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十六章 太原雷家

  从奉天到太原,坐火车需要七天。吴老二交给我当初吕万年换血救了我娘的法门之后,又开始教授长生不老的法门。
  
  不过修炼起来实在太过枯燥,加上时间太短,我也只是懂了点皮毛而已。眼看着就要到太原,吴老二这才算作罢,让我有机会勤加练习,回到奉天之后他是要检查的。
  
  转眼之间七天过去,火车终于驶进了太原火车站。从车站走出来之后,罗四维转了一圈带回来了一辆不知道什么地方搞来的卡车。
  
  卡车驾驶室只有两个座位,我们谁去坐也不合适。当下都爬上了后面的车厢里,罗四维交代了几句之后,卡车便向着城外行驶过去。
  
  卡车开动之后,我对着坐在旁边的罗四维说道:“还是老四你有办法,还能弄到卡车这样的稀罕物。你不是第一次来太原吧?”
  
  “哥们儿我是祖传淘沙的手艺,只要淘沙就绕不开太原。”罗四维笑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来香烟。点上一根抽了两口之后,继续说道:“开卡车的兄弟俩是我以前的伙计,这二年我没再来过太原,人家哥俩也要吃饭啊。就把当初分给他的钱买了这辆卡车,在火车站干点运货的买卖。这卡车可是稀罕物,拉一趟够牛马车拉一天的。运货的都想雇这哥俩,这二年人家着实挣了一笔好钱。”
  
  “还是说四哥你见多识广……”这时候,沈中平也凑了过来。陪着笑脸继续说道:“你帮着问问,知不知道我媳妇他们家的事情?要是真出事的话,那动静应该不小,指定有人会知道。”
  
  “刚才我就问过了,不过你说的地址太偏僻了,我这俩伙计也说不清楚。”罗老四看了沈中平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好在地址他们是知道的,说了,天黑之前就能赶到。”
  
  看着距离自己丈人家越来越近,沈中平显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我那狐狸儿子看到之后,替我安慰了几句:“叔儿,别担心,你得往好的地方想。他们雷家也不是吃干饭的,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依着我看,我那婶子就是外面有相好的了。然后抛夫弃子跟着相好的过日子去了……兴许过个十年八年的,婶子跟相好的腻了。带着十个八个野种回来,你们两口子还得过日子。想开点,就当都是你自己的孩子,反正都是管你喊爸爸,谁喊不是喊?”
  
  几句话说的沈中平开始哆嗦起来,趁着狐狸转身去看车厢外面的风景,他趁机在我耳边说道:“老大,不是我说你。这败家儿子你得管教啊,不听就打,往死里打……要不然的话给你惹祸……”
  
  “我让你去管教,敢吗?我是不敢……”看了一眼脸色发苦的沈中平,我继续说道:“不敢就闭上嘴,都是来给你找媳妇的,何兔子什么样你也不是不知道。兴许最后就靠它救回你媳妇了。”
  
  听到我提到了自己的媳妇,沈中平这才算闭上了嘴巴。
  
  这时候,前开副驾驶身后的窗户被打开。
  
  —个小个子男人顺着车窗户塞进来一个油布包。里面是一把左轮手枪,还有一大把手枪子弹。用一口山西话对着罗四维说道:“四哥,最近太原城不太平,你拿上这,这可是正宗地美国货。有钱都买不到……”
  
  罗四维很少动火器,现在看到自己的伙计拿出来手枪,他也有些吃惊,对着这俩人说道:“你们哥俩这是不打算淘沙了?准备改行抢劫去?还动了火器……”
  
  “四哥,你这说就是冤枉额们哥俩咧……”开车的黑小子回头看了罗四维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最近太原城乱得很,前一阵子听说半夜有阴兵借路回家。守城门的士兵被吓死俩。好多人都看到了,无边无际的人影子,裤管都是空的,人飘在了半空中。
  
  阴兵借路一连就是三天,就连额们阎锡山省长都看见了。不过他老人家不信邪,掏枪对着阴兵就是一枪。竟然打死了个阴兵,直接就变成骨头了。后来阎锡山下了命令,再见到阴兵就开枪。额们老百姓也开始花钱买枪咧……这把枪就是额们哥俩花钱从上海买的。”
  
  “阴兵借路?还被你们阎锡山省长开枪打死了……”吴老二听到这里的时候,眼睛眯缝了起来。
  
  “二爷,你知道阴兵借路的事儿?”听到了吴老二插嘴,罗老四马上跟了一句。随后他继续说道:“我淘了半辈子的沙,都不敢信这个。
  
  难不成真有这么古怪的事情? ”
  
  吴老二说道:“别信那个,哪有什么阴兵,这个和湘西赶尸的都是一个路子。昼伏夜出的把东西偷运到另外一个地方,一般都是走私鸦片的。还有几个军阀在别人的地盘借路,就先搞出来这个闹一下。”
  
  罗四维点头表示赞同之后,将手里的左轮手枪和子弹都塞进了我的手里。随后说道:“哥们儿,我用不着这玩意,你留着壮胆儿。一旦真遇到阎锡山的兵马,我和二爷照顾不到的地方。你自己保重自己。
  
  原本我不打算收下手枪的,不过听了罗四维的话之后,还是把枪收了回去。阴兵不阴兵的我没放在心上,真遇到阎锡山的人马,起码我还有还手的机会。
  
  收了手枪之后,卡车继续往太原郊区的路上。因为着急赶路,也没心思下车吃东西。还是开车的哥俩身上带着的干粮,就着水壶里的凉水吃喝了起来。
  
  不过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天色擦黑的时候,卡车终于到了沈中平口中的雷家。只是此时这里没有一丝炊烟,里面冷冷清清的。完全看不出来这里住过人的样子。
  
  “这是雷家?”罗四维看了里面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就算雷白脸走了,不是还有不少人的吗?这看着可不像——什么声音?里面还有人居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