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十二章 对峙

  我开始挟持着人后退,女人挟持着老洛没动,被小白咬过的男人也没动,只之前和我对峙的那男人跟随着我移动了两步。

  “换她来。”我示意让中年女人跟我到路边。

  女人原本挟持着老洛,闻言故作经验:“哦,为什么?觉得阿姨好欺负吗?”

  阿姨?我道:“别占我便宜,你备份没那么高。”

  中年女人道:“喲,小伙子这是夸我年轻呢。”

  我道:“是,你还是别跟我废话了,小心他残废。”我示意了一下手里的人,从被我制住到现在,他的腰背几乎没有挺直过,之前还尿了裤子,别提多狼狈了。

  我挺庆幸自己从白虎那儿学了一招。

  中年女人冷笑,道:“你这是小瞧我呢。”说完,往脚下看了看,似乎在寻找什么,紧接着,便见她脚一曲,将一样东西给踢飞了出去。

  是块石头,半个篮球大小。

  踢完,她问我:“还换吗?”

  我总算知道老洛为什么这么狼狈了。

  “不换了。”我一边回,一边开始往后退,这地方杂草丛生,不好看路,因此我们退的很慢。在这个过程中,远处的马路上驶过一辆小货车,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边,就算注意到了,估摸着也不会管闲事。

  不管闲事挺好的,那司机要下车来管闲事,没准儿也得被这帮人灭口了。

  行动间,我架着人,退了一半的距离,就在我满脑子都琢磨着该怎么破解眼前的困局时,忽听‘咻’的一声响,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见挟持着老洛的中年女人,猛地将老洛一推,嘴里发出一声惨叫,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

  那惨叫声简直惊心动魄,紧跟着我的男人,立刻转头往那边看,而老洛被中年女人一推,则扑倒在地。

  怎么回事儿?

  “啊啊啊——!!”伴随着女人的惨叫声,守在她旁边的男人,立刻紧张的看着四周,大喝:“谁!”话音刚落,便听又是咻的一声,这次我看清了,从对面厂房的破窗户口,探出了半个白身子,手里仿佛拿着某种武器,做着类似射箭的动作。

  那男人自然也看见了,便迅速一躲,他这一躲,那伴随着破空声的攻击,便落在他身后的中年女人身上。

  此时我发现,捂着脸的女人,双手间已经有大量的血溢出,血水还有些发黑。

  如果是攻击到面部,不至于如此,八成是被什么东西射中眼珠子了。

  男人躲开攻击,使中年女儿第二次被击中,这次不知道击中的是什么位置,总之那中年女人直接倒地,痛苦的打滚起来。

  “妈的!”那男人瞧见是驭兽师在捣鬼,大怒,猛地拔出匕首,将老洛拽起挡在身前,对着厂房大喝:“再敢乱来,我现在就杀了他!”那刀就架在老洛脖子上,我真心担心他手一哆嗦,老洛就没了,情急之下,我喝道:“我看该注意的是你吧!”

  男人看了我一眼,却并不理会,而是对之前跟着我的那人道:“别管他了,过来。”说话间,原本紧跟着我,随时打算接应同伴的男人,居然掉头就小跑过去,把我和我手里的人给撂下不管了。

  而此时,我也猛地意识到,被自己制住的这男人情况不太妙。我一直控制着力道,能预料到他可能会声带永久性受损,但没想过要他的命。

  然而此刻,不知道是不是这男人的体质问题,又或者他本身有什么隐藏的疾病,总之被我制住的男人,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了,整个人的气力,也似乎被抽离,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往下掉。

  如此一来,我为了制住他,得花更多的力气。

  这下,他的同伴显然是做出了选择,决定把他的生死先抛到一边。

  而我呢?见这人身体有毛病,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再这么下去,就要亲手弄死一条人命了,不得已,只得松手。我一松手,这人就倒在地上,捂着喉咙,发不出声音,浑身颤抖。

  得,我还得去查看他有无性命之忧。

  别的顾不上,我只探了探他的动脉,以及测了下鼻息,判断出至少心跳和呼吸还是稳的,就顾不得他死活了,起身往回跑。

  “别过来。”被白鼠咬过的那男人,姑且称他凸眼,因为他眼睛比较大,有些外突。

  我停下了脚步。

  此刻,形成了一个古怪的情形。

  几十米开外,地上倒着他们的同伙A,A已经失去任何攻击能力,目前处于苟延残喘状态,不用考虑。

  我站在离废弃厂房二十米开外的地方。

  而在我前方五六米左右的位置,凸眼挟持着老洛,同伙B则查看着中年女人的情况。

  再远一些的厂房,是个庞然大物,一排排黑色窗口对着我们,之前驭兽师的身影从三楼的窗口探出,此时已经看不见踪影。

  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从哪个方位出现。

  我原以为他自己跑路了,却没想到这小子如此仗义,竟然留了后招。

  “不行,大姐伤势严重,我们不能在这里就留。”同伙B迅速道。

  此时他们四个人,两人重伤,已经失去之前原有的优势,便见凸眼咬了咬牙,就沉声道:“撤。”

  随着他的动作,同伙B架着中年女人,凸眼挟持着老洛,四人开始往外退。

  碍于老洛在他们手里,而同伙A已经被他们放弃,一时间,我虽然恢复自由,却变得相当被动。

  凸眼警告着我:“到此为止吧。”

  我跟着他们移动,不敢逼紧,迅速道:“你我都有伤亡,何必再这么死扛下去,你把我兄弟放了,我们保证不报警、不追究,今天的事可以一笔勾销。”

  凸眼冷笑:“一笔勾销?我兄弟被你弄哑了,我姐妹儿被你同伙废了只眼睛,你想跟我一笔勾销?”

  我随着他们的后退缓缓跟紧:“那你们想怎么样?你们究竟怎么样才肯放人。”

  凸眼道:“你现在没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说话间,那中年女人居然渐渐镇定下来,自制力也算很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