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八章 亲戚

  见到女人的一刻起,我的酒劲突然醒了,冷汗瞬间浸湿了我的衣服。就在我要拔枪的时候,女人冲着我苦笑了一下,指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左脚,说道:“小道长,你看……要不是这样,我也不好麻烦你们出家人……”

  虽然都是黑衣白化病人,不过这女人明显和我之前遇到的那位不同。想想也是,不能说天底下的白化病人都想要我的命吧……听了她的话,看这女人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顿时有些心软。当下让出了大门,对黑衣女人说道:“我不方便扶你,你自己进来吧……我不是什么出家人,也是来借宿的。你先在这里休息休息,明天早上我去沈家堡给你找个大夫瞧瞧……”

  “那真是麻烦你了,原本以为要露宿野外了,想不到还能遇到你这样的好心人。”女人冲着我鞠了个躬,随后有些费力的走了进来。边走边继续说道:“今天是我男人生祭,白天去给他上坟烧纸。没想到在坟地哭晕了,回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走错了路,还伤了腿。要不是遇到你,我怕是要遭罪了……”

  还是个小寡妇……刚才光顾害怕了,没仔细去品这女人的相貌。刚才的惊吓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酒劲已经过去。再看这个女人虽然生了白化病,不过相貌却可以说是姿容秀丽,放在哪里都是一等一的美人。

  可惜她男人没这个福气,放着这个漂亮的老婆,自己却先走一步了。看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应该差不了,要不这小寡妇也不能哭晕在坟头——等一下,这是个寡妇——坏了,里面还有个吴老二……

  吴老二已经晕倒大半天了,看他这架势怎么也要明天才能苏醒过来。我刚才自斟自饮半天,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要是被吴老二见着这个小寡妇长得这么上头,还不得想方设法的把她弄到手?认识吴老二这些日子,他拿不下的小寡妇还真不多。

  现在就盼望着吴老二别那么早醒,最后明天送走了这个小寡妇之后他再醒过来。要不可惜了这那女人和她亡夫之间的感情了……

  当下我没敢带着女人进我和吴老二的房间,好在二郎庙重建之后,比之前大了很多,也多出来几间房子。我把白发女人带到了西厢房当中,点亮了油灯之后,我对着女人说道:“这位大姐,一会我把被褥拿过来。你今晚凑合一宿,出门在外的你要小心一点,晚上把门闩差好,外面不管有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女人再次对我鞠了一躬,客气了几句。

  从这里出来之后,我回到了和吴老二的房间。正准备把他的被褥拿去给女人的时候,昏迷多时的吴老二突然哼哼唧唧的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想起来自己的经历,当下坐了起来,对着我哭诉道:“沈炼啊,你可是亲眼看见的,你们沈家堡几百个人打我一个……还有王法吗?你说说我怎么了?不就是看上了几个小寡妇吗?用个新词来说这就叫自由恋爱……这是把我往死里打啊,要不是——你端着被货干什么?这是哪?还有什么人吗?”

  “我说吴老二你怎么那么难死?”怎么这个不要脸的这个时候醒了?我皱了皱眉头,还是继续说道:“这是二郎庙,前两年这里塌了。沈连城花钱在原址重新盖了一座二郎庙,沈家堡的人说了,你敢回沈家堡他们就弄死你,没办法我只能和你住这里了……那什么,桌上的吃喝你随便。我有点事儿,一会就回来。”

  “端着被货你说有事儿?沈炼,小小年纪你不学好啊……”吴老二咯咯一笑,擦了擦脸上早已经凝结的血痂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哪个相好的来看你了?你二叔我是过来人,什么都明白……不过你可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力壮就可劲折腾,要细水长流……”

  看着吴老二色迷迷的样子,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当下冲着他说道:“长流个屁!你和谁俩二叔呢?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和你似的?呸!牙碜……”

  就在我继续骂人的时候,屋子外面响起来了那女人的声音来:“里面的小哥,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寡妇门前是非多,我不能给你添麻烦。明天一早我就走……”

  “寡妇……”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吴老二的眼睛都亮了。他身子一跃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看这动作哪有一点受了重伤的意思?当下我一个没拦住,吴老二直接冲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随后两个人同时一声惊呼:“啊!鬼……”“啊!美人儿……”

  吴老二浑身是血的样子吓了外面的女人一跳,而女人的美貌也让吴老二有些吃惊。

  “这怎么话说的?家里来且了怎么能站在外面说话?进来说、炕上暖和,炕上说嘛……”说话的时候,吴老二主动拉过了女人的手,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拉着女人就进了屋内……

  “你干什么?松手……”女人好像被吴老二吓到了,她有些无助的看了我一眼。感觉这个白化病女人快要哭出来了,当下,我急忙走过去分开了他们两个人,瞪着吴老二说道:“你这辈子是不是听不得寡妇两个字?你上辈子是让寡妇亏的吗?这是我家亲戚……敢说你要和我攀亲戚,我就弄死你……”

  “还急眼了,没劲了啊……卧槽!这谁啊……”吴老二臊眉搭眼的看了我一眼,无意当中看见了柜子上摆着的照妖镜面当中的自己。顿时也被他一脸血的样子吓了一跳,随后看见屋子里还有一盆水,急忙在里面洗了脸。我看的清楚,盆里面的水是我刚才烫脚的……

  这时候,女人这才缓过来一点,她哭丧着脸对我说道:“我还是走吧……小哥,别难为你了。我再忍忍,能走到沈家堡的。”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八章 二郎庙

  分完了礼物之后,沈连城和我亲爹坐上了汽车,一起来到了当初我做了几年小道士的二郎庙。原本以为这座小庙已经破败不堪。没有想到回来之后,才看到二郎庙已经焕然一新。竟然重新修葺过一番,现在的新庙比当初大了一倍有余,里面也是重新找工匠修建的三清神像。除了里面看不见道士之外,怎么看都是一座像模像样的道观。

  看着我有些发愣,沈连城解释道:“重修二郎庙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当初你去北平年大学的时候,刚走不久这二郎庙就塌了。庙塌之后咱们沈家堡就不太平,沈河他们家老三半夜说见鬼了,沈连海庙塌的那一天病了,半个月都没挺过去就走了。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都没法说,说出来谁都不信。当时没有办法,就找了个看事的来沈家堡看看风水……

  这看来看去的,结果说问题出在这二郎庙上。方圆百十里煞气最重的地方就在二郎庙这一块,当年也不知道是哪个高人在这上面建了二郎庙。算是镇住了煞气。想要沈家堡平安无事,还要在原址重新修炼一座道观。里面有没有驻观的道士无所谓,只要沈家堡的人隔三差五来上个香,那就能继续镇住这里的煞气。”

  沈连城刚刚说完,我亲爹继续说道:“前两天我还和你叔提到这事,这里没有老道也不像话,打算从外地招几个道士来。现在趁着道士没来,你和吴老二就敷就敷得了……”

  说到这里,我亲爹犹豫了一下。看我没有什么不满的表情,这才继续说道:“老大啊,别和你二妈一般见识。赶明儿回家吃饺子去……”

