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十六章 瓷器厂

  “呵,我当是谁,原来是小机子,你小子干啥这是?”三人中最壮实,也就是被称为马哥那人,一边调笑沈机,顺手摸出烟准备抽。

  沈机眼疾手快,十分狗腿的掏出打火机,立马上火。

  马哥就着沈机的火点燃烟,吞云吐雾,朝我这边瞟了一眼,抬了抬下巴,问道:“他谁啊?”

  沈机赔笑道:“新来的,复刻师。”

  马哥道:“接魏老头的班?”

  沈机道:“是,接班的。”

  姓马的远远打量着我,不知是不是看出什么,冷笑道:“看起来是个刺头啊,怎么着,不是自愿来的?要不要我帮忙调教调教?”

  沈机神情一变,立刻又赔笑:“不用不用,这点小事哪能麻烦马哥您呢,我带他熟悉熟悉环境,他就能想通了,到时候他要想不通,我再来请教您。”

  姓马的伸手拍了拍沈机的脸,啪啪作响,道:“行,有事儿随时找哥。”

  沈机赔笑,露出感激涕零的模样,马屁源源不断脱口而出,恭送着三人走远。

  待那三人的背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沈机弓着的背挺直了,摸了摸自己刚才被拍的啪啪作响的脸,低声骂道:“拍你大爷,暂将冷眼观螃蟹,看你丫能横行到几时!”

  我凑上去,道:“你刚才太狗腿了。”

  沈机干咳一声,道:“那个……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叫马有德,嘁,我看叫马缺德差不多,我们这儿的人都称他一声马哥,是老板的得力手下,不好惹。总之你以后见了他,恭顺着点儿,否则他要给你使点绊子,你丫就惨了。”

  我道:“听口音你北方人啊,怎么到金陵地界来了?”

  沈机道:“淘金呗,年少无知被骗上贼船,唉,不说了,继续,我带你逛逛。”接下来,我一边跟着沈机逛‘瓷器厂’,一边听他说这里的情况。

  这沈机是个话痨,没多久,就把这儿交待的差不多。

  之前整我那老板,叫‘赵羡云’,平时不常来瓷器厂,瓷器厂目前最大的两号人物,一个是马哥,一个是‘三爷’。三爷在瓷器厂常驻,经常能见到,马缺德大部分时候在外面跑活,见面的机会到不多。

  这瓷器厂占地面积很大,平时都不开工,只有在遇到什么检查之类的,才装模作样的开几条流水线。

  瓷器厂的位置,地处金陵边界,这一带是还没有开发的荒地,因此地价便宜,瓷器厂的占地面积也大。

  走到瓷器厂外面时,眺望出去,果然是一片荒地,远处连接着山峦,隐约还能看见对面山峦上弯弯曲曲的国道。

  最外围是用高高的铁栅栏围起来的,沈机四处指了指,道:“看见没,全是监控摄像头,你别看我们一路过来没遇见多少人,但其实有暗哨。只要你想逃跑,立马能被逮住。先不说你能不能跑出这个厂子,即便翻过栅栏跑出去了,外面全是荒地,没有车,不等你跑出荒地,就得被逮回来。”

  这时日头正大,我和沈机在烈日下的空地上逛着,陆陆续续见了几个人,都是高大健壮的汉子,远远看着我们,沈机讨好的朝他们挥手打招呼。

  我觉得这小子太狗腿了,怎么没有一点儿傲骨呢?做人的矜持去哪儿了?

  像是看出我在想什么,沈机撇了撇嘴,道:“在这儿吧,就这样,你要没本事,到时候没准儿混的还不如我呢,谁都能来欺负你……但只要你好好干活,为老板创造价值,不止自己风风光光的,而且能获得自由。”他指了指铁门,示意我要想通行无阻,就得配合当个‘复刻师’。

  我没回话,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思考着跑路的可能性有多大。

  最后一圈逛下来,却不得不承认,沈机说的没错,在这儿,跑路的可能性很低。

  荒地,外面虽然停了车,但都上了锁。

  先别说这处处是监控的大厂子能不能跑出去,即便跑出去,我在荒地上跑,人家开车在后面追,根本没有可比性。

  再联想到之前听到的地下室惨叫声,我心烦意乱。

  难道真要被迫上了这贼船?

