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十七章 搜查

  “确切的说,不止是山。”

  张宁详细介绍起了盲区的地形。

  那片化工厂占地面积很大,我们清晨去的时候,由白老鼠带路,笔直的到了厂房门口。事实上那是当初的主厂房,周围的几栋,是副厂外加职工宿舍楼。

  除此之外,再外围的地方,还有当初留下的地下空间,因为是做化工原料的,有些生产环节涉及密封,因此低于地平线,如果不往那去,很容易被忽略。

  顺着过去,就是当时看到的那片绵延的后山。

  按照张宁等人得出的时间差来看,那是他们唯一能去的地方。

  我看了看前方笔直的道儿,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只是心头疑惑:为了去医院急救,他们不得不暴露身份,所以兵分两路。

  但为什么不选择其他路线,而是往盲区后山而去,那可相当于是一条‘死路’。

  团伙A、凸眼还有老洛,这三人去到了盲区,这个配置实际上非常不合理。因为,团伙A其实也是重伤,由于我当时那招,属于从老林等人那儿学来的保命阴招,所以团伙A表面上看不出皮肉伤痕,内里却是受了内伤的,都失禁倒在地上大半天起不来那种。

  在这种情形下,相当于凸眼一个人,不仅需要挟制着老洛,还需要带着受重伤的团伙A。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还能往盲区那条‘死路’上钻呢?

  车开的飞快,一天的时间里,我第二次回到了这个废旧厂房,但此时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了,和清晨到这儿又是不同的情形。

  日头西斜,厂房区一半明一半暗,刚好,明的在可视区,暗的在盲区。

  我们一行八人,迅速往盲区而去。在张宁的指挥下,所有人呈扇形,分别给发了个小包以及一根甩棍。

  小包里放着些应急物资,因为他说不确定会不会搜查到很晚,所以物资包里,应急的药品、手电筒、甚至压缩干粮都有。

  甩棍比之前凸眼他们用的还要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一甩出来有大约一米长,握着就能激起人的凶性来。

  要不怎么说得限制武器,不限制,人有时候一冲动,摸着东西就上了。

  越是方便的武器,越容易让人产生冲动性攻击。

  虽然在暗面,但此时还用不上手电筒,物资包是个跨在腰间的腰包,我们只手里拿着甩棍,便往前摸索。

  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是港片里的古惑仔。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不是眼下的情形实属无奈,我也不想弄出这么个场面。

  搜索过程中,时不时能发现一两个大洞,张宁边走边道:“现在没事儿闲着的人多,总有些人喜欢玩什么探险,经常掉这些洞里。要不说他们命大呢?这些洞,厂子解散前,多多少少填了一些,所以不是太深。再加上些烂泥水,掉下去也没多大事,大都能爬出来。要搁在没填之前,这些废料洞深的很,下面又全是有毒物质,摔下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想起自己掉洞里的事儿,道:“那也挺危险的,上面难道就不管?”

  张宁道:“当然管,当年就是政府查出这家厂子操作不规范,所以才给封了。但这边是郊区厂地,本身就不是居民区,封了也就封了,又不是城区旧改,还得负责拆迁安置。按理说这无人的郊区厂房,也不会出什么事,但架不住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吃饱了没事儿的人多啊,就爱找刺激,你知道为什么突然要拆吗?”

  张宁挺热情的,不等我问,便又主动解释道:“就去年,网上不是流行拍短视频,当网红什么的吗?几个初中小孩儿,拿着手机来这儿拍视频,立志要做一个冒险视频大V。结果大V没做成,其中一个不小心,从废楼梯上摔下来,打七楼摔到一楼,直接摔死了,所以才有了招标拆楼的事,让他们‘爱德临地产’标去的事儿。”

  爱德临,也就是姚域名所在的那家地产公司的名字。

  说话间,前方的杂草群出现了一大块空缺,比之前废料洞的空缺要大出许多,我们立刻加快脚步。到了跟前一看,下面明显是个建筑物的顶,靠边还有许多铁制的管状物,体型硕大,外表已经布满了铁锈。

  “入口在这儿。”队伍里其实一个小伙子道。

  张宁问:“有进出的痕迹吗?”

  那人道:“门是开着的,脚印挺多,有新有旧。”

  张宁道:“你们四个进去看看,确认个准信,别太耽误时间。现在寻刺激的人太多,哪儿都有人活动的痕迹。”那四个小伙子很得力,迅速摸出手电筒进去了,张宁照顾我上午已经折腾太久,让我在入口等着,他则带着另外两个人,继续在周围搜查别的痕迹。

  四人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约摸只用了三分钟,便从铁门里出来,其中一人回我:“里面没人,看来还得往后摸。”他打完招呼,不远处的张宁便叹了口气,道:“那只能继续找了。”

  众人于是接着往后找,要知道,出了这里再往外,就相当于是往山里走了,这个发展趋势,对我们来说不是个好兆头。

  知道敌人的目地,才能更好的应对,可凸眼带着两个伤患往山里走,出于什么目地,就很难推测了。

  而且越往后,搜索范围就越大,这意味着,我们接下来的搜索时间,可能无限延长,而老洛的安危,也就面临更糟的境地。

  我们接着搜索,面积太大,泥土干燥,杂草茂盛,即便有人走过,也难以留下痕迹,因此,我们从四点开始搜索,一直到太阳落山。

  接近七点时,天已经快要全黑,我们八个人的队伍,也越拉越宽,我握着甩棍的手都感觉累了,不停左手换右手。

  便在我们要摸出手电筒,进入夜战准备时,我猛然闻到了一股特别不详的气息。

  血腥味儿。

  而且是有些浓烈的血腥味儿,应该就在前方,离我不远的位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