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九章 黑洞

将十根手指都切了,卡在我肩头的两只断臂总算是掉落在地,与之相对的,是依旧在地上挣扎着的尸体,断裂处淌着暗黑的胶状血块,黏糊糊、臭烘烘的涂的到处都是。

沈机超常发挥后,这会儿胆子也用光了,收拾完两只手,便躲在我身后,道:“这尸体怎么办?”

我道:“怎么,你还想跟它做后续亲切会谈?”

沈机立刻摇头,于是我道:“先撤。”一边说,我一边活动着两肩,身上穿的改装‘小马甲’,不知何时已经开线了,稍微一动,就露出肩头乌青乌青的手指印。

我猛然想起了老电影里的情节,说被僵尸划破了皮肤,人也会跟着变成僵尸,我下意识的检查了一下肩头,没发现破皮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

原本我是不迷信这些东西的,但经过这一遭,我也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想不明白这玩意儿为什么会突然诈尸,再结合那条突然消失的通道,我内心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顾不得肩头的疼痛,绕过地上挣扎的尸体,道:“快,先离开这儿。”

我带着沈机一路往回跑,两只胳膊还没缓过劲来,开山刀都提不稳,于是我让沈机提着刀紧跟着,颇有种带了个小弟的感觉。

然而,跑到主通道尽头时,前方的景象,让我额头上刷的冒了层冷汗。

不见了。

那条向上的阶梯,那条通往瓷片儿通道的阶梯,也不见了。

沈机目瞪口呆,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紧接着在原本该有阶梯的位置拍打摸索起来,嘴里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路呢!路怎么没了?怎么全剩下土了!”

土,同样是夯实的老土,仿佛已经在地底积压了千百年一般。

没有塌方的新土痕迹,就如同那条我事实上已经来回三次的阶梯,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片刻后,沈机搜寻无果,转头看向我,灯光下,他脸色因为恐惧而煞白,满头满脸都是汗,嘴唇哆嗦道:“见、见鬼了这是……咱们是不是遇到传说中的鬼打墙了?”

不等我接话,他又疑神疑鬼,自言自语的叨叨:“听说鬼打墙,就是有鬼贴在你身后,用它的手,蒙住了你的眼睛,让你看不见周围的真实情况,不过一遇见阳光,鬼自己就散了,鬼打墙也就消失了……但是这儿……靠,这在地底下,哪有阳光?”

“我们要是一直被蒙着眼睛,岂不是要活活困死在这下面?”沈机一双眼睛,仿佛在寻找那个蒙眼的东西般,四下里滴溜溜打转。

我被他念叨着,只觉得心气儿不顺,活了这么多年,这种诡异的情况,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我脑子里转了几个念头,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道:“听说鬼怕脏物,老一辈人讲,遇到鬼打墙,就脱了裤子解手,鬼见了脏物立刻就吓走了。”

沈机忙点头:“这个说法我也听过。”

我道:“我进来许久,没吃没喝,肚腹空空如也,现在什么也解不出来,你呢?”

沈机憋着嘴酝酿片刻,道:“我、我撒个尿试试?”

我于是做了个手势,道:“请。”

沈机颇为郁闷的解裤子,背过身对着前方,不多时,我耳里便听到水声,淅淅沥沥的,我忍不住道:“你这肾不行。”

沈机低骂了一句:“我这是紧张,平时不这样,靠,尿裤子上了。”

说话间,他转过身,我俩四目相对,周围的情况没有任何变化。

过了十来秒,他道:“这方法,好像没什么用?要不要再试试别的?”

我这时稍微镇定了一下,两只手臂也恢复了过来,身体掌握了主动权,整个人心里就有了底气,顿时觉得我俩刚才的行为对话挺傻的,于是我指了指两边,道:“不知道这两边的路,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分头行动,查看一下……算了……”话说到一半,我改了主意:“还是别分开,这地方太邪门儿,一分开没准就聚不上了。”

沈机狂点头,一把抱住我胳膊:“卫老大,我不要离开你。”

我觉得脑上的神经突突跳:“松手,别让我揍你,我这辈子,遇见赵羡云之前,从没跟人动过粗。”

沈机继续点头,但就是不撒手:“是是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卫老大你是真君子,动粗不是你该干的事儿。”

我对这哈士奇有些没辙,跟狗皮膏药似的,脸皮忒厚,只得道:“你这样拽着我,碍手碍脚的,要再有一具尸体钻出来,我可反应不过来。”

沈机闻言,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我胳膊,那模样,看得我一阵恶寒。

接着,我带着‘哈士沈’先往右走,也就是当初埋了赵羡云的那一侧。走过去时,那处任然是塌方的模样,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我又掉转头往左侧走,左侧之前打探时,是个比较老的塌方带,然而这次,我带着沈机过去时,却发现塌方带不见了。

与此同时,尽头处,却出现了一个圆形的黑色洞口。

狼眼笔直的照向前方,然而,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灯光打入洞口后,竟然也被吞了。

沈机学的快,嘴里跟着冒出两个字:“吞光。”紧接着瞟了我腰间一眼,道:“就和那个壶一样。”

我脑子里乱糟糟的。

该有通道的地方,消失了;该堵死的地方,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洞口。

而这个洞口,竟然和我腰间的闻香通冥壶一样,也有吞光效应。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晃动着狼眼,看着前方如同黑洞一样的洞口。

灯光一进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黑乎乎的洞口,如同宇宙中的黑洞,不知连接着何处,又如同一只怪物大张着的嘴,仿佛等待着猎物进去。

我站在原地没动,背后的汗毛却一根一根竖了起来。

我想起赵羡云说的祭祀。

从一个圆形的黑洞中,走出来一群牛头马面。

它们将窑村的死人拖入洞口中,然后某一天,那些死去的人,又活着从洞口里走出来。

阴阳通道,生死之间,得长生秘法。

就在我被自己的念头,吓出一身鸡皮疙瘩之时,死一般寂静的空间里,突然出现了一点响动。

那声音起初很轻微,辨别不出什么,渐渐地,十来秒的功夫,声音就清晰了一些。

脚步声。

是脚步声。

沈机也听见了,支着耳朵留意着动静,最后一脸惊悚的指了指前方的黑洞,道:“好像……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他顿了顿,又道:“有人过来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手里的刀,内心暗道:但愿过来的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