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章 拜访同行

  正当我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时,紧盯着我的老大爷突然感叹道:“我已经五十多年……没有见过这么讲究的一双手了。当年我师父,也是同你一样,时时刻刻都戴着一双白布手套,只有在干活的时候,才摘下来。师父他说……做我们这一行,一定要有一双干净、灵活的手……而我,愧对祖师爷啊!”一边说,老大爷低头看向他自己的双手,叹了口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整个人显得十分落寞。

  片刻后,他又道:“开瓷会举办了六届,我就在这儿守了六届,现在,总算守来了你这么一个讲究人。你摘了手套,让我看一看,只要你的手合格了,我就将这件宝器,送给你。”

  有这么好的事儿?

  我二话不说,立刻摘了手套,露出一双手。

  我们这一行,分官匠和民匠。民匠就是为老百姓服务,补锅补碗的,要求不高,但对于代代相传的官匠,讲究却极多。

  你比方说手,单是对手的标准,就有:薄皮、瘦骨、盘龙三项。

  薄皮,说的是手上的肉不能太糙,否则手的感觉就会变得迟钝。

  瘦骨,就是说手不能太肥厚,以修长、骨节分明为佳,方便应对各种精细物件。

  盘龙,指的是手的灵活度,一个合格的官匠,一双手能跟龙蛇一样,盘出各种刁钻的形状。

  我爷爷打小对我就很严格,指望着我能继承太爷爷衣钵,将家族事业发扬光大,从我会拿筷子开始,就让我练手活儿。

  别的不敢吹,但我这双手,不论是外形还是技法,绝对不落后于当世的同行。

  果然,老头儿一看,目光便一亮,仔仔细细的看了片刻,紧接着二话不说,转身将那宝器,用布小心翼翼包好了递给我。

  “你就将它……请回去吧。如今这个时代啊,好!好时代!好的已经不需要我们这些老旧的手艺了。我以为,它要在我手里退休……我甚至想过,与其在我死后,它被人扒下来,做成什么钻石戒指,钻石项链之类的,还不如在我死前,把它找个地儿埋了……我守在这儿,也就是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能遇上你……小伙子,好好善待它。”

  我郑重的接过,心里激动的跟中彩票似的。

  这一趟不管找不找得到修复金丝铁线的资料,都没白来!

  太爷爷在王府当差时,找了大半辈子都没找到的宝器,现在竟然到我手里了……

  不对!

  这老大爷又是怎么得到这宝器的?莫非他师承皇家工匠?若是如此,这老大爷的技法,肯定更胜于我,甚至更胜我太爷爷,没准儿……他会知道修复金丝铁线的方法?

  我立刻将心思从得到宝器的喜悦中抽离出来,抬头正要请教,却发现面前只剩下一张空木桌,而那老大爷,却已经消失了个没影儿。

  “人呢!”我忍不住惊呼,连忙在人群中寻找‘高人’的身影。

  “你刚才看着东西傻笑的时候,人家早走啦!”之前和老大爷作对的中年男人提醒了我一句,紧接着又道:“钻石,而且是蓝色的钻石,有价无市,谁会白白送给你。这肯定是假的,你还当真,傻乐啥呀!”

  我没理会中年人。

  一个人,如果没有信仰,没有想要坚守的东西,那么他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轻易的因为金钱或者利益而动摇。

  他不能理解老大爷将一颗蓝钻拱手送人的心理,但我理解……因为我自己就正在经历着,一个匠人,眼睁睁看着行业没落,而无能为力,无法挽留的伤感与沉痛。

  我在人群中试图寻找到那位老大爷的踪迹,但这老街道本就狭窄,再加上摊位林立,参会的人来人往,摩肩接踵,哪里还能看到他的身影。

  窜了一圈,人没找着,到是在烈日下,冒了一身的汗。

  这时,旁边传来一阵砰砰砰的电子音,我侧头一看,发现是一个身形干瘦,黑皮肤的中年男人,正拿着手机在玩游戏,声音开的很大、

  他摊位上撑了把大遮阳伞,我凑过去乘凉,顺势看了下他的手机屏幕,是枪战游戏,于是我道:“这是CS?”

  他眼皮一抬,瞟了我一眼,说:“C什么S呀,早就过时了,这是当下最火的吃鸡游戏,兄弟你没玩过啊?”

  我道:“没玩过。”

  他一边专心盯着手机,迅猛操作,一边道:“那你可太落伍了。”

  我道:“主要是,我没时间玩,玩游戏太耽误功夫了。”

  “没时间?”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撇了撇嘴笑道:“你是马云还是比尔盖茨啊?马云还得抽时间斗地主呢!说没时间玩游戏的,都是假话。”

  我一呛,道:“我是手艺人,平时除了练手、练活儿,还得埋头做研究,时间确实不多。”

  他一愣,问我:“你做什么的?”

  我道:“锔匠。”

  他露出震惊的模样:“锔匠?那不就是补锅补碗的吗?这还得埋头做研究……研究什么呀……研究那锅碗……是公是母?”

