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九章 老匠人

陈旧的、低矮的两排房子,在我们眼前延伸出去。

房子中间是唯一的一条主‘街道’,铺着宽大的石板。

目光所及的距离内,两边的房门前,有些摆摊的,卖些时令水果。最近的一个摊位,是个老婆婆,箩筐上摆着一个簸箕,上面堆了一堆红彤彤的柿子,成色很好,都能闻到柿香味儿。

徐老四走到这儿,停下了脚步,用眼神示意前方:“往前走大概一百米左右,有家店叫‘老匠人’,你去那儿找。”来时的路上,他已经将之前‘见猫’的情况跟我们说了,形容的模样,和老洛当初见的虽然不同,但很多特性,比如材质却都能对上。

我们纸上毕竟只画了外形,并没有写材质或者朝代,因此,这徐老四说的特性能对上,很大程度上证明他是没有说谎的,这也是我和老洛会这么痛快相信他的原因。

我道:“支付宝。”

他说:“要现金。”

我一愣,说:“需要这么鬼鬼祟祟的吗?”以前犯罪是不走银行,现在移动支付一普及,犯罪的人交易起来就更难了。

徐老四道:“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只收现金。”

我道:“反正你都把名字告诉我了,这钱我不给,你能怎么着?”

他道:“那我就跟着你们,陪你们一起去,店家一看见,就得把我和你们一起轰出来,你们也别想从他嘴里打听出什么来。”

我忍不住摇头笑:“主要是,这年头,谁身上会带那么多现金啊?实话跟你说,我身上就几个硬币。”

徐老四指了指当口的位置:“看见没,那里面,有个取款机,去吧,我等你们。”我探身往左边一看,果然那边有个取款机,只是在房子里头,所以看不见。

我惦记着打探消息,再加上这条鸽子街的来路,很值得深究,所以我也没多跟他耽误,当下取了钱交给徐老四,他揣了钱美滋滋往外走,路过老婆婆的柿子摊,顺手拿了个柿子,钱都不付就走了。

老婆婆慢悠悠的,指着他骂骂咧咧,也听不清在骂什么。

我心中一动,走过去问:“老人家,那是什么人?”

老婆婆浑浊的双眼看向我:“老混混,光棍一个,不成家。”

我道:“他是鸽子街的人?”

老婆婆打量我:“鸽子街?这是以前的叫法,外人不知道,年轻人知道的更少。你们和那个混混是一起的?”

我忙道:“不是一起的,只是想找些东西,让他引路。”

老婆婆哦了一声,不多说了,嘴里继续骂骂咧咧,我摸出一百块钱递过去,顺手抓俩柿子:“老人家,我买两个,不用找钱了。”

老人家挺高兴,不卖了,还跟我们挥手。

我和老洛一边吃柿子一边往前走,这是早柿,还是硬的,吃起来味道清甜,挺解渴的。

一路往前,有一部分门脸是关着的,看起来人去楼空,而开着的那些门脸就五花八门,真让我长见识了。

棺材铺旁边挨着算命馆,算命棺旁边挨着老中医店,中医店对面是卖花圈纸马的,花圈店旁边是个鱼疗店,鱼疗店对面总算有个古玩铺了,打门口往里一看,合着挂羊头卖狗肉,名字叫‘甄古斋’,里头是卖油条、油饼的。

再往前走,有个店更好笑,主营业务:驱鬼,捉妖,看风水。

我对老洛道:“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他们没有营业执照。”

再往前,还有些杂货铺、银饰铺、铁匠铺一类的,铁匠铺现在都很少见了,卖的是手工打的菜刀、剪刀一类的,刚好,这铺子的主人比较勤劳,不像其他店铺,从门口望进去,没客不说,店主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深秋的天儿,铁匠主人烧着锅炉,穿着一件长秋衣,刚忙活完一通,正擦汗歇气儿。

我估摸着走了有百来米了,也没看见‘老匠人’,便向铁匠铺主人打听。大哥抬着三角眼瞟了我俩一眼,大拇指往后,身影浑厚:“往前三米,往左。”

“谢了。”

我带着老洛往前走了几步,看见左边有个巷子,里面还有些更小的门脸,‘老匠人’赫然就在其中。

我刚一走进去,就愣了,心说:哟,居然是同行。

这铺子不过五六个平方大小,里头挤得满满当当,货架上全是些小东西,十分杂乱,但有许多工具我是认识的,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锔匠的铺子。

铺子正中,坐着一个五十来岁,身形干瘦的老头儿,坐小板凳上,跟前一张小条桌,正用小镊子,夹着一个铜片在造型。

这是在手工打锔钉,才进行到第一步,刚切出型,如果再做图案,或者做旧,又是另外一番功夫了。

他乡遇同行,我还是挺激动的,一眼就觉得对方亲切许多,上前蹲下:“老师傅,你好。”

老师傅抬眼,恰好看见我的手,说:“手套不错。”

我摘了手套,道:“手更不错。”

他撇了撇嘴:“花里胡哨,不干活有什么用。”

我一噎,灰溜溜的把手套戴上,觉得有些吃瘪,这老师傅脾气确实不好。

“老师傅,是这样的,我们想跟您打听点事儿……”我话才开了个头,便听他道:“我这儿是锔匠铺子,补锅补碗修东西的,什么打听,不提供这个服务。”

…………

深深吸了口气,我再接再厉:“您帮帮忙,您是前辈,我是晚辈,都是同行,师傅您通融通融,我们就是想问问……”

他再次打断我:“谁跟你同行?你那手像干活的吗?”

这话从何说起?我道:“我、我干啊。”

他嗤之以鼻,道:“你们以前是只给王公贵族,给富豪大户干,现在也一样,不是融金就是包玉,一双手弄得跟千金大小姐似的,绣花枕头。我跟你可不是同行,我没有修过那么金贵的东西,我祖上到现在,都是给穷劳力修碗、补锅,我现在还修鞋,你会修鞋吗?”

“我……我不会。”

他道:“那你说个屁,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