  一提饺子,我便想起来当天他们家老大那件事。当下没等我亲爹说完,我急忙拦住了他,说道:“别老大、二妈的,二叔,我命硬克你媳妇。别今天认祖归宗了,明天你老婆有个头疼脑热的都算我头上。这么多年我习惯了……还有,别乱认亲戚,让我亲爹二郎神听见了半夜给你托梦……”

  这几句话说完,我亲爹闹了个大红脸。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还记恨我和你——婶,不过话说回来,咱们真是骨肉父子啊……这么多年我管你叫侄子,你以为我心里乐意?多少次我都守在这二郎庙门口偷看你,只要你看我一眼,叫我一声爹,我立马就把你抱回家去。唉……那什么,你什么时候把你弟弟整回来?他从小没吃过苦,在军营里那么多天可遭老罪了……”

  听我亲爹说前半句的时候,我已经眼泪含眼圈,差一点就要和他抱头痛哭了。不过听了后半句之后,我生生的将马上要流下来的眼泪又瞪了回去。看了我亲爹一眼,说道:“让他在军营多待几天吧,不是什么坏事……”

  这时候,沈家管家赶着大车过来。车上面除了两床暂新的被褥和枕头之外,还有一大堆吃的喝的。按着沈连城虽说,原想着把我接回他家去,好好喝顿酒的。没想到好好的事情,最后还是被吴老二给搅了。当下只能把吃的装食盒里送过来,吴老二在,沈连城也没心思一起吃喝了。

  帮着我在二郎庙收拾了一番之后,天色已经不早。沈连城带着我亲爹回了沈家堡,帅府的司机也开车回了奉天。临走的时候告诉我,让我安心在这里‘衣锦还乡’,什么时候帅府那边忙完了,大帅会派他来接我。临走的时候,司机将他的驳壳枪留下来给我防身用。

  这些人都离开之后,二郎庙里只剩下我和半死不活的吴老二。原本还说要给他找个大夫的,不过沈家堡的人都恨疯了他,谁也不提这茬。现在只好作罢,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吴老二的本事就是想死也是难事。再说谁知道沈连城会不会买通了大夫,在他的药里面下二斤砒霜?

  这次估计吴老二还是在装,看他一次比一次下本。我心里开始怀疑,到最后他会不会玩个很的,真把自己的性命折腾进去?

  趁着吴老二还没醒过来,我将吃喝都摆在了炕桌上。随后就着这一桌子菜,开始自斟自饮了起来。原本我不好酒,不过上次和何玮昌喝了一段大酒之后。我心里竟然开始喜欢微醺时的感觉,可惜黑衣人上门搅合,坏了我喝酒的雅兴……

  看着一桌子的硬菜,小鸡炖臻蘑,猪肉炖粉条,酸菜白肉血肠……这就是招待姑爷的标准,可惜了,这么多菜只能我自己吃喝……

  就在我喝了半壶烧锅,多多少少有点上头的时候,二郎庙外面响起来诱人敲门的声音来。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当中的月亮,都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这里看我?八成还是我那个二叔,他还是不死心,打算回来磨我把他们家老二弄回来。

  想到他们家老二,我也没心思搭理他,当下继续自斟自饮。门外敲了几下门之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观主在吗?我是傅家庄的人,出来办事错过了宿头。想要在你这观里借宿一宿……有人吗?请出来说一下……我一个弱女子,不是什么歹人。麻烦你出来一下……”

  深更半夜,一女子敲道观的门,怎么看这都像是聊斋当中的故事。当下我的酒有点醒了,掏出来司机留下的驳壳枪。枪柄握在手里,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当下打开窗户,对着门外的女人喊道:“你冲着大门对着的方向走,三里之外就是沈家堡了。去找沈连城家投宿,我这里是道观,不是客栈,更不收留女客……”

  我说完之后,门外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女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伤了脚,实在走不动了……出家人讲究慈悲为怀,道长你还是行个方便吧……”说着,这女人竟然嘤嘤的啼哭了起来。

  兴许她真是行路之人呢?三里路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真扭伤了脚还真是麻烦……仗着半壶酒的酒劲,我将驳壳枪插在腰后,随后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间,来到大门口打开了大门。就见门外站着一个身披黑色斗篷,长着白色头发,白色皮肤和白色眼睛的女人……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六章 衣锦还乡(下)

  原本热热闹闹的迎接场面因为吴老二的出现,让场面变得复杂了起来。沈连城、我亲爹等上了年纪的人都认得他,过了十几年,吴老二的相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老人们一眼便认出来当年的这个祸害……
  
  当下,众人脸上的笑容开始凝固,相互开始交头接耳起来。对着吴老二指指点点,还有几个曾经被他祸害过的寡妇家属,对着他一个劲儿吐口水。
  
  县长不明白其中发生了什么,看着吴老二下车,以为这是帅府的陪同官员。当下陪着笑脸走过去,对着他说道:“这位老兄怎么称呼?既然是陪着沈秘书一同回来的,那就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当年我就在这里的二郎庙出家,这些都是熟人……”吴老二嘿嘿一笑之后,冲着脸色已经开始发青的沈连城众人一挥手,说道:“我——吴道义,多少年不见了,老少爷们儿都挺好的啊。沈仲元,你寡嫂子挺好的?还有沈河,我走的那一年你弟弟就不行了吧?现在你弟妹是不是当寡妇了……我听说二柱子不在了?他老婆呢……”
  
  “吴老二你还敢回来!”沈连城气的浑身上下只打哆嗦,冲着吴老二的脸啐了一口之后,继续骂道:“你个死不了狼叼的,当年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想着这么多年不见,死在外面就得了,想不到你还敢回来……”
  
  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看过沈连城发这么大的火。不过我的记忆当中给他们家也没寡妇啊,怎么恨吴老二恨成这个样子了。吴老二也是,知道你在沈家堡什么人缘,沈家堡亲戚连着亲戚。这样他竟然还敢回来。这不是把自己往砧板上送吗?
  
  还没等我开口相劝,沈连城振臂一呼:“老少爷们儿!弄死这个瘪犊子,有大帅爷的秘书给咱们撑腰。有道是法不责众……一起上弄死吴老二!”说完之后,他第一个举起来拐棍抡起来对着吴老二就冲了过去。
  
  这事就怕有带头的,见到沈连城动手,周围上了几岁年纪的男人纷纷冲着吴老二冲了过来。吴道义见势不好转头就朝着身后猛跑,可惜他昨晚刚刚挨了打,腿脚不灵便,没跑几步就被身后的人追上。
  
  二柱子的弟弟三柱子第一个冲到了吴老二的身后,他年轻力壮的,对着吴道义的后心就是一脚。直接将吴老二踹飞了起来,身后的沈家堡众人冲过来,对着倒地不起的吴老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县长都看傻了眼,不过他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谁知道这个吴老二是不是我特地带回来,让沈家堡的老少爷们儿泄愤的?当下县长众人都在看我的反应。
  
  见到这样的阵势,弄不好真能打死吴老二,当下我急忙大声劝阻。可惜吴道义犯了众怒,任凭我怎么呼喊,没有一个人停手。眼见着吴老二就要被活活打死的时候,汽车的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啪!”的枪响之后,动手的众人都愣在了当场。随后就见开车的司机举着手枪,大声呵斥道:“这位是大帅的客人,打死了他你们都要偿命!都不要命了吗?”
  
