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十二章 脱身

  我只探头看了一眼,隐约见到浑浊的水洞里,漂浮着一些布帛状的物体,我随手抓了一块塞进兜里,也顾不得多看,更顾不上去探那洞后的情形,毕竟得憋着这口气游出去。

  盗贼虽然腿受了伤,看起来也体力耗尽,但他求生欲上来,动作非常麻利,跟着我和‘连体婴’,前后脚浮出了水面。我先爬上岸,他跟在后面。

  外面的土洞很脆,我示意他小心一些,与此同时,估计是我太久没出去,外面传来了信号,我腰上的安全绳,被有节奏的拉动着。我立刻回拽绳索发信号,表示一切无恙。

  我这一连串动作,让后面的盗贼看到了,他突然问我:“你是什么人?”说起来,在里面情况紧急,我们谁也没有互通身份和姓名,这小子还不知道我是考古院的。

  我担心回答会‘刺激’到他,于是道:“出去你就知道了。”

  他道:“你外面还有同伙?”土洞太窄,我意识到‘老馒头’暂时不太容易带出去,便将他松开,放在了稍微高一些的地方,躺在地上,水只淹了他半截。

  同伙?你才同伙,外面那是同志。

  我继续往前爬,越来越窄,所以没法回头,谁知爬一半,我腿被人从后面抓住了,那盗贼又追问:“外面是你同伙?”

  我心里火大:“是,怎么了?把你的手放开。”

  盗贼之前受惊过度,脑子不甚清楚,此时,大约是脱离了危险环境,他的辨别能力回来了,便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人特意冒险来救我呢?同行巴不得我死里面,一般的山民不像……你是、你是警察?”

  我不由一笑:“你这么说,我还真是觉得光荣。很遗憾,我没能当上警察,我是一名刚入职的,文物修复实习生。”

  他立刻道:“考古院!”

  我道:“是,可以放手了吗?这地方,可不适合聊天儿。”

  显然,考古院和警察,在盗贼眼里是没有任何区别的,被考古院逮住,接下来可不就得进局子吗?

  不过,进局子,显然比在洞里活活淹死强,盗贼缓缓松开了手。

  我们一前一后爬出去时,老吴迅速迎上来,神情关切:“卫老师,你没事儿吧?”

  我又累,又冷,冷热交替的刺激,已经有重感冒的前兆,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回道:“我没什么大碍,老吴,你别客气了,别卫老师卫老师叫,我也是新人,叫我小卫吧。”

  老吴一笑,眼角叠着周围:“哎,好。”紧接着,便看向坐在洞口气喘吁吁的盗贼。

  这时我想起来,该通一下基本名姓了,于是询问他什么名,哪里人,为什么来这儿,干了几票。

  他塌着肩膀,一副认命的模样,报说是本地人,姓李,叫李爱国,来这儿挖宝,第一票。

  所有犯罪的,都喜欢说自己是第一次犯罪,因此最后一个回答,完全可以无视。

  老吴将他拎了一把,提小鸡似的,对我道:“先去土坡上吧,这儿危险,下面是个什么情况?”他懂工程,我便将自己所见跟他说了,老吴一听,很有经验,揣测道:“墓葬群原本的位置应该还要高一些,但毕竟三千多年了,基底下沉,所以里面的空间也产生了落差,高低错落可以理解,不过怎么会一下子灌那么多水进去?”他眺望着巴蛇江,似乎想找原因。

  这时我们到了土坡上,老吴将李爱国交给小刘,小刘嘀咕说:“干这勾当,还敢叫爱国?”

  李爱国怂头垂脑,苦笑:“挖墓又不妨碍我爱国。”

  小刘冷笑,嘲讽:“您真幽默。”

  我没搭理李爱国,而是将下方尸体的情况跟老吴说了:“一共三个人,他救出来了,还发现了他同伙的尸体一具,应该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生死不知。不过下面的水已经……预计是九死一生,不太有活着的可能。”

  回到营地,二号点的人依旧没有回来,我有些流鼻涕了,感冒正在来的路上。

  到了基地,我也顾不得其他,川子倒出热水瓶里储存的热水,我和李爱国各端着一个脸盆,用热水迅速洗身体。虽说是犯罪人员,但把人救出来,可不是为了让他冻死的。

  洗漱完换了身干净衣服,我赶紧塞了粒感冒药,只是头还是有些昏昏沉沉,川子示意没什么大事,让我先去帐篷休息。我也着实累了,到帐篷里,钻到睡袋里躺着。

  睡袋旁边,放着我两次从水里捞出来的布料。

  第一次捞出来那个,上面的绣样看不清本来面貌了,但第二次捞出来的,也就是水洞塞的那块,却能很清晰的看到上面的绣品模样,是个变形虎纹。

  关于巴国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山海经》,言:西南有巴国,太葜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是始为巴人。

  一些后来出土的殷商甲骨文里,也有提及称为‘巴方’或者是‘巴奠’,巴人和蜀人,在长期的迁徙中成了邻居,邻居自然要互相争夺资源,因此巴蜀二方有世仇。

  有意思的是,蜀国和巴国最后一次互斗时,巴国向秦国求支援,秦国于是帮忙灭了古蜀,顺带又把巴国一起收拾了。

  从这点看,巴蜀之地的人民,真是老实人啊……

  历史上,巴蜀之地,虽然有蜀道天埑,但并不是一个消停的文明,然而被秦灭后,紧接着就是焚书坑儒,这使得古蜀国,古巴国等相关史料,几乎绝迹,仅偶尔出现在后人所著的书中,也真假难辨。

  它们真正的模样,只能文物可以解答。

  比如此刻这上面的虎绣纹,意义就非常重大。

  虎在当时,是作为图腾深受,就像现在中国人都是龙的传人一个道理,但那会儿奴隶制,君权神授,这种神兽纹,普通的显贵是不能有的,只有神职人员或者君主王公,才可能着虎绣的纹饰。

  我记得在看过的资料中,目前出土面积最广巴国相关遗址,是香炉石遗址,据说四百多平米,地质文化层,高达四点五米。

  我们此时所在的这个跨度区,面积更广,虎纹绣的布帛很多,关键是还将出土很多木牍,焚书坑儒之前,幸存下来的巴国木牍。

  光是想一想,我就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这样无法估量价值的珍宝,却在市场上,因为没有世价被嫌弃,简直可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