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章 冥货

  李尧开玩笑似的说完,八成是见我神色不对,他脸上的调侃之色也为之一敛,嘀咕道:“真不是你在笑啊……那、那难道是我幻听?肯定是幻听,我在这山里钻了十几年了,要闹鬼也不会现在才闹,幻听、幻听……”自言自语了一番,他也不再提这茬了。

  我心头怀揣着疑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对于夜间那古怪声音的来源,又说不出由来,只得将这件怪事儿压在心里。

  老话说,人这一辈子,都要走一次霉运,走一次大运。

  估摸着是我前二十年霉运走够了,这一次还真让我走了大运,当天下午,第三批土料试出来时,效果极佳,和我们取样的十分相近,甚至在冷却处理后,泥料边缘,还自然显出金丝铁线一样的变色。

  我们试土的窑,温度并不达标,按照这个成色,如果温度达标,那么甚至可以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来!

  原以为要十几二十天才可能办成的事儿,运气到了,三五天功夫就出了成果,我忍不住大喜,捶手道:“成了!祖师爷保佑啊!”

  “太好了,哎,既然成了,那是不是我明天就能回家了?”李尧比我还激动,搓着自己的手机,一副久别胜新婚,快要和媳妇儿见面的情形。

  我见他如此,心头的喜意不禁一敛,忍不住干咳一声,道:“咳……那个,现在咱们试出来的成品,还是很成功的,虽然不敢说百分之百,但也算我能力范围内的极致了。接下来我要正式开展修复,可能还得三五天功夫,所以……”

  话未说完,李尧便用一副看禽兽的目光盯着我。

  他道:“所以,我还要陪你,过三五天断网的生活?”

  我道:“据说远离网络,可以修身养性。”

  他道:“不仅修身养性,还可以去往西方极乐世界。”

  我有些无奈:“兄弟,没那么夸张。”

  他还是生气,坐在土窑边上,一副被全世界背叛的模样,我不得不许诺,事成之后给他送一整套游戏皮肤,他这才作罢。

  怀揣着好心情,当晚浑身轻松,沾头就睡。

  半夜时分,我觉得尿意上涌,便迷迷糊糊爬起来,打开门,去外面的荒地解决。

  这地儿没有厕所,在远离工棚边缘,有一处小土丘。以往在这儿干活的工人,小号随地解决,大号就蹲在小土丘上解决,任由腹中物自由落体,肆意翻滚。

  我上小号,便也没往土丘处走,嘴里叼着手电筒,解开裤头在工棚不远处的草地上浇灌着。

  夜风凉爽,不像工棚里那么闷热,要不是外面蚊子太多,我都想在外面打地铺了。

  凉风一吹,我精神了不少,刚拉好裤头准备回去,突然,我耳里响起了一阵古怪的动静。

  “哗……哗哗哗……嘎嘎……”

  这声音是……

  我猛地甩了甩头,伸手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

  这笑声……难道我又在梦里?大腿处的疼痛感清晰的传来,让我整个人一哆嗦,睡意全无,脑袋更清醒了。

  我眨了眨眼,觉得嗓子有些发干。

  声音是从身后的工棚里传来的。

  白天李尧说我这两晚都在怪笑,我还觉得纳闷,自己压根没做梦,但现在看来……或许,那笑声,原本就不是我发出来的?

  可这地方,除了我和李尧,还有谁?

  此时,四下里一片漆黑,惟有我的房间,自门口和窗间,透露出一片昏黄的光。

  那古怪的笑声十分低沉,断断续续的,一会儿又发出颤音,如同一个喉咙破损的人,在发出濒死的诡笑,嘶啦嘶啦的,听在耳里,别提多渗人了。

  是什么人在捣鬼?

  我心底发虚,手里头又没什么东西,情急之下,只能蹲下身,就近捡了块石头握在手里,充当武器。

  紧接着,我小心翼翼朝着工棚敞开的门走去。

  从门口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简陋的木床,床上铺着一张劣质竹席,一条薄毯半垂在床边。

  床旁边,是个简易的置物桌,上面放着那只端瓶。

  怪笑声清晰的从我的房间里传来,似乎就在我床边。

  咽了口唾液,我走到了门口,心跳如擂鼓。

  然而,几乎就在我走到门口的瞬间,那阵诡异的笑声,戛然而止。

  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异常,夜风自后背吹来,一阵透心凉,我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出了一身冷汗。

  此刻,我的目光被床头的木匣子吸引着,里面放着那只灰白色的金丝铁线端瓶。昏黄的灯光照在上面,映衬出一种如梦似幻的光彩,璀璨琉璃,华贵无比,一瞬间,我内心那股紧张感就被驱散了。