  这时候,县长也反应了过来,急忙命人将吴老二救了回来。看着满身是血,已经昏迷不醒的吴道义,他指着面前的众人呵斥道:“出人命了!你们打死了大帅的朋友,就等着偿命吧……沈秘书,这事您看怎么处理?您怎么说就怎么办,我绝对没有二话。”
  
  “打两下就打两下吧,吴老二当年没少祸害沈家堡。这就算让他长长记性。”我看着吴老二的胸膛起起伏伏,他想死估计也不容易。当下就打那个是给个教训,让这里的老少爷们儿出出气也好。
  
  看着局面三言两语的就被我化解掉,当下沈连城还要鼓动沈家堡的男人们打死吴老二。我急忙拦住了他们,说道:“到此为止啊!吴老二也是在大帅那里挂了号的人物,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可保不了你们……打两下行了,二叔(我亲爹),刚刚我看见你踢他裆了。说不定那一脚就把吴老二的命根踢坏了,这也算是给被他祸害的人报仇了……”
  
  见到我说了重话,沈家堡的老少爷们儿这才算住了手。不过马上又出了新的难题,原本定好了我住在沈连城家。不过他却说什么都不让吴老二住进去,不止沈连城,整个沈家堡都都没有人愿意收留吴老二。
  
  最后还是我亲爹出了主意:“要不这样吧,让他还回二郎庙。当年他就是那里的小道士,现在正好住回去。不过伤养好了就得赶紧走,你也看见了,这随时随地都能有人活活打死他。”
  
  看着周围老百姓一副要活吃了吴老二的架势,我只能点头说道:“行了,住二郎庙就二郎庙吧,我也住过去。二叔,一会你去找个大夫,连城叔,借你几套被褥枕头。我们俩这就住二郎庙了。”
  
  一听我也要住二郎庙,沈连城这些人又不干了。我算是沈家堡这一百多年最大的官,让我这个大帅的秘书住破庙,这成何体统?不过要是打上吴老二住在沈家堡,那谁也不乐意。谁家有个小寡妇什么的,还要时时刻刻提放着吴老二。
  
  随后一番争执之后,沈连城总算是勉强同意我和吴老二住在二郎庙。现在就让人把铺的盖的送过去,就这沈连城还是十分不满意。对着我说道:“大侄子,你是你,吴老二是吴老二,你说你这是图什么许的……”
  
  我心里也不想住在漏风漏雨的破庙里,不过两次遇到那个黑衣人,我打心里已经怕了。他能找到我奉天的住处,自然也能找到这里来。一旦他过来的时候,吴老二不在场,那我真是九死一生了。
  
  当下,我将大帅给的礼物分了出去,其中大部分给了沈连城,报答他这么多年的抚育之恩。随后还给了我亲爹一百大洋,原本还要给沈连城五百的,不过他说什么都不要。争执了一番也只能作罢……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六章 衣锦还乡(中)

  让吴老二在警察厅里待一阵子也有好处,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报了昨晚我站了半宿的仇。而且还能逼他出手,就凭他在火车上的本事,真急眼了的话,奉天城找不出来能拦住他的人。

  一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处理完手头的事情之后。我才溜溜达达到了警察厅,听说我是帅府的秘书,值班的处长还以为是帅府下了什么文件,急忙出来迎接。

  客气了几句之后,我说到了正题:“中午刘处长来问我,是不是有个远方叔叔。当时我正在给大帅办差,忙的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刚刚才想起来好像是有个出了十几伏的一个远方叔叔,好像是叫吴道义什么的……”

  虽然我不过就是帅府的一个小秘书,不过整个奉天官场都知道我是张大帅的远房亲戚。我的亲戚还不就是张作霖的亲戚吗?当下,这位警察厅的处长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这个表情还吓了我一跳:“你们不是把我叔叔打死了吧?”

  “没有!”处长一嗓子吓了自己一跳,随后解释道:“怎么可能呢,人现在就关在厅里。原本想着吓唬吓唬就放了,不过问他的底细,什么都问不出来。我们厅长这才打算关几天,等到问出您叔叔的底细再放的。”

  看着处长的额头已经吓出了冷汗,当下我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个叔叔和大帅不是一支的,放心,只要没出人命就责怪不到你们的头上……”

  等到吴老二被拖出来的时候,我差点没认出来这个一身血的人就是他。吴道义这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我一个劲的哼哼。原本我还想着借这个机会逼他出手,想不到被打成了这样,他竟然都咬牙忍着。我就不明白了,瞎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你还瞒着有意思吗?

  处长看到我的脸色不对,急忙解释了几句:“这都是误会,中午我们厅长陪着姨太太去吃饭。就在他上厕所的功夫,沈秘书你这位叔叔就凑到如夫人的身边。说她五行克夫,还说他们俩有缘。现在联系一下,什么时候厅长死了,他好赶紧补上这个缺。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厅长方便完,就站在他身后……”

  “我叔叔什么德行我知道,该……”

  当下,警察厅出了一辆汽车,将我们俩送回了家。我特意请了大夫看了吴老二的伤势,好在看着血次呼啦的,却只是伤在皮肉,并没有伤到筋骨。总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

  送走了大夫之后,我回来对着还在床上哼哼的吴老二说道:“几个警察就把你打成这样了?你的本事都哪去了?实在不行你就抽一个给他们看看,我就不信了,你都抽过去了,谁还好意思打你。”

  我的话刚刚说完,吴老二竟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伸出来三根手指头,费了好大劲才说道:“他们真打啊……我抽了三次,抽一次他们打的更狠一次……我一边抽,他们一边打……还把抽风打回来了……可要了命了……”

  看着吴老二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心里突然开始犹豫了起来。在火车上的时候已经认定了他是扮猪吃老虎,不过现在看吴老二满身是伤,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心里多少有些怀疑之前的想法。那么有本事的一个人,会被几个警察打成这个样子。要还是装的,这得下多大的本?

