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日子(续)

接着上一章,写点农村的生活。

先就村校的情况写写,我在村里的学校读过一两个学期,读书的情况印象不深,印象比较深的是学校门口的大操场。农忙的时候,操场上可以用来堆放麦垛,晾晒麦子等等功能,非农忙时节就成为孩子们奔跑玩耍的地方了。每每到了下课或者放学的时候,精力充沛的小孩子们就在操场上来回奔走,释放那无处安放的精力。除此之外,还记得当时学校流行一种叫做糖精的零食,泡水后用吸管吸食水分,很甜但应该是对身体有害的。记得有一年春夏之交的时候,学校还给小朋友们下过指令,按段收集红薯秧,隐约记得是和国家指令有关,但再详细的就不记得了。

小时候很勤俭节约。记得有一次,妈妈给了我两毛钱,我一直放在裤兜里没有花,到后来反复抚摸,最终导致两毛钱的纸币从折叠的位置断裂成为两半,这个事情被妈妈发现之后,有一段时间一直说我是个勤俭节约的孩子。

那个年份农村流行赌博,恰好爸爸外出做生意也赚了一些钱,有一段时间也热衷于参与赌博,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因为村民外出赚钱归来以后,容易形成聚赌的风气。在某家聚赌,有坐庄的、有把风的、有管帐的、有借贷的,等等不一而足,实为毒瘤。

农村的床很高很大,床沿距离地面大约要有1米左右,所以小时候上床下床成为一个比较难的事情,记得有一次睡到半夜,可能是翻滚到了床地下,摔的很痛,又爬上床接着睡。幸好是在农村,因为农村的地面多为土质,相对松软,不似目前城市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撞到地面恐怕是要磕个大包的。

那个年代农村应当是有买卖媳妇的风俗的,因为有个邻居,村民都喊她蛮子,这是因为她的口音似乎是四川一带,应当是拐卖到村里的,生了孩子以后就定居于此,多年未见不知近况了。对于口音差别很大的,村民多少有些排斥。

那个年代还有剃头匠,挑个凳子,一头挂上盆、剃头刀之类的,走街串巷叫卖,有需要的人家了,就在家里把水烧开,用剃刀剃头。但农村有很多家庭,卫生习惯不佳,导致头上长了虱子,反复被咬,影响身体健康。

据妈妈讲,小时候我家种过西瓜,到西瓜接近成熟的时候,为了避免盗窃需要住在田头的瓜棚里守夜。有一次,我和爸爸一起守夜,可能是西瓜吃多了,半夜起来撒尿,还要拍拍西瓜挑选下一个吃的对象。

后来也随着爸爸干过农活,随着爸爸去给田里除草,但拿起锄头以后,被锄倒的思路并非杂草,而是麦苗。农业也要有传承,没有传承过几十年,未必不会出现没有人会干农业的情况。甚之。

大体记忆里主要就是这些了,后面写写到城市的生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