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七章 尸变

“你不会打算下去吧?”就在我思索关头,沈机凑过来说了这么一句。

“不然呢?”

沈机咽了咽口水,阻止道:“你别这么实诚啊!咱们就回去照实复命,那蒙面人的老大出了事儿,他比咱们急,他自己会下来的,而且那样一来,咱们没准儿还有机会脱身。”

我看他那副怂样,真恨不得抽他两下,道:“第一,赵羡云中了蛊,受制于蒙面人,咱们想要脱身,没那么容易;第二,楚玉还在下头,咱们不能不管。”

沈机嘴里啧了一声,急道:“你不会真喜欢上楚玉了吧?我跟你说啊,这姐姐,你别看她在你面前,好像机灵可爱,天真烂漫的,背地里手可黑着呢!之前厂子里有人生事儿,这姐姐一笑,抄起钢管,将那两人打了个半死,溅了自己一脸血,却眉头都不带皱一下的,典型的一只笑面母老虎,吃人不吐骨头,你可别被她骗了。”

我愣了愣,回道:“她是个两面派,这点我早就知道了,但不论怎么样,她是个女人,我们一帮男人,没有让女人压阵冒险的道理。”

沈机吃瘪,道:“她可比爷们儿还爷们儿。”

我道:“她是女人。”

沈机道:“你怎么这么迂腐!”

“这不是迂腐,这是底线。我卫无馋从不欺负女人,也见不得女人落难。你要是不敢,就在这儿等着,省的拖我后腿。”说完,我钻进洞里,打算一路滑下去,然而才刚进去,我就又退了出来。

洞口的沈机看着我,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想通了就好,咱回吧。”

我抹了把脸,没接他的话,脑子里全是刚才看到的情形。

“通道没了。”我说。

下面明明应该是一条向下的通道,但我刚钻进去,打算下去时,却发现通道消失了。

沈机一愣,道:“塌方了?”

我摇了摇头,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不是塌方,是消失了。”如果是塌方,留下的应该是碎土,但前方消失的那条通道,堵在我眼前的,是夯实的老土。

就好像,那条通道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消失?啥意思?”沈机一脸懵,伸长脖子往洞里看,却又不敢真的进去。

眼前古怪的情形,让我自己心里也开始发虚了,顾不得跟沈机这‘哈士奇’解释,便拽了他一把,道:“先撤,找蒙面人汇合。”

沈机瞪大眼:“你不找楚玉了?刚才你不还义正言辞说见不得女人落难吗?哎……你、你别拽我啊!”

“走!”我吼了一句,狠狠瞪过去。

估计是我此刻的神情过于可怖,沈机被吓到了,整个人一怂,不敢再废话,缩着脑袋,跟着我急速往回走。

跑到主通道中间时,我和沈机猛地停下了脚步。

黑暗的通道中,狼眼光线尽头处,有东西。

那东西站立着,在光暗交界处,摇摇摆摆的,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带起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我和沈机同时后退了一步,原因无他,只因为那个走过来的东西,是个人形,就着暗光,可以看见它浑身都是红彤彤的。

那身高、那体型、那颜色……不就是之前被弩箭射杀,又被黑人吃过肉的那个死人吗!

它、它怎么动了!

“那、那是不是我、我之前见到的死……死人?”沈机声音有些发颤,几乎带着哭腔。

他一怂,我反而镇定了许一些,抬着弩对准走过来的东西。

“啪嗒、啪嗒……”伴随着脚步声,那东西逐渐从阴影中露出了全貌。

看清它的一瞬间,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一场噩梦。

是它,那个浑身如同被硫酸泼过的,那个红彤彤的死人!

甚至,我还能看见它腿脚上缺少的肉和干涸的,已经变黑的血块儿。

这瞬间,我猛然想到赵羡云跟我说的故事,也就是道格遇见的事。

徐长生对道格说过,整个窑村,就是一个鬼村,这里的‘人’,占据着阴阳往来的通道,徘徊在阴阳两界之间,生生死死,人鬼变幻。

我一直觉得,道格笔记里记载的东西有很大程度的水分,比如说在鬼村住了几天的经历,在我看来,完全就是胡编乱造的。

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这会儿,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二十多年来的世界观了。

“靠,诈、诈、诈尸了!”沈机大叫了一声。

在他大叫的同时,我举着弩,对准了那走来的尸体,将里面剩下的最后两支弩箭,射了出去。

毕竟之前没有经过训练,两箭中,第一箭射偏了,射中了它的肩头。

弩箭的冲击力,只是让它顿了一下,紧接着,就继续往前。

第二箭有了经验,我迅速调整角度,这一弩直射头颅。

强大的冲击力,顿时削掉了那玩意儿的半个脑壳,伴随着脑壳飞出去的,还有一阵红红白白的物质。

通道里原本只有血味儿,这一瞬间,又覆盖上了一层更浓烈的腥味儿。

一边的沈机,在我连射两箭后,嘴里的惊叫声戛然而止,震惊的看着我,紧接着凑过来,捏着嗓子说道:“无馋哥哥,你好帅哦。”

“你大爷!闭嘴!”我骂了他一句。

“不、不行,我一紧张就要说话,闭嘴我更紧张,靠,脑壳都没了它还能动,咋办啊!”沈机躲我身后,一副小媳妇的模样。

他大爷的!这小子可是跟着赵羡云混黑道的!他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我将弩挂回腰间,提起开山刀,道:“先下手为强,别拖我后腿,跟上!”说完,提刀朝对面那东西冲了过去。

不是我有多勇敢,有多牛,而是我深知,越是危险的时候,越不能丢失勇气。

站在原地等它过来,我会脚软手抖,但攻上去,我会肌肉紧绷,血脉膨胀。

甭管是诈尸还是闹鬼,先会一会再说!

我提着开山刀冲上去,沈机在后面大叫:“老卫加油!从今儿起你就是我大哥!墙都不扶就服你!我要为你改变性取向!我爱你!冲啊!干它!”

我发誓,砍完前面这具尸体,我非得把姓沈的也变成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