  吴老二虽然白白净净的,不过也是皮实,第二天早上便能下地活动。这时候帅府送我回老家的车已经到了……

  原本想着我自己回去,让吴老二住在这里。给他留五十个大洋,够他吃香喝辣的了。没有想到听说我要回沈家堡,吴老二说什么非要跟着一起回去。说多少年没回去了,心里实在是想那里的乡亲们。

  我心里话:你是想乡亲们家的寡妇吧……

  当下,我带着吴老二上了回乡的汽车。没有想到的是,车尾箱里面装满了帅府准备的礼物。很多都是大帅收的礼物,这样的东西在奉天城有钱也买不到。

  折腾了几个小时之后,汽车终于到了沈家堡的村口。就见这里站了几百号人,见到汽车到了,竟然有人放起了鞭炮。吴老二见状对着我说道:“这是迎接咱们的?不能够吧?他们是怎么知道你今天回来的。看这架势县长到了也用不着这样吧……”

  这时候,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我们俩说道:“沈秘书您还不知道呐,昨天帅府就给你们县长打电话了。说您代表大帅到沈家堡视察,代表大帅啊……我在帅府开车四五年了,也就是去年春天大帅身子不舒服,少帅代表大帅去阅兵,再没听说过谁代表过大帅……”

  没想到张作霖竟然还有这么一出,这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车子到了村口停下,我们县长王德广亲自过来拉车门。想当年他去沈连城家吃席,那时候我还在一边帮忙侍候。想不到这才几年过去,竟然有个这么大的变化。

  我一走下汽车,县长便拉住了我的手。满脸通红的说道:“沈秘书,知道您代表大帅前来沈家堡视察,我谨代表个人,以及沈家堡的老少爷们欢迎您……”

  “大侄子,我就知道你有出息。没辜负了我的栽培,今天住叔家,叔把东厢房都给你腾出来了……”

  “沈炼啊……昨晚二郎爷给我托梦了,说你们俩的父子缘分已断,要我把你领回去。从今天开始咱们还是按爷俩处……别说什么叔叔、侄子的了,让别人笑话……”

  “沈炼,我,你三哥……听说你在奉天城混整了,给三哥谋个差事呗?不用太大,奉天市长就成……”

  县长身后站着沈连城,后面是我的亲爹和他老婆。被这些多人恭维着,我还真有些不大习惯。就在众人围拢过来,七嘴八舌说着什么的时候。吴老二从车上走了下来……

  片刻之后,人群的注意力便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五章 衣锦还乡(上)

  见到这个人冲过来,侍卫们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时候,五六个人将大胖子堵在门口一阵拳打脚踢。看着这人笨手笨脚挨打的样子,哪有一点罗四维的灵巧?别说罗老四了,就是在罗家看到的那些打杂的,也比他的身手好的太多。

  当心心里明白这八成是个骗子,也没心思继续看热闹。嘱咐侍卫们手下留情别打的太狠,一会大帅还要过堂,真出了人命就不好交代了。看着侍卫们收手之后,我才溜溜达达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这一睡到了中午才睁开眼睛,收拾了一下正要准备去伙房吃饭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打开,还是何玮昌走了进来。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见到我之后直接说道:“老弟,听说了吗?昨天抓的罗海山是个棒槌,刚刚大帅过了一堂。咱帅爷就问了一句话:你是罗海山呐?那小子直接就在堂上拉裤了……现在警察厅的几个头头都被大帅叫进来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你是没看见……哈哈哈哈……”

  何玮昌和警察厅的正副厅长都不合,现在看到他们挨骂,当下便乐不可支的看起来热闹。

  当下我配合着笑了几声,说道:“那个罗海山最后咋样了?不会真毙了吧?”

  何玮昌回答道:“没有,大帅让人问清楚了。这小子哪是什么罗海山,就是昌图本地的一个盗墓贼。本名叫做廖能,听说了罗海山是盗墓的魁首,就给自己起了个匪号叫做赛罗海山。估计这小子也就听过几段书,人家都是赛罗城、赛秦琼的,他整了一个赛罗海山……”

  “赛罗海山?这名字赶上日本人了。”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早上看见他瞎闹了,老哥你说这么一个大胖子,是怎么下去盗墓的?”

  何玮昌说道:“你说这个我还想笑……这二杆子自己下不了墓,就花钱雇人下去。这小子的运气也是不错,第二次盗墓就找到了燕国诸侯的大墓。之前他找了一波人,弄上来点宝贝。不过不知道怎么地,那些人再下墓取宝的时候都没回来。于是这个赛罗海山又找了一波人,这次到好,还没等下墓就被警察抓了。

  赛罗海山知道自己在昌图待不下去了,就来奉天打算销赃。东西一样没卖出去,自己倒是动了色心去逛窑子。结果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抓起来了,听咱们帅爷的意思,打算送这小子去俄国边境充军,让老毛子弄死他就得了。”

  听到何玮昌说到俄国边境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我亲爹他们家老大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差不多就想办法把他调回来,一旦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这辈子我就等不了我亲爹和他老婆的门了。

  就在我和何玮昌说得正热闹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再次被人大开。随后就见张作霖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大帅到了,我和何玮昌都吓了一跳。何主任随便从我的桌上拿了一封文件,陪着笑脸对张作霖说道:“我是来取文件……”

  “拿了文件还不走?是不是也想在这里拉一裤子?”张作霖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何玮昌你就嚼老婆舌吧,等着,哪一天我气不顺了就拿你开刀。还愣着干嘛?滚你娘的……”当下,何玮昌讪笑了一声,灰头土脸的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看着办公室里没有外人了,张作霖这才坐在我的位置上,说道:“以后离这种人远点,帅府这点事都是他传出去的。要不是看在他和你八叔张作相的关系好,老子早就把他撵出取了……”

  说到这里,大帅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知道那个赛罗海山的事儿了?妈勒个巴子的……这他么就是个傻子,老子一句话就把他吓拉了裤……原本我也知道这是个假的,不过想着也可能是罗四维家里的亲戚,这才好酒好菜的招待。谁能想到他吃饱喝足了,敢拉在我的大堂上……”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张作霖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还笑……不过话说回来,罗四维那边真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我这还有点事要他办。”

  我回答道:“估计是他们家出了什么事情,把罗老四扣留了下来。毕竟运城倒九仙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就是亲戚说不清楚也不会放的。”

  “我估计也是这么回事,不过现在咱们和老段翻脸了,说开战就开战。也不好再拍派人去北平找,等等看吧……”张作霖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这几天忙着打仗的事情,这事你掺合不了,别再当了谁的枪使……正好你和吴先生刚刚回来,我放你几天假,回家看看。我给你发俩月的响钱,再派一辆汽车送你。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对、衣锦还乡……”

  听到张作霖要放我的假,我急忙说道:“大帅,这时候我怎么能走?您还是留下我吧,不管干什么能守在您身边就行。”

  “是不是以为老张我要开了你?把心放肚子里……”张作霖笑了一下,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说道:“这几天帅府人多眼杂的,什么人都有。你知道他们哪个按的什么心?就几天的事,之后你再回来,还是我的秘书。”

  张作霖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当下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准备收拾一下回老家。

  大帅离开办公室之后,我去账房领了钱,没有想到除了我两个月的薪水之外,连罗四维的那一份响钱也都给了我。这算是多多少少弥补了一下丢失一千两黄金的损失……

  就在我准备交接一下手里的事情,就离开帅府的时候。警察厅的外勤处的处长敲开了我办公室的大门,客气了几句之后,他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沈秘书,我打听个事,你是不是有个叫吴道义的叔叔……中午有人在大街上调戏我们厅长的姨太太,给抓起来了……他说你是他侄子……”

  “不是,我爹九代单传,没这个叔叔。你该打就打,千万别给我面子……”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四章 我不是罗海山

  “以后多喝点水……你他么上火了!”瞪了吴老二一眼之后,我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昨晚这事百分之一万是吴老二干的,我恨的不是他装设充愣,恨的是你把黑衣人定在外面就完了?再把我弄回屋里不行吗?多走两步能死?现在虽然还只是初秋,不过奉天冷的早。一早一晚也是凉飕飕的,昨晚冻了我半宿,八成要病一场了。

