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五十六章 纯阳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我们三个人说的……大猫少有这样颓废得样子,和秘境当中的神比起来,就好像换了一只猫一样。那两只狐狸也一样,都是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看样子一会雷劫打下来,它们俩会舍身保老大。不过听何狗的意思,它们哥仨好像谁也不能活着出去……看着这哥仨的样子,我忍不住开口说道:“真没有办法了?师父,怎么说你也是秘境之神,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要是在秘境里面,我敢对着雷劫放雷互劈。可是现在不是不在秘境嘛……”
  
  大猫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放出去了几个替身(佛像),指望着它们能替我们挡了雷劫,可惜了,小瞧雷劫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猫再次叹了口气,看了俩狐狸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这就是在秘境做神仙做的久了,一直都和老天爷平起平坐的。可这猛地从秘境里面出来,唉,不适应了……老六、老十,这次哥哥我连累你了。下辈子——要是还有下辈子的话,哥哥我再给你们俩赔不是……”
  
  说着,大猫何狗的鼻子一酸,眼泪竟然流了下来。只是在我的视线当中,看到它趁着擦眼泪的时候,偷眼看了看吴老二。虽然是电光火石之间,还是被我看到了。这时候,俩狐狸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各自抱着大猫的一条大腿,一起痛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大哥……你别说这话,兄弟我原本就对不起你。今儿到了我给您赔罪的时候了……一会我冲在前面,您和六哥借我口真气。只要挺住了三道雷劫……”
  
  “老十你他么闭嘴!论大小也轮不着你这个犊子……我他么就不信了,不就是雷劫吗?老二、老三它们都挨过去当神仙了,轮也轮到我了……—会儿,我冲出到外面的军火库里面去。把雷引过去炸了,硫磺多少能避点雷劫。趁着这个功夫,大哥、老十你们俩趁机跑到紫禁城的太和殿去,那里能避二十三道雷劫……”
  
  “六哥,要来也是我来,我是犯了大罪的,给个赎罪的机会。你要是再拦住,我可要骂了。到时候不好听……”
  
  “X你妈的何蚂蚱,你跟谁俩呢?你他么上辈子还没投胎,你爹我就会骂街了。你是不是忘了我当初差点把你和和老四骂的自了杀,论骂街,我让你重新投胎,再绕半张嘴……”
  
  “我妈是你亲姨!我爹是你姨夫!何兔子你占这个便宜。我——X你妈!”
  
  就在两只狐狸忘我的言语攻击长辈的时候,远处又传来一阵雷声,一道巨大的电弧打了下来。一瞬间,将整个地宫墙壁上的电灯打碎。虽然没有了电灯的光亮,可是耀眼的电弧照耀的这里如同白昼一般。
  
  雷电让两只狐狸闭上了嘴巴,它们同时将身子挡在大猫的前面。这时候,大猫开了口,说道:“你们俩又不是人,挣这个干什么?唉,不说这个了……一会等着,咱们兄弟三个一会手拉手一一吴老二!你看热闹是吧?
  
  问两句能死吗?该客气的时候你不客气,不该客气的时候,你他么瞎客气……”
  
  大猫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转了个弯。瞪着吴老二继续说道:“刚才要不是你坏了外面的幻术,雷劫已经被我糊弄过去了。吴老二你心里一点都不内疚吗?要是我被雷劫劈中化为虚无了,秘境倒塌,吕万年一样会化为虚无……”
  
  “我这不是有力使不上吗?”吴老二干笑了—声,继续说道:“我也想替您去抗雷劫,不过雷劫必定不是冲着我来的,再说了,您这身份引下来的雷劫,咱们大家伙谁也跑不了。”
  
  “那可不好说……”大猫一把推开了两只狐狸,走到了吴道义身边,拍了拍吴老二肩膀,继续说道:“老二啊,这些年来,我也帮过你、吕万年和宫三小姐不少了。论起来第一个长生不老,算我了吧?原本不需要理会你们的,不过这些年来,只要你们三个开口的,哪样我没有办到……”
  
  听到这里,吴老二低着头说道:“也没让您白干啊,秘录是吕万年用千计换的,长命实录是我帮何老三报了仇,您才商的……还有如意鼎,您收了一万两黄金……”
  
  “闭嘴!你这是跟我算账是吧?这都不重要……”大猫何狗叫住了吴老二,压住了火气之后。和颜悦色的继续说道:“现在到了你报恩的时候了,老二啊,你带着我的精血。
  
  出去让雷劫劈一下,我活着,吕万年就没事。
  
  再说了,你是人不受对妖的雷劫,兴许雷劫悬崖勒马,见到你不是妖,到时候就这么算了——老六,你找把刀过来,我现在就把精血过继给吴老二……”
  
  大猫说到这里的时候,吴老二转身就想要跑。这时,两只狐狸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只狐狸按住了他的一条肩膀,我那狐狸儿子抽出来一柄短刀,架在了吴道义的脖子上,对着大猫说道:“老大,您换了血之后言语一声,我马上就把吴老二扔出去引雷。妈了个蛋!早知道这样,我们他么还瞎客气什么……”
  
  “别玩笑啊,我也不行啊……”吴老二拼命的挣扎,无奈胳膊被两只狐狸死死的攥住。只能不停的说道:“我知道这个……纯阳之人接精血可化,你们睁大眼看看,我那儿长得像纯阳之人?我十三岁的时候就不纯了……”
  
  说这话的时候,吴老二目光不由自主的在我脸上扫了一下。就是这瞬间的变化,我心里明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