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五章 师徒

  “赵年……”吕万年重复了一遍这个差一点成为了自己弟子的人名之后,继续对着面前血葫芦一样的男人说道:“赵年现在在什么地方?你逼停火车之后,怎么和他联系?”
  
  “师父让我藏起来,半个月之后,去奉天日本领事馆找石原莞尔,到时候他会给我一笔钱……”“男人偷眼看了—眼车厢里面的这些人之后,继续说道:“说这个叫石原的日本人还会给我一份差事,稍后我们会在奉天领事馆汇合。”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男人求饶,说道:“我是被师父骗过来的,他可没说这是张大帅的专列。早知道这样的话,打死我都不敢来触大帅爷的虎威。大帅爷您开天恩,饶了我这次吧……”
  
  张作霖被冲进来的侍卫们护着,远远的看着这个人,因为当中牵扯到了吕万年、赵年师徒俩的内情,他不便开口,只是看着这位活神仙会如何处置。
  
  吕万年看着自己这位‘徒孙’,说道:“我叫吕万年,你师父提到过我吗?”
  
  男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提到过,他说您对他不好……原本说好收他做弟子的,结果却收了另外—个人……还说您假意教他本事,不过就是为了给他办事方便……说他不会学你您,会把一身本事都教授给我……我也是猪油蒙了心,信了他的鬼话……我是两年前拜在赵年门下的,这二年就教了一点小偷小摸的本事。”
  
  这时候,吴老二开口说道:“除了你之外,赵年还收了几个弟子?他那么大的本事,不会只收了你这个顶门大弟子吧?”
  
  男人看了吴老二一眼,说道:“我们师兄弟六个人,我是老大,还有五个人分散在奉天、北平和上海,其中三个人给师父办事的时候死了,现在就剩下我和其他两个人。拜门的那一天, 师父一人给了本小册子。让我们按着册子上的内容学,每个人学的都不一样。不过都是一些邪门歪道,杀人越货用的。”
  
  吴老二和吕万年对视了一眼之后,让男人背诵了几段小册子上面的内容。只说了两三句,吕万年便开口说道:“可以了,这不是我教他的本事……”
  
  吴老二看了吕万年一眼,说道:“这是何苏万老三的叹春法,你存在蛤蟆嘴里面的了?便宜赵年了……”
  
  吕万年没拾这茬,继续对着男人说道:“继续说,再说点赵年的事情。他太让我意外了。
  
  让他松快一点。”
  
  狐狸虽然对吴老二脏话连片,不过却有些忌讳吕万年。当下脚下的力道松了一些,男人这才伸出手来,擦了脸上一把鲜血之后,怯生生的继续说道:“平时赵年也不出现,不是给我们事情做,再不就是让我们修炼册子上面的内容,他会来检查……”
  
  “都让你们做过什么?”
  
  “曾经带着我们去倒过两次墓,老二、老五和老六都是死在盗墓过程当中的。”想到当时三位师弟惨死的样子,男人露出来心有余悸的表情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其中一个是北宋先天道祖师韩光的坟墓,除了陪葬品之外,还有一把黑漆漆的量天尺,说是韩光的法器。除了这把尺子之外,赵年什么都没要……”
  
  说到这里,男人以为吕万年和吴老二会询问这把量天尺的事情。当下停了口,等着他们俩过来问。没曾想这两个人都没有询问的意思,见到他住了口,吕万年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还有一座墓呢?继续说。”
  
  男人急忙说道:“是,过了俩月之后,赵年又带着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去了河南,在洛阳边上挖出来隋唐名将窦建德侄子窦元礼的家坟。
  
  在里面找到了半本经书,只不过那个好像不是要找的东西。我们师父看过了经书之后,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差一点把我们哥几个都活埋在坟墓里,当时给我吓得,都尿了裤子。”
  
  “是窦元礼的坟墓,他要的是虚纶经……”吴老二明白了赵年的意图,顿了一下之后,冲着吕万年继续说道:“可惜他不知道,当年窦建德和王世充一起得到了经文。两个人将经书一分为二,说定了谁成为天下之主,另外一人便要臣服与他。到时候两个半部经文合二为一,让天下之主修炼。可惜了,王世充死在了李世民的手里,他那上半部经文已经毁在战火当中了。剩下的半部经文便如同废纸一般……”
  
  一边的张大帅听着新奇,当下忍不住插嘴说道:“活佛,活神仙,我打听一下啊,这个什么虚纶经的,是个什么经文?修炼之后可以飞升成仙、长生不老吗?”
  
  吕万年说道:“大元帅,那是赵年给自己找后路的,虚纶经是修炼夺舍之法的邪术。修炼了那种邪术,便可以鸠占鹊巢占了他人的身体。这是他知道得罪的人太多,打算找个圈外人夺舍,避开我们的追查。”
  
  说到这里的时候,吕万年转头对着石原莞尔说道:“该说说你们俩之间的关系了,都派弟子来策应你了,还说没关系吗?”
  
  石原莞尔已经想好了对策,他冲着吕万年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换个思路,会不会是这个叫做赵年的人想要绑票我。他先炸掉后面的车厢,赵年埋伏在附近,趁乱把我掳走。半个月之后,让他的弟子去奉天领事馆要赎金?我这么说也说的通吧?请问,你师父在你面前,提到过我石原莞尔的名字吗?”
  
  男人摇了摇头,说道:“除了这次之外,还真没有。以前不知道他还和日本人打联联,我也是今天上午才被赵年从八大胡同里面找出来的。他急三火四的,大概的说了两句。让我炸掉后面的车厢,趁乱带着石原莞尔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