  我也没心思搭理吴老二,简单洗漱了一番之后,换上了衣服便去了帅府。折腾了半宿也没心思吃早饭了,不过我还是去伙房让人煮了一碗姜汤,随后来到了办公室。听说大帅还没有起来,赶紧趴在桌子上补一觉回回精神。

  我这边刚刚闭眼,门口便响起来有人敲门的声音。随后办公室大门被从外面打开,昨天一起喝酒的何玮昌端着姜汤走了进来:“老弟,听说你着凉了?先把这个喝了,一会我让人给你整几片阿司匹林来,那玩意儿老好了,头疼脑热的吃两片就好了。”

  见到是何玮昌亲自端来了姜汤,我急忙起身接了过去:“怎么敢劳主任你的大驾?找个人送来就行了,你堂堂秘书处的工作主任亲自送来,让我这个小秘书怎么敢喝?”

  何玮昌哈哈一笑,说道:“啥玩意儿秘书主任,咱兄弟们还不都是侍候大帅的?又不是秘书长。你赶紧把姜汤喝了,趁着大帅没起再搂一觉。这几天都在开会,听说要和皖系的段祺瑞开打了,这几天都是军事秘书在忙,没你什么事。这办公室就你自己一个人,睡一会也没人知道……”

  听了何玮昌的话,我一口气将姜汤喝光。擦了擦嘴之后,对着他说道:“老哥,昨晚你酒都没喝完就被大帅叫走了,也是为的这打仗的事儿吧?”

  何玮昌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你还真猜错了,昨天警察厅的人抓住了罗海山,已经送了过来,现在就关在一进门的偏厦子里。大帅过堂之前我要整理好卷宗,这才逃席了。等着忙完这一阵的,老哥我再请一次,这次咱们明湖春吃燕翅席……”

  “哪能老吃主任你的?这次我请,不能打兄弟我的脸……”假模假样的争执了几句之后,何玮昌这才点头答应。随后后他让我赶紧抓时间睡一觉,这才离开办公室。

  何主任走后,我也没有心思睡觉了。虽然明知道昨晚抓住的罗海山是假的,不过心里惦记罗四维,怎么也要过去看一眼。如果是他们罗家的人,看看能不能疏通一下,毕竟大帅自己说过他也没有真想难为罗海山的意思。

  想到这里,我端着空碗走出了办公室。溜溜达达的到了伙房,打算先去还碗,再去看一下那位罗海山。把空碗放下之后,突然看到大师傅们刚刚做好了四个菜——扒鸡、焦溜肉段、猪肉炖粉条和烧茄子。还有四个热气腾腾的大馒头品字形的摆在了盘子上。

  指着这几个菜,我对伙房的大师傅说道:“今天什么日子?一大早就整这老些硬菜,哪位太太过生日?”

  “沈秘书你还玩笑了,太太们都有自己的小灶,从来不在这里搭伙,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师傅冲着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听说昨天抓到大盗墓头子罗海山了吗?大帅亲自下的令,不能饿着他,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不止这四个菜,还有一壶老烧锅,不就是个偷坟掘墓的嘛?照我说一枪毙了得了……”

  “大帅的事别瞎说,再让人听见……你也别诉苦了,我那还有几包外国烟卷。一会忙完了去找我拿。烟多抽几根没事,话说多了小心惹麻烦。”说话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主意。看了大师傅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正好我要去见识一下这个罗海山,就这几个菜是吗?我端过去了。”

  大师傅见到我要端托盘,当下急忙喊过来手下的小伙计,说道:“怎么好麻烦沈秘书你?老六你过来搭把手……”

  当下,小伙计端着装慢了菜肴的托盘,我拿着一壶酒一起到了一进门的偏厦子。门口把手的守卫和我也说得上话,客气了几句之后,我便顺着门缝,看了一眼里面那个自称是罗海山的人。

  这个人三十来岁,是三百来斤的大胖子。一脸的横肉下面长着络腮胡子,虽然坐在椅子上,不过看着身型也有小两米多。看到了这副尊容之后,我心里开始嘀咕:这样的又胖又壮的大个子淘沙也挺费劲吧……

  看到我对这个罗海山感兴趣,看守的侍卫头笑着说道:“沈秘书,不用看了,这是个假的。罗海山那是什么人物,咱大帅通缉了十几年都没抓到。你看看这小子的德行,自己穿衣服都费事,还淘沙盗墓?”

  “我看也不像是真的……”我笑了一下之后,对着侍卫继续说道:“警察厅的人也是二虎蛋,这一眼就看穿的事情,他们还敢把人送到帅府来?看吧,大帅知道了之后还指不定怎么骂他们这些废物呢。”

  侍卫头跟着我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也不能怪警察厅的人,这小子昨天去怡红院嫖娼,给不出钱来,就掏出来一块鸡血石来顶账。老鸨子以为鸡血石是假的,这小子要吃白食。就报了警察厅。结果没打两下他就自称自己是罗海山,又去了他的住处搜查,结果床底下满满一箱子的宝贝,都是地下面起出来的。盗墓的又自称是罗海山,不管真的假的,警察厅都要送来让大帅看看。”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大帅的贴身侍卫走了过来。冲着我点了点头之后,对着侍卫头说道:“帅爷起来了,你们准备一下。开完军事会议之后就要审这个人,到时候我让人来传话,你们把罗海山送到三进的东暖房。”

  他这几句话声音大了点,被里面的大胖子听到。当下这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过来喊道:“我不是罗海山!我真不是罗海山……”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三章 小夜曲

  怎么回家的,我是完全记不得了。等到再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家的床上。吴老二倒在了床下,看样子刚才他好像和我躺在一起,不知道怎么滚到了床下。此时吴老二正在说着梦话:“翠儿啊,咱俩没有这个缘分,你男人还活蹦乱跳的……不行!那咱俩不就成了西门庆和潘金莲了吗?听话……下辈子我高低等着你,到时候我去卖炊饼,你在家看家。没事别鼓动窗户……”

  还行,还知道自己这辈子作孽太多,下辈子要遭报应。看着梦话连篇的吴老二,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是馆子掌柜派人送我们回来的,也不知道大门关好了没有。虽然我家就在帅府对面,不过一旦有个把歹人进来偷东西。临走再给我和吴老二一人一刀,这个可受不了。

  想到这里,我忍着天旋地转的感觉,晃晃悠悠的走到院子里。今天虽然不是满月,可是也月朗星稀,月光照射在院子里面,看上去竟然有了一种天亮的错觉。月光将我身后的房子倒影照射在了地上,看到了这样的月光,刚才那酒后上头的感觉也舒服了许多。

  就在我向着大门口走过去的时候,面前的房顶倒影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还在酒醉当中的我反应了一下之后,才明白了过来,当下急忙回身向着房顶上看去。果然在屋檐上面站着一个身穿黑衣人……

