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五章 接应

蒙面人二号吹完安全哨,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打量起了这个瓷片儿通道。

通道里的反光太晃眼,他眯着眼四下瞅了瞅,伸手触摸墙上的瓷片,似乎在丈量着什么,十分有兴趣的模样。

也就在他专注于那些排列奇特的瓷片时,赵羡云突然递了个眼色给我和沈机。

现在是三对一。

我一下子明白了赵羡云的意思:趁这个机会干掉二号,夺了他的武器装备,到时候只剩下蒙面人一个,一切就好办了。

这姓赵的,还想着要把闻香通冥壶给抢回来。

看他这意思,是让我将功补过?然而这时,蒙面人二号,就跟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突然开口道:“我说这位赵老板,您可别想耍花样,忘记之前吃的什么了?”

赵羡云一听这话,脸上的肌肉都跟着抽了一下。

二号又道:“我们家先生,是遵纪守法的文化人,只要按约定来,你就不会有事。”

赵羡云沉默片刻,冷笑一声:“你们家先生,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跟我,我保证出价比他高,帮我把蛊虫拿出来。”

蛊虫?难道这两个蒙面人会下蛊,还给赵羡云喂蛊了?这样一来,到能解释赵羡云这样性情的人,为什么突然在蒙面人跟前规矩的变孙子了。

“我们家先生给我的好处,你是给不起的,还是省省心吧。”

赵羡云不放弃,继续鼓动:“我们渡云阁的实力,难道你没有听说过?”

二号道:“大名鼎鼎的渡云阁,金陵古玩界一霸,我当然知道,但是……还差了一点。”此言一出,赵羡云顿时不说话了,一向阴郁冷漠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一种不确信的神色。

片刻后,他迟疑的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来路。”

二号不答话,露出来的眼睛弯了弯,似乎在笑:“你惹不起的来路。”

这话也不知是真是假,赵羡云彻底沉默下去,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号说完,也不理会我们,蹲到了洞口边,自言自语:“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他探望片刻,侧着耳朵听动静,然而主通道比较长,除非是求生哨这种比较尖锐亢长的声音,否则一般的动静,还真传不出来。

我道:“主通道太长,动静传不过来很正常,哪儿有那么快。”

二号看了我一眼,道:“信号哨的声音是可以传出来的,但先生却没有给我回信号,不对劲……”他喃喃自语了一声,最后指着我和沈机,道:“你们两个,下去接应,看看怎么回事。”

我和沈机对视一眼,沈机犯怂,眼睛滴溜溜转,嘴里找着借口:“我、我、我不行,我体育从小就年级倒数第一,去了真有事儿也帮不上忙,反倒容易拖后腿。”

二号的眼睛又跟着弯了弯,似乎又在笑,紧接着,他起身,直接一脚踹到沈机屁股上,将沈机给踹了下去,嘴里说道:“麻溜的滚下去。”

这头沈机没留神,被踹的栽进洞里,那头二号看向我,眼睛里满含笑意:“小兄弟,你是自己下去,还是我送你一程?”

我道:“不劳您动手,我自己下去,您腰间的刀不错,能否借刀一用?”我指了指他腰间跟蒙面人应该是同款的大开山刀。

赵羡云这帮人走水路,携带的冷兵器,都是轻型的短兵匕首,相比起来,还是二号腰间的一溜装备,看起来更有杀伤力。

二号闻言一愣,紧接着又笑起来:“你这人到是有意思,接着。”说完,便将那把开山刀扔给我。

我顺手接住,道了声谢。

他跟着又笑:“我逼你下去冒险,你还向我道谢?”

“此刻,你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把刀,你不给我,是常理;给我,是人情。我卫无馋一是一,二是二。”

“啧。”二号点头,双眼含笑,道:“小兄弟,我喜欢你这性格,可惜你是渡云阁的人,要不然,我还真想让你跟着我干。”

我看了赵羡云一眼,姓赵的气的脸都绿了。

堂堂渡云阁的大老板,先是被手底下的人坑,又被人截胡,还喂了蛊,现在坑自己的对象,还和截胡的人惺惺相惜起来。

我要是赵羡云,估计得被气出心脏病。

这样算起来,姓赵的也算是很能沉得住气了。

我拎着开山刀,转身下到石阶上,快步往回走,一路小跑。说我古板也罢,说我大男子主义也罢,无论何时,没有让女人在后面压阵冒险的道理,所以二号让我回来接应,我心里并没有什么不乐意的。

下去时,沈机刚刚稳住身形站起来,嘴里骂骂咧咧,问候蒙面人二号的祖宗十八代。

“少说两句,办正事要紧。”我冲在前头,提醒他别耽搁时间。

沈机紧跟而上:“我说老卫,你怎么就这么好说话,跟个软柿子似的,让你回来你就回来?鬼知道他们嘴里说的‘它们’是什么,你腰上不是有弩吗,正面刚啊!”

我打着狼眼,一边疾步走,一边道:“有个词,叫‘上善若水’,做人要学水,顺势而行,正面刚什么?没到同归于尽的时候,忍着。”

沈机道:“你说话能别这么文绉绉的吗?我看你就是逆来顺受。你说你之前在厂子基地的时候,怎么就能天天摆出一副‘高风亮节,宁死不屈’的姿态呢?到这儿你就‘上善若水’啦?”

我道:“逼我泯灭良知,违法犯罪,和在敌人面前虚与委蛇,保全实力,这俩是一个概念吗?”

“得得得,我说不过你……快到了,里面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们二人下来后就是一阵大步疾跑,很快就到了那石室的石门跟前,却见门缝里有光透出来,但不知为何,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顿了顿,将狼眼叼在嘴里,一手按弩,一手提刀,谨慎的走入了石门中。

沈机暗搓搓的躲在我身后,鼠头鼠脑的探头进来。

刚一进入石门,他便咦了一声:“你有没有闻到一股味儿?”

我警惕的寻找的气息的来源,道:“我鼻子又没问题,当然闻到了。”

原本因为空气不流通,充满晦气的地下石室里,不知为何,此时竟然充斥着一股幽幽的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