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六十章 房子

  睁开眼的一瞬间,我又回到了漆黑的秘境当中。一个人将我搀扶了起来,虽然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听着声音应该是何兔子无疑了。
  
  感觉到我有了反应之后,狐狸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可吓死我了,刚才我还纳闷呢。爸爸你怎么说没就没了……敢情是掉进坑里了,邪门了,这他娘哪来的坑?还他么坑了你……”
  
  狐狸说话的时候,我在原地摸索了一下,趁机暗中掐了自己的大腿根一把,一股钻心的疼痛感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这是真的,那刚才的四合院和吕万年是怎么回事?刚才我被撞晕了,那只是我的梦境?
  
  可是也太过真实了,起码比现在伸手不见的环境要真实的多……‘看’着我不说话,旁边的罗四维也急了。
  
  他摸着黑到了我的面前,摸了摸我的脸,说道:“坏了,是不是摔坏脑子了?老六,不是我这个做叔叔的说你,刚才谁说的这里连个小石子都没有的?是没石头子,可有个悬马坑……”
  
  “我他么还纳闷呢,这俩月我一直在这里来回走绺。从来没有踩着过什么坑……”狐狸有些懊恼的说了一句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继续说道:“我明白了,是吴老二。这个小老婆养的兔崽子,八成他又开始折腾秘境了。”
  
  狐狸的话音刚落,我的眼前突然一亮。在黑暗的环境久了,我们这几个人都不适应光亮,纷纷捂住了眼睛,避免被刺眼的光亮伤到。
  
  缓了片刻之后,有过一次经验的我第一个看清了周围的景象——个熟悉的四合院……这个四合院的外观怎么看都像是刚才我经历的那个院子,只是刚才我身在院子当中,现在我们几个人则站在四合院的门口。不知道里面会不会也是和我刚才经历过的院子一样。
  
  这时候,罗四维和喇嘛也相继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面前出现的四合院之后,他们俩也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罗四维看了一眼四合院之后,转头对着也有些发愣的何兔子说道:“这院子是刚才变出来的,还是一直就杵在这里?要是一直就有的话,老六,我们一直往前走,还不直接贴脸上了?”
  
  狐狸看了看院子之后,突然明白了过来。
  
  当下对着空气骂道:“吴老二你个婊子养的……刚刚才认主失败,怎么又他么开始了?你没完没了是吧?怎么折腾你爹,小心天打五雷轰碎了你……刚才弄的是青楼,这次直接干土窑子了……留着,反正你是长生不老了。给你闺女用上……你当老鸨子收钱……”
  
  狐狸骂街,就别指望它不吐脏字了。它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走到了四合院的门前,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我跟在何兔子的身后,把里面景物看的一清二楚。果然,四合院里面和我刚才经历过的一摸一样……我一个没拉住,狐狸已经大踏步的走进了院子里。并没有出现刚才前后门三个人首尾呼应的局面。
  
  就在狐狸进了院子的同时,左边厢房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兔子你又胡说八道了,真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啊……等着我接替你老大,坐上这里秘境之主位置之后的。我不给你穿两双小鞋,再紧紧鞋带的话。吴道义的吴字就倒着写……”
  
  说话的时候,许久不见的吴老二从左厢房里面走了出来。冲着我们几个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们来晚了,昨儿我才建了座妓院,正经按着八大胡同的堂子置办的。上到鸨儿娘、红姑娘,下到大茶壶和丫鬟都是和景堂的原样。我就纳闷了,这么好的秘境,怎么就是认不了主……”
  
  “姓吴的你闭嘴!”这时候,从对门右边厢房里面走出来了何佑堂。冲着吴老二的脸上哼了一口之后,我这师父继续说道:“要就是妓院,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这个兔崽子还分了身,自己请自己嫖娼。这是吓客气的事吗?还没他么认主呢?你瞎分的什么身?你让秘境认谁为主……”
  
  看到何佑堂数落自己,吴老二还不忘舔着脸笑了一笑,随后他解释道:“这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我这也是好心,怕这么多的姑娘,一个吴道义忙不过来……”
  
  说完之后,吴老二冲着我和罗四维继续说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这刚刚制好的产业。以后这里就是秘境的阵胆了,前面按着大帅府的样式来一个大宅子,后门是罗老四他们家。一左一右就是二郎庙和你们老沈家……”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对着吴老二说道:“二爷,刚才是不是我把你摄过来的?好端端的装神弄鬼干什么?”
  
  “装神弄鬼?谁?我……”吴老二愣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天地良心,刚才大猫一直都在训我。我哪有那个闲工夫?你也不是小寡妇,我哪有闲心找你扯淡……”
  
  原本我还想说说吕万年的事情,又怕引起来吴老二和何佑堂的伤感。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将有关吕万年的事情又咽了下来。正要开始询问吴老二怎么把大本营建成这个样子的时候。一直没敢说话的喇嘛突然冲着吴老二跪了下去。
  
  “老神仙,您救苦救难啊……”说话的时候,喇嘛将自己扛来的两具尸体扔在了地上。随后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我双亲被恶人所害,原本以为他们俩不在人世了,想不到他们还剩下一口气。现在就指望老神仙,把我的双亲救活……”
  
  “这个不好办啊,我还没认主……”吴老二犹豫了一下之后,蹲在地上看了看两具尸体。就在他想要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吴老二好像发现了什么。伸手去摸男尸的嘴巴。
  
  就在吴老二动手去摸的同时,喇嘛的这位老母亲——突然睁开了眼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