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六 广和天宫】第七十一章 拦路

  火车鸣笛的同时,火车突然被紧急刹住。
  
  巨大的惯性将我们这几个人摔得东倒西歪,张大帅有些狼狈的爬起来之后,对着车厢外面的侍卫们喊道:“妈勒个巴子的!是阎老西儿和冯大个子打过来了吗?去!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阎锡山和冯玉祥的军队还在千里之外,就是飞也不可能这么快打过来。没等侍卫们去询问,一身是血的列车长已经从车头那边跑了过来。
  
  “大元帅!铁轨上面绑了个死人。穿着咱们奉军的军装,火车司机以为是个大活人,这才擅自停车,请大帅责罚。我这就命人下去查看……”
  
  “谁也不要下车……”没等列车长说完,吕万年突然一句话打断了他。随后,我这师父转身对着张大帅说道:“大帅,请你下令,车上的人都不许下车。我先过去看看……”
  
  说话的时候,吕万年打开了窗户,好像猿猴一般的顺着车窗跳到了车棚顶上。张大帅这才明白了过来,对着自己的侍卫们喊道:“都大眼瞪小眼的看什么?听到老神仙的话了吗?传我的命令,所有的人都不许下车,违令者军法处置!”
  
  说完了命令之后,张大帅又对着吴俊升说道:“北平到天津这一段谁负责?妈勒个巴子的,铁轨上动手脚了,绑了个死人还看不见吗?”
  
  “北平到榆关是老八(张作相)的人把守,榆关到奉天的路上都是我的人。”吴俊升伸长了脖子向着窗外看了一眼,随后缩回头继续说道:“不过这一路的距离太长,主力部队又都在前线。有点小纰漏也是难免的。”
  
  吴俊升看着是在替张作相说情,也是在替自己找补。谁知道这榆关到奉天的路段会不会出问题?现在替老八说情,也是在给自己打埋伏。
  
  听到这一段是张作相负责,张大帅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当下走到了石原莞尔的身边,说道:“石原先生,没吓着你吧?你看看,幸亏车上有你这个日本人,要不又会有人说这是日本人干的,想要恐吓我张大帅。”
  
  石原莞尔急忙解释道:“大元帅阁下,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请您放心,日本政府是您的朋友。我们不会作出对不起朋友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或许有些误会。
  
  不过好朋友之间也会有争执的,不是吗?”
  
  日本人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吕万年又从车窗外面钻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吕万年,两个人对了一下眼色之后,我这位师父才转头对着张大帅说道:“前面那具尸体上面被人做了手脚。
  
  我放火烧掉了尸体。不过以防万一火车还是不能继续停,直接压过去。”
  
  听到尸体被做了手脚,张大帅立即想到了那天晚上,有人下毒要谋害他的事情。当下,他先是下达了直接开车碾压尸体的命令。随后对着吕万年说道:“尸体被做了什么手脚?”
  
  “这个不好说,需要仔细检查尸体,不过现在没有这个时间,索性直接碾压过去。”吕万年说完之后,看了一眼也有些紧张的石原莞尔,随后继续对着张大帅说道:“不过大帅不用紧张,火车开动起来,就算在毒的邪术也奈何不得。蛊、毒之流最怕燥热,经不起火车碾压的。”
  
  听了吕万年的话,张大帅这才安下了心。
  
  这时候,看着摔在地板上的残羹剩菜,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的,好好的一桌子燕翅席,被糟蹋了。来人给收拾了,和咱们的厨子说,整点吃着顶事儿的东西来,别再整没用的山珍海味了,我不待见那玩意儿。”
  
  火车再次开动之后,故意的提速压过尸体继续前行。我看着蹲在地上收拾的士兵,心里一个劲地可惜刚才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可惜了的,早知道这样的话,我刚才就应该吃几口的。结果那么一大桌子鲍参翅肚,最后只有日本人石原莞尔吃了几筷子这时候,坐在另外一节车厢的六姨太带着孩子过来,张大帅安慰了她几句。趁着这个功夫,我凑到了吕万年和吴老二身边,对着他们俩说道:“怎么个意思?师父,外面真有个死人拦路?想把张大帅吓回去? ”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今天这趟火车蹭的不好,弄不好得亏点什么。”吕万年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刚才的卦像你也看到了,现在这趟火车当中,最安全的人是石原莞尔。一会要是有什么突发事情,你记得赶紧到他身边躲避。”
  
  “不至于……”吴老二慢悠悠的说了三个字,他眼睛看着车窗外面的景物,继续对着吕万年说道:“老大,你说说看,为什么前面突然多了个死人?这可是海陆军大元帅的专列,火车司机愣点,就可以直接压过去的。活人都敢压别说个死人了。”
  
  吕万年看了一眼吴老二,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老二你想说什么?直接说。”
  
  吴老二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转头看着我说道:“小子,别理你师父了。如果是你绑了个死人在铁轨上,那你现在最想干什么?”
  
  我思索了片刻之后,看着面前这两个人说道:“绑死人是想逼停火车……趁着火车停了下来的时候——有人趁机上车,对吧?”
  
  “就是这个意思,到底是宫三小姐的骨血……”吴老二笑了一下之后,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已经听到我们谈话的张大帅到了我的身边,他对着吕、吴二人说道:“两位活神仙,真有人趁机混进来了吗?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也不一定,这都是我们三个人的猜测。毕竟谁也没看见真有人上来。”吕万年回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要是大帅不放心的话,呃——天津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