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十三章 消失的人

  当初关内各大势力都曾经想要拉拢张大帅,不过老帅都不为所动。想不到他才走了几天,少帅便加入到了革命军的阵营了。
  
  说起来当初还是姓蒋的革命军联合了阎锡山、冯玉祥等几股势力,一起联手才将张大帅赶回关外的。要是没有他们,老帅也不会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
  
  不过这些都和我没什么关系,和赵连丙客气了几句之后,将他带进了内厅,吴老二、‘吕万年’和罗四维作陪,又从外面院子拉过来沈中平,一起为老赵摆了一桌。酒过三巡,吴老二和赵连丙碰了下杯,一饮而尽之后,说道:“大老远的从奉天过来,不是就为了来给沈炼温锅吧?”
  
  “还是二爷有心思,实不相瞒,我是奉命来传个话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连丙左右看了一眼,确定了没有外人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帅府在北平日本公使馆的眼线传回来消息,石原莞尔回来了……”
  
  听到这个日本人名字的时候,除了沈中平之外的几个人同时放下了筷子。四双眼睛盯着赵连丙,都在等着他后面的话。
  
  “现在石原莞尔是日本关东军的参谋次长,来接替田代皖一郎做驻屯军的司令官。再过几天就要到奉天上任……”说到这里,赵连丙顿了一下。他似有似无的看了我一眼之后,面对着我继续说道:“你一直都是我的长官,我想进谏一句,大丈夫能抻能屈。避避吧……”
  
  “老赵,你这是担心石原莞尔找我的事。我忍不住和他拼命是吧?”我给他斟满了杯酒,随后继续说道:“你刚才的话是谁的意思?是你,还是少帅……”
  
  “不管谁的意思,现在都不是和日本人翻脸的时候。”赵连丙喝下了这杯酒之后,继续说道:“你以为少帅就没火吗?日本公使芳泽来帅府吊唁的时候,六个人才按住了少帅。要不当时就是一场大乱了……”
  
  说着,赵连丙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酒,自斟自饮的喝下去之后,这才再次说道:“你以为少帅为什么要披上革命军的皮?他姓孙、姓蒋的革谁的命?第一个就是咱们老帅。要不是为了联合外力对付日本人,咱们少帅也不会这么委曲求全。万不得已……”
  
  “那老帅的事情就这么完了?”我直接将酒壶抄在了手里,嘴对嘴的灌了一大口,盯着赵连丙继续说道:“少帅不能动手,那我要了这个私怨总可以吧?火车上也差点炸死了我。这口气出不来,我去弄死他这个小日本总可以吧?”
  
  “你动手的话,日本人会把这件事算在少帅头上。”赵连丙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最近日本以东北土匪骚扰侨民为由,又运了两万的关东军来。如果和日本人动手,那关外的革命军、阎锡山和冯玉祥他们也不会干看着。两头夹击之下,咱们奉军最后一点根苗也就算没了……”
  
  见到话题越说越沉重,吴老二岔开了话题,说道:“石原莞尔回来了,那么赵年呢?他是不是一块跟着回来了?”
  
  “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这个人也是老帅被炸死的元凶之一,不可能这么容易放过他的。”赵连丙看了吴老二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帅府在日本也有细作,还专门查过这个化名佐佐木的人。当初他跟着石原莞尔到了日本之后便消失了,原本以为这个人是藏起来,早晚还会和石原见面。不过一连跟踪了石原莞尔到现在,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两个人有私下见面的嫌疑。”
  
  “一到日本就消失了……”我和吴老二对了一下眼色,随后再次说道:“那我可以不可以认为,赵年去日本只是个障眼法,他或许早就回来了。对吧……”
  
  “也可以这么想,不过这个几率不大。”顿了一下之后,赵连丙继续解释道:“老帅出事之后,奉天城便开始戒严到现在。所有进入奉天城的人都要检查,外地人还要定期去警察厅报告行踪。如果这个时候赵年回来的话,十有八九会被发现的。”
  
  老赵说话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当下转头对着吴老二说道:“雷白脸死了……会不会和老蔫巴有关系?”
  
  吴老二怔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不过思索了片刻之后,他还是摇着头说道:“不可能,雷白脸的本事在我之上,只略逊你师父。赵年没有那个本事……”
  
  说到这里,吴老二自己又有些犹豫。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不过这话也要分两头说,毕竟不是动刀动枪的时候了。本事再大也怕冷枪,别说他雷白脸了,就是你师父吕万年没有防备之下挨了枪子儿,该嗝屁也得嗝屁。可惜现在不知道雷白脸是怎么死的……”
  
  “等一下吧!我插句嘴……”这个时候,沈中平突然插了句嘴。他放下了筷子,脸色有些焦急的说道:“你们说老蔫巴弄死的我老丈人,那他会不会先弄死老的,然后等着小的回去-个—个弄死……”
  
  到底是两口子,我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去想。没等吴老二开口,一边的罗四维先说道:“这个也不好说,当年哥们儿我淘过一次沙。下面都是死尸,后来才搞明白这些都是之前的淘沙客。中了墓局先是困住一个,然后等着其他人去救这个人的时候,在启动机关将这些人一网打尽。那可是汉末的古墓,就有这样的算计……”
  
  听到这里,沈中平有些毛了,他也顾不上吃喝了。将自己油腻腻的双手在身上擦了两下之后,急忙拉住了我,说道:“哥,我就这么一个媳妇,你不能见死不救……看在你们俩以前的交情上,你得帮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