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十三章 撕咬

  估摸着时间,我预计快到洞口了,赵羡云在我后面,比我先出去。

  我听到了一声双脚落地的响声,还没反应过来,两腿便被一双手抓住,整个人被拖死猪一样,猛地被拽了出去,身体脱离洞口,狠狠摔在了地上。

  我早料到姓赵的会来这么一手,上身落地的一瞬间,我双臂一撑,制止住脸砸地上的悲剧,紧接着腰身一用力,身体如大虾一般蜷缩,双手猛地扣住赵羡云的小腿狠狠一拉。

  姓赵的下盘登时不稳,栽倒在地,我俩互相控制着对方的下盘,滚车轮一样在地上滚了一圈。

  赵羡云干不法买卖,估计是经常和人打斗,身体素质非比寻常,反应特别快。我们在地上滚了两圈,我身体还无法反应过来时,他却迅速一松手,一手飞快的在我腰上摸了一下。

  下一秒,等我身体平衡下来时,一把匕首,已然正对着我的咽喉。

  就刚才那一瞬间,这孙子把我腰间的匕首给摸去了。

  我下意识的抬手想去摸弩,他立刻将匕首往前一送,我只觉得喉间一痛,顿时不敢再有动作。

  赵羡云阴沉的面上,露出一抹笑,嘴角一咧,道:“小子,反应不错,练过?”

  我一动不动,道:“没有,天生的,基因好。”

  赵羡云冷笑,不再说话,而是保持着这个姿势,迅速卸了我身上的装备,全副武装,弄到了他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留给我。

  做完这一切,在身手不如人,并且没有任何物资和武器的情况下,他确定我无法再反抗了,这才收起匕首,双眼透着一股不怀好意的盯着我,张嘴打算说什么。

  然而,赵羡云开口的这个动作刚起了个头,他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眉间一皱,目光猛然往我的左后方瞧过去。

  也不知他瞧见了什么,瞳孔顿时一缩,手里的狼眼,也跟着打过去,整个人,肉眼可见的紧绷了起来。

  我一愣,下意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一看,霎时间也懵了。

  此刻,我是背对着之前那个洞口的,因此我左后方的位置,实际上就是之前洞口堆土的方向。那具红通通的尸体,当时被我放在土堆边,只象征性的撒了一层薄土,算是给自己求个心理安慰。

  毕竟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不可能真有那份闲工夫,把尸体正正经经的埋好。

  然而此刻,那具本该覆盖着薄土的尸体,竟然被翻了出来,平躺在地上。

  这到也罢了,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那具赤、裸的尸体上,竟然出现了许多……许多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的痕迹。

  赵羡云不搭理我了,毕竟我现在几乎没法对他构成威胁。

  他浑身紧绷,朝着尸体一步步走过去,紧接着在尸体身边蹲下,开始查看尸体身上的痕迹。

  我跟着上前,站在他旁边细看。

  尸体的双手、双腿,但凡肉比较紧实的地方,全都被毁了,上面的肉……就仿佛被撕扯下来一般,有些地方甚至能看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手撕鸡?

  我脑子里不知为何,冒出这么三个字。

  有什么东西,把尸体腿上和手上的肉,给撕扯掉了。

  赵羡云在某些方面,明显比我有经验,我只能看得出这些肉是被撕扯掉的,但他显然看出了更多的东西,竟然伸出手,在肉的边缘处,用手指拨弄起来,似乎在查看些什么。

  片刻后,赵羡云起身,眯着眼道:“肉是被咬下来的。”

  咬?我一惊:“用嘴?”

  赵羡云嗯了一声,狼眼往前后各打了一下,似乎在堤防两头的黑暗中,会窜出什么东西来。一边动作,他一边道:“按理说,这种撕裂,应该来源于猛兽的牙口,但很奇怪,这尸体的痕迹,齿面很小,不像是大型猛兽的口齿,倒像是人。”

  “人?”我猛地想起了那个黑人,以及陶缸里那些零零碎碎的各类皮毛骨头。

  难不成是那个黑人?那黑人似乎一直居住在这下面,知道外面那条瓷片儿通道并不奇怪,而通往地下的开关,则被我打开了。

  我走下石阶时,并没有将暗门关上,难不成是那黑人,顺着暗门下来了?

  联想到黑人神志不清,已经失去了人性,他饥饿之下,会干出茹毛饮血,吃人肉这种事儿,还真不奇怪。

  我将自己的推测一说,赵羡云道:“这么说来,那黑人被你连伤了两次?”

  我点了点头:“一次在胸口,一次在腹部。”

  赵羡云紧绷的身体于是松懈了许多,自言自语道:“那么他剩余的战斗力,应该不强。”说完这话,他神情立刻恢复了之前的阴狠,一把暗弩对着我,冷笑着抬了抬下巴,示意我顺着大道往前走:“探路。”

  “你不杀我?”我还以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让这姓赵的对我恨之入骨,准备杀之而后快呢。

  “杀你?我还要留着你这双手,给我赚钱,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他道。

  我一噎,不禁苦笑:“您对金钱,还真是执着。”

  赵羡云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我道:“即便我故意让你陷入绝境?”

  “你不停的提醒我这些,怎么,是巴不得我宰了你?”

  “人生在世,什么都能丢,但做人的风骨不能丢;与其被你控制,跟着你干些违法乱纪,泯灭良心的勾当,不如玉碎。”

  “噗嗤!”赵羡云乐了,哈哈大笑:“得了,卫无馋,你装逼真是装出境界了!还跟我谈风骨,风骨值多少钱?你要有风骨,当初还会弄个假货糊弄我?我已经看透你了,咱好好当个痞子不行吗?非得揣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你累不累呀?得嘞,别废话,前面开路。”他踹了我一脚。

  我心里憋屈,但也忍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一边走,他一边道:“找找有没有别的路能绕过去。”

  我道:“你为什么非得绕过去?莫非楚玉他们……在那边?”

  “嗯。”

  “你居然还会管他们的死活?”

  他道:“我的手下,我负责,这是我的风骨。”

  “您学的够快。”

  他嗤笑一声:“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