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民国盗墓往事 卷七 最终的审判】第二十九章 四个月

  说话的时候,吴老二再次喷出来一口鲜血。我也顾不上赵老蔫巴了,回身扶住了吴道义:“二爷,你是差不多长生不老的人,哪那么容易死?咱们去秘境找猫,它一定有办法救你……”
  
  “没用,你不懂……”吴老二费力的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这骨头已经长在了我的身上……这玩意儿在耗我的命。赵年知道一般的法器伤不了我……就弄出来这么—个东西……没时间了……我把修炼的法门告诉你……”
  
  看着吴老二的样子不像是玩笑,我也有些懵了。我师父吕万年才走大半年,现在又轮到他吴道义了。虽然和他接触没有几年,不过在我心里吴老二要比吕万年更近一些。他甚至代替了父亲的地位,虽然这个爹好色,有些不靠谱……这时候,吴老二冲着我笑了一下,费力的抬手拍了拍我的脸颊,继续说道:“以后的日子就靠你自己了……你长生不老之后,去找猫……跟它学法术,给我和吕万年报仇……别耽误时间了,来……记住了一—入道三分……—分走少阳……你干什么?”
  
  没等他说完话,我已经拿起来匕首,对着自己左手手腕划了一刀。随后鲜红的血液立即流淌了出来,紧接着,又抓过了吴老二的手腕,照葫芦画瓢也划了一刀。看着他黑紫色的鲜血流淌出来之后,将我们俩两只手的伤口贴在了一起……吴老二明白了过来我想干什么,当下拼命的想要将自己的手抽离出来。可惜他重伤之下没有什么力气,被我死死的攥着手,挣脱不出来。
  
  这时候我也用不着瞎客气了,对着他说道:“吴老二,换血这个得你来。要是你不要的话,我这血流光了也得死……你后背上的倚角我不敢拔,这个得让老六办。怎么做你吩咐它,赶紧的!你想让我的血这么干流吗?”
  
  吴老二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老家伙当场眼泪流了下来。不过他还是一个劲儿的摇头,说道:“不行……不能这么办……我这么做就是害了你,你犯不着这样……赶紧,你赶紧去止血……”
  
  没等吴老二把话说完,我一个嘴巴打在了他的脸上。随后指着流淌了一地的鲜血,说道:“你想害我流干了血而亡吗?老六!要是我给这个老梆子耽误死了,你记得弄死他给我报仇……”
  
  原本何兔子也打算过来劝我,看到吴老二挨了我一嘴巴之后,它吓得一缩脖子。随后冲着吴道义后背踹了一脚,说道:“贱货!你想害死你爷爷吗?你爷爷说咋办就咋办!赶紧的……这一地血都能灌俩血肠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之前在来太原的路上,我向吴老二打听过,当年吕万年换血救了我娘的办法。不管这个有没有用,总不能看着吴道义死在我面前。现在看着他现在的反应,似乎是我赌对了……见到说不动我,吴老二只得按着换血这个法子来了。当下他对着我说道:“你做好准备……”
  
  话音未落,从我们俩贴合的伤口处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这一下直冲脑仁,还没等我明白过来便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等到我再睁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洋楼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有些眼熟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吴老二、何兔子他们也不在跟前。难不成我还在做梦?
  
  此时,我还是混混沌沌,从床上爬了起来之后,一阵眩晕袭来,晃了几下之后又摔在了床上,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眩晕感已经好了很多。不过身上实在没有力气,当下索性就这么躺着,瞬间观察这是个什么所在。
  
  之前第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里眼熟。现在头脑清醒了许多,也看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床对面的墙上挂着一件喇嘛穿的僧袍,前面的桌子上摆放了几件喇嘛教的法器。要不是我做过几天驻庙喇嘛,还真认不出来那是什么——等一下,这不就是贺兰山上的喇嘛庙吗?
  
  这里虽然不是我居住的禅房,可是也认得房间里面的摆设。当初几间禅房大同小异,和这里都是一样的风格……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禅房外面响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哥们儿,你这样不行啊。鱼翅不是你这个发法,好东西都糟蹋了。这个得用老鸡、火腿和排骨吊的上汤隔水蒸。你这么放在铁锅里一煮,就不是那个意思了……哥们儿我吃过的谭家菜比你见过的鱼翅都多……”
  
  这是罗四维的声音,当下,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大声喊道:“老四……外面是罗老四吗?你进来……”我这话音刚刚落下,外面便想起来一声瓦煲、砂锅之类打碎的声音。随后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脸色被晒得通红的罗四维从外面跑了进来。
  
  “哥们儿!你可算醒过来了……”
  
  见到我苏醒,罗四维的眼角竟然有些湿润。随后他冲到了我的面前,上下看了我一遍之后,回头对着门外进来的一名陌生男人说道:“去!
  
  去告诉他们,我哥们儿沈炼醒了……这都四个月了,他终于醒过来了。”
  
  罗四维的话吓了我一跳,当下我支撑着坐了起来,对着他说道:“老四,我睡了四个月?
  
  那吴老二呢?还有何兔子他们,都怎么样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