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二章 求生哨

“老卫?”沈机声音中透着不可置信,我俩相对往对方那儿爬,很快就碰头了。

只见沈机和楚玉二人,浑身都是土渣子,身上没有背大的装备包,不过腰间的腰包到是胀鼓鼓的。二人头脸和身上,都有不少细碎的伤口,看起来之前也没少吃苦头。

“你还活着!”沈机瞪着我,吃惊道。

楚玉喘着粗气,目光上下打量着我,比起沈机的惊讶,她反到镇定许多,声音带着怀疑之色,问我:“你怎么会在这儿?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这种时候,我自然不会将话头往原由上面引,便道:“说来话长,出了很多意外。先不说我,到是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沈机抢答道:“我们是从生死湖下的通道进入这里面的,中途出了很多变故,不知道是不是有谁动了什么手脚。在我们进来后,这里开始频繁的塌方,我们因为塌方,和老板还有老林两个失散了。”说话间,他回头看了看来时的方向,叹了口气:“刚才好不容易,以为找到条出路,结果又塌了,差点儿把我俩活埋。”

我看向前方,也就是沈机二来来时的路,不禁皱眉:“塌了?这么说,那边没路了?”

楚玉沉声道:“若是有路,我俩也不会过来了。”顿了顿,她抬了抬下巴,示意我身后的方向:“你这边是个什么情况?有出口吗?”

我心里暗自恼火,道:“有一个出口,但有暗门锁着,暗门的机关出了些问题,我打不开……不过,如果你懂机关术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去看看。”

楚玉一愣,旋即苦笑:“我们这个队伍里,秦添身手最了得,而且善于机关术,但我们现在和他失散了。”

一时间,我们三人缩在狭窄的、难以直起身的地道里面面相觑,三张全是泥土渣滓的脸,看起来别提多狼狈了。

沉默中,楚玉率先开口:“你和老板碰面过?是怎么失散的?老板往哪边去了?”

“我们遇到了一个神秘的蒙面人,老板被他抓走了。我目前只发现了这一条路,所以老板肯定是被他抓着,顺着这条路过去了,可惜现在塌方……对了,你们这一路过来,没有遇上别的什么人吗?”

沈机趴累了,改为靠墙坐着,双目无神的叹气:“完了完了,这回铁定完了,我们哪遇上什么人啊,塌方后,到处都是死路。我们就像那被困在地下的耗子,到处打洞想出去,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条道,又塌了!靠,究竟是谁在搞鬼?”

搞鬼?我心下一动,问道:“塌方难道不是因为结构松动吗?怎么,难道是有人在作怪?”

沈机丢给我一个看傻子般的眼神,道:“你说,这都百多年了,怎么早不塌,晚不塌,偏偏我们一进来,就追着我们屁股后面塌?我跟你说,我们这一路上,简直是走到哪儿塌到哪儿,活到现在都算我们命大。”

说话间,他看了看我们身处的通道,整个人立刻紧张起来,道:“不行,这地道一看就脆,不知道一会儿是不是又会塌,咱们还是找个结实的地儿,从长计议。”

楚玉也跟着改趴为坐,自腰包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狠狠吸了一口,才道:“每次塌方前,都能听到一声闷响,之前我们一直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现在看来,可能和你说的那个神秘人有关。”

沈机眼巴巴望着楚玉,道:“姐,能给我来一根儿不?”

楚玉瞟了他一眼,挑了挑眉,转而笑道:“你要能说服无馋小帅哥亲我一口,我就给你一根。”

我一噎,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忘占我便宜?”

沈机肚子里咕噜咕噜叫了两声,叹气道:“当时下水,都没想着带吃食,得,我也不抽了,越抽越饿。老卫的贞操,我负责守护,姐,您还是自个儿抽吧。”

这小子说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我的贞操和他有几毛钱关系?沈机这厢讨烟不成,楚玉却是主动给我丢了一根,顺带点燃了打火机。

送到嘴边我还能拒绝不成?我和楚玉当即吞云吐雾起来,一边的沈机气成包子脸,翻着白眼大叹世风日下,嘴里嘀嘀咕咕:“您说您怎么喜欢老卫这一款,又古板又无趣的。”

楚玉笑了笑:“难不成喜欢你这一款啊?”说话间,她侧头跟我低声讨论起来:“现在所有的路都因为塌方被堵死了,唯一的出口,应该就是你说的那扇暗门,你觉得那地方,暴力破开的几率有多大?”

暴力破开?我回忆了一下暗门的厚度,道:“那石门,厚度大约在十到十五厘米,咱们手里头没有凿子或者锤子一类的东西,暴力破开的可能性不大。”

“那如果……”她皱着眉,话刚起了个头,黑暗的通道中,突然传来了哔的一声响。

这声音在黑暗而封闭的环境中,便如同当头一棒,我抽烟的动作不禁一顿,立刻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求生哨?

声音是打楚玉和沈机二人来时的方向传来的,可是……那个方向,不是塌方了吗?

难道还有别的什么人?

我立刻想到了洛息渊,当下也顾不得其他,随手将烟一灭,迅速往那头爬,一边爬一边喊话:“老洛,是不是你!”

沈机连忙在后头跟上:“老洛?谁是老洛!靠,烟不抽你给我啊,浪费多不好!”

楚玉道:“不可能,后面能活动的空间我们都寻摸遍了,不可能有其他人。卫无馋你能不能谨慎一些,别听见动静就往前冲!”

我不理会二人的话,专注的听着哨子声。

那明显是求生哨的声音,我记得洛息渊的腰包里是有哨子的。

然而,这哨子声只响了约三秒的时间,便猛然一停,再也没动静。

我高声喊着洛息渊的名字,那头也没反应,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顺着布满土石的地道,我爬出去大约五十来米开外时,狼眼的尽头处,出现了一片塌方带,新鲜的泥土将前方堵了个严严实实。

然而,这堆泥土,此刻却抖动着,仿佛里面有什么活物在其间挣扎一样,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一只铁锹从里面伸了出来。

紧跟上来的沈机一见,顿时惊叫:“卧槽,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