  一身黑色长衫之中,包裹着白色头发和皮肤,就连眼珠都是白色的。正是我在火车上见到的那个白化病人,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间,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一身冷汗瞬间冒了出来。之前眩晕、呕吐的感觉也消失了大半。

  和黑衣人目光相对,我的身体好像被定住了一样,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这个人也不说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我甚至听到了门外帅府侍卫巡逻的声音。

  这时候,我心里还是怀念赵连乙了。要是再这样的一个愣头青进来,说不定还能再救我一次。可惜门外侍卫只是围着我的房子转了一圈,他们的声音便越来越远,直到彻底消失……

  侍卫们离开之后,黑衣人好像一根羽毛一样的从房顶跳了下来。轻飘飘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两只眼睛紧紧盯着我,说道:“又见面了……上次在火车上有人护着你,现在那个人在哪里?说出来赵年的下落,就当你睡着了说的梦话被我听到的。就算以后……”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里面房屋的大门突然打开。随后就见吴老二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我想要喊叫让他惊醒过来,不过任凭我怎么长大嘴巴,始终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这时的吴老二好像还在酒醉当中,迷迷糊糊的走到了我和黑衣人的面前。脑袋撞到黑衣人之后,嘟嘟囔囔的说道:“行了,就这儿吧……上了几岁年纪怎么就憋不住尿了……喝点水就起夜……别急啊,这不是急的事儿……尿裤子还得洗……”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竟然解了裤腰带,当着我和黑衣人的的面,将裤子褪下,对着黑衣人的裤管尿了起来。而黑衣人竟然一动不动,任凭吴老二将一泡尿都撒在了自己身上。他凌厉的眼神转到了吴道义的身上,似乎心里也在避讳什么。不敢轻易动手对付这个人……

  片刻之后吴老二尿完,他哆嗦了一下之后,伸手在黑衣人的身上蹭了蹭。说道:“尿手上了……幸好这里有个柱子……到底是奉天城的房子,还给柱子穿上衣服了。真他么讲究……”

  擦干净了手之后,吴老二提上了裤子,闭着眼睛晃晃悠悠继续回身向着卧室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唱道:“我本是太平府正经的人家……无奈父母早亡只得投身了勾栏……今日里王公子要与我私会啊……”

  几句唱完之后,吴老二已经进了卧室,随后里面传来了他的呼噜声……

  听到了呼噜声之后,我心里开始大骂了起来:你出来一趟就是为了尿尿的吗?能不能顺便解决掉这个黑衣人。对你来说,也就是唱两句的事……

  既然吴老二回去了,那我差不多就要回老家了……不过面前的黑衣人也有些古怪,他依旧保持着刚刚吴老二在自己身上尿尿的样子。瞪着眼睛,看向吴老二刚刚所在的位置……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孙子是不是和我一样,也动不了?

  虽然暂时躲过了危机,不过我自己也一动也动不了。当下,我家院子里的两个人保持着一个古怪的姿势,我盯着黑衣人,他盯着身边的空气竟然一直坚持了几个小时,直到天亮……

  一阵雄鸡报晓的鸡鸣声传了过来,黑衣人身上的定身法瞬间被解除了。他的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随后黑衣人挣扎着爬了起来,看样子还想要对我做点什么。这时候,屋子里面再次传来了吴老二的声音来:

  “这哪?我怎么睡在这里了?有人吗?哪位姑娘收留的在下?”

  听到了这个声音,黑衣人好像被雷击中一样,打了个哆嗦。随后他不再理会我,两条腿一拐一拐的走到了大门口。随后当着我的面,开门走了出去……

  这时候,我的身体也恢复了自由。身体保持一个姿势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身体能动的同时和黑衣人的一样倒在了地上。这时候我才明白刚刚黑衣人那别扭的姿势是什么原因——下半身都站麻了……

  就在我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吴老二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了我趴在地上,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当下急忙跑出来把我搀扶了起来:“这是怎么个意思?着急买早点摔着了?不是我说你啊,沈炼你太客气了,咱们去帅府吃馒头就行……怎么了?你瞪着我干什么……”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二章 赴宴

  从大帅府出来之后,我带着吴老二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自从上次我们家老二出事之后,我亲爹和他老婆也没心思继续住在这里。他们俩回了沈家堡,把房子空了出来。

  个把月没人住,这里到处都是灰尘。幸好我们秘书主任何玮昌听说我从北平回来,为了巴结我这个大帅的‘侄子’,他把自己家的老妈子打发了一个过来,帮我收拾屋子。趁着这个空档,非拉着我和吴老二下馆子……

  当初刚刚进帅府的时候,就是这位何主任以为我没有靠山,让手下的秘书们欺负我。后来被张大帅破口大骂了一次之后,才知道这个不起眼的大学生是大帅的‘亲戚’。说过多少次要摆酒赔罪,都被我推了。这次人家这么帮忙,把自己家的佣人都打发过来。再不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当下,我和吴老二被他拉上了汽车。

  何玮昌在车里就打听了吴老二的底细,张大帅都叫吴先生了,我也不好再吴老二、吴老二的叫,当下便说这是我一个远方的表叔,来奉天投奔我的。既然是我的表叔,那说不定也和张大帅勾着亲戚,当下何主任竟然也跟着我“二叔、二叔”的叫了起来。

  汽车绕了一圈之后,在奉天有名的馆子宝发园停下。见到帅府的秘书主任到了,掌柜的急忙带着伙计们走出来相迎。何玮昌笑着对掌柜的说道:“今天我在你这里招待贵客,给找个清净一点的包间。我也不点菜了,捡拿手的上。什么时候桌子摆不下了为止,酒要好酒,上次少帅喝的那个就行。和厨子说要显显手艺,吃得好我多给小帐……”

  见到财神爷登门,掌柜的客气了几句,将我们三个人拉到了尽头的包间之后,便下去吩咐走菜了。

  坐好之后,何玮昌说道:“别看这馆子不起眼,可是咱们少帅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是直隶菜,熘腰花、熘肝尖、熘黄菜和南煎丸子号称四绝。”

  “何主任你说的那么玄乎,我还以为你说的是鲍参翅肚呢。”吴老二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吃这四道菜也能不用走这么远嘛,帅府对面过一条街道就有一家,四个菜加上一壶酒,喝完了酒再每人来碗抻面……”

  “二叔,说的那么热闹,你对奉天很熟悉嘛。”看了还在白乎的吴老二一眼,我继续说道:“连帅府对面的抻面都知道,以前没少背着我和我师父来啊。这是看上奉天城哪家的小寡妇了?”

