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二十一章 人为财死

  汪掌柜睡觉之前,留了一盏油灯。借着油灯的光亮看过去,这个偷偷摸摸在罗四维身上翻来翻去的人正是瞎子关小宝。他轻手轻脚的翻了一阵之后,从罗老四的身上摸出来两根金条来。
  
  拿到金条的关小宝显得有些兴奋,将金子放在嘴里咬了一下。确定了是十足真金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将金条藏在了裤子里。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嘴里哼哼唧唧的唱起了马寡妇开店。看他悠然自得的样子,好像当我们这些人都死了一样……一开始还以为关瞎子是冲着罗四维怀里的箱子去的,看到他的目标是金条之后,我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让我更加诧异的是罗老四竟然没有一点反应,你什么时候那么好说话了?
  
  就在我以为罗四维这是还有什么后手的时候,却听见他打起了呼噜。转头看向罗老四,这才看到他已经昏睡了过去。睡的太熟,顺着嘴角流出了不少涎水。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睡觉……这时候,我发现不对劲了。当下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关瞎子说道:“老关,三根大黄鱼了。要是还不够的话,我枪里还有一梭子金豆儿。怎么样?来一颗尝尝咸淡……”
  
  关小宝吓了一大跳,他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脑门先着的地,顿时鲜血流淌了下来,看着跟个血葫芦似的。这时候他也顾不上去擦拭血迹了,颤抖着‘看’向我这边,身子抖成了筛糠。想要说句话,嘴巴张得老大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原本我以为一开口,汪掌柜他们都能惊醒过来。没想到除了关瞎子之外,连一个人都没有醒。耳边还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这时候,我才明白了过来。关小宝这是做了什么手脚,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都着了他的道……“这个也是吕万年教你的?”我冷笑了一声之后,走到了关小宝的身边。掏出来手枪,枪口顶在了他的脑门上。随后继续说道:“你猜猜看,脑门上的是什么东西?猜对了我送你一颗金豆儿。”
  
  “恩人啊,我一时鬼迷了心窍……”关小宝被吓懵了,竟然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只是眼瞎之后已经流不出来眼泪,只能干嚎了几声。
  
  可能是怕我不耐烦,直接开枪送走他。关小宝哭了几声之后,对着我说道:“恩人呐,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这也是穷怕了,这才昧了良心打你们的主意……这一手是唱二人转的师父教的,他年轻的时候干过胡子。老窑里的托天梁是个能人,教了我师父一手迷烟。这迷烟无色无味,闻到之后会昏睡十二个时辰。这迷烟除了睡觉之外,再没有别的害处。随便给俩嘴巴子,就能把人叫醒……”
  
  听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当下打断了关瞎子的话,说道:“托天梁,老窑是不是在鸡鸣岭?那个能人叫做孙殿臣吧……”
  
  “就是他,敢情恩人你也知道这个孙殿臣。
  
  ”关小宝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随后继续说道:“我可没有用这个害过人,当年就是太相信人了,才让我老婆钻了空子。她用迷烟迷昏了我,然后和她相好的卷了我半辈子的积蓄。我醒过来之后,一股火眼睛就瞎了……恩人啊,看在我瞎了眼的份上,饶了我这次吧……”
  
  看着一边哆嗦,一边说话的关小宝,我继续说道:“你胆子也太大了,就不怕明天罗四维醒过来,发现身上的金子没了,找你的麻烦吗?”
  
  关小宝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说出来了实话:“我都想好了,明天就装作一起被迷烟迷了。罗恩人不会想到是我这个瞎子干的,我把金条塞裤裆里了,大概也不会拔了裤子搜查……”
  
  说到这里的时候,关瞎子停顿了一下。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们都是有钱人,这次也不是奔着钱来的。我徒弟说你们找到什么宝贝了,心思都在宝贝上面。就算发现身上的金子没了,大概也不会花心思去找的。”
  
  “你倒是看透了……”说话的时候,我已经收了手枪。看了一眼另外一只手一直紧握的匕首之后,明白就是因为它,我才没有被迷烟影响到。难怪当初狐狸老九看到猫借老六的手,将这匕首给了我之后,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我不在搭理关瞎子,走到了罗四维的身边,伸手在他脸上拍打了几下。却没有看到关瞎子所说俩嘴巴就能把人唤醒的结果……关小宝听到了巴掌声,明白了我在干什么。当下对着我这边说道:“恩人啊,这个得使点劲儿,劲越大醒的越快。”
  
  听了关瞎子的话,我轮圆了巴掌,对着罗四维的脸就是两个耳光。
  
  “谁打我!”罗四维果然睁开了眼睛,他还有些迷糊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哥们儿,怎么个意思?好好地你打我干什么?都他么耳鸣了……”
  
  我没回答罗老四的话,转过身对着关瞎子说道:“老关,你自己说……”
  
  当下,关瞎子将刚才对我说的话,又对着罗四维说了一遍。最后带着哭腔说道:“恩人啊,饶了我这一次吧,看在刚才还救了你们一次的份上,别难为我这个瞎子。只要你们肯饶了我,我就说件和你们两位恩人有关的事情……”
  
  罗四维摸着自己有些发胀的脸颊,说道:“那你得先说,看看够不够怼两根金条的。关瞎子,哥们儿打了一辈子雁,想不到最后被你这只瞎了眼的野鸡扦扞了眼……”
  
  “我再也不敢了……”关瞎子哭丧着脸,深吸了口气之后,脸色又变得凝重了起来,说道:“刚刚我唱驱邪祟戏文的时候,感觉到对面不止你们两个人。还有一个人一直晃来晃去的,我说的是人,可不是鬼……”
  
  关瞎子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那盏一直亮着的油灯突然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