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十一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

  和预想的不一样,这之后一连十数日都不见日本人前来试探。帅府这边也没有闲着,张作相派人在日本领事馆和城外关东军军营查探。并没有发现日本人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情报部门还截获了日领馆的电报。
  
  电报上面也没有特别的,说的虽然都是最近奉军各部的调动,可是却没有多少关于张大帅的消息。看样子好像是忽略了这位大元帅的存在一样,这和之前拼命的打探帅府消息,完全就是两个极端,这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三天之后,日本领事馆那边传来了新的消息。日本驻华公使馆武官石原莞尔大佐荣升一级,以少将军衔调回日本本土。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化名佐佐木的赵年,根据帅府的探子禀告,赵老蔫巴跟着石原莞尔一起去往大连,登上了前往日本的客船。
  
  消息传过来的时候晚了一点,等到我和吴老二追到大连的时候,客船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让我有些想不通了,他们明知道张大帅已经亡故了,现在奉天没有主事之人,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么白白错过了?难道他们还有别的什么计划?
  
  就在帅府上下摸不到头脑,不知道日本人在打什么鬼主意的时候,假扮伤兵的少帅终于回到了奉天。
  
  少帅一回来,便没有再向外瞒着张大帅死讯的必要了。第二天奉天各大报纸登出了老帅因为火车事故死亡的消息……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东北顶尖的人物齐聚奉天。开始定夺下一任东北领导人的位置,最后在八爷张作相不惜余力的举荐之下,少帅接替老帅坐上了总司令的位置。成为了东北实际的控制人。
  
  和老帅不同,少帅并不信任我和吴老二。
  
  在他看来,我们几个人和大街上的骗子没有什么区别。要不然的话,为什么我们几个人都在火车上,最后也没有保得住张大帅。
  
  不过少帅还是给了我点面子,他私下将我请到了帅府吃饭。酒过三巡之后,少帅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之前老帅一直管你叫大侄子的,从这儿论我应该教你一声堂弟。我们关上门都是自己人,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今天八叔(张作相)找到了我,说想给他的堂弟谋个奉天警察副厅长的差事。张老作相是推着我坐上总司令位置的,我欠着他的大恩。这个面子不好驳。你也知道现在警察厅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调谁都不合适。
  
  想来想去只能委屈弟弟你了。不过我也不能亏待你……”
  
  说话的时候,少帅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来一张支票。放在了我的面前之后,继续说道:“这是花旗银行十万大洋的本票,你先拿着花。等着我这里空出来个职位,再把你请回来。趁着现在有时间了,全国各地去玩玩。我在上海还有个宅子,也送给你了。”
  
  “少帅,这个不敢当。我原本就有护卫老帅不周的罪过,您不追究已经是宽宏大量了。我哪还有脸花您的钱?”我急忙将支票退了回去,随后继续说道:“我原本就不是干警察厅长的料,之前心里一直没有底气,也不好意思和老帅说。现在好了,您算是了结我的心愿。正好家里人年纪也大了,我回去尽尽孝……”
  
  或许觉得这样有些对不起他父亲留下来的老班底,少帅执意要我收下支票。最后争执无果之后,我只能勉强收下了支票。
  
  当天晚上回到了住处,和吴老二‘吕万年’和罗老四将酒桌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我那狐狸儿子当场就窜了,擔胳膊挽袖子就要去找少帅的晦气。我急忙拦住了它,说道:“老六,这样也挺好。一朝天子一朝臣,老的喜欢我,小的就未必待见我。他怎么也不可能像老帅那样对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急流勇退,回沈家堡做个财主不是更好吗?”
  
  听了我的话,吴老二笑了一笑,说道:“你能这么想最好,正好也该收收心准备跟着我一起修炼长生不老了。你可是我们这一支最后的希望了……”
  
  “长生不老之前,我先要替师父报仇……”没等吴老二说完,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哥们儿,这个我得劝你一句了,老蔫巴跟着石原去了日本,咱们总不能去日本报仇吧?”
  
  这时候,罗四维开了口。他看了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先修炼你的长生不老,他们两个早晚会回来的。那什么,你吃肉给我点汤喝,哥们儿我也不求什么长生不老,只要多活个千八百年就心满意足了。”
  
  “罗老四你倒是不贪心……”吴老二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千八百年是做百日梦了,不过多活个一二百年,我还是可以帮你做到的。到底什么时候修炼长生不老可以再商量,现在得有个窝了。明天回沈家堡吧,顺便我也代替吕万年做几天道士。也算是替他了个心愿……”
  
  是不是要修炼长生不老还没有商量好,不过奉天城是不能待了。收拾了一天之后,第二天早上,我向赵连丙借了一辆大卡车,载着我们几个人和行李回到了沈家堡。
  
  这次回来虽然没有了之前几次的风光,不过沈连城对我还是没得说。他什么都不问,将除了吴老二之外的我们几个人都安排在了他家里。吴道义的名声在沈家堡臭了大街了,现在看见他,堡子里不少的老爷们儿还有要和他拼命的。
  
  正巧之前请来的两个老道,因为去县里嫖娼的时候被人看见,告诉了沈连城之后,他顿时大怒,让人将他们俩从二郎庙里赶了出去。
  
  现在二郎庙里没有了主持,正好让吴老二去庙里待着。省的他留在堡子里堵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