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章 追踪

  窗户下边,靠酒店旁边是一个早餐摊位,摆摊位的夫妻很勤快,这个点就营业了,不过客人不多,摊位外只支了两张桌子。

  正因为如此,桌子边坐着的那个人影,就显得极为扎眼。

  那人身形清瘦,一身休闲的白色衣服,在灰蒙蒙的天色背景中,格外扎眼。

  那人正在吃包子,一口一口,左手拿筷子,右手在手机上戳戳点点。

  驭兽师!果然是他!

  这小子,一露面就坑我……不对,他是怎么到这儿的?

  我没顾得上跟孙莫多说,稍微收拾了一下,披着外套就赶紧下楼,到了摊位边。

  “老板,一碗豆花,咸的。”一边说,我一边坐到了驭兽师旁边。

  这小子实际上不是左撇子,但却老是用左手办事儿,好腾出右手来斗地主。

  我相信,任何一个游戏公司,都不会讨厌这样的客户。

  因为是用左手,所以他夹包子笨手笨脚,我一落座,导致他分神,手一抖,包子掉地上。

  旁边迅速窜出一只大肥猫,叼着包子跑了。

  我盯着驭兽师,他盯着我。

  片刻后,我率先开口:“最近怎么样?”

  他道:“还好。”

  我道:“那次之后,你去哪儿了?”

  他道:“回我以前的地方,但又不习惯,所以又回来了。”

  我问:“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寻着我来的?”

  驭兽师道:“不,我是跟着洛先生来的。”

  得,又是洛息渊,我和这哥们儿算是牵扯不清了。

  “你知道我的联系方式,也知道我的地址,为什么不按说好的来找我,怎么反而跟着他了?”我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想到洛息渊上次那个‘局’,不禁心里打鼓:这眼镜儿蛇,不会又要搞什么阴谋诡计吧?

  驭兽师又夹了个包子,一脸真诚的回答我,语气平静:“哦,我认真思考过,洛先生的房子比你大、钱比你多、也会给我发很高的薪水,我可以充很多欢乐豆,所以我跟着他,你太穷了。”

  “…………”最怕这种毫不掩饰的真诚。

  默默咽下一口老血,我的豆花上了,驭兽师看了一眼,说:“我也要这个。”

  “哦,你找洛息渊给你买吧。”我冷笑。

  驭兽师想了想,于是又真诚的加了一句:“……而且洛先生还比你大方。”

  “一大清早,你是想来找我打架的?”我放下勺子,捏了捏双手:“为什么弄只猫来坑我?”

  他道:“我只是想让它叫你起床。”

  我道:“叫我起床,谢谢,希望这种方式是最后一次,然后呢?叫我起床后,你想干什么?”

  驭兽师道:“洛先生,我联系不上他了,昨天,他不见了。”

  我闻言,不禁一愣,立刻摸出手机去看我给洛息渊发的信息。

  昨天出了事,我联系老洛,当时他那边电话打不通,所以我又发了短信,但信息老洛也没回。我以为他有什么事耽搁着,再加上自己那会儿也忙,就把老洛给忘了。

  此时驭兽师这么一说,我便翻出信息来,发现时隔这么久,老洛竟然还是没有回我信息。

  这个手机,是老洛的私人号,不至于因为业务太多,忽略我的消息,见到了,怎么着也会回拨或者回信息。

  我立刻又拨打了一次,这一次,提示关机了。

  不好,可能出事儿了。

  我大脑快速转动着:老洛失联,是昨天意外发生后,难道和那件事儿有关?

  瞬间,两个可能性摆在我眼前。

  第一:这事儿是老洛干的!别怪我把他想的太坏,实在是这眼镜儿蛇前科累累,而且,按照何玲珑她们掌握的信息,洛家和马家是有来往了。在此之前,我们就推测过,这事儿应该是马家的熟人干的。如此,洛息渊的嫌疑岂能不大?我太有理由怀疑他了。

  第二:与前者相反,我担心的是,老洛会不会因为这件意外,受到了什么牵连?

  边想,我边问:“你们住的酒店在哪儿?”

  他道:“离这儿不远,我带你去?”

  我想了想,今天回程的火车是早上的十点,时间不多,便迅速买单,让驭兽师带路。

  县城不大,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是靠近一处景区外的中式酒店,驭兽师带我进了其中一栋,我瞥了眼门牌号‘23’。

  “只剩我一个人。”他说。

  我道:“这次来,就你和洛息渊?”

  他点了点头,我在里头逛了一圈,查看了一下老洛的行李箱,没翻出什么敏感的东西,就是简单的出行装备,不具备犯罪能力。

  “不对。”行动间,我想起一件事儿,问驭兽师:“你昨天没去展览馆?”

  他道:“是啊,我在酒店打游戏。”

  我道:“那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驭兽师道:“洛先生告诉我,你在这儿。”

  我道:“他知道我在这儿,但并不知道我住的酒店。”

  驭兽师闻言,恍然大悟,将手伸进外衣的大口袋里,小心翼翼掏出一白色的东西。

  我一看,嘿!活的,像是只白老鼠。

  他道:“我这两个月训出来的,一定范围内,找人找物,很厉害。”我知道,老鼠的嗅觉,是犬类的十倍。事实上,动物界,比犬类嗅觉灵敏的动物相当多,犬科在里面真的排不上号,只不过,相对其他动物,犬科做容易驯化和养育。

  一般人想训练老鼠找失物,可并不容易,但驭兽师能做到这一点,我不意外。

  要不是这小子‘智商’有问题,我真想托关系,把他弄警队里训犬,让他为为人民服务去。

  我说:“不对啊,既然你能利用这老鼠的嗅觉,找到我,怎么你找不到洛息渊了?”

  他道:“我昨天就试过,你来看。”说着,他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脑,调出地图来,用鼠标划着一条路线:“我昨天晚上,跟着小白追到这里,小白就迷失了,这里有影响它嗅觉的东西。”我将地图放大,发现那地方,是处于县城东北边缘处,是一个工厂。

  根据显示的厂名,我查了一下它的资料:是个一处废弃的化工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