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十六章 脱险

  有时候,事情往往不是逐渐朝好的方向发展,只会越来越坏,让人绝望。

  大鱼甩动,我眼前一片漆黑,手臂发力抱着鱼头维持性命,在这种毫无办法自救的情况下,我只能希望余志能回来救我,然而,没等来人,我等来的,却是一阵轻微的细响,如同冰层在寸寸裂开。

  虽然看不见周围的情况,但听见这声音,我猛地意识到:头盔快要撑不住了,或许,这声音,大约是头盔正在产生裂痕。

  这一瞬间,我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是:脖子断了会特别痛苦吗?还是一下就死透了?如果真要死在这里,那希望能让我死痛快点儿吧。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人留恋的事物越多,对死亡的恐惧就越深。

  我想活着,但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畏惧死亡,我最舍不得的是什么?一些人的脸,这瞬间在我脑海里转动,最终,所有的记忆,却穿越回了高中时期的那个山村里,当时我唯一的亲人还在世。

  我想起他从小对我的教导,他说:成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活出自己的意义。

  他说:我希望你的一生,是堂堂正正的,是问心无愧的。

  他说:芝兰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因穷困而改节。卫家不需要后人光宗耀祖,但不能行小人之事,走苟且之道。

  …………

  我的记忆,在往事中打转,想起那些教导,想起跟着爷爷学手艺的日子,猛地,我脑子里冒出一样东西:钻子。

  当初在开瓷会上,那老师傅大义,送给我的那只钻子。

  那件事儿过后,因为发生了一系列变故,那金刚钻我没太多机会使用,后来在渡云阁卧底时,在店铺里做活,因为干的是黑活儿,我心里不舒坦,也没用,一直搁到现在,进了考古院后,才将它拿出来使。

  这东西虽只有米粒大小的头,但破坏力惊人,平时用来做细活,看不出凶性,但若换一种使用方法,威力不可小觑。

  此时,那东西就在我食指的指环上,是指环,可不是戒指,铜制阴拓千手纹,我之前利用空余时间自己做出来的。金刚钻的尾柄或执手,都属于耗损品,可以更换,匠人大部分会自己加工,弄成自己喜欢的制式纹样。

  我将钻子嵌在了侧面,用拇指转动指环卡扣后,钻头会露出来,削金断石没有问题。

  我抓着大鱼头的右手,拇指开始试图往食指处靠,这个动作使得发力的力道有些松懈,我身体被甩动的幅度跟着增加,脖颈仿佛下一秒就会支撑不住断开似的、

  终于将指环卡扣拨到位后,我深深吸了口气,咬着牙,单靠左手支撑,右手迅速顺着鱼头往下一滑。

  钻头太小,能造成的伤口有限,虽然划伤鱼壳毫无压力,但对这大鱼也造不成什么伤害,因此,我整个是往内滑的,带过了鱼嘴边缘。

  这个动作,几乎发生在一两秒之间,若时间再长一些,我单凭左手的力量,肯定撑不住。

  鱼嘴很厚,我指上的钻头,如同划豆腐一般,顺畅的从头到嘴,走出一个低弧形,到达口腔时,大鱼甩动的身体猛地一顿,鱼嘴松了。我一直紧绷的身体,再感觉到变化的瞬间,两腿往鱼胸前一蹬,整个人就借力滑了出去。

  由于离地道不远,我直接滑进了地洞里,双手碰到了它的边缘。此时我眼前没有光源,虽然看不见情形和方位,但地道走势固定,也不需要做判断,摸到两壁的瞬间,我根本不停,以一种边游边爬的姿势,不到十秒的功夫便穿到了另一头。

  一出去,就能看见不远处的光源,光源里有两个人影,在原地没动,一副想要回游的架势。

  我发现他们,他们却没看见我,一瞅见他们回游,大约是想来救我,我心中一边感慨黄花菜都凉了,一边着急他们这时候回来添堵,忙往上游。

  三人一对上,不理会何玲珑二人的惊喜之色,我直接打手势,示意快逃命。

  一上岸,外面接应的人便围了上来,此时我能看见自己头盔上,全是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众人七嘴八舌的问下面是什么情况,我没回答,只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伸手摸了摸食指上的指环,将钻头收了回去。此时我心里全是后怕,倘若刚才没有及时想起这一手,我此时恐怕已经葬身在水底了。

  “卫老师,谢谢你。”余志坐在我旁边,神情感激,又带着愧色。这小子因为基底着火的事,对我怀有很大的成见,这下算是化干戈为玉帛了。

  我苦笑:“大家都没事就好。”

  何玲珑正向老乔汇报水下的情况,说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咦了一声,对我道:“小卫,那鱼是不是太大了?”

  我道:“是,所以肯定是通过其他入口,从巴蛇江,进入墓葬群的。”

  何玲珑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以它的躯体,是没办法钻过那个地道的。”

  她这么一说,我反应过来:对啊,那鱼有些大过头了,无论是后面的塌方的小洞,还是前面的地道,它其实都穿不过来,所以后面才没有追击我们。

  既然如此,老馒头的尸体,是怎么到后面去的?大鱼又是如何出现在那个空间里的?难不成是凭空冒出来的?

  瞬间,我跟何玲珑想的一起去了:“骨堆底下!”

  老乔已经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下明白了我跟何玲珑的意思:“你们是说,那鱼,是从骨堆底下出来的?”

  何玲珑眺望不远处的巴蛇江,说:“骨堆下面应该有漏口,已经和巴蛇江连通了,大鱼从那个地方进来后,估计是下方的漏口,因为塌方又被堵住了,所以骨堆重新下沉,外表才看不出来。”

  我觉得有些惊心:“这么说,撞开塌方洞,偷走老馒头尸体的,另有它物?”

  何玲珑道:“一山不容二虎,那尸体被其他动物弄走,后来又到了大鱼嘴里,估计,偷尸体的东西,已经被大鱼给解决了,所以咱们下去的时候才没有看见……”说话间,老乔的手机响了,他接听后,嘴角便一沉,道:“我立刻回来。”挂完电话,老乔道:“天色晚了,这里先不管,明天再说,那个李爱国的位置,被热飞行器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