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四十七章 消失的窑村

第四十七章 消亡的窑村

  当晚入夜,天晴,无雨。

  村子里和往常一样,陷入了一种死寂和黑暗中。

  道格白天已经在床上睡了一天,此时脑子里虽然昏昏沉沉的,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再入睡。他浑身虚弱的躺在床上,房间里黑乎乎一片,只有微弱的月光从窗户口透进来一些,才不至于让人完全失去光感。

  也不知这样躺了多久,他有些口渴,房间里没有水,喝水得去楼下。

  但不知道为什么,黑暗中,道格有些不敢离开自己的房间,他潜意识觉得,一但离开这个房间,就会出现些不妙的情况。

  昨晚的那场噩梦过于真实和恐怖,道格尽量将那些记忆给压下,不让自己深想。

  然而,人饿了尚且能忍受,但渴起来,却比饥饿难以忍受很多。

  道格也不知道自己忍了多久,或许一个小时,或许两个小时,总之,他最后没忍住,干渴让他什么也顾不得,爬起身,提着马灯,披了件薄外套下楼灌水喝。

  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半壶凉水,缓解了饥渴,道格松了口气,这才转身上楼。在路过刘先生夫妻二人的房门口时,他发现门不知为何没有拴上,而是半掩着。

  道格下意识的把马灯提高,瞟了眼门栓的位置,这一看,他便后背一凉:门栓上的木楔子,只剩下一半,显示出断裂的痕迹。

  裂口很干净,意味着断裂的时间不长,应该就是最近两天的事儿。

  是因为门栓的楔子坏了,所以才没有关卧室的门吗?道格脑海里,瞬间全是昨晚的噩梦。

  自己一扇扇撞开内门的场景,一声声‘叭叭’的断裂声……

  难道不是一个噩梦吗?为什么门栓真的坏了?

  是巧合?

  又或者……自己又陷入噩梦中了?

  之前说过,道格是个富有好奇心和冒险欲的人,一向敢于探索,无所畏惧。这两天的经历,让他时刻处于惊慌中,犹如惊弓之鸟。

  过度的压抑,激发了道格的反抗欲,站在门口的这一瞬间,道格心中的恐惧突然全消,一股由怒火和反抗欲组成的气,让他瞬间头脑清明,勇气倍增。

  面对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打破它。

  因此,道格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开了半掩的门,整个人提高马灯就冲进了刘先生夫妇屋内。他做好了可能会看见一对儿尸体的准备,可谁知,马灯昏黄的光线下,床上居然是空的!

  没人?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让道格一懵。

  愣了片刻,道格转身往孩子们的房间大步走去,房门同样只是半掩着,道格推门而入,往床上一看,上面也空荡荡的。

  刘先生一家人……消失了。

  大晚上的,他们去了哪儿?道格怎么也想不明白,他转身咚咚咚下楼,顺着昨晚攀爬的路线,爬上了邻居家的二楼,将邻居家的内门挨个儿查了一遍,同样的,邻居家也变得空无一人。

  道格又试着闯了几家,无一例外的,别说活人,连死人都没有一个。

  黑暗中,他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一点儿劲都没留,一巴掌扇完,嫌不够,又左右开弓连扇了几下,打的自己双夹火辣发麻,头脑清晰无比。

  他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又陷入了一场噩梦中。

  疼痛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真实起来,道格刚刚积攒的勇气,顿时烟消云散,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个鬼地方再待下去了,于是连忙回到刘先生家,提着早就收拾好的箱子,拔腿就往村口跑。

  今夜无雨,无风,窑村里死一般的寂静,只有道格自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格外清晰。

  他遥遥的望见了村口的方向,正庆幸这一次没有迷路,没有绕到那个祠堂时,却猛然觉得身体一虚,仿佛被某种东西,抽干了力气一样,整个人往地上一倒,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还是在刘先生的家里。

  叫醒道格的依旧是狗吠,窑村里的众人,毫无异样。

  道格感觉自己的病越来越重,虽然每天喝着刘先生提供的中药,身体却仿佛油尽灯枯一般,越来越虚弱。

  这种躺在床上,昼夜颠倒的生活,让道格一到晚上,就睡不着觉,一到白天,就浑浑噩噩睡过去。也因此,好几个晚上,他都醒着,魔怔了一般,不停的闯入刘先生夫妻或者邻居的家里。

  有时候闯进去,看见的是他们的尸体,整个村都会变成一个停尸场;有时候闯进去,又什么都看不见,整个村的人,都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道格不停的试图离开,但每一次都没有成功,要么是不停的绕到祠堂,要么就在快要到村口的时候体力不支,晕倒在地。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到达极限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白天,道格指着周围的人,大喊大叫,神志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一会儿用中文,一会儿用英文。

  当然,他更多的时候用的是英文,质问着周围的人:你们是什么东西,是人是鬼,你们想干什么,放我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他语速极快的喊叫,明明用的英文,但那一瞬间,道格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些村民,似乎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用一种看似无知,实则诡异之极的目光看着接近发疯边缘的道格。

  那一瞬间,道格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群猛鬼给盯住了。

  接下来,随着病情的加重和身体的虚弱,道格的意识和记忆都变得混乱起来,因此那个笔记本中,也没有具体介绍他后来的经历。

  连道格自己也不知道,那几日自己是怎么渡过的,总之再一次有意识时,是一个宗教人士救了他。

  道格称对方为清朝的神父,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游方道士。

  那道士告诉道格,他之前所在的窑村,实际上早就已经消亡,而那一片窑村的遗址所在,实则被一股阴气所笼罩着,是当地著名的一块‘遇鬼地’。

  如果运气好,你到了那片地儿,看见的就是一些残破建筑;如果运气不好,你看到的就会是完整建筑,并且这些建筑里,还人声鼎沸,生机勃勃。

  事实上,那些不是人……是鬼,而所谓的生机勃勃,实则是鬼气森森。

  入了鬼村,一切所见,皆为虚幻,人在其间生活,自以为衣食无忧,实则是吃草泥、喝臭水,身体逐渐衰败,病痛而亡,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