啊,你去炖两条鱼,再焖一锅米饭。宽汁啊,我要鱼汤泡米饭……”
  
  大猫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桌子上只摆着几个下酒的小菜。一碟子炒鸡蛋,俩松花蛋切碎了淋上香醋姜末,还有一碟子炸花生米,这些垫肚子是有些不合适。
  
  趁着老九何鸡炖鱼的时候,我这猫师父继续说道:“陪我喝一盅,之前都是黄幽涧的女人陪着……别说,这么多年了,那个小丫头冷不丁一走,我还真有些不习惯。你别看菜怯,正经下酒的好玩意儿。以前有个大爷养活了我几年,他天天晚上二两烧酒,半拉松花再饶十几粒花生米,过生日才炒俩鸡子。现在大爷长什么样子,我是记不起来了。不过他每天晚上抱着我喝酒,还是忘不了的,你说咱们俩换个身子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大猫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的心意还在再遇母亲上面,冷不丁听了它的话,先是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你说咱们俩换身子?你要夺我的舍……”
  
  “不算夺舍,现在我没那个能耐了。”大猫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的宝贝徒弟,就换几天的身子。你应该也听吕万年和吴道义那俩贱货说过,你师父我这一身本事都是来自这个身子骨。给你,我还舍不得。就是换几天。三五天之后再换回来。”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五 天上人间 】第二十八章 看穿

  眼前的女人看着只有二十岁上下,笑起来眼睛眯眯的,鼻子有些上翘,看起来十分的俏皮。之前只是在威廉和吴老二的嘴里听说过她的存在,怎么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我会亲眼见到她。想到出生之后,亲生母亲便离我而去,父亲也不在管我,当下眼泪便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对面的一男一女还是感觉不到我的存在,他们俩左顾右盼了半晌之后,我的母亲对着大猫说道:“差点被你吓到,这房间里面除了我们三个之外,即没有外人,也没有鬼怪。咪咪,你不许这样吓唬姐姐……”
  
  “咪咪……”大猫何狗看了女人一眼之后,说道:“别想把我诓出去,最后一个收养我的人几百年前就死了。我也不用隐于你们人世间,也不想再给自己找累赘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猫有意无意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行了,今天也算是满足了你的一个夙愿。从今往后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做住庙喇嘛,也待不了多久,会有人来接替你的位置……”
  
  “黄幽涧来了?他不是不能进入秘境吗?”
  
  吕万年误会了何狗的话,他左右看了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大猫说道:“怎么感觉不到他?何先生,这里……”
  
  “都说几遍了,我的一个小朋友到了,和你们没关系。”猫打了个哈欠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随后盯着门外,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八、老九也是废物,鸡肉不容易烂,你不会先把鱼端来吗?我先就着吃碗饭……”
  
  见到一时半会,它点的鱼和鸡不会送过来。当下这只大猫有些无奈的继续对着面前一男一女说道:“你们俩不能在秘境当中待得太久,就这样吧……对了,还有个事差点忘了说,吕万年你刚刚提到了黄幽涧。正好,他的大限快到了。按着我们之前说定的,黄幽涧走了之后,吕万年你就要接替他做这里的住庙喇嘛……”
  
  “既然都说好了,到时候我一定会来做住庙喇嘛的。”吕万年回答的一本正经,不过转头又说出来了第二个方案:“如果到时候我被什么事情耽误了,那就让我师弟吴道义暂代做这个住庙喇嘛。何先生你不知道,我那师弟与佛有缘……”
  
  “我不管到时候来的是你师弟,还是你爸爸,总之到时候有人做这个住庙喇嘛就好。”大猫说到这里的时候,听到了外面响起来了更鼓的声音。它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到时辰了,你们俩拿着东西回去吧。总算见过一面了,我这个好人只能做到这里。行了,该走的走吧……”
  
  吕万年原本也在计算时间,听到大猫让他们俩离开之后,我这师父跟着松了口气。对着身边的女人说道:“叨扰了这么久,我们也该离开了。向何先生告别,我们这就离开吧。”
  
  听到这就要离开,我母亲突然表情古怪的看了面前大猫一眼。随后对着吕万年说道:“我还有点私房话要和咪咪说说,师兄你先出去等我。三言两语说完我就出去。”
  
  吕万年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那你快点,不要给何先生添麻烦。我在外面等你,宫三,再有更鼓响起的时候,我们一定要离开的。
  
  不要耽搁太久……”
  
  吕万年离开之后,女人对着大猫说道:“现在能说你那位小朋友是谁了吗?是不是我认识的?如果不是我认识的人,他不会这么躲躲闪闪。咪咪,你就说嘛……”
  
  “我没吃过你们家一条鱼干,别咪咪、咪咪的叫个没完。”大猫看了女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别打听这些没用的,知道多了都是病。回去该吃吃、该喝喝,该结婚生儿子就去生儿子。丫头,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的亲生骨肉才是真的。我还是人的那会,也有俩儿子……”
  
  “你知道我的寿数快到了……”女人打断了猫的话,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异常平静,好像是在说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眯着眼睛对大猫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为什么你突然提到了亲生骨肉?咪咪,你的小朋友是不是和我有关?”
  
  大猫也没有想到女人会这么聪明,一句话便点破了要害,微微有些错愕的表情出卖了它。女人见到了这个表情之后,她的样子也有些惊愕。原本只是试探着问了一句,后面还有几个试探的方向。想不到第一个就猜中了……当下,女人有些激动的用两只手捂住了嘴巴。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这才继续说道:“真和我有关?是我的孩子……你在吗?能不能出来见见我?真是你的话,那就是说我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告诉我你爸爸是谁?他帅不帅?是不是一心一意的对我们娘俩?”
  
  帅个屁,你过世没两年他就找新媳妇了,这样的话说不出口,此时对着自己的亲生母亲,我已经泪流满面。张开双臂想要去抱抱母亲,可是我的手竟然直接穿过了女人的身体。
  
  她身体就像是个虚幻的幻影一样,我根本抓不住。
  
  母亲也尝试着想要接触到这个她根本看不见的人,试了几次见到大猫根本不阻拦。母亲也明白了什么,她停下了手,看着大猫何狗继续说道:“我明白了……你的小朋友和我不是一个时间的人,你用秘境的力量,硬把他带到了这里……你这么做他会不会受什么伤害?你那位小朋友会疼吗?我不要见了,你不要弄疼他……”
  
  这时候,房子外面再次响起来了一阵更鼓的声音。吕万年在门口喊道:“宫三,没时间了,我们应该离开了……”
  
  听到了自己师兄的话,母亲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大猫说道:“咪咪,和你的小朋友说,要是我不能陪他长大,让他不要怪我……”
  
  说完之后,母亲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转身离开了主屋。我急忙跟了过去,能和她多待片刻也是好了。可是从主屋出来的一瞬间,门口的灯光突然熄灭,我母亲和吕万年同时消失,除了他们俩之外,还有屋子里的大猫何狗。
  
  一转眼,整个大宅又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和下午我进来的那会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