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六十一章 相遇

“出口被堵住了!我来这边儿借道!”我没听见动静,但为了防止蒙面人放暗枪,还是先喊了一句表明立场,然后谨慎的侧身进入了石门内。

一进去,我首先看见的便是地面凌乱的脚印。石室里积了厚厚一层灰,人在地上走动,痕迹非常明显,甚至此时,光线中,都能看见还在浮动的灰尘。

我看着地面凌乱的脚印,估摸着那蒙面人,之前是将这个石室,整个儿查探了一遍。

狼眼光线的尽头处,正对着的是一个约半人高的大石台,石台上浮雕着许多纹饰。由于距离隔得有些远,我看不清上面雕的什么,不过石台之上,一个朱红色的硕大神龛,却非常扎眼。

在整个只有黑暗和灰色的环境中,神龛赤红的颜色,让人难以移开视线,这个布局,让我想起了赵羡云之前讲的情况。

这里的布局和笔记中描述的徐长生落难的地方差不多,应当没有走错。

然而,此刻,笔记中那个被关上的神龛,两扇朱红的门却被打开了。

神龛的门约有四十厘米高,向外敞开着,露出里面一个黑色的底座。

我谨慎的走上前,发现神龛前的地面,灰尘几乎被踩踏的干干净净。

看样子,那蒙面人,之前在这个神龛前停留了很久。

我在脑子里进行着推理。

神龛中黑色的底座是木制的,料子应该是乌木,上面有一圈下陷的圆圈状痕迹,显示曾经有一个圆底的器物,曾长时间放在此处。

而此刻,上面空空荡荡,器物被取走了。

底座很干净,没有积灰的痕迹,说明在此之前,这个神龛都是封闭的。

看样子,这里面放置的东西,应该是被蒙面得手了。

我虽然没有具体看见底座上曾经放着什么,却也能猜到,十有八九,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闻香通冥壶’了。

站在神龛前,我打着狼眼,将四下环顾了一圈。

这石室的面积,约莫有七八十平米,修建的较为矮小,但四下用的石料,却是非常厚实,看起来粗糙,但抗压力很强。

这种设计,给人的感觉就是外观不重要,重要的是千百年都不能塌。

这大概是整个地下祭祀场,最牢固的所在了吧。

观察间,角落处,又有一抹红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似乎是一堆红色的布料,上面还有些黑乎乎的东西。

我不禁上前打算细看,但走到一半,我就判断出那玩意儿是什么了,当即改变目标停下了脚步。

如果我没看错,那应该就是笔记中记载的人偶,当初离奇要了徐长生性命的人偶,在这百年间,经历了先后五拨人的到访。

如今,它只剩下一堆衣服,和一些黑色的头发,其余部位不知道去了何处。

看样子,这个人偶已经不具备什么危险了,但这种古怪的东西,如无特殊原因,还是不要凑近的好。

我转身往后走,绕到神龛后方的区域,然而,几乎刚转身,我便看到了一个圆形的洞口,正对着神龛的后方。

我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原因无他,实在是这洞口的模样……让人一言难尽。

那原本是一整面石门,估摸着是蒙面人打不开,或者找不到开门的机关,因此石门中间,被人为的弄出了一个直径大约半米的洞口。

洞口呈不规则的圆形,不是被炸开的,也不是被砸开的,而是边缘利索的被切割开的。

“……他居然,带了切割机?”惊讶之下,我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

“这事儿一个人办不了,那蒙面人肯定还有同伙,团伙作案。”

“闻香通冥壶,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人这么大动干戈?”自说自话间,我弯下腰将灯光往洞口后打,发现这后面是一条斜斜向下的通道。

这通道原本应该是有阶梯的,但已经全部损毁,还有许塌陷的区域。通道的地面到处是土石,使得我的视野高低不平,也看不见下方的具体情况。

我开始在脑海里回忆着一路走来的路线,再结合赵羡云所给的线索,我发现这整个地下祭祀场所,其实是呈一个梯形。

入口处在那个鸭蛋似的地下大殿中,顺着大殿进入主要祭祀场所,海拔全部提高,整个祭祀场,其实是沿着山体裂缝的走势而修建的,另外的一个出口,或者说入口,就在天坑的位置。

主要出入口如果只有两个,那么我现在是往下走,很可能会走入之前那个大鸭蛋里,通过生死湖出去。

合着绕了一圈,我最后还得回到那湖里去?

蒙面人得手后,看样子也是顺着这条路撤了,我如果能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应该可以在不碰面的情况下,安全撤离。

将狼眼叼在嘴里,我钻过石门,开始一路往下。

这通道坡度大,地面又全是土石,不腾出双手来撑着两壁,根本难以落脚。一边走,我一边估算着高度,大约五十米高便探到底,底下塌的更厉害,只能半跪在地用爬的,前方的泥土上,留下了清晰的爬行痕迹,应该是蒙面人留下的。

至今为止,我没看到赵羡云的尸身,也没看到丝毫血迹,看起来那蒙面人对赵羡云还挺友好的?他抓着这么一个竞争者,不打不杀的,该不会携手合作了吧?

要这样,我可千万得保持距离,别跟他们撞上了。

这念头才刚一闪过,前方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妈呀!塌了塌了,又塌了!快,往这边撤!”

这声音……沈机?

我一愣,爬行的动作一顿,片刻后,便见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一道光源,朝我这边移动过来。

沈机也发现了我,冲我喊话:“谁在那边?”他刚说完,便又听一个女声道:“老板,是你吗?”赫然是楚玉的声音。

他们怎么饶到这儿来了?难道后面的路是通的?等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洛息渊岂不是也有可能绕到这边来了?

我心下一喜,压下激动回了一句:“是我,卫无馋,老板和我走散了。”这时候,我当然不可能说老板被我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