  “我就那么一说,这几年也来过奉天几次。”吴老二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不比你们这些当差的吃过见过,也就是在小抻面馆对付一口。这次来投奔你,还不是想吃香喝辣的吗?今天开开眼界,看看少帅吃什么喝什么……”

  说话的时候,掌柜的亲自端上来四个菜。正是刚刚何玮昌介绍的四绝,看着四个菜平平无奇,不过动筷品尝了几口之后,这四道菜果然惊艳。该嫩的嫩,该焦香的焦香。这几个月在帅府也混过几道席面,就算是燕翅席也比不过这四绝。就连吴老二吃了也连连称妙。

  上菜的同时,掌柜的又抱过来一坛子酒。打开泥封之后将酒倒进了锡壶当中,我才看明白敢情少帅喜欢喝的是黄酒。将酒水倒完之后,又将酒壶放在热水盆中浸泡。随后陪着笑脸说道:“这是敝号从杭州进的女儿红,正好十八年。每次少帅来捧场都点名要喝这个,敝号的饭菜一般,可这酒真是好酒。一会温好之后您几位一尝就忘不掉了。”

  我没有喝酒的舌头,不管什么酒喝下去都是辛辣的味道。不过喝这女儿红的确有些不一样,喝起来只是觉得温厚,没有什么辛辣的感觉。经何玮昌一个劲的劝酒,不知不觉喝了一大壶,也没觉得这么样。

  酒过三巡之后,何玮昌开始借着酒劲说起来奉天的新鲜事儿。什么警察厅长的小老婆跟人跑了,公主坟晚上闹鬼,有人看见清朝公主坐在坟头上抽烟袋。还有少帅的几件风流韵事,说到最后的时候,何主任突然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的说道:“兄弟你听说了吗?那个大盗墓头子罗海山又出来了。就是你们去奉天办事的时候,昌图那边抓着几个盗墓的。一审才知道是罗海山的人,他们再等当家的罗海山到了动手盗墓。当地有个燕国的诸侯大墓,罗海山就势看中这个了。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玮昌突然卖起了关子。我和吴老二虽然知道这个罗海山绝对不是倒九仙里面那个,不过兴许能从他身上打听出来罗四维的下落。当下都急着追问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主任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可惜啊,昌图那边的人不会办事,结果惊着了罗海山,他再也没出面过。他盗了一辈子的墓,听说家里的珍奇古玩要用卡车拉也能拉一百多趟。兴许比咱们大帅都有钱……”

  “给吓回去了啊,那真是可惜了……”我和吴老二跟着叹了口气,心里都在想罗四维这时候哪去了?他也趁不少钱,应该不至于贪图我们那点金子。不过这个假冒罗海山的人到底是哪位?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傍晚,帅府来人找何玮昌,说张作霖要找什么公文。他这才结了帐,匆匆忙忙的赶回到了帅府。

  我稍微有些上头,当下和吴老二一起从馆子里面走了出来。在包间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没想到出来一吹风,我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走路都走不了直线了,吴老二比我也好不了多少。

  我晃晃悠悠走出馆子十几步,才发现身边的吴老二没影了。回头才看见他正坐在宝发园的大门口,哇哇的大吐了起来。原本我还想过去扶他起来,没想到真迈腿的时候,想的是对面的馆子,却走进了隔壁的杂货铺。

  最后还是宝发园的掌柜实在看不下去了,找了俩伙计又雇了两辆人力车。这才把我们俩送回了家……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三 龙城迷宫】第一章 同乡

  吴老二算是赖上了我,幸好当初留了个心眼,一千大洋差旅费我留了八百。要不然的话,回奉天的车票怕是都要向奉天会馆的人借钱。

  到手的金子没了,我也没心思继续留在奉天会馆。托会馆的人买了当天夜里的火车票,当天晚上便带着吴老二上了去往奉天的火车。

  第二天早上六点,火车终于进了奉天火车站。帅府派车直接把我们俩接了回来,听了秘书处的人说,我才知道昨晚张作霖开了一晚上的军事会议,天快亮的时候才躺下。不过大帅睡前特意下了命令,嘱咐我会来之后就待在帅府,他睡醒之后要立即见我。

  当下,我和吴老二都被安置在了帅府的会客厅里。因为有大帅的嘱咐,秘书处还让伙房送来了早餐。看着馒头、熬白菜和稀饭端上来,吴老二对着我说道:“你们帅府也不怎么讲究嘛,我还以为这里怎么也得七八个菜。你们大帅吃的要好得多吧?”

  “你想多了,他早、中饭也一起吃大伙房。除非请客吃席,要不晚上睡哪个太太屋里,就吃哪个太太的小灶。”我抓起来一个馒头咬了一口,夹起来一筷子白菜一起塞进了口中。边吃边继续说道:“我来的晚,听这里的老人说,这几年东北有钱了才天天吃细粮。前些年打仗的时候军费吃紧,帅府也是天天大饼子、苞米面糊糊。哪位少爷想吃顿白面馒头都要挨嘴巴,我们这位大帅花钱不含糊,吃饭还真是凑乎……”

  “看你说的那么邪乎,帅府的少爷白面馒头都吃不起?”吴老二撇了撇嘴,也抓起来一个馒头吃了起来。喝下了一口粥之后,继续说道:“外面传你们大帅可传的邪乎,说他早上起来就要喝一碗虎血提神。府里养着紫禁城出来的厨子,天天满汉全席……”

  “那是胡说八道哩,天天早上一碗虎血,那老张我还不得浑身长毛啊……”还没等我说话,会客厅外面响起来张作霖的声音。随后就连大帅披着一件衣服走了进来,我见状急忙从椅子上站了去来。见到吴老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忙把他也拽了起来。

  “坐着、坐着嘛……妈勒个巴子的,谁把你们安排在会客厅的。闹的这么外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北平段祺瑞派来送信的。”张作霖哈哈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吴老二说道:“这位先生就是大侄子你常提起来的吴道义仙长吧?看着就有一股仙气,不是凡人。”

  吴老二陪着笑脸说道:“帅爷您客气了,仙长什么的不敢当,我还俗好些年了。我行二,您管我叫吴老二就行。”

  张作霖哈哈一笑,说道:“神仙就是神仙。怎么能乱叫?我叫你吴老二,是不是你也叫我张老七?”

  担心吴老二真敢和张作霖拜把子,我急忙岔开了话题。开口对着张作霖说道:“他们说您刚刚睡下,可能中午才能醒过来。这才让我们在这里等,也是想这里地方大,我们俩坐累了还能走动走动。”

  “人老了,觉少……开会的时候仗着一股气顶着,会开完这股气就泄了。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结果躺在床上又睡不着了。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明白了,做嘛……大侄子你师叔是客人,怎么能站着说话。”张作霖示意我和吴老二都坐下,他坐在了我们俩的对面,看了一眼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回头对着下人说道:“去拿副碗筷来,我早上就这儿吃了。再拿个咸鸭蛋……”

  片刻之后,碗筷送了过来。张作霖也不客气,让我给他盛了一碗粥之后,夹了几筷子熬白菜和在了粥里。吸溜吸溜的喝了几口之后,一边给咸鸭蛋剥皮,一边对着我说道:“听说赵连乙没了?又不是打仗,怎么还死人了?你说说咋回事?”

  回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张作霖的情景,我也不敢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连火车上面那个白化病的黑衣人都没落,大帅从头到尾都没有打断我的话,我一边说他一边吃,等到我说完的时候,他一碗白米粥、两个馒头已经下了肚。

  “罗四维也失踪了……怎么他娘的好像听神话故事似的?要不是知道你小子不会撒谎,还以为这是编故事在糊弄我老张……”说到这里,张作霖看了吴老二一眼。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说这世上真有长生不老的神仙吗?”

