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十七章 追踪

  老乔一说到李爱国,众人纷纷精神一振,其余人怎么样我不清楚,反正我听见这名字,刚才的疲惫便一扫而空了,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立刻道:“太好了,能逮住就行。”原本好好的一次考古行动,才开了个头,就被这李爱国给破坏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如果连责任人都跑了,我们就会处于一个背锅的状态中,但如果能把犯罪分子抓住,那就又是另一番说法了。

  当即,众人立刻往基底赶,负责操纵热飞行器的年轻人,一见了我们,立刻向老乔汇报。

  电脑上是一副地形图,被转换成了经纬线,地图上,红色的五角星是我们所在的位置,而离我们不远处,两点钟方向的位置,有另一个红点。

  在地图上看着很近,比例换算后,大约有一公里的距离。

  年轻人指着地图道:“他就在这儿,热探测仪反馈的,不过有点儿奇怪……”说话间,他点击了一个视图按钮,经纬线的地图,转换成了时实监控画面,离奇的是,监控画面里模糊一片,就仿佛镜头前挡了几层纱一样,隐约能见到模糊的绿色,是林木的颜色,却看不见具体景象。

  老乔皱眉道:“设备坏了?”

  年轻人道:“镜头是不是坏了不清楚,但热探测仪肯定没问题,那人就在这一块,一公里左右的距离,而且,他好像没动了。”

  我觉得有些古怪,从大火开始,到熄灭,再到我们二次下水,这中间,已经有将近两小时。

  两个小时的时间,一个潜逃的罪犯,肯定是马不停蹄的赶路逃命,这么长时间,怎么可能才走出去一公里?

  我问道:“这一公里是直线距离?”

  年轻人道:“当然只能是直线距离,靠一个飞行器,可没办法算出准确长度,否则还要地质测绘员做什么?”

  何玲珑跟我想到了一处,接话道:“就算是山路,一公里,离咱们也太近了,这小子难不成腿瘸了?”

  老乔说腿有没有瘸,看看就知道了。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六点,这会儿林间还有天光,差不多要七点左右,天才会完全黑下去。当即,老乔便指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工程人员,让操纵热探测仪的年轻人‘小袁’带队,带了些武器、手电、绳索一类的东西,让他们去抓人。

  我就昨晚睡了不到四个小时,白天连轴转,这个点儿,本来该特别累了,但李爱国这王八蛋,惹出的事儿把我气的不轻,怒发冲冠处,我精神百倍,立刻向老乔等人请命,表示要参与抓捕行动。

  何玲珑眉头一皱,似乎打算开口阻止我,但没等她说话,史老师那边就道:“对,人是你从墓里掏出来的,就该负责到底,这次他跑了,还纵火,你也有责任,勇于承担责任,就是好同志,我支持你去,你赶紧收拾,跟他们一道。”

  我点头,迅速跟着工程队的几个兄弟,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出发。

  何玲珑急步靠上来,压低声音问道:“你行不行?别趁能,又不是铁打的,不行就别瞎折腾。”

  我指了指即将跟我一起出发的工程队:“这些同志们,都和我们一样,白天已经干了一整天的活,在二号点抢修。大家都很累,他们能行,我有什么不行?何姐,你放心,我没问题的,到是你,作为女同志,你够辛苦的,找地儿好好歇一歇吧。”

  何玲珑抿着唇,思索片刻,说:“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一愣,有些服气,问她:“姐,您体能这么好,哪儿练的?”参与二号地抢修,刚才还跟我一道下水,现在又想跟着我们去逮人,这体能可不是谁都有的,更何况是姑娘。

  何玲珑道:“做考古的,没有体能怎么行,当我每天那一小时健身房是白泡的?”

  我敬礼道:“姐,像您致敬。”说话间,众人收拾好了东西。

  我跟何玲珑,操纵热探测仪的‘小袁’,想戴罪立功,主动请缨要去逮人的‘小绍’,外加三个还没有互通姓名的工程人员,我们一行七人,由小袁带路,迅速地图指示的位置而去。

  巴蜀之地的山川,山势凌厉,落差极大,多峡谷深涧。

  我们原本就是在两山间的峡谷之中,两侧都是巍峨的高山,谁知顺着地图走,我发现竟然不是上山,而是拐入了东边的另一道峡谷。

  这道峡谷里没有看见水源,地势略高于巴蛇江峡谷,在峡谷边缘回望时,我发现这个位置,居然可以看见我们的基底。

  没准儿,我们在灭火时,李爱国就站在这个位置看着我们忙活,想想也是可气。

  工程队里一个姓李的师傅说:“他怎么不往回走,而是往东边穿?”

  另一个工程师用四川话说道:“你蠢不蠢,巴蛇江出去就是公路,两边是石崖,爬山滴路都没得,往回走,那不是等着被我们捉?我要是他,我也绕路,从这儿绕正好。”说话间,他嘴里嘶了一声,问队伍里的其余工程人员:“你们晓不晓得,这边往东过去是哪儿?”

  李师傅说:“这么大的山区,哪个知道过去是啥子地方。”

  这时,探测师小袁说:“根据地图显示,东边的尽头是个小县城,不过翻山过去,差不多得三天三夜,那小子不可能往县城走。他应该是想从东取道,然后转南边,南边儿是最近的路。”

  李师傅立马道:“南边不可能,南边尽头处,我们本地人叫‘千面崖’,千面崖知道什么意思不?就是一道一道,像面条一样的山崖,很有特色,以前还想搞成旅游景点,就是没有人投资,项目就黄了。那孙子要是往南走,尽头就是千面崖,他难不成跳下去?”

  这事儿显然出乎小袁的认知以外,他诧异道:往南是千面崖,往东要走三天三夜,总不可能往北,往北就进入大巴山脉深处,那是原始森林,进去就更出不来了。”

  这么一分析,那李爱国的逃跑路线,怎么有些诡异呢?

  我们脚程很快,一边分析一边前进,天色此时已经暗了下来,但还剩下一些余光,使得我们暂时不用打开手电筒。小袁一直盯着屏幕,边走边边道:“我们快要接近他了,奇怪,这小子怎么一直在原地没动,他属王八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