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二章 虎

“你们先走!”我大喊了一声,抓起狼眼便顺着白影的方向狂奔而去。

这下面诡异的情况,让我意识到,不能让太多人在这里逗留,逗留的越久,变故越多,与其如此,到不如我一个人去冒险,有什么问题一人担了,总好过所有人在这下面被玩死。

我相信何玲珑是个懂利害关系的人,应该能够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由于前面的地形已经走过一遍,我算是熟了,自己轻装上阵,也无所顾忌,一路打着狼眼狂奔即跃,居然追上了那白影。

它停下来时,将小绍扔在了一边,确切的说,是和那具干尸扔在一处。它这么一停,我便看清了这玩意儿的面貌。

这东西古怪的很,说它是虎,虎没这么小,说它是猫,猫又没这么大,身上长着一身白色毛皮,头脸的部位不知是有皮肤病,还是天生如此,总之光秃秃的。

没有猫的猫科动物,乍一看,脸型还真就酷似一张人面。

看样子,之前的事儿,都是它干的了?这是……山猫的祖宗?

这东西显然嚣张惯了,我急追上来,它毫不畏惧,转头看我一眼,目光如有实质,哪里像动物的眼睛,分明就像一个老奸巨猾的恶霸。

只一瞬间,它转身朝我扑过来,速度快如闪电,转瞬就到了我跟前。

我不像之前的小朱,也不像被捆绑的小绍一样,没有防备,无法反击,因此,它速度虽快,我手里的武器却早已做好准备,一手挡,一手捅,一刀入肉。

这东西受伤,喉咙里发出一声猫科动物的低吼,我腰身一低,它从我头顶跃过,落地时地上便是一滩血,那一下应该是扎到了它肚腹的位置。

说实话,这东西长得怪模怪样,说不准还是什么濒危动物,正常情况下见了它,肯定得加以保护,不能动刀子。

可谁让它偏偏喜欢朝人下手呢?为求自保,也顾不得什么罕见或濒危了。

大猫受了伤,按理说也该有所畏惧,谁知它就如同疯兽一般,根本不管自己肚腹处流血的伤口。四肢刚一落地,便卷土重来,由于靠的太近,这次我没反应过来,猛地被它扑倒。

这玩意肌肉结实,简直是力大无穷,大嘴一张,伴随着一股腥臭便直冲我脖颈而来。

情急之下我只能双手一挡,迅速卡住它的脖子。

然而,这东西脖子够粗的,皮毛很短,皮毛下全是扎实的腱子肉,瞬间我俩便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我手臂处有刀伤,使力之下,已经止血的伤口,便又浸出血迹。这大猫即便是肚腹上受了伤,力气也比我大太多,我手上虽然握着武器,但由于没有施力的空间,根本发挥不出优势。

好在我这腿还能动,只能奋力用膝盖去顶它肚腹……嗯?没有小鸡、鸡,是个母的。

秃了头的猫女士,你为什么不能温柔点?

这个姿势下,我的腿脚施展不开,其实使不出多大的力,但好在这大猫之前被我刺了一刀,因此我顶着两下,对它的伤害挺大,大猫顿时卸了力。

我抓住这机会,将它往旁边一推,趁势要给它脖子来一刀时,这大猫见识了武器的厉害,猛地一滚,紧接着往前一窜,就没了踪影。

我以为它跑了,抓起落地的狼眼一打,顿时忍不住跺脚:这大猫跑归跑,居然没忘记带上小绍。

地面滴淌的血迹,留下了一条清晰的逃跑路线,由于大猫逃跑时还拽上了小绍,所以血迹又被小绍的身体压过,形成了一条红绸带一般的路线。

路线尽头是个四方形的入口,灯光打去,是土砖砌成的石阶。

之前我们到这儿时,救到了小朱便没有再往里进,而是转身回程,此时那大猫拽着小绍进去了,我心里虽然大叹不妙,却不得不迅速追上去。

难不成看着小绍送死不成?那大猫一看就是拿小绍当储备粮的,之前拖走小朱和干尸,不知道为什么没把小朱弄死,小绍可不一定有这运气,不说被咬死,这么拖来拖去,人也得脱层皮了。

我往里急奔,发现这土砖砌的石阶虽然大,但总共没有几级,几步便穿到上面。

刚一出头,灯光下,一个暗青色的硕大物体,便猛然扎入眼中。

青铜器!我脑子里冒出这三个字,下意识停下脚步,将灯光怼上去。

原因无它,只是因为太大了,要知道,虽然春秋时期,也是巴蜀地区青铜工艺的兴盛时期,但大件造型的青铜器,还是比较罕见的。

而此时,在我前方三四米开外的正中位置,赫然就矗立这一尊青铜制虎型器。

这件东西,目测有接近一米高,两米长,造型古拙威猛,摆尾侧首,兽目硕大,獠牙外露,身上团着凸起的太阳纹。

乍一看,和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器有相似的地方,和金沙出土的太阳纹也很相近,但这种集于一身的,还是第一次见。

虎型青铜器?我记得,古时候巴人的图腾便是猛虎,但很少有人,将图腾器,这么大刺刺陪葬在陵墓中的。

难道……这墓主人,是个祭司一类的人士?

这些念头只在一瞬间,我没法多顾及眼前的猛虎,只迅速打着灯,寻找大猫的踪迹。

地面上依旧有血迹,显示它的行进路线是向前,从铜器右侧,绕到后后方。

灯光扫过时,周围璧上可以见到许多褪色的壁画,难以辨别具体形貌,只隐约可见,是一些舞蹈祭祀的情形。

我没顾得上多看,沿着血迹继续往前,猛然瞅见地面上有了褐黄色的,积满了灰的大包。

包款式较老,而且被外力撕破了,露出里面的一些东西,都是些户外用的物品,而且款式比较老。

大约是那具干尸当年丢下的装备?正常情况下,肯定不会扔装备。’

难道当时,有什么东西在追他或者攻击他,使得他匆忙之下,连装备掉了都顾不得捡?装备包后方,是一扇看起来被外力破坏的石门,算是我下来后,看见的最高大的通道了。

之前下了奴隶走的鬼道,再通过石阶上来,也就是说,我其实回到了墓室的主场地,那么这后面,应该就是鼓声传来的位置了。

那鼓声一直没有停,只是节奏变得很缓慢,半晌才响一下。

在追踪的过程中,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腰包里携带的医用棉花,将两耳朵尽量堵了。

这方法,让鼓声减小了许多,仿佛隔了一层空间,从另一层空间中传来似的。

但此时,到了这处,我听见鼓声明显更大了。

顿了顿,我将棉花掏了出来,瞬间,声音变得格外清晰。

我立刻锁定了目标:那面发声的鼓,就在这扇被破坏的石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