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章 马家

  “呜,爸爸。”在我被情况吸引过去,不由自主忽略周围的情况时,我旁边的小女孩再次出声,将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我只能暂时将满脑子的疑惑给压下,也不好打扰专注的何玲珑等人,只牵着小女孩孩,自己摸到了广播台,跟管广播的年轻人沟通,让他播报一下。

  他挺忙的,看了我一眼,指着门口,态度不是特别好,说:“刚才太乱,失散的不知她一个,出门右拐的前台,把人放那儿去,会统一安排的。”这会儿情况混乱,也可以理解,因此对方虽然语气透着不耐烦,但我也没计较,便迅速将小女孩送了出去。

  前台果然人满为患,与家人失散的不止这小女孩。

  我牵着她刚一到,她就在人群里发现了她爸爸,父女俩立刻抱作一团。

  我没多留,也顾不上和这父女二人寒暄,人送到转身便走,想去中控室看情况。

  谁知我刚到大门口,还没进去,就见中年负责人与何玲珑,风风火火的带着几个人往外冲,像是有什么急事。

  我立刻跟上去,随着他们边走,边问:“怎么了?”

  何玲珑眉头紧皱:“东西被盗,捐献者是一位老人,有心脏病。他受到刺激,现在情况不妙……”我们迅速绕到了出口处,已经有医护人员,围着一个床位,将人往救护车上推。

  我一看,对方应该是个年约六旬左右的老人,身材白胖,穿着很体面。

  中年负责人急的满头汗,但这儿他实在走不开,情急之下,便对我和何玲珑说:“两位,这位老先生作为贵重文物的捐赠者,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我们不能不管,麻烦你们二位能不能代为走一趟?”

  我们虽然是来看展的,但是作为考察交流的身份来的,同属于公职人员。

  这种时候,自然不能分你是金陵部门儿的、我是昌南部门儿的,出了事,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的。

  何玲珑闻言,估计是有什么别的计划,便道:“让我的同事去,我得留在这儿。小卫,你陪着医生们,跟老先生走一趟,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

  “成。”我点头,多问了一句:“眼镜儿呢?”

  何玲珑道:“那小子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一会儿联系他。”

  当下,我也没再耽误,便跟着救护车撤了。

  我知道这老人家,应该是个很成功的人士,否则市面上价值两三个亿的,合法私人藏品,寻常人很难这么大义捐赠。现如今,从他的穿着打扮来看,也确实如此。

  除此之外,这老人也不是一个人来的,虽然他人在救护车里,身后却跟了两台商务车,里面不知道是他的亲人亦或者手底下的工人。

  我问随程的医生,他情况怎么样,医生说生理反应不严重,比较平稳,更多的应该是心理上的波动。估计是捐赠者的身份较为敏感,所以我们动静闹的有些大。

  由于这边地面小,就是一个小县城,因此去医院的路途很近。

  到了医院,我几乎插不上手,老人就被他的工人给围住了,随行的还有一个侄女,帮着跑上跑下,基本上不用我插手。

  我在这儿待着,也只是代表这次展览方,表示一下态度和重视。

  在此期间,我联络了眼镜儿和老洛,眼镜儿表示已经同何玲珑汇合,正参与展览善后的事。

  鉴于排查难度太大,也无法将参与游客拘着,只能提供仅有线索,找警方备案处理了。

  至于洛息渊那边,我电话没打通,一直无人接听。

  也不知是现场太嘈杂,以至于他没有听见电话铃声,还是有别的原因,这就不得而知了。

  潜意识里,我联系洛息渊,其实是想知道他对这次事件的看法。

  老洛是个能人,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在很多事情上,他往往能察觉出不同的点来。这次事件,如果能征询一下他的意见,或许会有新的思路。

  约摸两个小时,医院里安定下来。

  老人的情况稳定,能行动能说话,只不过身体金贵,躺单独病房,一帮亲侄员工,围了满床。

  虽然派头大,但老人很有修养,身体状况恢复后,便立刻招呼我,嘴里反到先向我致歉,表示手底下的人小题大做,怠慢了我,耽误了我们的工作,旋即才问我场馆那边后续进展。

  对方手段实在太厉害,我们能做的有限,因此向老人交待后续时,我心里挺虚的。

  他听完,沉默了许久,最后只是长长叹了口气,除了表示让我们一定抓住盗窃团伙外,并没有过激行为。

  我能感觉到好几次,他情绪都有些想爆发,最后全都忍下去了,化作平和。

  搁我,我也得发火。

  只能说,这确实是一位有修养的老人。

  不过,这也不是一个能糊弄的老人,他虽然平和,做派却并不弱势。

  如果这事儿一直解决不了,那么他的平和,或许不会维持太久。

  我见他没有异样,又有这么多人守着,便表示告辞。

  老人让他侄女送我至楼下。

  他侄女四十多岁,体态丰腴,气质华贵,行走交谈间成熟温和,言语亲切。不得不说,这应该是一个很有修养和气度的家族,让人好感顿生。

  两三个小时接触下来,我对他们家族的情况有了些了解。

  他们整个家族,都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人,作风比较保守,家族中和外省通婚的都很少。

  祖上是书香门第,后辈改经商,小有所成。

  当然,这个小有所成,是对方的谦辞,事实上做的是瓷器产业,低中高档全销,和赵羡云手底下那挂羊头卖狗肉的厂子可不一样,毫无可比性。

  他们家族做国际生意的,不缺钱,用她的话来说,要回馈国家,回馈社会。

  老人姓马,叫马怀青,亲闺女这两年常驻国外,儿子则常驻北方,江西这边的产业,主要是侄女,也就是这位妇人‘马秦钏’做主。

  一番交谈下来,临别时我和马女士互通了联系方式,拒绝对方派车随送,自己打了个出租准备回场馆。

  谁知车刚发动,我收到何玲珑的消息,她发了条信息,说场馆已经关闭,让我直接回酒店。不出意外,原定五天的行程,我们明天就可以回金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