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十八章 荒野血痕

  风吹过,相当浓烈的血腥味儿迎面扑过来,自然不止我一个人闻见,队伍里其余人立刻反应过来,两边离我比较近的二人,便与我一道,迅速往我前方的位置汇拢。

  三支手电筒打开,光束照到一处,杂草叶透过白森森的光束,如同一株株绿色的发光植物,随着我们三人推进,视线前方,那些透亮的植物叶片上,赫然开始显现出凝固的暗红色斑点。

  是血迹,呈现出溅射的点状,小血点已经是凝固状态,但有些大面积溅在植物上的血液,还处于半凝固的粘稠状态,如同挂着的红色胶水,黏糊而缓慢的往下垂。

  就在前面了。

  我心中焦急,不知不觉间走在了当头,两三步跨出,便到达了血迹中心部位,灯光晃过,一条清晰分明、穿着裤子的人腿便出现在了我眼前。

  若非有心里准备,正常人乍一看,估计还认不出来。

  因为这双腿上的裤子已经烂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细细碎碎的咬过一遍,与其说是裤子,不如说是一些细碎的烂,被摆成了两个条形。

  烂裤子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已然被血液给染成了暗红色,而在这条烂裤子下面,裸、露出来的皮肉,则是只见红不见白。

  白的是皮肤组织,红的是其下覆盖的肌肉,这双腿表面皮肤完全被破坏,因此看不见皮,只看得到露出来的猩红肌肉。

  浓烈而呛人的血腥味儿,让人闻之欲吐,我忍不住用握着甩棍的左手挡了挡口鼻,拿着手电筒的右手,则顺着腿往上移。

  尸体倒地,压倒了杂草,因此没有什么遮挡物,随着灯光上移,地上的人清清楚楚的展示了出来。

  我认出了他。

  是团伙A。

  “呕……”跟着过来的二人,被眼前的情形刺激了,其中一人直接转头就吐了。

  我没吐,得益于之前在蛊虫地锻炼出来了,那蛊虫洞里的恶心程度,可真是人生难得一见。

  特别是自循环系统奔溃后,蛊虫大混战,到处都是粪便、虫子的尸水粘液、恶臭,而且还全往人身上招呼,我下半辈子,应该很难再被恶心吐了。

  另一人到是没吐,不过不敢张嘴说话,估计憋着气儿呢。

  如果说团伙A的腿,只是血肉模糊的话,那上半身就更恶心了。

  上半身连同头脸,表面都被肯成了肉糜状态,而包裹着内脏肠道的柔软肚腹,没有太厚实的肌肉,就直接被咬开了,内脏和肠子都被拖出来不少,强烈的内脏恶臭混合着血腥味儿,不吐才怪。

  “呕……”其余跟着过来的人,接二连三的转头弯腰,开启呕吐模式。

  我手挡着口鼻,看了两侧集体呕吐的年轻人一眼,对于眼前的情形,心里已然有了眉目:团伙A受了伤,行动不便,若是现场有什么危险,他跑都跑不快,是最容易出事儿的那一个。

  眼前的尸体,肉眼上看不出死亡方式是不是人为,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后天上,是有动物制造的伤痕的。

  而且这个动物不是别的,八成是老鼠无疑了。

  没见过有什么豺狼虎豹,咬人的时候,还细细的从头啃到脚,这明显是被小齿类咬出来的,而且数量众多。

  苍蝇被血液吸引过来,围着尸体嗡嗡嗡的飞,我对张宁道:“吐完了没?吐完了报警,得让法医来收尸。”

  张宁道:“不成,咱们报案,就不好解释了,比如我们大晚上为什么在这儿?还带着钢管?”

  另一人道:“是啊,别惹麻烦了,等事儿办完,咱们离开后,可以匿名报案。”

  好在都是年轻人,很快也缓了过来,一行人凑到一处,除了对眼前的尸体极度恶心和忌讳外,警惕性也变的更高了。一行人之前分散搜索,此时已经不自觉的紧靠在一起,有大着胆子盯着尸体细细观察的,有注意着周围,担心重蹈尸体覆辙的。

  “这好像是被动物咬的。”

  “什么东西,咬了人又不吃?”

  “这地方应该没有什么猛兽,猛兽应该在山里吧。”

  “会不会是被什么虫子咬的?我一兄弟以前家里穷,床上全是跳蚤,小时候把他皮肉都咬糟了,他差点儿得皮肤病死了,这虫子要是多了,能把人咬的没人样。”

  “虫子咬也就咬个皮肉,你见过有什么虫子能把人肚子咬穿,把肠子扒拉出来的?哎,那个是什么?”

  我道:“肾,他的肾。”

  猜测纷纷的几人不说话了,周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张宁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道:“你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没想到胆子这么大。”

  我道:“毕竟我是考古院出来的人。”

  张宁捂着口鼻道:“所以你经常会和古墓里的死人打交道,因此不怕?”

  我道:“那倒不是,我在考古院属于‘后勤’,挖土的活儿不归我干,挖完后的文物处理,我会参与。”

  张宁露出一脸佩服的神色,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毕竟这时候实在不适宜互相吹捧,他只问我:“这个人,刚死不久,血还没干,伤他的东西,应该就在附近……这太惨了,我看计划得变,安全起见,先撤?”

  我道:“不,咬死他的东西,已经撤了。”

  队伍里有人惊奇道:“你看的出来是什么咬死他的?”

  我道:“老鼠。”

  那人道:“你怎么知道是老鼠?”

  我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揣测是驭兽师跟着这帮人,在离开化工带后,驱使这附近的老鼠,对团伙A下手,因此只道:“你们没发现,周围有很多老鼠屎吗?”

  夜黑,杂草茂盛,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尸体和周围的大环境上,没人有心思去关注地表的细微处。

  几人低头细看后,果然发现泥土草根间有许多老鼠屎,小粒小粒的黑色老鼠屎,在夜色和茂密的草丛里,就如同蚂蚁一般,几乎无法被人注意。

  “还真是,你的眼神儿也太犀利了。”张宁感慨了一句,旋即眉头一皱:“这、这老鼠什么时候怎么厉害了,都要吃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