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章 石原莞尔的烦恼

  张大帅也是个精明之极的人,看到了铜钱在石原莞尔手里的变化之后,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当下,亲手夹起来一筷子海参放到了日本人的餐碟里。笑呵呵的说道:“怎么不动筷子?尝尝海参。好东西一一吃哪补哪……”
  
  看着石原莞尔将这筷子海参吃下去之后,张大帅又亲自给他斟满了一杯酒。说道:“石原,妈勒个巴子的,老子怎么越看你越顺眼了。
  
  刚才你让我签的是什么来着?不是——我就是问问……是满蒙新五路协约,对了,我他妈想起来了,再拿给我看看……”
  
  石原莞尔眨巴眨巴眼睛,从公文包里将厚厚的一沓文稿拿了出来。双手送到了张大帅手中,说道:“当初郭松龄反奉的时候,芳泽公使亲自到奉天,与大元帅您谈好的。我们……”
  
  “你别说这个,我老张还没老糊涂。当初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我认。”张大帅拿起来老花镜带上,只看了几眼之后,便又摘下了眼睛,笑着对石原莞尔说道:“对,就是这个了……敢情这个就是满蒙新五路协约,这个怨你们芳泽公使了。几次三番来找我,也没把话说清楚。早说是这个……”
  
  石原莞尔原本是走形式,没想过张大帅竟然真会答应。当下他急忙将自己的钢笔掏了出来,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说道:“那就麻烦大元帅阁下了,只要您签了这个协议,我们日本会当作保护自己国土一样,来护卫东北三省的。”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敢接了……谢谢吧,感谢你们日本天皇。”话是这样说的,张大帅却将钢笔重新还给了石原莞尔,说道:“签我是指定会签地,不过这样的大事是一定要慎重地。容我回头再仔细看看,只要是当初和芳泽公使谈好的那样,我张大帅是一定会签署的。这个石原你不要怀疑……”
  
  原本石原莞尔已经充满了希望,现在听了张大帅的话,他的眼神瞬间又有些暗淡了下来。类似这样的话,这几年来这位大元帅阁下已经说过无数遍了。日本奉天领事,满铁的几位总经理,还有公使馆的芳泽,甚至连几位下野的首相都来找过张大帅。最后通牒前前后后都下了五六次了……这位大帅也不说签,也不说不签。总是一句:此等大事易缓不宜急,总要和部属、幕僚们商议一番。结果一直到他带兵打到了北平,做了陆海军大元帅之后直接翻了脸,改了口说什么东北是中国之土地,我张大帅身为一国最高之军事官长。不能做卖国的事情。
  
  消息一传到日本,整个朝野算是炸了锅,直接导致促成这一协议的加藤高明首相下野。
  
  新首相上任之后,以逼迫张大帅签署满蒙新五路协约。不止是政界,连关东军本部也开始参与到其中来,下达了如果无法逼迫张大帅签署协议,就刺杀他的命令。甚至已经做出来了行动。
  
  这次石原莞尔是受了日本政、军双方的委托,来对张大帅做最后的尝试。如果在火车到达天津之前没有签署协约的话,那石原就要找个借口下车。到时候埋伏在奉天周边的关东军大佐河本大作,便会启动炸毁张大帅专列的机会。原本石原莞尔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一嘴,没想到事情好像是有了转机……现在列车到天津还有段时间,石原莞尔看了一眼手表之后,对着张大帅说道:“大元帅阁下,协约您已经看过很多遍了。还是早点签署的好,我也好早点下车向芳泽公使通报这个好消息。”
  
  “着什么急嘛,我张大帅这一时三刻又不会死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得让我多考虑考虑吗?”说话的时候,张大帅又给石原莞尔斟满了一杯酒,继续说道:“要是你还是不放心的话,这样,我给你开个先例。你就在我身边守着,什么时候我签了协议,你什么时候再走。怎么样?这算是有诚意了吧?”
  
  旁边的吴俊升也会来事,他也凑趣的过来倒了杯酒,说道:“石原先生,我们大元帅这可是第一遭让人在身边守着,你可要知道好歹。
  
  再说了,我们雨帅不是说了嘛,回头再仔细看看,只要没什么大纰漏,就一定会签的。我这黑龙江省长做个保人,这你总放心了吧?”
  
  吴俊升说话的时候,张大帅正在对吕万年使眼色,在请教他的意见。如果我这位师父摇头的话,那张大帅立马就会改口。马上拒绝签署这个协约,断了石原莞尔这个念头。
  
  吕万年手里把玩着三枚铜钱,冲着张大帅微微点了点头,嘴里无声的做了个口型:“留……”
  
  张大帅这下子心里更有了底,当下嘿嘿一笑,第三次给石原莞尔斟满了杯酒。随后对着守在车厢外面的部下说道:“吩咐下去,后面的站台一律不停车了。我要仔细看看这个满蒙新五路协约,别吵到我。大侄子你们几个也过来,这一桌子都是谭家菜吧?海味我吃不惯,你们都造了。别浪费啊,都是钱儿来的……”
  
  说话的时候,张大帅已经拉着吴俊升起身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将饭桌上的位置让给了我们几个人,当下,我带着罗四维和‘赵连丙’坐了过去,我和日本人面对面,罗、赵他们俩将石原夹在了当中。
  
  “石原先生,好久不见了……”说话的时候,我将一盘子扒鱼翅推到了石原莞尔的面前,说道:“尝尝这个,正经的好鱼翅,里面应该没下毒,也没有什么祟蛊的……”
  
  石原莞尔客气着笑了一下,用勺子舀了鱼翅吃了下去。说道:“沈厅长开玩笑了,这是大元帅的专列,谁敢在大元帅的饮食当中下毒……”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车头的方向突然响起来一声鸣笛。这笛声又响又急,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