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匠擎】第八章 谁干的

  “好冷。”驭兽师跟在我后面,嘴里嘀咕了一句。

  我走在前头,抬头往上看,黑乎乎脏乱的楼梯,仿佛没有尽头。往下看,更像是无尽深渊。

  前后都是黑的,墙上鬼画符一样的各色颜料,弄出许多抽象的痕迹,灯光偶尔从这些痕迹上掠过,仿佛一个个扭曲的鬼影,别提多渗人了。

  本就是秋天的清晨,寒雾升腾,再加上这厂房里不通光,阴气和寒气,仿佛在这楼梯间,形成了一个寒流旋涡般。即便我们爬着楼梯在运动,那股阴寒也挥之不去。

  脚步声在空旷的厂房里,层层回荡。

  驭兽师见我没接话,又道:“你怕吗。”

  我道:“不怕,你跟着我。”

  他道:“你为什么不怕?”

  我道:“邪不压正。”

  驭兽师‘哦’了一声,道:“你每上一层,都会叫一次洛先生的名字,你认为他会在这里?”

  一边走,我一边道:“不,我希望他不在这里,我在排除。”

  他问:“为什么不希望他在这里?”

  我道:“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在这样一个地方,逗留这么久。如果他出现在这里,他的状况一定是不好的,我宁愿他不在这里。”

  驭兽师恍然大悟:“你真聪明。”

  “全靠你衬托。”

  他道:“你过奖了。”

  说话间又上了一层,在楼面间,左右皆有入口,分别是两个大的厂房,厂房外的碎玻璃窗,垂着破旧的防尘布,将稀薄的晨光,更是遮挡严实。

  两头都是黑漆漆的大空间,我举着手机,白刺刺的‘手电筒’晃人眼,可视范围却很窄。如同之前一样,我朝着黑暗中喊了两声洛息渊的名字,声音在空间里回荡着,音色都被改变了,仿佛一个陌生的巨人,在居高临下冲我喊话。

  原本是按部就班,没指望有回音,喊完我稍微停顿片刻听动静,除了我自己弄出来的声音,没别的响应。我正要继续往上,心里琢磨着,上面应该是最后一层了。

  谁知,就在这时,黑暗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哼。

  那声音,像是有人被堵住嘴后发出的声音,又像是有的脖子被卡住了似的。

  无论如何,可以确定的是,是人的声音。

  谁?

  我和驭兽师对视了一眼,他伸出一根手指,戳我肩膀,一副林黛玉的柔弱样:“你去看看。”

  “…………他是你主子,你领人家工资,你就这么护主的?”

  驭兽师假装听不见。

  得,作为朋友,回头我必须要跟老洛反应情况,某人的薪酬,可以适当给他降一降。

  说话间,我一手拿手机,一手抽出了水果刀。

  “谁在那儿?”我辨别着声音的来源,拐进厂房里,脚下是堆积的烂木头、塑料、纸张,踩上去嘎吱作响。一大股潮腐味混合着不知名的残留化学物气味儿,让人的大脑变得更加清醒。

  这味儿有没有毒不知道,提升效果挺好。

  驭兽师跟在我后面,胆小如鼠。

  或许还不如鼠,对比起来,小白简直是英雄。

  我在前头开道,黑暗中那个发声的人,显然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发出的声音更急促了一些,我加快脚步,随着灯光推进,对方暴露在我的视线中。

  “嘶!”我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老洛,你怎么……”我顾不上说话了,将手机往地上一放,蹲身去查看洛息渊的情况。

  一句话形容:他被人揍了。

  老洛的身手我是知道的,普通人,两三个不是他的对手,但现在这情况,他很显然是被人围攻过,脸上都有不少伤,衣服也破了许多,露出下面的淤血。

  我不确定他有没有骨折一类的,不敢贸然移动,至蹲着,从脚开始往上确认正骨。手里一边动作,我一边对驭兽师道:“警戒,堤防袭击他的人还在这儿。”这次驭兽师不怂,也不装自己是林黛玉了,迅速挺直了脊背,嘴角紧抿,手握水果刀,警惕着周围的情况。

  “你不能说话?”我低头侧看,发现他脖子上有一道勒痕,不是手指掐的,也不是绳索一类弄出来的,像是用比较粗的东西弄的。

  或许是人的手腕,或许是棍子一类的东西,都有可能。

  或许伤到声带了。

  我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找到这儿来,洛息渊会不会耗死在这儿。

  行动间,我将人从脚摸到头,缓缓松了口气:“没有骨折,这么多殴打的伤下去,你居然骨头都没断一根,老洛,你行。”只能说肌肉耐性太强,平日里没少练。

  驭兽师有些担忧,问我:“现在怎么办?”

  我将老洛慢慢挪到自己背上,道:“情况不明,先撤。”

  洛息渊为什么会在这儿,能把他弄到这个地步的,又是哪些人,那些人是否还在附近逗留。

  这一切,都是个未知数,而这会儿,老洛声带没缓过来,也没法开口告诉我们。

  迅速撤离,是最佳方案。

  然而,我刚将老洛背到背上,正要走呢,忽然之间,黑暗的厂房里,响起了一串脚步声。

  听声音,人数应该有三至五人,穿的应该是皮鞋。

  男士皮鞋的鞋底,与厂房的水泥地相击,清脆。

  脚步声不疾不徐,有规律,有节奏,一声一声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像是有一群穿着皮鞋,西装革履的人,正以走正步的军人姿态朝我靠近一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猛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厂房入口外,楼梯。

  有人正从那儿上来。

  是敌是友?

  此时出去,下楼,必然和对方撞上。

  老洛搭在我身上的手动了一下,似乎想告诉我什么,我侧头与他对视,他呼吸已经趋于平缓,目光和我只隔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

  他没说话,但我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他想表达的意思。

  他让我避开来者。

  往哪儿避?要么就在这个空厂房待着,出去,就只能再往上一层。

  我和驭兽师穿的都是运动鞋,只要自己小心,就可以将动静压下去,不让来者察觉。

  老洛示意了一下上面,我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对驭兽师耳语:“去楼上,躲开他们,不要发出声音,关灯。”