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十四章 暴露

  糟糕,这人莫不是看出什么来了?

  我瞧这位老板看起来不好惹,此刻盯着端瓶的神色更是不对劲,不禁心中一沉,而另一边的齐掌柜,显然也发现不对劲,冲我使了个眼色,明显是在询问的意思,大概就是:兄弟,咋回事?

  在那老板盯着端瓶阴沉的打量中,我瞟了一眼门口,思考着现在就跑,成功几率有多大。

  然而很快我就意识到,成功几率为0。

  也就在此时,那老板握着端瓶的手缓缓放下,在快要接近桌面的那一刻,突然重重往桌上一顿,发出砰的一声响。

  不好!

  露馅了!

  真要是古董,谁舍得这么大力往桌上怼,这人看出真假来了!

  不等我做出反应,一边的齐掌柜速度更快一步,老板放东西的动作,就让他瞬间明白过来,一下子拦在了门口,挡住我的去路,让我连跑的地儿都没有。

  “呵。”那老板冷笑了一声,转头看我,神情阴郁:“居然敢骗到我‘渡云阁’头上了。”他使了个眼色,下一秒,齐掌柜便猛地冲上来,一下子扣住了我的手。

  我下意识的想挣扎,却发现不对劲,这齐掌柜的体魄和身手,并不像他为人似的那么温和,相反,力道奇大,速度飞快,只一瞬间,便将我一手反剪在身后,另一手扣住了我的右肩头。

  手臂翻转的疼痛让我整个上半身无法使力,而他的小腿,却猛的在我膝弯处一顶,这股力道,几乎让我整个人跪在地上。

  但这一次我挺住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随随便便下跪!

  在膝盖快要落地的一瞬间,我猛的止住势头,整个人忍着手臂的疼痛,强行站了起来,迅速道:“有话好好说,我不反抗!”

  事到如今,造假的事是藏不住了。

  罢了,一人做事一人当,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也不逃避了。

  那老板于是抬了一下手,齐掌柜不再折腾我,而是松开了手,守在门口处。

  “弄一个假货来糊弄我。”对方冷笑着开口,紧接着看了齐掌柜一眼,道:“我看你这‘掌眼’也不用当了!”

  齐掌柜顿时面露惊慌之色,我甚至察觉到,他额头在这片刻间,竟然冒了一层薄汗,看上去,似乎比我更为紧张。

  这时候,最该紧张、害怕的,应该是我才对吧?这齐掌柜至于吗?这么怕丢饭碗?这渡云阁请他,一个月是给了多少工钱啊!

  “老板,我、我没想到……这是老郑的货,因为有些破损,老郑就请了个人,也就是这个人,请他来修。老郑前两天说有其他活,来不了,所以让这个修货的,直接给我送来……我信任老郑,一时没看出来。”齐掌柜急急忙忙解释。

  老板冷冷的瞄了他一眼,没接话,而是缓步走到我身边,仔仔细细打量了我片刻,最后目光停留在我手上,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不妙的笑容,问我:“锔匠?”

  我点头,心想:他怎么看出来的?

  下一秒,这老板又道:“以前,有一位老师傅跟着我做活,他也是个锔匠,也跟你一样,长年累月,带着一副手套。”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话。

  “他的手常年不见阳光,时常保养,所以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脸上都爬满皱纹了,但那双手,只要一摘下手套,还是像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灵活、干净、漂亮。”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只能道:“阳光中的UVA和UVB,可以穿透表皮和真皮层,加速细胞老化,嗯……少接触阳光,可以抗衰老。”

  堵在门口的齐掌柜,顿时呛了一声。

  我面前说话的老板,神情一僵,冷冷瞪了我一眼,压低声音道:“我是在跟你聊这个吗?”

  我也不想跟你聊这个!问题是我该说什么?

  “那、那您继续说。”

  老板不吭声了,顿了半晌,才道:“我从他那儿知道,一个好的锔匠,是很爱护自己的手的。”

  我道:“是,手艺人,靠这个吃饭。”

  他于是笑了笑,道:“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要金盆洗手,回家带孙女……我很不高兴。”

  我道:“五十岁就开始带孙子?好像是早了些,看来他家孩子结婚挺早,生娃迅速,现在不是鼓励生二胎吗,他们家的生娃速度,可以当先进模范。”

  他又是一笑,阴恻恻看着我,道:“你知道,他后来怎么样了吗?”

  我估计不太妙,于是摇了摇头。

  老板道:“后来,我就把他那双年轻的手,砍了下来,送给他的小孙女,当周岁贺礼。”

  我眼皮一跳,强自镇定:“您开玩笑吧?”

  他神情冷漠的盯着我:“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我道:“这犯法的。”

  他指了指桌面上那件造假的端瓶,对我道:“犯法?难道你不知道,这件端瓶,原本就是盗墓贼从坟墓里挖出来的?对方将东西送给你修,你帮着送来这儿销赃,你不犯法?”

  我大吃一惊。

  虽然料想过那端瓶的来路可能不干净,但我也没料到,那郑老板,竟然真是个挖坟盗墓掏死人货的!

  “我不是销赃,我是被他骗了,我根本就不知道……”后面的话我没说,看眼前这人的表情,我算是知道,自己惹上了个大麻烦。

  “说吧。”他见我停下话头,便坐到一边的椅子上,道:“为什么弄了个假货来,真东西在哪儿?”

  看样子那个郑老板……不是,呸,郑老贼,估摸着是经常跟他们做交易,彼此已经有信任度了。眼前这人,完全不怀疑是郑老板在拿假货蒙他,而是直接断定我掉包造假了。

  无奈,我只能将事情的始末和盘推出,紧接着道:“事已至此,我愿意赔偿,你们开个价吧,别太狮子大开口了,太多了我也赔不起。”

  一边儿的齐掌柜气呼呼的说道:“看得出来。”

  老板示意齐掌柜,道:“既然他要赔,就按照咱们的收货价报给他。”

  齐掌柜于是对我道:“三百。”

  我想了想,问道:“万?”

  齐掌柜气极,道:“不是万,难不成还是块?”

  我目瞪口呆,半晌,试探着问道:“能不能便宜点?”

  旁边的老板道:“可以,留下一只手,你看是留左手,还是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