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章 一窍不通

  “走!”

  我因为声音而愣怔的这一下,引起了蒙面人的不满,他平静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刻意压低的声调里,透露出危险的讯号。

  我迅速回过神:“OK,我走,立刻。”一边说话,我一边后退,趴在地上的赵羡云恶狠狠盯着我,一副想扑上来咬我两口的模样。

  逐渐的,我退出了双方的视野射击范围,便不再保持倒退的姿势,而是转身拔腿就跑。

  原本是抱着救洛息渊的心,但现在情况摆在这儿,我是无能为力了。

  老洛啊老洛,你自求多福吧。

  这会儿,我只能寄希望于洛息渊能自己脱困了,他这么聪慧的人,不至于死在这地方吧?

  一边想着,我一边儿开始往之前下来的石阶跑,打算跑回那陶缸天坑里,顺着天坑出口爬出去。

  打着轻便的狼眼,我速度飞快,一口气上到石阶尽头时,眼前的情形让我愣了一下,因为之前被打开的那个暗门,这会儿竟然被关上了。

  我抬头往上看,能看见四方形的石板暗门,将之前的出入口堵的严严实实。

  ……难道是那黑人跟着下来时,触碰到了什么开关,所以把门给合上了?

  我立刻打着狼眼,在暗门周围搜索,很快就在右侧的位置,找着了一个巴掌大,四方形凹陷的石台,里面有个凸起的圆状物,应该是可以活动的开关。

  我伸手试着拧了拧,它微微动了一下,但很快就被卡住,像是年深日久,出了什么毛病一般。

  又尝试着用蛮力折腾了几下,开关依旧纹丝不动,我不禁有些犯难了。

  要说我们锔匠里的大师,特别是宫里面出来的,可以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以前很多贵人们使用的器物,好比方说:妆奁宝盒、连环锁一类的,这些带着机关的精巧物件坏了,作为锔修的匠人,你也得会修。

  正因为锔修囊括的范围太大,因此这里面又分了很多流派,流传最广的,是以瓷器为主的锔匠,此外,又有机关、书画、金玉、古玩等分类。

  锔修的人,这些东西,都得会一点,但往往只‘择一而专’,其余的仅需涉猎便可,否则,要想将所有本事都学全,人的精力有限,反到一场空。

  拿我们家来说,我们这一脉,主要传的是‘金玉器’,只是由于清朝覆灭,时局动荡,百姓穷困,因此祖上出了王府后,能接触到金玉器的机会很少,为了混口饭吃,转而主要做起修锅补碗的活。

  传到我这儿,修瓷器,我敢说自己可称一绝;金玉器的活儿我干的也不错,尤其擅长清朝风格的金镶玉;至于古董,我虽然接触的少,但理论知识,自认为还算扎实。

  唯有书画和机关,却是一窍不通。

  书画需要长期的功夫磨炼,而且现实生活中,修补书画的需求量太少了,我连手都没练过。

  至于机关,怎么说呢,生活中处处有机关,好比我腰上挂着的这把弩,本身就是机关构成,但它的机关结构非常简单,拆一遍就能学会。

  可眼下我眼前的这道暗门,以及门边这开关,我真是满头雾水,没一处能看明白的。

  我试着用匕首往开关处插,想看看能不能将它弄开,察看里面的结构,但我刚插进去一小截,就听里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怎么听怎么不妙的感觉。我立马不敢动了,甚至连匕首都被卡在里面,稍微一移动,里面就吱吱作响。

  暗门不见有动静,头顶却仿佛要塌陷般,抖了许多灰尘。

  “……晦气。”我不敢再动那匕首,一时间站在原地,只觉得束手无策。

  得,机关没打开,我还赔上一件儿武器。

  黑暗中,我靠着墙壁休息、思考,整理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这是我目前知道的唯一出路,但它的机关出了些问题,而我不懂机关。

  如果不能从这儿出去,就只能寻找其他出路。

  往回走的话,一面是之前的塌方带,一面是通往‘闻香通冥壶’所在的主通道,还有一面没去过。

  主通道肯定是不能去的,蒙面人在那边,我现在掉头回去,估计会被他认为是挑衅。

  那么只有一条路了。

  我打定主意,只得走回头路,顺着阶梯向下,选择了之前没有探过的右侧的那条通道。

  这条通道和左边那条结构差不多,而且看起来似乎是‘对称’修建的,然而,我才没走多深,便看见前方堵得严严实实的土堆和石块。

  这些土石的颜色暗沉,显示出塌方的时间已经很久。

  我看着前方的情形,抹了把脸,心说:这是要逼我往主通道走啊。

  那蒙面人之前是从石门后出来的,说明那边必然有出入口,进入主通道肯定能找到出去的路。

  只是我这一去,不知道会不会和蒙面人起冲突。

  犹犹豫豫不是我的性格,心知没有别的路可走,我没有多耽误,打着狼眼,掉头就回主通道。一路上先是看见那个红通通的尸体,走到门口处时,又看见那黑人倒地的尸体,腥臭的血气充斥在空气中。

  石门处空空荡荡,只剩下黑人的尸体和之前的肉块。

  我迅速扫了地面一眼,没有新增的血迹。

  蒙面人没有对赵羡云下杀手,看样子赵羡云被蒙面人带走了。

  我以为,按照蒙面人之前毫不犹疑,一弩爆头的架势,赵羡云势必也活不了,现在看来,我的推测似乎有误?

  姓赵的死了,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却没想到蒙面人居然手下留情?一时间,我也说不上失落或者高兴,只觉得应了那句老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赵羡云也真是命硬。

  石门依旧保持着半敞的姿势,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光线透出来,我站在入口处,仔仔细细侧耳倾听片刻,也没听见有任何的脚步声或者说话声。

  看来,蒙面人和赵羡云应该不在附近。

  这石门后面,想必还有一个很大的区域,可以让人挪动位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