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四十二章 秘书长

  说到这个石原莞尔,张大帅顿了一下,随后对着书房里面的侍卫说道:“你们几个到外面守着去,不管是谁来都不让进。刘玉书,你带人把尸首送到北平警察厅去,找人连夜做尸检,你要亲眼盯着。十个时辰之内,尸检报告要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看着刘玉书带着人离开了书房之后,张大帅喝了口茶水,随后对着我说道:“这次进关,我去天津见过宣统皇帝。心里笑话他穷讲究,大清都亡了十三年了,还摆着他的皇帝架子,吃饭的时候得有人尝膳。现在看起来,是咱老粗了。哈哈……”
  
  说到这里,张大帅从桌子上面的烟盒里取出一根香烟。赵连丙过来给他点上,抽了一口之后,这位已经拿下半个中国的大军阀脸上露出来倦容。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扭头看着我,继续说道:“大侄子,上次你从我这里拿走血参王的时候,答应过什么事情,还记得吧?”
  
  我知道话头八成会扯到这来,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当下对着张大帅说道:“记得,我替我师父和吴道义许诺过,如果大帅您有什么危险。他们俩一定会出面帮您解决的,可是现在我师父自身难保,吴道义又远在千里之外做喇嘛……”
  
  “师父不在身边,那我的安危就着落在你身上了。”张大帅狡黠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是我的大侄子,论起来和我家那小六子一样亲。罗老四和你亲兄弟也没有区别,有丙是我的侍卫,那也没得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大帅顿了一下。目光在我们三个人脸上转了一圈之后,落到了我的脸上,说道:“当初你拿走血参王的时候,就跟你说过那是保我性命的。血参王可以送给你去救吕万年,不过日后如果我遇到什么性命之忧的时候,要他们两位来搭救。这个日子快到了……”
  
  说话的时候,张大帅走到了办公桌那边,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张黄表纸来,回头将这张纸摆在了我们三个人的面前,说道:“你们谁能看的懂……”
  
  巴掌大小的黄表纸上面写着戊辰年四月初七,算着日子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日期下面有三个人的署名:段合易、乔椽、孙梓采。
  
  我们三个人当中,只有罗四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看到我不明白黄表纸上面的人名是谁,当下主动说道:“这老三位是现今世上最了不得的三位算命先生,段合易十二岁的时候就给袁世凯算过命,说他出将入相,有不足百日的皇帝命。结果都应验了……乔椽是山西督军阎锡山家的常客,曾经给阎锡山算了十进十出之命,才让他左右逢源,在山西屹立不倒。
  
  孙梓采是段合易的徒弟,他出名的一件事,是算出了自己师父晚年丧子之命。这个连段合易自己都没有算出来,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人了……大帅,这三个人我都认识,不过上面这个戊辰年四月初七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小家伙你滑头,明明看出来了,却不敢明说。”张大帅无所谓的笑了一下之后,指着桌子上的黄表纸,继续说道:“戊辰年四月初七是他们三位给我算出来的死祭之日,算着还有三百一十六天,我张大帅就要吹灯拔蜡了,大侄子,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那么着急了吗?”
  
  说到这里,张大帅顿了一下,将手中的烟蒂扔进了烟灰缸里之后,继续对着我说道:“这个是我就任陆海军大元帅的当天,请他们三位算的。算算我张大帅有几天的命,结果满打满算正好一年。比他袁世凯八十三天的皇帝命要好多了……不过我老张不甘心啊,现在天下还没有一统。咱们东北老家还有小日本虎视眈眈的,别弄不好咱们这陆海军大元帅的位置还没有坐稳,在被人抄了老窝。
  
  段、乔、孙三人只能算出来离世的日子,却没有办法破解。原本我满心满意都指望这吕、吴二人来化解,没想到他们两位神仙还没回来,大侄子你却突然死了。当时急的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想过让罗四维接替你的位置,不过既然你又死而复生,那就是天意!大侄子,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无论如何你也要想办法帮我化解……”
  
  说到这里,张大帅坐到了办公桌后面。抄起笔来,刷刷点点的写了一封委任书。随后当中我们三个人的面,将委任书上面的内容念了出来:“兹委任沈炼为公共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大侄子,这个委员会是我前两天建立的。就是为了拱卫京畿的安全,你有权利调北平城内的警察和宪兵。还有权利扣押、审问北平的官员……”
  
  这个可比奉天警察厅长要大多了,能在北平城同时调动警察和宪兵的,连张家的少帅都没有这个权利。当下,我急忙婉谢着拒绝。不过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张大帅再次开口将我的话堵了回去。他拿起来那张写着日期的黄表纸,对着我说道:“大侄子,我就这一年了。你师父和吴仙师不在身边,那就指望你了。冥冥之中猫佛爷让你死后复生,也就是为了让你保我的……”
  
  能找到你师父和吴仙师最好,如果他们不能回来的话也无所谓。那我老张就只能指望你了。不要推辞,你是最好的人选,埋在地下俩月还能复生,厨子尝了一口毒汤就七孔流血而亡。大侄子你喝了满满一大碗都没事,你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有这个本事?你就是老天爷派下来,来搭救我的人……我还想推辞,张大帅的脸上微微露出来不悦的表情,这时候,罗四维冲着我还一个劲的挤眉弄眼。知道罗老四不会害我,我犹豫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听大帅的,今天起,咱们俩的命绑在一起的……直到若干年后,我才知道在大帅的办公室的抽屉里有另外一张黄表纸。上面写着寥寥数笔:解破者——沈炼,后面落款还是那老三位的名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