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十九章 进山

  面对张宁的疑惑,我自然不可能说是有人操控老鼠杀人,说了他八成以为我是神经病。

  此时,我心里万分纠结,即庆幸驭兽师跟了上来,八成老洛的安全有着落了,又对团伙A的死感到骇然。

  驭兽杀人,说起来匪夷所思,指控起来又毫无证据,这样的人,就像是个Bug,如果不能引导向正途,后果不堪设想。我虽然一直知道驭兽师的厉害,但和他相处其间,他其实没有干过太出格的事,如今一转眼,就弄出一条人命来,一时间,我无法淡定了。

  他为什么这么做?为了救老洛?之前跟着李五六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忠心护主啊。

  约摸是我神情有异,张宁凑到了身边,捂着口鼻道:“想什么?现在怎么办?马总的意思,是让我们救人,原想着,七对一,万无一失,现在看来,情况有变。如果这人,真是被一群老鼠咬成这样的,那些老鼠会不会还聚集在附近,会不会来攻击咱们?”

  我没回答,嘴里让他们稍等一会儿,紧接着自己走到了一边,摸出手机打电话。

  如果驭兽师跟上了这帮人,那么以他的能力,救出老洛不在话下,这会儿,我应该能联系上他了。

  我拨打了他的电话,电话那头提示无法接通,我又试着拨打了几次,结果都一样。

  难道是没信号?我的目光下意识看向前方,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白天可以眺望到的远山,此时隐藏在了夜幕中,视线望过去,黑乎乎一片,可视范围仅限于手电筒的照射圈里。

  而此时,那血糊糊的尸体,是视野里最醒目的存在。

  莫非进山了?不行,不能现在撤,我得再确认一下。

  于是我边向张宁等人走去,边道:“再往前找一找,那些老鼠不会再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张宁问。

  我不答,自动绕开团伙A的尸体往前走,并嘱咐其余人不要靠近,以保护案发现场。

  虽说碍于情况,不宜立刻报案,甚至我清楚凶手是谁,却因为驭兽的特殊性而难以指控,但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

  其余人有马秦钏的吩咐,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迟疑商议了片刻,还是立刻跟了上来。

  黑暗中,我们开始往后山的方向而去,杂草更加茂盛了。边缘地带的树木被清理过,因此没有大的植被,全是贴地长的各种野草。

  时值初秋,青黄交杂,半人高的杂草随着走动刷刷作响。这次我们没有再扩散搜索,因为从发现尸体的位置开始,出现了挣扎打斗的痕迹,折断的草茎残叶,形成了一条较为清晰的线索。

  我们一行八人打着手电筒,在黑暗的草地里寻找痕迹,一路急行夜奔,直接就追到了山脚下。

  此时,由于植被分布产生变化,之前还算清晰的痕迹,到这儿就断了。

  山地上落叶堆叠,脚踩上去蓬松柔软,留下的痕迹须臾就恢复消失,我将手电筒往上打,几乎可以确定凸眼挟持着老洛上山了,但具体是往哪个方位,则成了谜。

  事实上跟到这儿,我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毕竟从清晨就一直折腾到现在,张宁等人也是额头冒汗,但比我好一些。

  他见我气喘吁吁,便道:“可以撤了,再找下去没有意义。”

  我道:“你说,为什么会进山?”

  张宁道:“猜不出。”

  我道:“这山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或者住着什么人?”

  张宁道:“这山是南北走势,南北线长,全是自然野林,什么都没有,东西向到不长,但翻过去也得一整天时间。”顿了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山里以前有山民住,后来从山里搬迁下来,房子就空了,那应该是唯一能落脚的地方。”

  我心里来了劲儿,问道:“房子在哪儿你知道吗?”

  张宁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没进去过,你要是怀疑他们在那地儿落脚,不如明天早上进山找。”

  我心说,夜长梦多,等明天早上,没准儿黄花菜都凉了。

  我再次拨打了驭兽师的电话,依旧是没有信号,一时间,我更加确信他们在山里,想着驭兽师加我,如果只是对付凸眼,那也够了。

  当下便对打了退堂鼓的张宁等人道:“我继续往山里走,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你们也辛苦了一天,就先回去吧。不过,我有个请求,把你们腰包里的东西分我一些,特别是巧克力、压缩粮和药品,留给我一包。”

  即便找到老洛,他估摸着也是饿了一天,外加身受重伤,我多带些东西,总不会出错。

  “那怎么行,我们走了,留下你一人,马总知道了,不得扒了我们这些人的皮?”张宁说着话,便示意我稍等,要请示一下,于是也摸出手机打电话。

  在这儿,信号已经有些弱了,通话质量不是太好,但还能打的出去。

  便听张宁不停移动着步子和电话那头交谈,片刻后,他挂了电话,无奈的耸了耸肩:“马总让我们一切听你差遣。”

  我笑了:“那就得罪了,走吧。”

  好在都是些比较有活力的年轻人,定了目标后,到也没再犹犹豫豫,我们再次分散开来搜索,一路往山上推进。

  这样的搜索,在夜色中,原本是极其低效率的,然而,当我们绕过一片弯口时,便见对面半山腰上,赫然透出一点橘色的亮光。

  那光线很微弱,但相当稳定,不像是在升篝火,或者起了山火一类的,像是电光。

  我立刻来劲儿,带着张宁等人往那边摸过去。

  上上下下,高高低低的摸爬了大半个钟头,远处,几座模模糊糊,靠在一起的土墙房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光线是其中一间土墙房里透出的。

  我示意众人关了手电筒,旋即,摸黑朝着土墙房靠过去,收起的甩棍重新握在手里。

  黑暗中,万物沉声,那土墙房里,也是一片死寂,仿佛并没有活人。

  但如果没有人,怎们会有光呢?

  我第一个摸到了透光的土墙房处,扒拉着破烂的,没有窗户的窗栏口,悄悄冒出头朝里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