  “你真得去看看病了,大半夜的,天天这么笑谁受的了……咦,你干什么?”顶着鸡窝头,烦躁走出来的李尧,看着站在门口的我,顿时一愣。

  紧接着,他的目光移到我手上:“你、你大半夜,手里举着个石头,你是想砸谁啊!”他警惕的看着我,一副我要谋财害命的模样。

  我道:“笑声……我听到了笑声,不是我发出来的,我没有做梦。”

  李尧朝我走近,警惕道:“先别管什么笑声,你、你、你先把石头放下,你这样子看起来,好像电影里的午夜谋杀桥段。”

  他这么一说,我稍微冷静了一下,但没有放下石头,只是垂下了手,对他道:“开灯,打开所有的灯,我怀疑这里有其他人。”

  李尧平时看起来不靠谱,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但此时估计被我的神色给震到,微微一愣,二话不说就转头,打开了总闸。

  这里用电,主要是靠发电机,总闸一打开,工棚外的吊灯和工棚内的小灯全都亮了起来,瞬间灯火通明。

  李尧顺势抄起竖在墙头的撬子,那是白天挖土用的,收工后一般就顺墙放着。

  “谁!出来!”他迅速在我们两人的屋内寻找,但这工棚简陋,东西不多,根本藏不住人,什么都能一眼看到头。

  因此,只稍微在屋里转了下,我两就迅速在屋外寻找。

  外面看不到人影,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片黑暗。

  对方如果躲入了黑暗中,我们还真发现不了,但如果刚才真有人在屋外装神弄鬼,那么怎么着也该留下一些痕迹,比方说脚印什么的。

  然而,我俩找了一圈,除了我们自己留下的痕迹外,并没有第三个人的迹象。

  “见鬼了。”李尧回到屋内,神色晦涩不明,道:“这片山头,转到我们家有三十多年了,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怎么你一来就……”说话间,他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那件端瓶上,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没经过我同意,便一下子将端瓶拿起来,左右翻看,道:“听说有些古玩很邪门的,你这东西是不是来的不干净?不会是‘冥货’吧?”

  他这么一问,我一时答不上来。

  所谓的冥货,就是指从坟墓里挖出来的东西。

  古玩流传,常见的途径有四种,一是家传,二是官方保留,三是民间捡漏,第四,就是不法分子,比如盗墓贼一类的,从坟墓里挖出来的黑货。

  坟墓里出土的,我们业内人叫冥货,大部分讲规矩的业内人,都不愿意沾染冥货,因为老一辈人,觉得坟墓里出土的东西,沾了死人的晦气。

  经常和这种东西打交道,会折损人的气运,长此下去,人会疾病缠身。

  在过去,我们这行有些走歪门邪道的,不靠手艺吃正经饭,而是和古董贩子勾结起来造假。

  其中有一种造假法,我们称之为‘拼拆’。

  比如一个价值一百两银的古董瓶子,由我们锔匠出面,将瓶子拆分为四部分,半真半假,填补成四个。

  由于东西里面假中有真,再配合锔匠的手艺,可以骗过一些有钱的行家买手,一个物件卖四次。

  当然,能接这种活儿的锔匠,往往都不是普通手艺人。

  爷爷打小就跟我说:这些人都是行业里的败类,为了钱败坏我们这一行的名声,手艺再好,赚的再多,那也是上不得台面的鼠辈。

  好手艺,要走正途;走歪门邪道,对不起祖师爷,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为了避免被盗墓贼利用,我们这行和其他行当不一样。

  其他行当,讲究不问来路,但我们这一行,接触古玩金玉一类的,是要问清来由的,若货物不清不白,活儿就不能接。

  我当时接这件端瓶的时候,对方开价二十万,我一时被金钱和机会蒙蔽了双眼,愣是忘记问出处了。

  难不成……这真是一件儿邪门的‘冥货’?

  思索间,我见李尧单手拿着瓶子,翻来覆去的倒腾,生怕他一个不注意给我摔了,忙道:“就算真是‘冥货’,难不成你真觉得,一个瓶子能招鬼?咱们都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走的是坚定的唯物主义道路,不要动不动就宣扬封建迷信。再说了,就算真有鬼,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老话?叫:一正压百邪。”

  “你赶紧把东西放下,别给我摔了,摔了我可赔不起。”我又补了一句。

  李尧撇了撇嘴,将端瓶放回木匣子里,提着撬子在屋里走动,四处审视,皱眉道:“那就奇了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也没出过这种……咦……?”他脚步突然一顿,眼睛看向窗口外面,整个人神情一变,惊呼:“这些是什么东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