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章 接应

小朱关键时刻清醒,想来救我,奈何之前被捆,此时也是有心无力。

我顾不上留意他的情况,此时被三个疯狂的人给围攻,他们对我下手毫不留情,我手里虽然握着武器,却没法对他们下死手。

最可怕的是,三人的攻击方法是完全不要命那种,只攻不守,完全不在乎我手里握着的匕首。一时间,我陷入了一种相当糟糕的局面,一方面在疯狂的三人围攻下艰难求生,一方面,我还得小心不能弄出什么致命伤。

要知道,他们这不避不闪的做派,我自损八百,便能伤人一千……不,应该是两千,但问题是,我能把人弄死吗?不仅不能,我反到在围殴中,迅速将匕首给收了起来,再不收,我真担心李师傅等人,会为了击倒我,直接撞到刀尖上。

骨堆约有二十厘米深,在其间挪动,一不留神就会滑倒,我在三人的围攻下,手臂上又带着伤,只坚持了一分钟左右,整个人便被逼到了死角。

这殉葬坑并不深,高度应该不足两米,总之我被逼到边缘处时,头顶刚好冒出殉葬坑一点。

此时前后无路,而李师傅三人则疯兽一般扑上来,情急之下,我双臂往殉葬坑边缘一搭,使力往上窜,试图迅速爬出去。

然而,才刚一跃,我腿直接被阿海给抓住了,这小子一使力,就将已经爬出一半的我直接扯回了殉葬坑里,若非我反应迅速,脚下落稳,只怕又要在尸骨堆里摔个狗吃屎。

“砰!”落地的一瞬间,小绍跟着扑了上来,直接将我往墙上一推。用考古院那些姑娘们的话来说,这叫‘壁咚’,我被‘反咚’,面朝土砖壁,后背被小绍按住,胸口往坚硬的土砖一撞,五脏六腑差点儿没给我撞碎了。

没等我从这头晕脑胀的剧痛中缓过神来,也不知是谁的双手,就从后面伸过来,直接掐住了我的脖子。

那力道之大,完全是要人命的架势,我一边被小绍按住后背‘壁咚’,一边被不知道是阿海还是李师傅,给掐住命门。

喉间剧痛和窒息感一起袭来,在这样的压制下,我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只剩下本来的挣扎求生,恐惧与痛苦感,排山倒海般袭来,将我吞没。

便在我以为自己要就此完蛋时,耳里忽听身后一身大喝,紧接着掐住我脖子的手就松开了。

手一松,我立马喘息活命,扭头去看,却是关键时刻,小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双手虽然还被反剪在身后绑着,但不妨碍腿脚行动,此时,便见他和李师傅齐齐倒在地上,没猜错的话,刚才掐我的是李师傅,然后小朱将人给撞开了。

小朱的举动,仿佛提醒了什么,李师傅的注意力瞬间被他给吸引了过去,翻身就要攻击。小朱这时却十分麻溜,在李师傅翻起身之际,仗着自己还倒在地上,化劣势为优势,脚猛的往李师傅下盘一扫,才刚站起来的李师傅,顿时脚下不稳,摔倒了骨堆里。

小朱顺势翻身,在李师父趴在骨堆中时,往他背后一骑,双膝压在李师傅手关节处,千斤坠一样,直接压制住了李师傅的上半身,一时间对方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二人便形成了僵局之态。

这小朱同志,看着年轻,路上也有些活泼过头,没想到应变能力不俗,手被绑着,都能反守围攻。而我自己这边,压住我的小绍,在李师傅撤走后迅速发难,试图将我往土砖上撞。

我被他二次撞击后,痛楚和求生欲一上来,什么也不顾了。事实上,我并不是完全被动,只是有些狠招之前不愿意使,这毕竟是自己人,他们没有意识了,对我下死手,我难道也这么怼回去?然而此时,求生本能之下,也顾不得那些了。

上身虽然被压制的动弹不得,但不碍着腿什么事,我直接学小朱,用腿使绊子。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反击,并不会中招,但小绍这会儿的精神状态不属于正常范围,所以直接就被我‘套路’了。

瞬间,我俩就连体婴似的,随着小绍摔倒,我也跟着往他身上一摔。此时他在下,我在上,有了这个优势,我迅速翻身,在小绍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压住他的双臂,‘反咚’回去。

此时,便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场景,小朱骑在李师傅身上,我骑在小绍身上,互相压制着,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压制小绍的过程中,我一直留意着阿海,原以为他会在这个空隙来捣乱,谁知阿海这时却掉了个头,仿佛我们其余四人不存在似的,转身想往来时的鬼道里钻、

他这个举动,让我注意到:鼓声的节奏变化了。

之前慢悠悠深沉的鼓点,变得急促清脆起来。

此时我已经意识到,干扰我们的,或许不是我之前想的某些药物,十有八九就是那鼓声,眼瞅着阿海又要往回跑,我又腾不出手制止他,正急的不行,就听殉葬坑上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何玲珑的声音传来:“你们怎么样!”

她怎么来了?跟她一起进来的还有小袁,二人打着狼眼,一前一后站在了殉葬坑边缘,看着眼前的情况,很显然难以理解。

我顾不得解释,立刻对二人道:“快拦住阿海,别让他往后爬。”

小袁闻言,二话不说跳下殉葬坑朝阿海奔过去,我立马提醒:“鼓声会干扰人的神志,阿海被控制了,小心!”原本追上去,要伸手拍阿海肩膀的小袁,闻听此言,手下的动作顺势一变,试图先制服阿海。

然而阿海比他强壮,他动作间竟然制服不住,有些狼狈,万幸何玲珑在场,立刻上去帮忙,两人合力将阿海给压制着,迅速拿绳索扣了。

有了支援,我和小朱也很快解脱出来,将李师傅三人彻底制住了。

“你的伤……”何玲珑打算查看我的伤势。

鼓声还在继续,一声比一声急,我真担心下一秒,何玲珑二人也会被控制,手一躲,急道:“小伤别管了,快,快撤,鼓声问题很大。”我们四人,带着被捆住,十分不配合的李师傅三人迅速撤退。

一边走,我一边问:“不是让你们在外面等,怎么下来了?太危险了,不过也好在你们冒险下来,否则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如果阿海被那鼓声吸引过去,又爬回了鬼道里,那么到时候为了救人,势必又得二进宫,情况就大大不妙了。

我以为是因为我们太久没上去,何玲珑二人担心我们安危,才下来查看,谁知我说完,何玲珑道:“不是你在大喊救命吗?我俩能不下来吗。”

救命?我什么时候喊救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