  我道:“研究历史资料、工艺和文化,这样,才能在锔修的时候,对器物,进行最大程度的修复和还原。”

  他一脸懵的看着我,片刻后眨了眨眼,道:“所以呢?你现在蹲在我摊位上是想干嘛?买东西?”说话间,他抬了抬下巴,示意自己身前的摊位。

  刚才光顾着乘凉和看他打游戏了,一时还真没留意他在卖什么,此刻顺着一瞧,发现他的摊位上,摆的是大大小小的散土和泥砖。

  哟,这是卖原材料的。

  我一眼看去,发现他摊位上的货还挺有特色的,除了甲泥、白泥、嫩泥外,还有一些我都辨别不出来的泥。

  其中有一块藏青色的湿泥,土质极为细腻,但阳光下,泥中又透着点点荧光,像紫砂的光泽感,颜色却又和紫砂大不一样。

  我有些诧异,问他这些泥是怎么回事,他一边专心玩游戏,一边道:“就是陶泥呗,还有一些,是我老娘自己试出来的,说是根据什么古代配方弄的。你手里的这一块,往里面添加了大量云母粉和少量石英。”

  我道:“这样不是会降低土的粘性吗?”

  他有些不耐烦了:“为了不降低它的粘性,我们肯定还得做其他处理,但这个配方比例,就得保密了。你要那么感兴趣,干脆拜我妈为师,这样,她有了关门弟子,就不会逼着我子承母业了。”这哥们儿估计是说到兴头上,当下也不玩游戏了,将手机一收,就开始冲我大倒苦水。

  我一通听下来,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哥们儿叫李尧,母家是杭城本地做陶土原材料倒卖的,父亲早逝,由母亲一手养大。

  母亲希望他子承母业,继续在这一行干下去,但‘卖土’是个辛苦活。

  他们家也不是什么家大业大的厂商,就靠着自己个儿和村里头雇些散户‘做土’,长年累月得在山里住着,夏热冬冷。

  李尧不想吃这个苦头,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个白领,朝九晚五,过上现代人的生活,而不是跟野人一样,在山里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

  “我今年才23岁,同龄的小白脸们,一个个倍儿精神,你再瞧瞧我……”他指了指自己又干又瘦又黑的脸,说到激动处就差没流泪了:“我天天的一身土,一身汗,晒的跟非洲人干似的,别说处对象了,我、我连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因为她们一见了我……就叫我叔叔!”

  我震惊道:“你才23岁,我以为你至少30……额,那个,倒腾原材料是辛苦了一些,那你跟你妈好好商量商量不就行了。”

  李尧道:“没戏,你别看我妈快五十岁了,人家精神着呢,天天戴着眼镜研究配方,一心扑在事业上。我算是看出来了,她是想当‘卖土’界的居里夫人啊!”

  锔修,特别是古玩类的修复,本来就是一条需要自行摸索的道路,因此同行之间交流经验,互相拜访,在我们这一行,是很重要的课程。

  我听李尧这么一说,便有心拜访他妈,上门请教。

  我将这话一提,李尧二话不说,欢天喜地的收摊,道:“太好了,咱们这就撤,这地儿太热了,哎,到家之后,你就说,是你自己求知心切,求我提前收摊的,明白不?”

  “……”他到底是有多嫌弃自家的祖业啊!

  李尧麻溜的收摊,然后开着辆老旧的面包车,开始拉着我往杭城郊外而去。

  出了城,汽车在国道山间七弯八拐,逐渐远离了人烟,最后,车子又下了国道,上了一条简陋的村路,一路直行,最后转了个弯,停在了一栋老式三层楼前。

  “妈,我回来了,有客人来。”李尧扯着嗓子带我进去。

  一进院子,就见里面摆满了各种土砖泥料,还有许多烧出来的瓶瓶罐罐,堆的跟个小山丘一样。

  再往里走,房门大敞,里面同样堆满了各种原材料,还有一些锄头、凿子、箩筐一类的。

  李尧道:“院子、一楼、二楼,都是我们家的工作室,三楼才是住人的。你瞧瞧这乱的,我每天就生活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之中,远离现代文明的曙光,如果不是还有手机陪着我,我都可以直接穿越回古代了。”

  说话间,一个身形微胖,穿着水鞋,挽着袖口的妇人从楼上走下来。她步伐利索,一看就是个很有活力的人。

  李尧冲妇人喊了句妈,然后将我拽上前,说明了我的来意。

  她人到是很豪爽,听完我的来意,很是欣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这才是手艺人该有的样子,扎扎实实,本本分分,不像我们家这个没出息的,尽想些虚头巴脑的事。你放心,阿姨帮你这个忙,你把需要修复的古件儿带来,咱们取样分析一下,然后进我们家的泥山试土。”

  得了她的承诺,我花了一天时间,回金陵取了那件儿金丝铁线,当晚就做了取样分析,得出了大致配方后,第二天向泥山进发,开始在里面试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