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六十四章 父子

  之前听吴老二说过,大猫带着两只狐狸已经回到了庙里,那个来送饭的狐狸又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紧闭的病房大门突然打开,随后,一个二三百斤的胖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女人背上背着个帆布口袋,手里拎着两个饭盒,见到我和罗四维苏醒过来之后,直接把饭盒扣在了地上,随后跺着脚骂道:“我X你妈的吴道义!你个小老婆养的……知道你爷爷醒过来了,刚才见面不和你爹说……还说医院让准备后事了,你就缺德吧……这辈子你得杨梅大疮,这辈子得完下辈子得,你得完你儿子得……”
  
  女人说话的时候,大夫好像见了鬼一样,闭着眼睛蜷缩在了角落里。这时候,女人背后的帆布包打开,我那狐狸儿子从里面窜了出来,在它窜出来的一瞬间,胖女人便萎靡的坐在了地上。
  
  狐狸老六出现之后,还要继续骂吴老二。
  
  我听着实在牙醪,当下开口拦住了它,说道:“老六,吴老二又怎么惹着你了?消消气,咱们罪不及妻儿。我和他连着亲戚,你这么骂法,早晚捎带上我……”
  
  狐狸这才闭上了嘴巴,几下窜到了我的病床前,伸手将我扶着坐了起来。这才再次说道:“骂他算是轻的,要不是看在他和你亲戚这层关系上。我去他们家祖坟骂……爸爸你是不知道,这孙子刚才看见我进来,说医院让准备你们俩后事,我一听就哆嗦了,差一点跟着你们一起下去了……”
  
  狐狸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红的。开始还以为是骂街太过兴奋,可是后来闭上了嘴巴,这狐狸竟然吧哒吧哒的掉了眼泪。看了我一眼之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便说道:“爸爸啊……你可吓死我了,一开始,老大和吴老二都说你没事。可是昏迷了七八个月能叫没事吗?我以为你真不行了,连墓碑都做出来了。词都是我亲笔写的—先父沈讳炼公之墓,不孝子沈图梓立……那什么,我改名随你的姓叫做沈图梓了……”
  
  当初,就是因为吴老二的把戏,暗中制住了狐狸老六,让我结结实实的揍了它一顿。因为打萎了这只狐狸,它才认我当作干爹。
  
  以为这不过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没有想到现在它竟然为我号啕大哭起来,还为我真做了孝子,连名字都改了。
  
  这个就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急忙拦住了它,说道:“别、别这么客气,之前什么爸爸、儿子的都是玩笑,你也别改名了,何兔子听着还算顺耳。”
  
  “那可不行,不怕爸爸你笑话,我都去奶奶坟上发过誓了。要是我有违誓言的话,那咱们姓沈的一家一起烂……”狐狸很是骄傲的说出来这番话,只是它没有注意到说这话的时候,我这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罗四维忍着笑意,开口说道:“哥们儿我插句嘴啊,图梓,攀个大我是你叔叔。叔叔问你个事儿,沈炼到底哪里好了?之前还以为你认他当爸爸就是瞎胡闹,这怎么还认真起来了?”
  
  “爸爸有瞎认的吗?你管我叫爸爸,我还嫌丢人。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要你这个盗墓贩子管我叫爸爸……”狐狸不吃罗老四这一套,白了他一眼之后,转头对着我继续说道:“这话又说回来,当初第一次认你当爸爸的时候,是被打服的,嘴服心不服……这次你代替我们老大去顶雷,我是真服了,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实话实说,这个原本应该是我们老大顶这个雷的。后来赖上了吴老二,没想到啊,爸爸你冲过来替了吴老二。
  
  这—点我们老大比不了你……”
  
  “你就为了这个?”我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也没什么,当时就我一个纯阳之人。吴老二去了也未必能够成功,到时候我也活不成。还不如我自己去,最坏的结果就是一死。运气好的话,兴许能躲开这一劫。”
  
  “那我也佩服!”狐狸说了一句之后,觉得自己的声音大了点,当下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反正我认你了,为了爸爸你,我已经和老大说好了,暂时不回秘境了。就在这里守着你,什么时候你不在人世了,我什么时候再回去。”
  
  事后我才知道,狐狸以为我不行了,才要留下来尽尽孝心,没有想到昏迷了八个月之后,我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老六也轴,说什么都不走了,留在我身边继续尽孝。怎么说也没用,最后我只能将它留了下来。趁着我们说话的档口,快被吓疯了的医生,趁着我们不注意,自己飞快的跑出了病房。
  
  我们三个没把这大夫当回事。当下继续询问狐狸是怎么让我们俩吃饭的。这才知道,还是吴老二拜托的狐狸,让它来操控我和罗四维的身体,就好像控制这个胖女人一样。没想到一次无意当中,被有天眼的大夫发现,所以他看见我和罗四维醒过来,反应才那么大。
  
  狐狸留下来之后,继续隐藏在胖女人身后的口袋里。我和罗四维此时有些疲劳,让狐狸离开了病房,我们哥俩说了几句话之后,劳乏的感觉上来。当下倒在病床上睡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吴老二丹药的缘故,我和罗四维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再醒过来的时候,身体比之前又好了许多。已经可以下地慢慢的走动了。
  
  这几天当中,张大帅亲自过来看过我和罗四维。大帅最近一直再忙回奉天的事情,聊了没两句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道:“大侄子,回奉天的专列上,我给你留了座,就坐在我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