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三十章 打赌

  赵老蔫巴声音响起来的同时,罗四维闷哼了一声,随后他很是痛苦的半跪在地板上。赵年瞬间到了我身后,直接捏断了罗四维握着‘手雷’的胳膊。看到他手里只是个黄铜疙瘩之后,又对着罗老四的肚子打了一拳。这一下打断了他三四根肋骨……“刚才被你们俩吓到了,一个手里是神兵利器,另外一个握着手雷……”见到自己控制住了局面之后,赵老蔫巴这才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我也不用废话了,真是浪费时间。沈炼兄弟,把你的匕首给我,要是想拼命也由你,不过提前说一下,就算你有这柄匕首,真拼命死的也是……”
  
  赵老蔫巴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向后猛退了几步。随后一脸不可思议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就见小腹上面出现了一个刀口,正滴滴答答的流淌着鲜血。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我嘴里咬着的是一柄普普通通的匕首,这家伙是我刚才从关小宝身上找到的。而那把从大猫那里得的匕首正在罗四维的手里,刚刚趁着老着巴对我说话的时候。罗老四趁其不备一攘子扎在了他的肚子上……“老蔫巴,知道你有本事偷听了我和老四的话。没想到我的家伙给他了吧?”说话的时候,我将疼地直冒冷汗的罗四维搀扶了起来。继续对着赵老蔫巴说道:“托你的福,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之前吕万年被害,也是你串通的马志忠吧?这样一来就可以逼着他和吴老二去秘境避祸,你也好腾出手来对付我。对吧?”
  
  赵老蔫巴原本以为这次对付我万无一失,没有想到一个大意,竟然伤在了罗四维的手里。要不是他反应的快及时后退,现在已经被罗四维挑破了肚皮。肠子、肚子已经流淌一地了。不过他毕竟伤在了何狗的匕首上,老蔫巴这时候头重脚轻,感觉到自己的生气正顺着伤口向外流失“罗丰!你们还在看戏吗?我要是死了,你们也活不过今天……”说话的时候,赵老蔫巴转身向后跑去。我急忙换好了弹夹,正要对着他后背开枪的时候,对面罗丰的人已经率先开抢,—发子弹贴着我的头皮飞了出去。
  
  当下还是保命要紧,我急忙拉着罗四维躲了起来,虽然避开了子弹,不过也眼睁睁的看着赵老蔫巴逃走了……知道了罗四维手里没有手雷之后,罗丰也开始命他的伙计们一个劲的向我们这边冲过来。而我原本的枪法就不行,现在也不剩几发子弹了。只能躲在角落里,依仗着地形和罗丰的人僵持着。好在他们看到赵老蔫巴伤在了罗四维手里,也不敢靠的太近。
  
  就在我打光了子弹,眼看着对面的人就要冲过来的时候。罗丰突然喊了一句:“都撤回来!不要过去打了……”
  
  罗丰的伙计们听到之后,不知道后面出了什么事情,马上后退了回去。我和罗四维这才松了口气,只是心里不明白赵老蔫巴和罗丰想要干什么。怎么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却突然撤了回去。
  
  这时候,罗老四的鼻子抽动了几下,随后对着罗丰破口大骂道:“孙子!你还真是孝顺四爷爷我,敢浇煤油想要烧死我们是吧?不是过年去祖宅见人就磕头叫祖宗、也有的时候了?
  
  早知道这样,我早就一脚踢死你了……”
  
  罗四维还没骂完,楼下传来了罗丰的声音:“四爷爷您留口气吧,一会大火起来了你再叫唤。别拿你们罗家祖宅说事儿了,现在民国了,皇上都没有了,罗家、罗海山算个屁!连老窝都让人抄了,你还有脸提祖宅。小山子,点火送咱们四爷爷最后一程。”
  
  这话响起来的时候,楼下闪过了一片火光,随后浓烟也跟着冒了出来。
  
  “咋回事?下面真放火了?还有王法吗? ”
  
  这时候,脸色吓得煞白的关小宝终于开了口。
  
  他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对着我和罗四维说道:“恩人呐,跑吧,这小二楼大概不高,跳下去也摔不死。你们谁帮我看一眼,找个平整点的地方,我这个瞎子先跳……”
  
  “老关,现在不是跳下去的时候。下面好几把枪守着呢,你这边人还在半空的时候,就已经成筛子了。”我拉住了关小宝之后,蹲在护栏边上,看着下面冒出来的浓烟,继续说道:“等着烟起来,把小楼整个都包住之后,咱们再跳下去。到时候就看谁的命好了……”
  
  我说话的时候,罗四维强忍着痛疼进了旁边的客房。片刻之后他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被茶水浸湿的床单来。说道:“把这个捂在脸上,一会烟起来之后,还能多抗一会。哥们儿,这次你别管我,自己能逃赶紧逃。我这断了几根肋骨,根本使不上劲。别连累了……”
  
  “那咱哥俩就同年同月同日死了,没啥。”
  
  从罗四维手里接过了我的匕首,随后继续说道:“不逃了,一会我先跳下去。想办法攘死老蔫巴,罗丰和他面和心不和,只要他一死,你那个孙子也顾不到我们,马上就先跑了。”
  
  罗四维还想劝我逃,不过看到我已经下了决心。当下只能认了,当下他也开口说道:“行吧,那我听你的。不过还得让我先下去,咱们俩换一下衣服,我假扮成你的样子。等着老蔫巴冲我来的时候,你再动手。这样保险、万无—失……”
  
  烟起的很快,我和罗四维还在商量怎么动手的时候,浓烟已经将小楼春彻底的包裹了起来。我们三个急忙将被茶水浸湿的传单捂在了脸上,随后我也不等罗四维了,自己率先从楼上跳了下来。在黑烟的笼罩之下,寻找起来赵老蔫巴和罗丰的下落来。
  
  就在我脚落地的时候,身边的浓烟当中,传来了赵老蔫巴的声音来:“我正和罗丰兄弟赌谁第一个下来,沈炼兄弟,我赌赢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