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三章 船棺

经历证明,石门后面诡异的鼓声,就是造成小绍等人失去理智的根源。

此时,我离这鼓声如此之近,会出现什么情况,难以想象。再次将耳朵用棉花塞住,声音小了大半,有没有用不知道,但勉强算个心理安慰,紧接着,心一横,便钻进了破损的石门后面。

后面的空间略有抬高,显示出一种特殊的意味,狼眼往前方一怼,我便被一片黄澄澄的东西,晃的眼前泛光。

别误会,不是黄金,而是木头。

那是一艘船,船最高的篷快要挨着顶,船体十分光滑,连接处可以看到典型的榫卯拼接,灯光打过去,那黄金一般的光泽,并非是镀了金,而是来源于特殊的材料,金丝楠木。

金丝楠木自古就是贵重木材,现在市面上卖的,许多来源于拆房老料,正常的老料几乎绝迹,新料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货。

这种木材通体金黄,带有丝绸一般的纹路,包裹着树皮是看不出来,一但削开,那奇特的纹路、色泽和气息,便会令人一见难忘。

古代巴蜀先民,葬俗多变,船葬最先便是巴国人的传统葬俗,后秦分别灭蜀国与巴国,使得巴蜀合并,因此后来在蜀地,也有了船棺。

我记得来之前的路上,特意看过巴蜀地区的考古资料,时间有些,没来得及看太多,不过,关于船形棺有些提及。

早在79年的时候,浦江县就出土了巴人的船棺葬群,注意,也是葬群,而不是单独的墓葬。从古至今,阳有阳宅,阴有阴宅,除非是帝王将相,会有清陵的做法,其余的,多是由点及面,以墓葬群的形式出现。

清陵是口头上的说法,也就是帝王的陵寝周围,包括山地,不能再有其余人修坟造墓。当然,时间久了,朝代更迭,信息丢失,也没人知道地下还埋着谁,自然是一层叠一层。

这一片,包括我们的挖掘点,综合在一起,显然也是一片大型墓葬群。几千年历史更迭,地下墓葬不计其数,一般情况下,若非需要抢救性挖掘,我们都是能不动就不动,尽量让它们在地下自个儿待着。

目前我所处的这地儿,回头打报告上去,十有八九也是要进行保护性挖掘的,毕竟已经通走了气,山猫都进来做窝了,要再等几年,这里面的东西,估计就烂的差不多了。

在被眼前的金丝楠船棺晃的眼前一片花后,我意识到不妙:就算这木头再怎么华光四溢,在地下千年,尘灰堆积,表面早该满是灰土才对。

如今眼前这船棺,怎么一点灰尘不染,像是有人时时擦拭一样?难道说……我疾步推近,果见船棺表面有许多血迹。

秃头大猫,拖着小绍进船棺的内篷了。

里头一点动静没有。

小绍是死是活,难以窥见。

船棺长约三米,宽约两米,内篷占据约两米的位置。

正常情况下,墓主人的尸身就放置在内篷里,里面的空间不会太大,应该在四平方米左右。

若大猫拖着小绍进去,那么它们一人一猫,是没有什么活动转移空间的。

不出意外,大猫将船棺,当成自己的固定巢穴了?既如此,想必里头墓主人的尸骨,应该早就被糟蹋掉了。

“小绍?”我轻叫了一声,船棺里头没动静,唯一回应我的,便是空间里偶尔猛震一下的鼓声。

左边!

我狼眼迅速往左一打,惨白的光线中,赫然便见一面直径约有一米的铜鼓,横放在靠墙的位置。

那鼓周身是青铜制式,鼓皮不知道什么材质,黄中透红,其上绘着一只猛虎,外形和刚才看见的青铜虎相似,而那鼓中,仿佛有什么活物在窜动一样,鼓声一响,鼓皮便突起一块。

鼓声就是这么来的?一瞬间,我几乎以为是里头进老鼠了。

当然,这个猜测有些不切实际,毕竟老鼠这东西,就算进去了,能不能震动这么大的鼓是一回事,就算真的震动了,又怎么可能击打出带有祭祀节奏的鼓点?除非那老鼠是古代的祭司转世了。

是先关心鼓还是关心人?人命面前,自然是先把人弄出来再说。我将目光从铜鼓上移开,握着匕首迅速到船棺边上。

虽然没有进去,但这个高度和角度,其实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内篷的情况。

这内篷原本应该是封闭的,但已经被大猫给破坏了,此时我灯光往里一照,便见大猫赫然卧在里头一动不动,只肚腹还起伏着,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而它肚腹之下,则鲜血直流。

在大猫旁边,是一动不动的小绍,没见他身上有什么伤,或许是在拖拽过程中被撞击,晕过去了。

我立刻翻身上船,进去救人,至于这大猫,不出意外,应该是支撑不住了,毕竟我扎那一刀挺深,而且还在要害,再加上剧烈运动打斗,血流过多。

这大猫估计活不成了,如今算是在苟延残喘。

看见我进去,大猫艰难的抬了抬眼皮,似乎想动弹,但只动了一下,身体都没能起来,就又倒了下去。

我松了口气,意识到它已经够不成威胁了。

当即,我查看了下小绍的状况,好在这会儿是秋季,穿的工作服都是长衣长裤,料子厚实,虽然被一番拖拽,但身体没有什么皮肉伤,只有一些磕碰出来的淤痕。

我在他脑袋上摸了一圈,摸到个大包。

没准儿就是这个大包,让他晕过去了。

当即,我拖着小绍打算下船,临走时,猛地想起一茬,便掏出手机,对着大猫拍了个照。

回去后查一查,看看这是个什么生物,洛息渊对这些挺感兴趣的,和生物研究领域的人打的火热,回头照片发给他,应该能认出是什么来。

前脚下船,后脚便见几个影子迅速而又鬼祟的,沿着光暗交界的边缘,嗖的窜到了船里。我以为又有什么变故,惊的回头一看,才发现来的是那只山猫,还有它的几只幼崽。几只猫围着秃头大白猫转悠,不停用脑袋去蹭,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咽声,一副生离死别之感。

难不成还真是一家子?这大白猫,是山猫的老祖宗不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