  “书上有……”吴老二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世上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也指不定哪个深山老林里面就藏着个妖怪、神仙什么的。个把长生不老的人兴许还是有的,孙子还不语怪力乱神,那就是他不敢乱说。”

  “是啊,说不定那座高山当中就有活了几千年的活神仙。”张作霖表情古怪的看了吴老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听说吴先生至今还没有结婚,老张我来做个媒。奉天城防司令的小姨子就不错,麻烦先生把生辰八字给我,让他们合合八字。”

  “大帅您真是太仁义了,刚刚见面就给保媒。那什么,我是……”吴老二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我是光绪二年生人,生在海城,丙子年八月十五的生日。今年四十三了,也不指望什么二八少女,老夫少妻的不般配。大帅您看看有没有二三十岁的寡妇,能搭伙过日子的就成……”

  “敢情吴先生你也是海城人?老乡啊……”张作霖哈哈一笑,继续说道:“不过你这口味有点另类,寡妇也好——知道疼人……哈哈哈……”

  张大帅还想要再说几句的时候,他的副官从门外走了进来,在张作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听了副官的话,张作霖站了起来,对着我和吴老二说道:“这一大早上的,北平的徐树铮又来找麻烦。妈勒个巴子的……大侄子,吴先生就住你那里了。等着我办完公事的,再请他回来聊聊结婚的事。奉天城咱老张说的算,什么大姑娘、小寡妇的只要吴先生看上了,我给做媒……”

【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二 龙口山】第七十一章 五百年之约

“有一个吴老二就够糟心的了,再来一个吕万年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无奈的看了罗四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既然吴老二还是死都不认,那就算了。本来想把我那份金子分给救命恩人的,这下省了……”

火车继续前行,再没有发生黑衣人这样的事情。虽然距离北平越来越近,我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罗四维一天一根金条塞给了洋大夫,这钱完全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我看着都心疼,罗老四就好像花别人钱一样,一点都不在乎。

吴老二还是装傻充愣,他好像忘了之前的教训,天天泡在其他的车厢里。在大姑娘、小媳妇堆里,吴老二也是好人缘,守着这些女人们不是唱戏,就是拉着人家看手相。只可惜后面遇到的没几个寡妇,逼的他给小媳妇看手相的时候,都开始胡说八道了:“姐姐你遇到我,那就是上辈子积德了。咱们实话实说,你这命里克夫啊……三年五载你男人指定归西,到时候你寡妇失业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倒不如现在就找好退路……再找就要找个会唱戏的,最好是像我这样的。真不是我瞎说,你得信命……你看咱俩的掌纹差不多吧?都是一个手掌、五个指头……”

吴老二别看天天都在车厢里面忙活,不过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到站也就下车了。都拿他消磨时间了,愣是没有一个人当真……

至于那个叫做石原莞尔的日本人,则一直陪着我们几个人。原本以为听说了我是帅府的秘书,罗四维是顾问之后,他会凑过来打听帅府的消息。没有想到这个日本人好像忘了这个似的,对张作霖的事情不闻不问。只是向我们打听了去山西的目地,这个也被罗四维以军事机密为理由搪塞了过去。

在火车上待了七八天之后,终于回到了北平。之前罗四维在运城已经向帅府打电报,通报了赵连乙身亡,我们俩乘坐火车的班次也都通知了奉天。等火车到了奉天车站的时候,奉天会馆的人已经在车站迎接了……

原本还想着把我的救命恩人,那位洋大夫接到奉天会馆。没有想到他直接去了加拿大领事馆,看样子是那些金条让他不放心,要把金条妥善的安置好才能安心的回去。

至于石原莞尔倒是有意跟着我们去奉天会馆待几天,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日本领事馆也派人到了车站,几个日本人嘀咕了几句之后,石原莞尔便和我们告辞。客气了几句之后,跟着他的同胞去了日本领事馆。

等着我们三个人回到奉天会馆之后,才知道我要送的那份文件,会馆已经派人送到警察厅了。至于我的通缉令,也早就撤销了。帅府那边发了电报,吩咐把我们几个接回来之后,先在北平休息几天,然后在回丰田向大帅汇报这次运城之行的事情。

至于赵连乙,听说帅府给了他家一笔抚恤金。大帅钦点了他弟弟赵连丙接替了他哥哥的职位,赵家一门四兄弟按着甲乙丙丁排序,都在大帅的麾下当兵。老大剿匪的时候死了,原本赵连乙就是接他哥哥的差事,现在又轮到老三赵连丙了。

想不到张作霖竟然连一句重话都没有,丝毫没有向我们俩追究赵连乙之死的责任。回到了房间之后,我对着罗四维说道:“老四,你们家给我的那些金子,我分出一半给老赵家里的人。没有我们的话,特也不会出事……”

“事儿都是我们姓罗的惹出来的,你别管了,那点钱自己留着养老,他的钱哥们儿我给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四维叹了口气。随后看了一眼我和吴老二,继续说道:“不过我要先回族宅一趟,把这件事说清楚,罗海山哥们儿我不做了。先在出头太危险了,说不定哪一天就被首尊灭口了。今晚我就回去,明天一早回来。耽误不了你们的事情。”

吴老二还着急拿金子去私会小寡妇,先在听着吴老二要走,有些纠结的犹豫了一下之后,扭扭捏捏的说道:“老四啊,我可不是拦你……不过现在离天黑还早,那啥……要不先去你藏进子的地方,把金子起出来你再走也不迟嘛。我在车站看了,晚上还有一般火车去天津的,不耽误嘛……”

“吴老二你墨迹什么?等老四一宿他也跑不了。”看了吴老二还在装疯卖傻,我索性也没什么好气。当下继续说道:“他是怎么花钱的,你也看见了。还在乎你那点金子?再说了,不是还有我在吗?他要是真不回来了,那一千两金子我给你……”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冲撞了哪位神明,罗四维当天夜里回了族宅,到了第二天晚上也没见他回来。这时候我和吴老二都有些慌了,急急忙忙去了罗四维藏金子的房子那里。翻进去之后,才发现密室的大门大开。里面哪还有一点金子的影子……

一打听才知道昨天下午,这房子门口来了一辆车,有人进进出出的搬出来十几个箱子。随后把这些箱子都拉走了,再一打听,那个运走箱子的人越说越像罗四维。

罗老四这是什么意思?这时我也有些慌了,急忙和吴老二一起去往罗家。这时候才发现,当初从罗家回来时,记得路线怎么也对不上了。当初去罗家的时候,路线就不没看到。现在更好,想找罗四维都找不到了。

找了三四天都没有罗四维的下落,最后吴老二盯着我说道:“你那话是怎么说的?罗老四真不回来了,那一千两金子你给我……沈炼,名以上你还要叫我一声师叔,你可不能不管你师叔和你那些婶子们呐……我也不多要,就是那一千两金子……”

“一千两金子……我给,那啥,一天一块大洋。咱慢慢还吧……”我欲哭无泪的看了一眼吴老二,说道:“你仔细活着点,估计再有五百年就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