  那渡云阁生意做的那么气派,没想到背地里,却是干着这些勾当。

  “抽烟。”沈机带着我在一个土堆上坐下,摸出烟来吞云吐雾。

  我跟着一支接一支的抽,心烦意乱,琢磨片刻后,我试图鼓动沈机,将他拉入自己的阵营,策划跑路计划。

  沈机抽烟的动作一顿,侧头看我,旋即笑了笑,说:“哥,你知道我为啥跟你说这么多吗?‘复刻师’这个职位,在厂子里还是很有地位的。上头把你指派给我,只要你答应了接活,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也能傍着你沾沾光,好歹不用再逢人就点头哈腰不是?但如果你不是复刻师……你在这里,会比我更惨。”

  说着,他灭了烟,起身,有些伤感的说道:“别想鼓动我逃跑,我已经上了这条贼船,没有回头路了。你这话我当没听过,别对第二个人提起了,否则我帮不了你。”说完,他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自己溜达,便转身回了厂子里。

  我抽完剩下半根烟,走到了铁栅栏的大门口。

  大门口有一个岗哨亭,里面有个穿着保安服的光头大汉。

  和平日里见到的那些保安人员不一眼,这光头就跟个军人似的,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懒散劲,目光一直巡视着周围。

  瞅见我靠近,他只是瞟了一眼,显得并不放在心上,我试探着说开开门,他递给了我一句话:“哪来儿的滚哪儿待着去!”

  我顿时一噎,问对方我怎么才能出这扇门。

  光头面无表情,道:“等你上了自由通行的名单,大门随便进出。”

  我又花了两小时,将整个场地摸了一遍下来,发现这儿空间大,看起来人不多,实际上留守在这儿的,加起来也有二三十来号人,暗处有没有暗哨还不知道。

  日落时分,我饥肠辘辘,便寻摸回了之前醒来的房间。

  几乎我前脚进入房门,后脚沈机就来了,很显然,我的一举一动,全在厂子的监视之内。

  他给我带了饭,吃完也没多留,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接下来的两日,我依旧没能找到出去的办法,而那间据说给我干活的工作室,却被布置好了。

  工作室和我休息的地方在同一楼,面积约三十平左右,我被沈机领着进去一看,还真有些呆了。

  这里面收拾的很规整,摆放着各类工具、材料、资料和书籍,工具有些有使用过的痕迹,有些则一看就是新买的。这里头的东西我都认识,但许多都没有实际使用过,毕竟日常干的活计,用不着这么整套的家伙什。

  “这里面的东西,有些是你的前任留下的,有些是新买的,从今天起就要开工了。”

  “能别提前任吗?我总想到自己前任对象。”

  沈机哦了一声,不咸不淡的说道:“说到对象,那就更得好好干了,否则一直被关在这个鬼地方,你可能再也处不着对象了,我们这儿姑娘太少了。”说话间,他指了指房间角落,我顺着看过去,发现是摄像头。

  “好了,兄弟,你表个态吧,是好好配合,还是宁死不从?”

  我还有的选?

  苦笑一声,我道:“说吧,怎么干?”

  沈机松了口气,道:“太好了,我还真怕你想不开。”说完,便开始跟我介绍活儿。

  市面上造假的很多,但低劣仿品,往往也是卖给一些不懂行的小买家,倒腾不了多少利润。

  渡云阁让我做的是‘高端复刻’。

  这种程度的造假复刻,简单点的一两个月,稍微有点难度的,四五个月,再厉害一点的,一年可能也就折腾那么一件活儿。

  现在因为我刚来,暂时还没什么活计给我,以后有活时,我们会接到通知,与此同时,也会有相应的资料、材料送过来。

  “难道我就要一直被关在这儿做黑工?”

  沈机给了我一个‘你太天真’的眼神,拍了拍我的肩膀:“不会,需要经过一次考验,你就自由了,至于这次考验是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伸了个懒腰便离开,留下我自己熟悉‘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