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四章 分头行动

我落在最后一个,一行人在黑暗逼仄、半塌陷的地道中爬行,之前下来的是一个坡度很陡的斜坡,这会儿顺着往上爬,前面的人带下来无数土渣,劈头盖脸往我们后面的人脸上砸。

黑暗中,为了防止土渣入眼,只能半眯着眼爬着。

也就在我脑海里翻滚着洛息渊和蒙面人的揣测时,黑暗中,我突然听到了一种细微的声响。

“沙沙沙……唰唰唰……”这种声音,让我联想到了小时候和爷爷在乡下翻地的情形。一锄头下去,锄头破开泥土时,响起的那种摩擦声。

那声音很小,在我们一行人爬行的动静中,几乎要被掩盖过去,但大约是我处于后方的原因,那阵从身后远处传来的细微动静,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我身形微微一顿,侧耳倾听,那沙沙沙的破土声依旧没有停止。

难道是赵羡云刚才说的‘它们’?

我这一停,前方的蒙面人,却像是一直在留意我的动静似的,忽然也跟着停下,转头看着我,没开口,只用目光示意,询问我怎么回事。

此刻我们是顺着陡坡往上爬的,因此从我这个角度望上去,蒙面人就如同悬在我头顶一般,一对眼珠子往下看时,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之感。

“有声音,像有什么东西在挖土。”我开口说明情况。

蒙面人一顿,也跟着侧耳倾听,片刻后,他出声催促道:“加快速度,那些东西掏洞过来了。”语气有些急促起来。

赵羡云闻言,骂了句脏话。

沈机实在是忍不住了,边爬边道:“老板,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赵羡云沉着嗓子,道:“是一但遇上,我们都要没命的东西。”他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没有直接回答沈机的话。

那沙沙沙的声音,起初还很细微,渐渐地便越来越清晰,似乎那些东西就要出来了。我在队伍里是最后一个,倘若赵羡云嘴里的‘它们’追上来,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

我紧跟在蒙面人后面,随着速度的加快,泥土滚的更多,我几乎是闭着眼睛在往上爬。爬上陡坡后,众人顺着石门上切割开的洞,钻回了后方的石室。

这时,蒙面人二号才舒了口气,说:“有这扇门守着,洞口又小,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儿,我建议留两个人守在这儿对付它们,我去开那个机关暗门。”

蒙面人闻言,指了指我,对二号道:“让他带路领你们去暗门处,我和她留下抵挡。”蒙面人嘴里的她,居然是指楚玉。

双手环胸的楚玉挑了挑眉,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让我一个姑娘留下,你是想做什么?”

蒙面人声音依旧处理过,低沉嘶哑,不咸不淡的:“你不是一般的姑娘。”

楚玉道:“如果我没记错,我们才第一次见,你怎么看出我不一般了?”

蒙面人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如果你不愿意留下,那就麻烦赵老板留下来,亲自压阵。”

也就在这说话间的功夫,从门口后面的空间中,传来一阵簌簌作响的爬动声,像是有很多东西往这边爬了过来。

速度怎么这么快?刚才还在掏洞,现在就通过了?

我出揣测道:“难道是地蟒?”能快速在地上爬动,又如此引人忌讳,再加上这里的环境,我首先想到的便是地蟒。

蒙面人二号眯了眯眼,道:“如果只是区区地蟒,又有何所惧。”说完对蒙面人恭敬道:“先生,那我先去了,您千万小心。”

蒙面人不答话,只是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小臂长的开山刀,守在石门外的洞口处。

那刀厚背利刃,闪着黑色的幽光,和蒙面人漆黑的目光一般幽冷。

楚玉侧头对赵羡云道:“老板,你们先走,我留下来。”

赵羡云和沈机二人不觉得什么,一点头,便迅速跟着蒙面人二号往石室外走。

我看了楚玉一眼,心里升起一种古怪的情绪,这种情绪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形容,只是让我内心有些不满:一帮大老爷们儿,让一个姑娘留下来压阵,算怎么回事儿?

楚玉见我没动,冷漠的脸上突然一笑,又恢复成初见面时,一脸纯良又狡黠的模样,冲我眨了眨眼:“怎么不走呀?是舍不得我么?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可是很厉害的哟……无馋小哥哥,你乖乖的出去,等回到城里,我带你玩成年人之间的小游戏呀。”

我皱了皱眉,觉得颇为无奈,楚玉这张嘴,一分钟不调侃我,她就嗓子痒痒。

于是我道:“行,等你。”

说完,我便跟上二号等人的脚步,带着一行人迅速上到了那处暗门所在的位置,并且将机关指给二号看。

我以为二号要从机关处下手,毕竟听之前的对话,这个蒙面人二号,应该是个机关术的行家。

谁知他连瞟都没瞟一眼,直接从装备包里,摸出了一个小臂长的切割机,打开了电源,切割机无声的转动着,发出轻微的细响。

又是暴力破门?

得,也对,有更简单直接的方法,又何必要费工夫,被古人的设计,牵着鼻子走呢。

这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地摊儿。

我那个摊位,是不是,其实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呢?

这个念头只一瞬间,不等我深想,便听一阵嗡嗡嗡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二号开始切割头顶的石门了。

细碎的石灰顺着切割的边缘洒下来,沈机被呛了一下,狠狠打着喷嚏,正对着赵羡云。

赵羡云黑沉着脸,沈机目瞪口呆,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老、老板,我给您擦擦?”

二号这时道:“别顾着拍马屁了,搭把手。”

石门快要被切割开,我顺势伸手,顶着要掉下来的石块,将石块给顺到一边。

洞口打开的一瞬间,一阵刺目的光,便明晃晃的透下来。

外面是那个瓷片儿通道,但凡有一点光透过去,就会进行层层反射,晃的人眼瞎。

我第一个爬了出去,其余人紧随而上,落在最后的蒙面二号,按照约定,吹响了哨子,向楚玉二人那边传达安全的消息。

封闭的空间里,声音可以传的很远,那二人听到信号,就会迅速往这边撤。

出了瓷片儿通道,外面就是陶缸天坑,顺着天坑爬出去就安全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