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二十四章 分支

  除了汪掌柜之外,还有他嘴里一直念叨着的老三,以及刚刚在前面看到的其他伙计。这些人正在前厅呼呼大睡,怎么会瞬间被镶嵌到了墙壁里……这时候,我和罗四维已经顾不上算计关瞎子。将他拉了上来之后扔到了一边,我们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被手雷炸出来的窟窿边,盯着里面的几个死人。
  
  “难怪了,哥们儿我就说这里怎么一股坟墓的味道,这还是我们罗家的手艺……”说话的时候,罗四维伸手将摸了摸墙壁里面白花花的夹层,随后对着我继续说道:“里面的是石灰,用来干燥死尸的。墙壁里面也做了手段,难怪我刚才上来觉得有股恶坟的味儿,可就是找不到源头。”罗四维说话的时候,我手里提着油灯站在他的身边,查看了几具死尸之后,对着罗老四说道:“老四,汪掌柜他们在这里,那前厅睡着的是谁?”“那就自然不是汪海波了……”这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这句话怎么听都是出自汪掌柜的口。只是后半句话风一变,变成了十分低沉的声音:“我本来都安排好了,明儿一早直系的部队进来抓人。你们几个都被抓进大牢就得了,想不到我都把死尸砌墙里了。还是给你们发现……”
  
  说话的时候,楼梯上响起来一阵“嘎吱嘎吱“上楼的声音来。随后’汪掌柜’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与此同时,几个人影从楼下掠了上来。正是奉天会馆的伙计,这些人将我和罗四维堵在了二楼的通道当中。
  
  见到我们被包围住之后‘汪掌柜’对着手下们说道:“下手要快,这么大的响动,马上就会有人过来查看。在他们来之前把事情做完,老韩家的,你扒掉西边的一面墙。一会把这俩小兔子崽子弄死之后,也一起砌墙里面……”
  
  没等’汪掌柜’说完,我抬手对着他就是三枪。这些人再厉害也是肉做的,也经不住子弹。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汪掌柜’好像算准了我开枪的部位一样,在我开枪的同时,他的身体快速做出了反应,闪躲着避开了子弹。
  
  躲开了子弹之后,‘汪掌柜’对着他的伙计们说道:“赶紧动手,这一开枪又要惊动外面那些当兵的……一起动手弄死他们俩!”就在‘汪掌柜’要动手的时候,罗四维突然明白了什么。随后对着这些人说道:“是罗丰吗?你明明知道我是谁还下杀手,这件事要是被我们本家姓罗的知道,你也说不过去吧?”“四爷爷,咱们爷俩拢共见了几次面,你怎么就猜到我了?”听到了罗四维的话‘汪掌柜’罗丰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不过此时容不得他翻家常,当下对着自己的手下们继续说道:“认出来是亲戚长辈,你们就不用动手了?等着他们跑了,再把我们都供出来。那时候你们就要后悔现在没有马上动手了……”
  
  “那就来啊!”这时候,罗四维从自己怀里摸了一把。随后他大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手里还有颗麻雷子,大不了咱们一拍两算!罗丰,你犯了咱们罗家的家规,早晚也要三头六洞。正好,就让四爷爷送你最后这段路……”
  
  看见了手雷之后,罗丰这些人都有些呆滞。谁也想不到罗四维手里竟然还有一颗手雷,他们虽然有本事,却也经不住手雷一炸。
  
  看到了这些人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罗四维趁机开始拖延时间,对着罗丰说道:“两年前祖宅还没出事的时候,就听说你和康中海玩一起了。刚才看到是他的时候,我就应该知道幕后是你——哥们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罗家的分支,基本上和我们祖宅没有关系了。不过论起来我还得管他叫一声孙子……”
  
  我和罗四维背靠背站在一起,看了面沉似水的罗丰一眼,对着罗老四说道:“既然都是姓罗的,你这孙子看着可不怎么恭敬啊。装会馆的掌柜干什么?这是打算害死咱们吗?”
  
  “罗丰,没听到你四爷爷的朋友是怎么说的吗?”罗四维冲着罗丰大喊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想要我和你同归于尽?把你们脸上的人皮都拨下来……”
  
  看着罗四维的手晃来晃去,罗丰担心他再无意当中引爆手雷。当下对着自己的手下们说道:“听四爷爷的话,对他老人家不能不恭敬。”
  
  说话的时候,罗丰从自己脸上剥离下来一张人皮面具。其他人也纷纷效仿……转眼之间,汪掌柜变成了一个脸色有些惨白的中年人。随后举着手里的人皮面具主动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我们这样也是没有办法,为了那点东西,三个月之前,我就假扮成小伙计,藏身在这里了。眼看着就要到手,却被你们搅乱了。”听了罗丰的话,我忍不住说道:“你们为的什么东西?好好地罗丰不做,偏偏要这样假扮汪掌柜……”
  
  “还不是为了吴老二留下里的东西吗?”罗丰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两三个月之前,吴老二曾经住在奉天会馆。除了他之外,还有病怏怏的吕万年和一个独眼的赵年。他们三个进来的时候,带着两口大号皮箱子,结果出去的时候,两口大箱子却没有随手带出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丰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传说箱子里面是长生不老的秘籍,消息传到了我耳朵里,怎么也要试试。于是就进了奉天会馆,从小伙计干起来。一边干活一边打听箱子的秘密,结果没有想到汪掌柜的嘴那么严,天天还有其他收到消息的人来找事情。
  
  最后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代替汪掌柜在这里。可是找遍了这里也没有吴道义长生不老药的下落,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演一场戏,把沈炼厅长请来了。结果这场戏好像还演砸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